《川普對決習近平》第十五章之一:中國領導世界?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一)



「我的工作不是代表世界,我的工作是代表美利堅合眾國。 」—唐納德·川普,美國總統

達沃斯論壇,習近平唱獨角戲

川普上任前夕,2017年1月中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取代總理李克強,首次出席了在瑞士召開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Davos World Economic Forum)。有人說,習近平亮相達沃斯,展現「全球化的捍衛者」姿態,實際上,在貿易上不守規則和胡作非為的中共,恰恰是全球化的破壞者。

習近平在這次論壇上演講,聲稱:「搞保護主義如同把自己關入黑屋子,看似躲過了風吹雨打,但也隔絕了陽光和空氣。」「打貿易戰的結果只能是兩敗俱傷。」有人解讀,習近平的說法,是對美國的敲打。其實,習近平的這番話,更像是在描述中國自己,說給他自己和他的同僚聽。因為,沒有哪個國家比中國的孤立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來得更極端和更根深蒂固了。

有人解讀,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上發出了「中國要擔當世界領導者角色」的信號。隨後,一位中國低級別官員、外交部國際經濟司司長張軍把話說得更直接,更明白:「中國無意尋求全球領導地位,如果有人說中國正扮演著世界領導者的角色,我要說,並不是中國要衝到前面,而是前方的領跑者退後,給中國留了位置。」「

如果被要求發揮領導作用,那麼中國將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習近平首次以國家主席身份出席達沃斯論壇,有國際和國內雙重盤算。國際因素,乃是藉機彰顯「中國要成為世界經濟領導者」的架勢。國內因素,則是進一步排斥總理李克強,降低其曝光度,削弱其權力,至2017年秋天的中共「十九大」之後,飽受排擠的團派人物李克強,有可能被迫離開總理職位,轉任其他虛職,比如,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或全國政協主席。


世界領袖,中國何德何能?

川普上任美國新總統,第一個工作日就簽署行政命令:美國退出TPP(泛太平洋關係夥伴協定)。此時此刻,有輿論響起:這是中國的機會。

作為領導者,要素之一是能力。中國恢復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有相當的經濟能力,也就是說,中國政府手上有錢,通過設立亞投行,鋪設「一帶一路」,能夠在經濟上支配周邊一些國家,但這種經濟支配力是有限的,並不足以左右地緣政治的總體傾向,更不可能上升到全球合作的高度。

而且,當下,中國經濟下滑,產能過剩,中國自己所依賴的貿易出口都十分吃緊,要北京開放中國市場,大量接納他國產品,與周邊國家開展真正的自由貿易,中共本身經受不起。經濟下滑的趨勢,政權優先的意識,官場腐敗的深重,都制約了中國領導世界的能力,哪怕僅僅是經濟上的能力。

作為領導者,除了能力,還需要有德行和信用,讓自己的道德形象,成為世界的示範。這種軟實力,恰恰是中國最欠缺的。且不說在人權和民主等政治文明上的欠缺,就說經濟領域的文明,中國也嚴重欠缺。諸如:不守規則,破壞規則,大規模盜竊知識產權,行賄受賄,用權貴經濟阻礙市場經濟,等等,都是極不道德的示範。負面形象如此,連自己的人民都未必服氣,更遑論充當世界的領導者?

僅2016年一年,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投訴中國違規的國家,就多達27個,中國為此受到的反傾銷調查,就多達119起。這顯示,中國違反世貿規則何其嚴重;也顯示,有多少國家反感中國。此情此景,談「中國領導世界」,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

凡為領導者,須具備氣度、胸懷和格局,這又是中國最缺少的。中共歷來封鎖互聯網,把中國部分的互聯網,變成了與世隔絕的「中國網」。到2017年1月,更進一步,正式封鎖VPN(虛擬網路,適用於翻牆和遠程上網,許多在中國的外國人和外國公司使用),升級其反文明的新階段。這是最明顯的孤立主義。自由貿易的前提之一,就是信息上的自由。一個在信息上自我封鎖的中國,怎能讓各國指望與它開展自由貿易?

有領導者,就必須有被領導者。如果沒有被領導者,所謂領導者就是一個並不存在的空頭概念。從2017年1月的達沃斯論壇,就可管中窺豹。包括美國、德國、法國、日本、俄羅斯等多數大國領袖都缺席,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卻高調現身,不免給人「金雞獨立」、「唱獨角戲」的印象。在大多數國家都不捧場的情況下,所謂「中國領導世界」的調子,豈非「自說自話」?習近平興沖沖趕赴達沃斯,腳下卻踩了個空。

作為領導者和被領導者,出自意願,自然形成。縱觀全球,究竟有幾個國家願意被中國領導?這是一個大問題。即便北韓,也不情願接受中國的領導;至於柬埔寨,也只是見風使舵,為了在北京討些銀子。中國在非洲和拉美地區,都傾注大量投資,但幾十年過去了,還沒有聽說任何一個非洲或拉美國家願意奉中國為世界領導者。

因為薩德反導系統的部署,中國與韓國鬧得不可開交。中國對韓國展開「限韓令」,韓國則對中國商品徵收反傾銷稅。這樣的拳來腳往,究竟誰能領導誰?即便台灣,市場上,雖然被動地融合於中國經濟,但要它承認中國是領導者,也是一百個的不情願。至於發達國家,就更不用提,無論是日本、英國、還是歐盟,都斷不可能接受中國領導。

北京真想充當世界領導者?且慢,先通過三道門檻:其一,遵守法治和規則,實行公平貿易;其二,重塑道德形象,尊重人權,停止阻礙中國民主化進程;其三,做世界和平的維護者與促進者,而不是威脅者與破壞者。要做到這些,有多難?中國還有多遠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