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報法陷害所有中國人。孟晚舟反訴!努力證明加拿大比中國好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5日星期二。

中共的人大政協會議繼續在北京召開。

在全國人大,有一個發言人叫張業遂,這個人是前中國駐美國大使,現在當了全國人大的發言人。在舉行記者會的時候,他反覆談到華爲問題,談到所謂中共的國家情報法。他說外國是拿中國的國家情報法說事,又說中國從來沒有要求中國的海外企業爲中國政府搜集和提供情報。然後批評美國,歐洲和別的國家,說他們拿情報法說事是雙重標准,既不公正,也不道德。又說中國的國家情報法是參考了別的國家所設立的,像美國和歐洲也有類似的法律。

在這裏,張業遂實際上是對中國人民撒了一個彌天大謊。首先他提到美國和歐洲相關的情報法案,這些法案跟中國的情報法有個根本的區別,那就是沒有強求,沒有強迫,最多是在涉及國家安全的一些案件上,知情人需要配合。但是並沒說強求企業,個人或者機關必須,或者應當,或者是要求他們怎麼做。比如作爲美國公民或者加拿大公民,或者是歐洲民主國家的公民,他們並不是什麼黨的人,並不是政府的人,他們有他們的獨立的權利,他們可以拒絕政府的要求。

但是中共在2017年炮製的國家情報法中,第7條,第12條和第14條有明確要求!比如第7條說,要求在中國的組織和個人應當支持,配合和協助國家的情報工作。所謂國家的情報工作就是政府的情報工作!然後第12條進一步規定,國家根據情報工作的需要,依法要求組織和個人展開情報工作,可以對其進行委託和合作。第14條又進一步指出,基於國家情報工作的需要,可以要求企業,組織,個人和機關支持,協助和配合等等。說得非常明確!也就是說,在中國境內只要是中國公民,只要政府提出要求,你就是應當,你就是必須作這樣的配合。這就是中國的情報法白紙黑字所寫的三條!

但是像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情報法,不僅不能夠強行要求,而是基於自願。他們可以募集,像美國中央情報局,還有加拿大和英國的遠東情報局,他們可以募集情報人員,但是並不能強求別人做。別人不做那是別人的權利。比如在美國,美國國防部曾經抱怨谷歌公司。本來國防部建議谷歌公司提供他們的人工智能,幫助國防部在無人機項目上提供一些識別的技術。但是谷歌公司拒絕了,卻打算開發所謂限縮版的谷歌搜索引擎去迎合中國共產黨,想到中國去佔有市場(當然現在谷歌應該已經暫停了這個項目)!所以美國政府和國防部有這樣的抱怨。另外像蘋果公司,之前美國政府出於要偵破一單恐怖襲擊案件,要求蘋果公司配合解開一部恐怖份子使用的手機的密碼鎖。但是蘋果公司以公司的原則和保護隱私爲由,予以拒絕不合作。最後是美國的聯邦調查局自己通過技術手段解鎖了這部手機,取得了恐怖分子的通話記錄。

所以在美國,企業和個人是可以拒絕政府的,像這樣的事情都會發生。所以當張業遂在這樣講給中國人民聽的時候,實際上是對中國人民進一步的欺騙。另外他說的什麼雙重標准,而中國政府恰恰就是雙重標准。如果企業和個人沒有出事的時候,中國政府拿出情報法要求他們這樣做那樣做。可以想像,中國留學生出國留學,恐怕所謂相關的黨組織,團組織,還有背後隱藏的國家安全局跟他們談話,把情報法拿出來,要求他們在必要的時候配合政府搜集情報。這樣的事情可以想像,以至於美國總統川普說:某國的留學生幾乎都是間諜!我以前說過,這番話可能覆蓋面太大了,事實上不見得都是。但是根據中共所制定情報法,理論上是成立的。實際上中共的這部情報法本身是陷中國人民於不義,陷中國留學生於不義,陷海內外華人於不義。美國政府通過這部中國政府制訂的情報可以推論,中共當局就是要打人海戰術,企圖把13億公民都變成情報收集員。從理論上來說他可以做得到,他可以要求。否則的話就是政策偏差。就是不執行,不跟隨黨,不執行政府的法令等等。輕則會受到報復,滋擾,給你穿小鞋,讓你感到不便。重則要受到法律的懲處!

