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爆!拜登之子勾上中共间谍头子。习近平秘发通知,五中全会严防两个人!狠整副主席亲信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20年10月28日星期三

关于美国大选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前副总统拜登家族的丑闻继续发酵

最近 美国有一家叫《国家脉冲》的媒体报道

在德尔瓦州发现的电脑里面有亨特很多的事实和证据

其中有他的通话录音 打电话的录音

他在一段录音中提到他的父亲

提到《纽约时报》 还有跟中国的生意

他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

他说 我的父亲打电话给我

说《纽约时报》在找我

然后就用电话找到了我的合伙人 叫Eric

中文大概翻译成艾瑞克

说这个艾瑞克不知在生意上坑害了我多少次

我的父亲(也就是指乔拜登)

老是把电话转给他

然后他就说 《纽约时报》的记者要向我询问我代理何志平案件的事情

他说 何志平这个混蛋中国间谍头子

他跟我合伙建立一家公司 是代表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但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他讲的是叶简明 说他现在却消失了

他的身价是3230亿美元

上一次我是在他的公寓见过他

他的公寓就价值5800万美元

他向我承诺要投资40亿

建立一个最大的天然液化气港口

亨特拜登还在电话中很生气地说

我的生意伙伴德文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就把我列为一个刑事案的证人

把我的父亲乔拜登也列为证人

也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我收到了纽约南区检察官的电话

就是关于这件事

亨特拜登的这一段通话录音暴露了很多重大的秘密

一个是关于他的父亲乔拜登

因为乔拜登在提到他儿子儿子做生意

跟乌克兰 跟中国做生意

有权钱交易的时候

他一直说他对儿子的生意毫不知情

或者是儿子没有跟他讲

但是这个电话就显示了乔拜登知情

而且在不断给他转告电话 什么案子

什么《纽约时报》的记者找他等等 说明乔拜登知情

乔拜登在10月22日 跟川普的最后一场辩论前

还坚持说他不知情

只不过在辩论会的当天

他改口说成是 他自己没有从中国拿过一分钱

没有从中国拿钱

他也不再提对儿子的生意知不知情这个说法

另外这里面提到《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显然对拜登家族的很多事情 很多案件知情

但是《纽约时报》一开始是既不报道拜登家族的丑闻 予以遮掩

也不报道他所知情的 与拜登家族相关的一些刑事案件

包括亨特拜登代理何志平的案件

后来《纽约时报》在舆论压力下

前几天不得不报道拜登家族的一些丑闻

用了一个我们所知道的和我们不知道的

仍然没有提到他过去知道的往事

亨特拜登的这个电话中提到的人物叶简明

是中国华信集团的董事长

是最大的私人能源老板

后来在2018年被习近平当局所抓捕

因为习近平当局总是把这些大老板抓捕之后

把企业收归国有 收归党有

收归习近平所有

所以这是指叶简明

另外他又提到何志平 这可是一个重点人物

而且他在电话中说

“这个混蛋的中国间谍头子”

