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赔款历史或重演 中共要面对八十国联军?

大瘟疫蔓延世界,183个国家沦陷。当此之际,国际上响起越来越强烈的索赔声,要求瘟疫的发源地–中国,为世界各国所遭受的重创做出经济赔偿。以不同团体或不同身份,已经明确提出索赔的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印度、意大利、澳大利亚等,量化的赔偿金额,从数百亿、数千亿到二十万亿美元不等。


各国索赔的法律依据是:联合国(下属世界卫生组织)之《国际卫生条例》(Strengthening health security by implementing the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和联合国之《国家对国际不法行为的责任法案》(Responsibility of States for Internationally Wrongful Acts)。


《国际卫生条例》规定:成员国需真实、及时、有效地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在本国出现的可能影响他国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违反义务,将受到追责,包括对受害国做出经济赔偿。《国家对国际不法行为的责任法案》第31款规定:成员国应对其国际不法行为造成的物质和道德伤害做出全面赔偿。


面对各国索赔,中共如何应对?


其一,抵赖,耍赖。以中共本性,抵死不承认病毒来源于中国,完全回避武汉病毒实验室、人工合成病毒、生化武器等重大疑点。今年一月初,中共已下令就地销毁武汉肺炎病例样本,并关闭首先发布病毒基因序列的上海实验室。近日,中共禁令国内学者不得擅自发表与病毒相关的研究论文。此举防的是泄密,或被国际上抓住把柄。


其二,道歉,处理内部责任人。若国际压力太大,习近平当局或在内部找一批替罪羊,如被网民所称的“四大病毒女人”:王延轶,石正丽,陈薇,邱香果,处置这些人,顺带灭口,然后向国际上公布,象征性道歉,以平民愤,以息众怒。


其三,道歉,赔款。若国际压力持续加大,加剧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相对开明和改革的一派如李克强、汪洋、王岐山等,能够战胜极左和强硬的一派如习近平、王沪宁、栗战书等,作为大瘟疫的总负责人,习近平下台,而中国政府向国际社会真诚道歉,认真对待索赔诉讼;并推动顺应时代潮流的政治改革,重新对接文明世界。


其四,冷战。若中共高层始终由极左派和强硬派占上风,完全不理睬国际追责与索赔之声,我行我素,不在乎国际孤立与闭关锁国,那么,冷战必然全面升级。而这个世纪的冷战与上个世纪的冷战绝然不同。上一回,是东西方两大阵营,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与以苏联为首的共产世界之间的对垒;这一回,是一国对抗全世界,即,共产中国与全人类为敌。因为,这一回,中共的盟友或半盟友,诸如俄罗斯、朝鲜、巴基斯坦、伊朗等国,都沦为大瘟疫的受害者,势必与中共反目。


其五,战争。若中共不仅拒绝接受追责与索赔,而且继续以种种卑劣、阴损、超越底线的厚黑术和超限战,损害美国、西方和世界各国,甚至在台海、南海和东海周边持续挑衅,那么,一场战争或不可避免,不仅仅是中美战争或中台美战争,而是中共与众多国家的战争,中共与全世界的战争。而战争结果,是世界各国对中共的加倍索赔。


如果说,当年大清,利用义和团攻打外国使馆、杀害外国使节、残杀外国传教士和中国教民,遭来的是八国联军或十一国联军;那么,今日中共,对内镇压,对外威胁,最后,用一场大瘟疫祸害世界,遭来的恐不止八国联军或十一国联军,恐是八十国联军或一百一十国联军。


又是庚子年,又是庚子赔款。历史何其惊人的相似!一百二十年过去了,专制中国原地踏步。专制、腐败、落后的大清国,与专制、腐败、落后的中共国,从本质上的惊人相似,到行为上的惊人相似,必然带来命运与下场的惊人相似。

Recent Posts

See All

距离中共二十大召开一个月之际,9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办)发布《规定》,题为《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规定》。鉴于中办主任丁薛祥是习近平亲信、心腹、大秘,由中办发布的《规定》,几乎就代表习近平的意思,目的是瞄准他的党内政敌,意图打破“七上八下”的党内规矩,排斥异己而任人唯亲,让习家军一派独大、习近平一人独裁。 然而,细读这份《规定》,却令人困惑,从字面上看,仿佛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准确而言,仿佛

八月底,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二十大将于10月16日举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将依例召开七中全会。举世瞩目的中共高层换届由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连任与否、以何种方式连任?以及政治局常委会如何重组?这两桩,仍是高层斗争与权力交易的重中之重。这段时间,各派讨价还价,幕后紧锣密鼓。 外国媒体如《纽约时报》等,多认为习近平将打破中共制度,进入第三任,即连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报来源之外,它们也刻舟

北戴河会议后,中共逼近二十大,习近平是否连任,高层权力如何重组,成为海内外瞩目的焦点。鉴于中共政治不透明,流于黑箱操作、幕后斗争、台下交易,虽传言四起,外界仍难确切掌握其结果。但无论习近平连任与否,对他来说,以下结论几乎都成立。 连任不受欢迎,不连任受各界期待。习近平执政十年,治国理政一地鸡毛,内政外交一塌糊涂,国内怨声载道,国际不受待见。自毛泽东死亡之后,还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遭到如此广泛的反对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