所以不道德的恰恰是中共當局,談公正就更加談不上。就好像華爲公司的孟晚舟受到中國政府力挺,以傾國之力去營救她。但是另一個華爲公司的銷售主管王偉晶在波蘭出事之後,中國政府和華爲公司都立即拋棄他,說他違反了波蘭的法律,連證據都不看就立即跟他切割。完全不聞不問!所以這完全是雙重標准,如果說王偉晶不是王偉晶,是孟晚舟的話,他的待遇將會完全不一樣。所以中國公民和中國留學生,或者是海內外的華人,隨時可能充當中共的犧牲品。這才是雙重標准,既不公正也不道德!實際上張遂業所說的完全是在說他自己,華爲公司的行爲和中共的國家情報法所帶來的要求,讓全世界看到這樣的風險。

就在張業遂發言之前的兩天,美國的明尼蘇達大學宣佈了兩件事。一是跟華爲中斷所謂捐助和研究的合作項目!華爲跟全球前一百名的頂級大學都有合作,都有捐助贊助作所謂的研究項目,企圖竊取這些研究成果,或者是購買這些地方的人才和知識產權。現在明尼蘇達大學宣佈拒絕!二是明尼蘇達大學同時宣佈關閉設在大學裏面的孔子學院,在期末就關閉。同時關閉這兩項,顯然是爲了排除中共的影響。這是繼英國,美國和眾多國際大學在拒絕跟華爲合作和關閉孔子學院之後,美國又一所有名的大學作出了這個舉動。如果大家對明尼蘇達大學沒有印象的話,那麼去年所發生的中國京東公司創始人,超級富豪劉強東的性侵案就發生在那裏,可以喚起大家的回憶。

接下來是在加拿大這邊。當加拿大司法部正式啟動了向美國引渡孟晚舟的程序之後,美國的司法部對加拿大的司法部表示感謝,十分感謝他們的協助,並且讚賞加拿大對法治的承諾始終如一。這是美國的一個表態!這個表態就可以看出,中共寄希望於美國不引渡或釋放孟晚舟可以說是不切實際,至少是爲時太早。

中共方面作出了報復。當加拿大司法部在3月1日啟動了對孟晚舟的引渡程序之後,中共方面立即報復,馬上公佈了他們所逮捕的兩名加拿大公民的罪名。中共之前對兩名加拿大公民的罪名語言不詳,只是說危害國家安全。一位是加拿大的前外交官,國際危機組織駐東北亞的研究員康明凱,另一位是加拿大的商人,跟北朝鮮領袖金正恩關係密切的史派佛。中共的政法委在他的官方網站上公佈了這兩人的罪名,說他們的罪名是刺探獲取中國的情報,然後康明凱是刺探獲取情報,而史派佛竟然是康明凱的情報關係人!這樣罪名就出來了,是中共對加拿大的報復,意思就是要以間諜罪來處理這兩名加拿大公民。另外一名涉及販毒的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已經從有期徒刑15年轉爲死刑,中共用死亡來威脅加拿大人,威脅加拿大政府。而現在這兩人又以間諜罪往前推進,所以這是個報復。