何志平是何许人也

他以前在香港特区政府当民事局局长

中共在香港特区政府所安插的要么是地下党员

要么是特工在香港特区政府公职 何志平就是其中之一

何志平跟拜登家族我合作做生意

是在他卸任香港特区政府民事局局长之后

但是他在2017年进入美国的时候 立即被联邦调查局逮捕

因为他涉及贪污和受贿

跟其他一些国家

他被逮捕之后要出庭

结果他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乔拜登的弟弟吉姆拜登

Jim或者是James

就是亨特拜登的叔叔

后来又给了100万给亨特拜登

要他另一名律师当他的辩护人

这就是亨特拜登提到何志平这个案子

他得了100万 帮他出庭辩护

何志平后来被纽约的法院判刑3年

在3年刑满后 就是今年6月份

2020年6月份把他驱离出境 就回到了香港或者中国

享特的这通电话还提到另外一个人 叫德文

是他的生意合伙人

说没有经过他自己和他父亲的同意

就把他自己和他父亲列为一件刑事案的证人

他对此非常生气

以至于纽约南区的检察院都打电话给他

亨特拜登的这一通电话录音

可以说泄露了天大的秘密

泄露了天机

那就是拜登家族和跟共产中国的关系错综复杂

不仅是有商业往来 生意上的关系

而且跟中国的间谍机构

情报机构打交道

这直接危害了美国的国家安全

这就可以理解 为什么拜登前几天在竞选中突然公开表态

说美国最大的敌人不是中国

而是俄罗斯

这不仅违背事实 违背现实

也违背美国的主流民意

违背时代主题

我说他的思维似乎还停留在前苏联时代

实际上他是装聋作哑

他提到说

共产中国只不过是最大的竞争对手

还说取决于美国怎么处理

意思是说处理得好

那就是最大的竞争对手

处理得不好 那就是严重的对峙

但是始终不肯说中国是最大的敌人

还把中国列在其次

次于俄罗斯的一个竞争对手

但是明确地说

俄罗斯才是美国的最大威胁

这样的拜登 这样的家族 这样的父子

显然他们跟共产中国的交往不利于美国的国家安全

所以现在有一股风潮

当拜登家族的丑闻陆续曝光之后

有一些提前投票的选民现在后悔了

他们提出能否更改投票 能否重新投票

不知道美国的宪政和法律能不能够有这方面的通融的余地

看上去比较难

不过 现任总统川普在推文中就表示说

有人想更改投票 那就去做吧

具体怎么做 不得而知

但是显然由于拜登家族的丑闻曝光太晚

10月14日曝光的时候

已经有4000多万的选民投了票

曝光之后又受到了主流媒体的遮掩 延迟和拖延

以至于曝光之后 大概又过了几天

甚至一个星期之后

拜登家族的丑闻才逐渐被美国社会所认识

昨天我说到 拜登在竞选中口误频频

而他的搭档贺锦丽 也就是卡玛拉哈里斯也口误频频

结果在昨天

这位78岁的拜登老先生又出了一个口误

令人哭笑不得

他在说到德克萨斯州的时候

他说 他跟川普相比有一些优势

而且说到他的副手贺锦丽

他想说贺锦丽的丈夫也在德州帮他竞选

他居然说成是贺锦丽的妻子在德州帮他竞选

仿佛贺锦丽是一个同性恋

她的妻子是一个女伴

实际上我还应该补充一下

拜登前段时间的一个严重口误

有一次他说道

我们民主党组建了最大的选举舞弊同盟

Voter fraud organizarion

他显然是想说 民主党组建了最大的选举组织 或者选举联盟

他居然放进了“舞弊”这个词

让你的词

而他说这番话的时候

他的表情自然 浑然不觉他说错了什么

相关的视频都留在那里

说他是口误吧

似乎又是某种巧合 或者说某种不祥的暗示

似乎他在暗示

这次选举中民主党要做手脚

或者说被人指称为做手脚

在北京 中共的19届五中全会继续召开

进入第三天

但是中共的党媒党报予以遮掩 只字不提 讳莫如深

只是在第一天报道 说由习近平主持会议 发表讲话

将什么五年规划 或者15年规划 暗示他想长期执政

之后就没有新闻

一直要到4天开完会之后才会有所谓的公报

或者是相关的新闻发出

但是尽管党媒党报不报道

但是围绕五中全会

各种消息仍然通过各种渠道不断流走

其中一个消息是中共宣传部的一份内部文件

现在被透露出来

涉及到中宣部 网信办 国新办等中共喉舌

被网民戏称为真理部

其中流出一个对19届五中全会中共宣传部门的要求

叫五不谈

一个是不准社交媒体网站谈论这些消息

一个是跟中共高层内斗相关的消息

比如权力斗争 内斗 20大 接班人

这些名词不能出现

另外还涉及到派系斗争

比如习派 习家军这些名词不能出现

还有涉及到有关领导人和领导人的讲话

不管是什么 他们叫谣言

是谣言也好 传言也好

是调侃也好 都不能出现

也就是说关于19届五中全会期间不得出现这些词语

而且具体提到说不能够出现在什么热搜

什么热榜 或者是头条 或者是udi 图中

这些都要避免

非常具体

在这五大条里面 四条就关于高层权力斗争

接班人和习近平的去向等等

这都是禁忌话题

明确地有中宣布的文件予以规定

这就说明习近平和习家军这一方

包括王沪宁这些极左派

这次想控制五中全会

想把它锁定在经济话题 就是五年规划 或者15年规划

避谈习近平接班人的问题

因为这里面提到这些问题

文件上都提到了境外敌对势力

就包括境外的自媒体

说是在谈中共的高层内斗 谈20大 谈接班人

那为什么境外的这些消息

他们都要去屏蔽

实际上是怕倒过来出口转内销

影响到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

比如说其他派系 或者说中央委员会中的其他人会提出相关的话题

比如接班人 20大 或者是领导人的去留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