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十四章之二:川普時代,日本角色吃重(二)



中國副總理訪美,候任總統拒見

就在川普會見安倍三天後,2016年11月21日,中國副總理汪洋訪問美國,到華盛頓出席「第27屆美中商貿聯委會」。據筆者了解,中國政府通過私下活動,與川普陣營溝通,試圖讓美國候任總統川普會見汪洋,或者,至少,讓川普陣營的重量級人物會見汪洋,但均遭到川普陣營的拒絕。

汪洋在華盛頓逗留三天,並沒有見到任何川普團隊的人物。汪洋在公開場合留下這麼一句話:「對川普當選後的中美經貿關係樂觀看待。」這顯然是盲目樂觀。其實,這也只是汪洋的一句官樣套話。

汪洋這次訪美,可以說很低調。這與他在中共黨內的地位下降有關。平心而論,汪洋是當前中國政府里最有才幹的少數幾個人之一,而且具有改革派色彩。然而,他受到習近平的妒忌和防範。因為,汪洋屬於共青團派。習近平為了獨攬大權,在打擊和重創了江澤民派系之後,又把鬥爭矛頭對準了胡錦濤留下的共青團派。按照資歷和年齡,時年62歲的汪洋,最有資格升為「十九大」的政治局常委。但在習近平的攔截之下,汪洋恐怕難以如願。

2013年,汪洋率團到美國出席「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時,曾把美中關係比喻為「婚姻」,原本是他的玩笑話,卻被中共黨內的強硬派扣上「親美」的帽子。

2014年,汪洋到美國出席「第25屆美中商貿聯委會」,發表言論:「中美是全球經濟的夥伴,但引領世界的是美國。美國已經主導了體系和規則,中國願意加入這個體系,也尊重這個規則。」「中國沒有想法、也沒有能力挑戰美國地位。」汪洋的這番話,被中共黨內的強硬派批評為「對美國示弱」。汪洋再次遭受打擊。從此變得謹言慎行,再三低調。

川普欣然會見安倍,而婉拒汪洋,顯示,在川普眼裡,日本與中國,親疏有別。誰是盟友,誰是對手。川普心中有數。


處理美日中關係,川普有外交平衡術

川普上任美國總統後,英國首相特里莎·梅成為第一位正式訪美的外國領導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則成為第二位正式訪美的外國領導人。川普對東西方兩大盟友的禮遇,顯示,一如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建制派,川普重視傳統盟邦,這將是他外交政策的基石。

這是安倍第二度到美國與川普會談,日美關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就在安倍啟程前往美國的當天,2017年2月9日,川普與習近平通電話,談到美中關係的改善。川普選擇這個時間點,應是施展一種外交平衡術,在高規格接待日本首相、強化美日同盟關係的同時,給中國領導人一定的安撫。

在此之前,2017年2月4日,美國新任國防部長馬蒂斯訪問日本,對日本承諾,美日安保條約,覆蓋釣魚島。這是對歐巴馬政府立場的重申。但同一天,川普政府的首任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佛林與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通電話,楊強調中美「廣泛的共同利益和巨大的合作潛力」,佛林認同「發展強而有力的美中關係。適當控制敏感議題。」 也是一種外交平衡術,展現川普政府對中國政府一定的安撫。

就像鞏固與日本、韓國的同盟,可以進一步威懾中國一樣,川普與安倍談判時,把中國因素拉進來,可以為川普帶來更多談判的籌碼。這正是川普的精明之處。

但,無論是派遣國防部長訪問日本、韓國,還是川普接待日本首相到訪,與跟中國領導人通電話相比,還是顯出親疏有別、敵友分明。與日本的交往是領導人互訪,與中國的交往,只是領導人通電話。前者是訪問,後者是通話,規格的高低,一目了然。這種做法,也可以說,是川普給習近平的另一種下馬威。

安倍訪美期間,受到川普非同尋常的禮遇,同機搭乘美國總統專機「空軍一號」,飛到佛羅里達州。先在位於棕櫚灘北部的川普國家高爾夫球場打了9洞,中午休息後,兩人又轉戰西棕櫚灘的川普國際高爾夫球場,再打了9洞。前後共計七小時。一邊打高爾夫球,一邊商談國家和國際大事。與川普和安倍同行的,還有美國著名高爾夫運動員厄尼·埃爾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