但是中共這麼做,卻帶來了很多的困惑和反諷。因爲如果說康明凱是負責收集和刺探情報的話,那麼中共的一些高官就麻煩了。因爲去年5月份,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察哈爾學會的會長韓方明曾經會見康明凱,相談甚歡。所以這個中共官員韓方明可能要倒楣了,他可能是情報關係人!另外,中共中央中聯部副部長郭業洲在去年8月份親切會見了康明凱,也相談甚歡。那麼這位中共部級高官可能要倒楣了,他是情報的相關人!另外,進一步倒楣的還有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親信胡舒立女士,因爲她跟康明凱過從甚密,都是在國際危機組織裏面工作,擔任兼職。還有一位北京大學的教授,國際關係學院的教授王緝思恐怕也麻煩了,他也跟康明凱來往密切,他跟胡舒立都是國際危機組織中心的中國領事。所以這些人會不會被逮捕,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另外涉及到史派佛,說他是康明凱的情報關係人。這個史派佛跟北朝鮮領袖金正恩關係密切,是金正恩通往外部世界的少數橋樑之一,曾經促成了美國籃球明星洛文訪問北朝鮮,可以說給金正恩作出了很多貢獻。顯然連帶下去,從康明凱到史派佛到金正恩,那金正恩是不是會出麻煩?難怪這次金正恩在越南訪問之後,坐火車經過中國之後直接回到朝鮮平壤,並沒有在北京停留。是不是怕被逮捕抓捕,一下火車就被中國政府宣佈逮捕。就跟加拿大在孟晚舟轉機的時候宣佈扣押一樣,中國政府也可以在金正恩轉車的時候宣佈扣押,予以逮捕。所以金正恩不敢去北京,逃之夭夭!當然,這並不排除金正恩過一段時間看到風頭過了,會再回頭訪問北京。

大戲繼續上演!加拿大司法部啟動了對孟晚舟的引渡程序之後,孟晚舟本人和他的律師開始狀告加拿大政府,說是要反訴。他要反訴加拿大政府,加拿大的邊境服務局和皇家騎警。皇家騎警就是加拿大警察局的意思!反訴他們,說他們侵權,侵犯了她的憲法權利。怎麼侵權?說是孟晚舟在加拿大轉機的時候,加拿大方面以邊境查處爲由扣下她,要求她把電腦兩部手機打開,而且要輸入密碼進行檢查。然後來對她的行李進行搜索,長達三小時。三小時之後才宣佈對她進行拘捕!她認爲在這個過程中,加拿大政府和相關方面對她違法,侵害了她的憲法權利!是不是這麼一回事,可以留待法律論戰。

孟晚舟請的律師不是華人律師,也不是中國人律師,而是加拿大的律師,加拿大的律師代她提出了這樣的反訴。但這是民事訴訟,不是刑事訴訟。她認爲加拿大政府,邊境服務局和皇家騎警給她造成了侵權損害,要求索賠。但是作爲超級富豪的華爲首席財務官孟晚舟並不缺錢,所以她並不是追求錢。她追求的是拖延戰,拖延戰的一部分。只要進入引渡程序,她和她的律師反復商量怎麼把這個過程拉得越長越好。在2月份她採取了拖延戰術,就是保釋條件要進行更換,其中涉及了一些所謂鄰居或財務的一些更換,所以保釋條款作了更換,拖延了一下。把2月份的出庭日拖到了3月份。現在她又進一步進行所謂反訴,實際上也是打拖延戰。

這個民事訴訟會不會影響被引渡?根據各方的法律解釋,影響的可能性很小。也就是說,民事訴訟歸民事訴訟,而引渡是跟刑事犯罪認證相關的。就是加拿大如果同意引渡的話,一般來說鑑定她在美國和加拿大都可能觸動了法律,甚至都可以判一年以上,加拿大就會配合引渡。也就是孟晚舟不僅觸犯了美國法律,也觸犯了加拿大的法律。而加拿大司法部是全面徹底的審視了有關的證據之後,開始啟動程序程序。因此孟晚舟的主要目的是爲了擾亂這個引渡程序!

