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四章之一: 川習通話:「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上)



「一切都在談判之中,包括『一個中國』。」「除非中國在匯率和貿易上讓步,否則,美國不一定遵行『一個中國』政策。」—唐納德·川普,美國當選總統



川習通話,《紐約時報》的誤讀與誤導


2017年2月9日,習近平與川普通了電話。 這通遲來的電話,受到外界廣泛關注。因為,在此之前,上任三個星期的川普,已經與十幾個重要國家領導人通話,唯獨還沒有與習近平通話,而後者,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掌舵人。


美國《紐約時報》報道此事,最初標題為:After Silence from Xi, Trump Endorses the 'One China' Policy (習近平沉默以對之後,川普背書「一個中國」政策)。報道稱:「川普當選第二周以來,習近平一直不曾與他通話。政府官員表示,他們認為只有川普公開承諾只認可北京這一個中國政府,習近平才會與他通話。」該報的邏輯是,因為習近平沉默以對,所以川普最後不得不承認「一個中國」政策。該報道甚至使用這樣的造句:「川普正式向北京低頭。」


《紐約時報》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報道的偏頗,稍後,在網站上,這篇報道的標題被更改為:Trump Tells Xi Jinping U.S. Will Honor 'One China' Policy (川普告訴習近平,美國將尊重「一個中國」政策)。


然而,兩天後,《紐約時報》又冒出這樣的標題:Trump, Changing Course on Taiwan, Gives China an Upper Hand(該報中文網標題:特朗普成了中國眼中的紙老虎)。這類報道,有利於習近平而不利於川普,與中國政府在國內的宣傳不謀而合。當然,這並非是說《紐約時報》有意配合北京的宣傳。


之所以有這類報道和標題,除了監督與批判的本能,也流露《紐約時報》對川普的一貫偏見。作為美國主流媒體之一,《紐約時報》歷來對川普極不友善,從大選前到大選後都是如此。其報道、評論和標題,竭盡對川普的諷刺、挖苦和羞辱之能事。《紐約時報》關於川習通話的報道,從標題到造句,都是羞辱川普的又一例證。不僅是誤讀,對讀者而言,更是誤導。


「終於通上電話啦!」這儼然中國官媒的潛台詞,其大幅報道,似乎欣喜若狂。但在相關的報道和評述之後,都一律關閉了網民評論功能,顯然,官媒不想釋放來自網民的任何「雜音」,免得讓對中美關係極度焦慮的領導人難堪。


關於習近平與川普的這次通話,無論是《紐約時報》還是中國媒體的報道,都沒有反映出事實。而事實本身,遠非如此簡單。


雖然雙方事先約定這通電話,但電話是由習近平打過來,而非川普打過去。這個細節暗喻,並非川普有求於習近平,而是習近平有求於川普。川普在這裡的潛台詞是,既然你需要這通電話,那麼,就請你打過來吧!而約定這通電話的前提是,美中雙方的許多過節和齷齪都已經得到、或暫時得到了緩解。



美中有別:「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川普有言:「我完全了解『一個中國』政策,但是,如果我們不能跟中國在其他問題、包括貿易問題上達成協議,我不明白我們為什麼還要受縛於『一個中國』政策。」(2016年12月11日)「一切都在談判之中,包括『一個中國』。」「除非中國在匯率和貿易上讓步,否則,美國不一定遵行『一個中國』政策。」(2017年1月13日)


可以肯定,只有習近平已經承諾,或者,已經採取行動,在匯率和貿易方面,緩解了川普的關切,滿足了川普的要求,川普才同意繼續尊重「一個中國」政策。雙方達成這樣的妥協和諒解後,才有了這通約定的電話。


如果說,川普質疑「一個中國」,原意就是要打「台灣牌」,拿美台關係當籌碼,與北京討價還價,那麼,也可以說,這一招果然奏效。北京恐懼大增,因為,無論是「兩個中國」還是「一中一台」,都讓中南海吃不消。如果是「兩個中國」,北京政權就並非「唯一合法政府」,中國人民還有另外一個選擇:中華民國。如果是「一中一台」,就等於美國認可台灣獨立,對中南海而言,無異於當頭一棒、當眾打臉。


台灣民眾和媒體對川普回歸「一中」政策表達了失望,代表性的標題是:「看川普的一中談話,十分遺憾與失望」(《自由時報》,2017年2月11日)。台灣的失望,可以理解。但,且慢,華盛頓的「一個中國」政策與北京的「一個中國」政策並不相同。


習近平與川普通話,中美雙方做了不同描述。中國媒體,也就是中共官方喉舌,在報道和評論中,主要講習近平說了什麼,對川普的部分,只重點強調:「美國政府堅持奉行『一個中國』政策。」看上去,似乎是北京的勝利。


然而,美國政府的說法卻是:「基於習近平主席的要求,川普總統同意尊重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President Trump agreed, at the request of President Xi, to honor our 「one China」policy)。


注意美方用詞:基於習近平的要求或請求,而不是川普的主動意願(習近平從此欠了川普一個人情債,需要自覺奉還);尊重,而不是奉行;同意尊重,更讓這個「尊重」有了一層勉強的意思;尊重「一個中國」政策,並非尊重「一個中國」。更關鍵的是,這裡的「我們的」,指的是「美國的」,而非「中國的」。


換言之,即便談「一個中國」政策,北京有北京的表述,華盛頓有華盛頓的表述。二者並不同調。北京的表述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華盛頓的表述是: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基於美中三個《聯合公報》,美國的《與台灣關係法》,以及美國國會「對台灣安全的六項保證」等法案。


這不禁讓人聯想到,先前,在台灣,國民黨執政時,推出一個「九二共識」(1992年共識)的說法:「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簡稱「一中各表」。但民進黨對此不予承認,於是,這個「九二共識」,在民進黨重新上台後束之高閣。如今看來,美中之間,才真正存在這種共識: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一中各表。現實就是如此地具有諷刺性。


其實,這裡有一個秘聞。與習近平通話時,川普的確提到了國民黨與共產黨之間達成的「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試探習近平是否可以接受美國承認中國與台灣的「各自表述」。但習近平沒有答應,大概原因在於,一來,國民黨已經在台灣下台;二來,中國不願意讓美國認可台海兩岸各有一個中國,那就成了「兩個中國」,北京政權由此喪失「唯一的合法性」。由於習近平和川普沒有在這一點上達成一致,故而雙方的新聞稿都沒有提及。


但「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卻以另一種形態出現了,那就是美中兩個政府的各自表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