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十四章之一:川普時代,日本角色吃重(一)




「我不排除採取任何手段的可能性,我們將考慮多個選項,當然,它們將符合國際法和我國憲法。」 —稻田朋美,日本防衛大臣

川普當選總統,先會安倍首相

同世界許多領袖一樣,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同樣錯估了美國選情。就在距離美國大選投票前兩個月的時候,安倍到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只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柯林頓舉行了會談,卻沒有與共和黨候選人川普接觸。那時候,安倍幾乎百分之百地相信,柯林頓會當選。安倍厚此薄彼,最後押錯寶,受到日本媒體的批評。

就在擔任歐巴馬政府國務卿的那些年裡,柯林頓親自提出了美國「重返亞洲、圍堵中國」的戰略,并力主提升美日安保條約。多次聲明,美日安保條約覆蓋尖閣諸島。柯林頓的立場,鼓舞了日本,並極大地幫助了安倍,使安倍得以在日本國內最終通過「集體安保法案」,並達成「美日安保條約」升級版。或許因此,安倍對柯林頓的友誼,有著一種「日本式」的忠誠。

至2016年11月8日,川普意外當選美國總統,成為當年全球新聞的最大驚奇。安倍的驚訝和錯愕,可想而知。然而,安倍很快適應變局,調整自己的姿態。幾天後,派出首相助理河井克行前往美國,與川普重要幕僚邁克爾・弗林(Michael T. Flynn)會見。Michael T. Flynn後來短暫出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

之後,就是安倍本人趕到紐約與川普會見。會見在位於紐約五大道的川普大廈(Trump Tower)舉行。川普當選之後,就在這裡會見外賓,面試內閣人選。川普一家住在閣樓,辦公室則設在26層。川普當選總統之後,這棟大廈及其周邊,保安級別驟然提升,周圍店家,有喜有憂。喜的是,川普當選,川普大廈人流大增,可能帶動周邊生意興隆;憂的是,車流擁堵,可能給顧客帶來交通上的不便。

電視鏡頭顯示,該大廈的大堂,每天都是一片繁忙景象。總有一位儀態萬方的金髮美女,在電梯口迎候貴賓,並帶領貴賓乘坐電梯上達26層。作為川普當選後會見的首位外國領導人,安倍晉三,及其一行人,也是由這位金髮美女引領上樓。

當安倍以滿面笑容與川普熱情握手時,川普報以同樣的笑容和熱情。這顯示,川普與安倍一樣,都是能伸能屈的現實主義者。這成為他們一見面就能找到的共同語言。會見並不尷尬。川普和安倍,都是久經沙場的老手。

會見時,川普的女兒伊萬卡和女婿庫仕納在場,引發媒體議論和猜測。其實,這種家族性質,正顯示出美日盟邦的親近。而庫仕納的出場,還預示了他後來的從政意義。隨後,川普任命這位乘龍快婿為白宮高級顧問,有意栽培他為川普家族未來的政治明星。時年35歲的庫仕納,有朝一日,或許可以成為川普家族的又一位總統候選人。

安倍是在秘魯出席APEC首腦峰會後,趕到紐約會見川普的。兩人的會見持續了90分鐘,報道稱「氣氛友好而熱烈。」但並非沒有分歧。安倍與川普的首次會見,肯定談到了雙方的安全合作,並達成共識。也肯定談到了TPP,但雙方顯然存在歧見,因為,川普已經下定決心,讓美國退出TPP,沒有任何人可以說動他。


面對TPP,安倍與川普思維大不同

2016年1月21日,白宮網站,宣布退出TPP,但1月20日,日本政府內閣會議批准TPP(泛太平洋關係夥伴協定),成為12個簽署國中首個完成TPP國內批准程序的國家。

2017年1月20日,就在川普上任前夕,日本政府內閣會議批准TPP,成為12個簽署國中首個完成TPP國內批准程序的國家。然而,川普一上任,第一個工作日就簽署行政命令:美國退出TPP。這一反差,表明,安倍與川普對TPP的理解和感受,是多麼不同!

安倍將TPP視為其經濟增長戰略的一大支柱。安倍政府預估,TPP生效後,能使日本國內生產總值增加約1190億美元,並將創造79.5萬個工作崗位。但川普認定,TPP將給美國製造業帶來負面衝擊。川普認為,當前的自由貿易,有利於跨國公司—他們沒有國家利益觀念,哪裡勞動力便宜,就投資哪裡;哪裡有市場,就銷往哪裡。卻不利於美國產業—美國會失去更多就業崗位,更多美國工人會失業,更多美國工廠會遭到外國產品的低價傾銷而倒閉。

安倍的思維是,藉助TPP,可以反擊或排除不遵守貿易規則的中國。川普的思維是,不再依賴因中國破壞而失效的國際貿易規則。

川普的貿易思路是:第一步,暫停達成新的自由貿易協定;第二步,重新審視和談判現有的貿易協定,諸如美國-加拿大-墨西哥的自由貿易協定(NFATA);第三步,展開國與國之間的雙邊貿易談判,達成確保美國利益的雙邊貿易協定。

安倍最後不得不表示:「沒有美國的參與,TPP將毫無意義。」安倍此言一出, TPP會不會因此畫下句號?如今,美國已經離開,簽約的亞太11國將自行考慮TPP的存廢和去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