孟晚舟提出這個反訴之後,中國的媒體作了很多報導,好像是一件大事。但是在國際上的媒體幾乎沒有被報導,沒有被提到,非常少。也就是說在國際上來看,這並不一件什麼事情,也不過就是孟晚舟的一個拖延戰術。但裏這裏有一個微妙的地方,就是孟晚舟提到了憲法權利。相關的一些專家查了一下加拿大在1982和1992年重新明確了的一些公民的憲法權利,其中的第三條提到:加拿大公民不能被任意審問,拘留或逮捕。一旦受到拘捕,有立即會見律師的權利,而且要公開獨立開庭審理!這裏面有兩點,一就是提到公民條款,孟晚舟在這裏提到憲法權利,那是不是暗示她是加拿大公民?因爲我們都知道她有8本護照,但是據說都是香港和中國的護照。還據報導說,她和她的丈夫曾經是加拿大的永久公民。現在她提出憲法權利,是不是暗示她是加拿大公民,這個可能性不能排除。就跟習近平的姐姐和姐夫是加拿大公民一樣!但是另一方面,不管她是還是不是加拿大公民,或者說這條法律也適用於外國人,但是裏面提到的立即見律師,公開獨立審理,她完全享受到這些權利了。她並沒有被任意拘留或者逮捕,而且是在有犯罪證據的前提下,根據引渡條約所實施的。因此她去反訴加拿大政府尋求民事賠償,這種勝算非常小,也就是打一個拖延戰術,馬拉松式的拖時間而已。

不過在這裏,孟晚舟提出要反訴給海內外中國人的感覺是什麼?給人的感覺就是她在努力證明加拿大比中國好。因爲她在加拿大被捕,而康明凱,史派佛和其他一些加拿大在中國被捕,雙方面形成了一系列的對照。孟晚舟立即可以見律師,但是康明凱和史派佛卻被中國政府拒絕見律師。孟晚舟可以通過公開開庭聽證會提出保釋,而康明凱和史派佛被捕之後根本就下落不明,根本沒有公開開庭,更談不上什麼保釋。孟晚舟在保釋之後回到她在溫哥華的豪宅中,跟她的丈夫孩子住在一起。而康明凱和史派佛這兩個加拿大公民根本沒有這樣的條件,在中國既沒有家也沒有家屬,也沒有他所購買的豪宅,又形成了一個對照。再就是後來孟晚舟可以隨便通過律師修改保釋條例,而加拿大公民在中國被捕之後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杳無音訊,下落不明。美國和加拿大的媒體可以以各自不同的角度去報導這個案件,而孟晚舟本身還通過法庭要求申請新聞禁制令,要去法庭不要提供新聞訊息。她有這個權利!但是在中國,所有的媒體都是黨的,所有的報導都是黨的統一口徑報導,由中共當局所決定。所以康明凱和史派佛不僅不能要求什麼新聞禁制令,更對這些新聞報導絲毫不能左右,而且各國的媒體都不能在中國通過不同的角度去採訪報導。最後,孟晚舟不僅可以做所有的這些事,而且還住在家裏,白天可以出去活動,大搖大擺參加社區活動,只是晚上11點到早上6點要在家裏待著。而康明凱和史派佛至今下落不明,完全不知道人在何處,家屬不能見,律師也不能見,最多就是加拿大的領事每月可以探訪一次。

孟晚舟和他的律師提出反訴,反訴加拿大政府,反訴加拿大邊境服務處,反訴加拿大的皇家騎警。那康明凱和史派佛呢?能不能反訴中國政府?能不能反訴中國的公安部,司法部,或者是安全部?在中國不僅不能反訴,你是中國人也好,外國人也好,你若反訴就是找死!就像謝倫伯格曾經就上訴過,判了15年,他上訴了,結果後來重審還給他判了個死刑。所你要敢反抗中國政府,純粹就是找死!不要說外國公民,就是中國公民也是找死!

所以這一下就把加拿大跟中國這種司法體系對照得清清楚楚,誰是是恐怖主義,答案昭然若揭。中共的鷹派大校戴旭號稱加拿大是司法恐怖主義,其實暗示中國是司法恐怖主義。所以在孟晚舟和加拿大公民受害之間的這種對比非常清楚,就是讓海內外的中國人華人意識到,加拿大有多好,中國有多糟。孟晚舟作爲一個受訊人,在加拿大能夠享受多少權利,能夠製造出多大的動靜!而加拿大公民在中國一旦被捕受難,那就是杳無音訊,泥牛入海,都不知道人在何處,狀況如何,也沒有受到虐待等等(據報導已經有一些虐待和酷刑)。

