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果斷清除伊朗二號人物,戰爭一觸即發?北京角色尷尬,曾派出神秘高官

中共拉攏伊朗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石油,除了中東得到石油,拉攏的目的主要是為了牽制美國,就像中共邀請阿富汗的塔利班組織去北京談判一樣,是對美國的一個牽制。所以中共跟伊朗的關係由來可以說是非常的曖昧。


那麼到了今年初的時候就是前兩天,中國跟伊朗兩國宣布要實現一個所謂2020年中國伊朗互動圖、互動路線圖。有伊朗的外長跟中共的外長去主導這樣一個所謂互動路線圖,互動的話就會有所謂的合作甚至背後的圖謀,所以這次在伊朗驟然升級的緊張局勢,沒有有中共的黑手在後面?可以說是可能性很大而且非常可疑,所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在表態中說:「希望尊重領土和主權完整。」也就是暗示不同意美國對伊拉克機場所採取的這次行動,也就是襲擊行動。但另一方面他又呼籲說:「各方保持克制。」然後又說:「在聯合國框架去解決問題。」這些冠冕堂皇的話,中共一方面暗示對伊朗的支持,但另一方面也不敢明目張膽。


美國這是在發出這個轟炸之後,是即時的向各國通報了情況,國務卿蓬佩奥不僅向英國、法國這些傳統的盟國通報了情況,也向俄羅斯和中國通報了情況。其中就像中國復交外交事務的政治局委員楊潔篪打電話通報了這個情況,顯然美國有穩住中共的意思,希望中共跟俄羅斯不要在其中起十字性的作用。所以這是美國的外交手段,或者說軟的一手。但是顯然中共的角色他是暗中起了作用,他是讓美伊衝突在明處,他自己隱身暗處。因為中共的戰略起伏是如果在中東發生另一次戰爭,上一次已經有兩次播出來在牽住和消耗了美國,而中共趁機在亞洲發展或者崛起,那麼他希望有第三次中東戰爭。如果美國跟伊朗爆發戰爭,在戰略上中共將獲利,因為川普上任以來現在整個國際社會的態勢是集中力量對付共產中國、紅色中國,結中力量對付盤據北京的集權勢力。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千方百計想偷困,偷困的採取了很多手段,就是想在中東搞事。除了在跟阿富汗塔利班政權密切接觸以外,然後就是支持伊朗或者敘利亞這些獨裁政權,或者是這些戰爭狂人。


所以這些支持的話他希望再一次的讓美國轉移注意力,但是我想美國在這個時候不至於上當或者是輕舉妄動,就再去年或者前年伊朗做出一系列挑釁的時候,本來美國對伊朗可以做出重砲的打擊。當時有一回,美國已經調集了大量的的導彈準備發射,但在最後十分鐘川普下令停止攻擊伊朗,不希望跟伊朗發生戰爭。川普主要考慮還是對付當前大敵,就是所謂新的超級大國、新的共產政權、新冷戰的對手就是紅色中國。


所以這次川普盡管果斷的發動這次閃電襲擊行動,清除了恐怖大亨,但是他還是說不希望跟伊朗發生戰爭,他說美國採取行動並不意味著戰爭。所以接下來就看伊朗要採取什麼行動,如果伊朗要報復的話,我想美國的報復也會升級。但是目前看來,不管是伊朗的行動還是美國的行動,都在盡量避免全面戰爭。


當然對中共來說他是希望挑起全面戰爭,為自己找出路。這種圖謀未必得逞,當然我們也希望任何愛好和平的人們都希望避免戰爭,尤其避免中東在爆發戰爭,所以我們也希望美國政府和美國國會或者是民間力量能夠非常智慧的處理這件事情,一方面有力的給予中東那些戰爭狂熱恐怖分子與定點清除式的斬首行動有利打擊,但另一方面也避免戰爭在中東地區全面升級,這樣有利於整個國際社會對付至納粹德國、軍國主義日本,前蘇聯之後的新的大敵就是共產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