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十五章之四:中國領導世界?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四)



假如中美開戰,中共肯定是輸家

其實,中國鷹派人士的強硬主張,都是「餿主意」,把中美兩國逼向戰爭,重演第一次或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災難。習近平雖然高舉民族主義的大旗,其主要目的,乃是維持中共統治的合法性,私底下,習近平未必有心同美國開戰。

筆者曾於2013年在台灣出版《假如中美開戰》,分析中美兩個大國日益升級的對抗與博弈,推演中美開戰的可能性和模擬場景。在美國,前些年談美中開戰,還沒有多少人當真,如今談美中開戰,已經成為平常話題。這也是中國用實際行動,尤其在南海的挑釁與擴張行為,所演繹出來的重大現實話題。

2016年,美國智庫RAND Corporation發表報告,首次提出中美開戰「並非不可能」。論戰爭勝負,該報告除闡述軍事力量的因素,更談到經濟與政治因素,暗示,一旦開戰,中共可能面臨政權存亡危機。一語戳中北京死穴。

但,RAND Corporation的報告,還缺少了一些關鍵點,諸如:解放軍腐敗透頂,軍頭各懷私心,一旦開戰,可能大規模叛變、叛逃;中國領導人在海外藏富,一旦開戰,美國公布並凍結中國領導人全球資產,將對中共政權構成致命打擊。美國可能不戰而勝,或者,一戰即勝。解放軍軍頭高調喊開戰,中國外交部卻低調談和平。中國更願意喊而不戰。中共挑戰與避戰,都因為恐懼美國。


「一帶一路」高峰會,西方不捧場 2017年5月中旬,由中國政府主辦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在北京召開。共計28個國家領導人出席,主要來自非洲、中南亞、中東歐。儘管中國方面費盡心思,爭取西方國家領導人到會,但均遭婉拒。部分西方國家僅在最後時刻派出低級別官員與會。 亞洲國家中,日本、韓國、新加坡等發達國家領導人都缺席。執發展中國家牛耳的五個金磚國家中,印度、巴西和南非領導人也都缺席。這一切,對北京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戰略,無疑是大煞風景。 所謂「一帶一路」,涵蓋從中國出發、延伸到世界各地的海上和陸上經貿路徑。「一帶一路」這個名詞,表面上,借用了7世紀中國「絲綢之路」的概念,但那時候的「絲綢之路」,是民間自發形成的國際商業通道。如今的「一帶一路,所謂「新絲綢之路」,卻貫穿中國政府的政治與經濟目的:其一,以經濟援助和經濟開發為名,控制沿線國家,推行中國式霸權主義,藉機建立以北京為中心的世界經濟網路。其二,對外轉移中國的過剩產能,轉嫁中國經濟衰退的危機和風險。 「一帶一路」的第一個項目,是在巴基斯坦建立大型水力發電站。優先發展所謂「中巴經濟走廊」。這樣的安排,正好顯露北京的用心:巴基斯坦幾乎是中國唯一的「全天候朋友」。北京發出的信號是,它會優先投資聽命於中國的國家。反過來說,那就是,如果不贊同中國的立場,就得不到好處。 與「一帶一路」戰略對應的,是由中國牽頭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有50多國加入或意向加入。然而,作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美國和第三大經濟體的日本,並沒有加入。日本方面曾經詢問中國方面:如何避免亞投行可能出現的腐敗現象?以及如何規避債務違約風險?中方的態度是不予回答。這是日本猶豫而沒有加入的原因之一。 當然,日本不加入,還有其他原因:由中國主導的亞投行,意圖之一,就是對抗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到了2017年,在中方的再三游説下,出於改善日中關係的考慮,日本政府才開始探討加入亞投行的可能性。 「一帶一路」高峰會結束時,美國代表,負責亞洲事務的國務院高級主任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發言指出「一帶一路」計劃回避的兩個關鍵環節:公開招標和透明化。一語道破一帶一路計劃的癥結所在。结果,因條款中沒有自由投標的保障,德國、法國、英國等西方國家拒絕簽署聯合公報,「一帶一路」峰會推遲一小時閉幕。 其實,無論亞投行還是「一帶一路」,都隱含了中共集團的另一層意圖:中共高官和紅色權貴們,把他們貪污所得的巨額財富,以「對外投資」的名義,在國際上合法化,也就是變相洗錢。這,或許是當今世界上,手段最高明、行事最隱秘的洗錢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