所以這就是對照。這個對照的結果,有些人會發現,搞不好會刺激新的中國人移民潮。本來中國向加拿大移民就已經是一個熱潮,多次掀起移民加拿大的熱潮,說是移民加拿大的門檻比較低,比美國和歐洲國家低,所以中國人大舉向加拿大移民。而香港居民在受到中共的打壓之後,拒絕了一國兩制之後,越來越多的香港人移民加拿大。那麼孟晚舟在加拿大不斷的證明加拿大比中國好的這個舉動,恐怕會刺激新的中國人移民潮。這個移民潮可能會帶來各種各樣的中國人如過江之鯽,紛紛投靠加拿大。

接下來我講一段話,大家可以理解成是段子,也可以理解成是某種可能性。

就在孟晚舟事件激起了移民潮之後,人們忽然發現一些關鍵人物也在移民名單上。比如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突然也移民加拿大了!有人就問他:“哎,你怎麼也移民了。你可是中共駐加拿大大使呀!”盧沙野嘆了口氣說:“沒辦法,你看那個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都說了,誰挺加拿大誰就不是中國人。我作爲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在過去多年的工作中,多少也挺過加拿大,也稱讚過加拿大。爲了中加友好,我稱讚過加拿大在中加友好和雙邊的合作的貢獻。我挺過加拿大,根據他的定義我不是中國人,失去國籍了,所以我只能做加拿大人。而且你看那個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麥家廉同志,因爲在中國發言涉及政治干預司法,後來被加拿大總理炒了魷魚。但是也沒說他不是加拿大人。他可以回到加拿大解甲歸田,養老,修身養息,你看多好。但是我呢,要是我被中國政府解職,那我就麻煩了。不是能不能養老的問題,恐怕要進秦進大牢了。他們會說我一會兒是政治偏差,一會兒是妄議中央。還有網友都嘲笑我的名字,盧沙野,說是另外一個沙(撒),到處撒野,撒潑打滾。我在加拿大撒野沒問題,我罵加拿大的政府,罵加拿大的媒體,罵加拿大的什麼黨派,沒問題。我很安全,沒有什麼危險。但是我在中國撒野,罵政府,罵媒體,罵什麼黨,那我就麻煩了!我的七個風險三個危險都來了。習主席講的七個風險,三個危險,總共十個,到時候我這個盧沙野大使會吃不了兜著走。所以我還是不當中國人了吧,既然挺過加拿大,我就當加拿大人,跟麥家廉同志一起安度晚年,享受黃昏歲月。”

這是盧沙野的解說,所以這個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就這樣找了個藉口趁機溜了。接下來,人們發現中國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同志也移民加拿大了。於是人們就好奇的問:“胡總啊,你怎麼也移民了?這讓人不解呀,你是多麼民族主義,多麼的愛國!”結果這位胡總歎了口氣說道:“自從我說了那句話就惹大禍了。因爲有民眾發現了我也挺過加拿大,以前在環球時報,我作爲總編也曾經稱讚過加拿大是法治國家,司法獨立,比美國講理,比很多國家講理。網友把這些語言找出來了,我沒法抵賴。我自己說的話,凡是挺強大的就不是中國人,那就讓我言出必行吧,我帶頭吧,我要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畢竟是個君子,我要說話算數。但是我不是中國人了,我承認。那我是什麼人?我移民,變成加拿大公民。這下可以了吧,對得起廣大的網民網友了。我對得起我的話,言出必行,所以我移民加拿大,就這個原因!而且廣大的網友都說我胡編有四個狀態:沒吃藥,吃藥了,藥吃多了,吃錯藥了。我現在鄭重聲明,我作出移民加拿大,不當中國人的決定,是在沒吃藥的情況下清醒的決定,這是我一生中最清醒的一個決定,最好的一次選擇,請大家相信我!”最後他套用以前的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的那句話,說:“我不知道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接下來,人們又發現,鷹派將軍戴旭也移民加拿大了。最近他不僅號稱要對要求全球華人亮劍,回擊,懲罰,制裁加拿大,而且因爲孟晚舟反訴加拿大政府,他又揚言說要打三個世界大戰。一個是法律的世界大戰,一個是科技的世界大戰,還有一個是人類正義的世界大戰。在哪打?在加拿大的法庭打,在美國的法庭打,不是在中國的法庭打。孟晚舟反訴是法律世界大戰,保護華爲是科技世界大戰。至於人類正義,什麼叫正義?他對正義的定義就是我偷,我搶,我盜,你得允許,不准阻我,你阻止我就是不正義。你要允許我華爲,允許我我中國共產黨去偷去盜,去侵犯人家的知識產權,去把人家的科技成果盜爲己有,那就是正義。所以他要打一場人類正義的世界大戰!

