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十章之一:川習會,美軍轟炸敘利亞,砲聲中的晚宴(一)



「確保習主席不失面子,是中國的第一優先。」—隨行中國官員

在中方的一再要求之下,川普就任總統兩個半月後,首場美中首腦峰會匆匆登場。時間:2017年4月6日和7日。地點:美國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Mar-a-Lago ),川普的私人莊園之一。


莊園會有來頭,事關天安門事件

之所以沿襲美中首腦莊園會談模式,是可以避開美中雙方在外交禮儀上的爭執。1989年天安門事件之後,美國政府不情願給於中國領導人希望得到的「正式訪問

」或「國事訪問」待遇。這種正式待遇,美國政府通常只給於盟邦、友邦、民主國家。於是,圍繞中國領導人訪美規格,成了一個糾纏不休的話題,雙方常常爭執不下。

美國總統通常不會在他的第一任期內把中國領導人請到華盛頓或白宮。那樣做,會在美國國內冒不小的政治風險。第二任期內稍微變通一些。柯林頓總統第二任期內,曾經給予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正式訪問的待遇(1997年),作為見面禮,江澤民帶給美國數百億美元巨額訂單,並承諾釋放當時中國的頭號政治犯魏京生(訪問結束後釋放)。

小布希總統第二任期內,曾經讓時任中國國家主席的胡錦濤訪問華盛頓、進入白宮會談(2006年),中方對國內宣稱是「國事訪問」、「正式訪問」,但美方堅稱只是「工作訪問」。胡錦濤照例帶去數百億美元的巨額訂單。

歐巴馬總統第二任期內,曾經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華盛頓、進入白宮會談(2015年),情況類似,美方稱為「工作訪問」,中方稱為「國事訪問」、「正式訪問」,各說各話。那一回,美方只同意習近平在華盛頓停留一天,其他日程,三天在西雅圖,與商界見面;三天在紐約,出席聯合國活動。習近平照例帶去數百億美元的巨額訂單。

為了避免糾纏,小布希總統時代,開創了美中首腦的莊園會談模式。那是2002年,小布希在位於Texas州的克勞福德農場(Crawford Ranch )接待了時任中國國家主席的江澤民。2013年,時任美國總統的歐巴馬在加州的陽光山莊(Sunnylands Estate)接待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7年,川普總統依葫蘆畫瓢,在位於佛羅里達州的海湖莊園(Mar-a-Lago )接待習近平。

莊園會的形式,讓美中雙方都有台階下,不會讓美方勉強為難,也讓中方有面子,美其名曰「建立兩國元首的私人關係」。

海湖莊園,曾經是川普總統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邊打高爾夫球一邊會談的地方(2017年2月11日、12日)。然而,習近平卻沒有得到安倍在華盛頓和白宮享有的正式禮遇,更無法享受到如安倍那般,搭乘美國總統專機「空軍一號」、與川普一同飛往佛羅里達州的殊榮。

出於對國內的宣傳需要,保全面子,習近平故意安排先訪問芬蘭,然後,以“繞道回國”的藉口,“順道”前往美國佛羅里達州與川普會面。2013年,習近平也是先訪問了墨西哥等中南美洲三國之後,以“繞道回國”的藉口,“順道”前往美國加州與歐巴馬總統會面。

川普談笑風生,習近平拘謹木訥

縱觀這次會談,總體氣氛不錯,雙方都表現友善,笑容可掬。區別在於,川普談笑風生,習近平卻拘謹木訥。尤其晚宴上,本應該是氣氛輕鬆的場合,川普談笑自若,習近平雖始終面帶微笑,卻幾乎沒有說話。很顯然,習內心緊張,難以放鬆。

從中可以看出美中政治文化的落差。川普生長於一個言論自由和鼓勵表達的大環境,從小長大就沒有經歷過言論自律,也無須畏懼權勢。習近平生長的大環境卻截然相反,長輩的嚴厲管束,殘酷的政治鬥爭,言語之間,動輒得咎,訓練出自律本能。社會風氣,乃是見風使舵、趨炎附勢,無形間,讓許多人養成恃欺軟怕硬、強凌弱的陋習。習近平也不例外。面對弱勢,盛氣凌人;面對強權,心生畏懼。

習近平當政後,這些特質就反映在外交上。對周邊小國,無所顧忌,大展淫威;對北極熊俄羅斯,絕不敢招惹;對世界首強美國,雖在國內大搞反美宣傳(出於意識形態和政權的自保),但在外交關係上,卻視為重中之重,無論如何,一定要搞好中美關係,避免直接衝突。雖處處敵意,卻並不弄假成真,總是在千鈞一髮之際,踩住剎車。

在國內場合,大小會議上,習近平可以侃侃而談,教訓官僚,教導百姓,居高臨下,誨人不倦。早年當村支書(共產黨在農村的支部書記)的時候,就練就了這身本領,話匣子一打開,就能滔滔不絕。但一到國際場合,尤其到了先進而強大的美國,習近平就彷彿換了一個人,拘謹,木訥,表情僵硬。正式會談時,只能拿出稿子,照本宣科。其前任胡錦濤,也呈類似表現。不得不說,他們都是中國專制政治和畸形文化的犧牲品。於是,大可以理解,面對強勢的川普,習近平緊張得幾乎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