他比習主席還要有氣魄,習主席不敢說這番話,敢多也只是中國夢,或者是什麼民族復興。但是戴旭看不起習主席,自己號稱要打三個世界大戰,那真是一錘字音,定於一尊,一下子甩出三個世界大戰,法律世界大戰,科技世界大戰,人類正義的世界大戰。所以這下子他移民了,有網友就不理解,問他:“戴將軍,你怎麼移民了呢?”戴旭回答得非常有智慧:“我本來號召全球華人亮劍,回擊,懲罰,制裁加拿大,結果沒有一個人響應,那沒辦法了,只好我來當全球華人。但是我在中國怎麼亮劍,連菜刀都買不著。我雖然在是個將軍,以前拿過槍,槍裏沒子彈。現在退休了,子彈也沒了,我怎麼亮劍?菜刀都找不到一把,我在中國沒法亮劍。但是我去加拿大能亮劍,據說那裏槍支管理鬆弛,刀子算買得著了,劍也買到一把,搞擊劍練習吧。所以我要去加拿大亮劍,怎麼亮?當然是要深入虎穴,打入敵營。古人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們的樣板戲和現在的一些電視劇也唱過,‘到敵人的後方去把鬼子消滅盡,尖刀插入敵心臟’,我要打入敵營,臥底。所以我就先不當中國人,我去當加拿大人,我移民加拿大。全球華人都不動,我來動,我來亮劍回擊懲罰制裁加拿大。以我一人之力消滅加拿大!”豪言壯語,也找了個理由溜了。

所以盧沙野大使找了個理由溜了,胡錫進總編找了個理由溜了,這位戴旭將軍也找了個理由溜了。那其他中國人怎麼辦?什麼時候溜,什麼時候跑路,大家就只好各自去謀出路了。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王沪宁炒作灯下黑,暗示高层有叛逆。中央发文现异常,书记处取代国务院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31日星期日。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結束歐洲三國之行回到北京之後,可以說是忙得不亦樂乎。一會兒是主持高層的政治局會議,然後又通過中共中央高層不斷發紅頭文件。他在這個忙碌之中兩個不夠,一個是不顧自己身體不佳,另一個是不顧江蘇的大爆炸餘煙未消。 說身體不佳,是因爲習近平在巴黎廣爲被媒體和外界注意到他走路姿勢異常,跛腳,在後來幾天行走,站立和坐下都顯得比較吃力,顯示出

內鬥升級:王滬寧封殺李克強!習近平一回國就整黨。學習軟體遭抵制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30日星期六。 3月28日在中國海南島舉行的博鰲論壇上,中共總理李克強作了主旨演講。在去年,作主旨演講的是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是李克強。換了一個人,是因爲在經濟方面,可以說習近平黨管經濟的那一套是歸於失敗,而李克強所主張的繼續堅持市場經濟這一套略佔上風。另外在去年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作的五項承諾全部落空,因此換了總理李克強主導。 但是李克強的講話卻在中共官

習近平訪法,不慎走漏身體隱疾?另一人地位上升。七月政變再傳秘聞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29日星期五。 3月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結束了,歐洲三國之行回到北京。他在最後一站法國巴黎的訪問中,很不巧的洩露出他的一些身體健康方面的訊息。 各方媒體注意到,習近平的走路姿勢不尋常,跟他以前在歐洲訪問時候的走路姿勢不對,走得很慢,而且是小碎步,似乎雙腳有困難,給人的感覺就是描述爲跛腳,跟他以前在歐洲訪問的時候邁著大步,走的很沉穩的姿勢很不同。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