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红二代力挺特朗普!担心拜登。马云摊上大事了!卷入习近平王岐山权斗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20年11月11日星期三

谈了好多天美国大选

那么美国大选在中国国内的反应如何

实际上美国大选受到全世界关注

在中国那边也都高度关注

尽管14亿中国人没有选票

被剥夺了选举的权利

但是他们关心美国大选的热度丝毫不减

比关心本国政治还要关心

在社会上都知道

我说过 在自由派 民主派里面

知识分子里面多数都是挺川普

而担心拜登上任

实际上在中共党内也是如此

现在传出的消息是 红二代的主体都是挺川普

担心拜登上任

红二代之所以挺川普

是认为川普当政的美国政府才能够制约

习近平现在中国是大权独揽

大权在握

现在不仅是一党专政

甚至是一人专政

简直是无法无天

无法制约

但是一个强大的美国政府

一个反共的 抗中的美国政府却能够制约中共

而且能够制约习近平

这是红二代因为反对习近平 因为反习

所以支持川普的原因

这跟海外的情况也相应

海外的情况 像海外的华人中国人之中

民运人士 民主派95%都支持川普

在普通华人中 可以说60%到70%也都是支持川普

都希望川普带来全面反击共产中国的政策

能够倒逼中国的改革

在中国党内 体制内的期待就是倒逼

不仅是经济改革 而且是政治改革

所以我说过 在美国有两派

左派 右派 民主党 共和党

拜登阵营和川普阵营

在中国也有两派

那就是反美派和亲美派

反美派以习近平 王沪宁

习家军为代表的极左势力

亲美派实际上就是反习势力

就是从高层的共青团派主流派

红二代太子党的主流派

还有政治老人中的主流派都是反习势力

所以这个政治就形成了一个对照

这个对照也可以看出习近平跟拜登的私人关系

也是中国自由派 民主派 红二代

还有很多人所担心的

因为就在习近平做副主席 拜登做副总统的时候

他们有很多的交往 建立了相当的关系

当时拜登去中国访问

作为副主席 接班人的习近平几乎是全程陪同

后来习近平作为副主席访问美国

拜登作为副总统 也几乎是全程陪同

两人光是在一起吃饭的时间就超过25小时

还不用说其他的时间

两人在一起共同观看篮球 共同吃巧克力

达到无话不说的程度

所以建立了相当的私交

以至于有一回习近平就问拜登

这个我跟大家说过

习近平问道 为什么美国的政要 政治家关心中国的人权

拜登居然是这样回答

他的意思是叫习近平不用太操心

不用太管 不要太担心

美国的政客政治家关心人权是出于选票的考虑

所以如果不关心中国的人权

不谈论中国的人权

恐怕得不到选票

得不到选民的支持

所以他们不得不关心

但是反过来安慰习近平说 没关系

意思是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不要太介意这个

表面上那是一种美国式的拉关系做法

但是他这个理念的传达是完全错误的

他完全可以正面讲解

人权不仅是美国的概念

是普世的价值

中国人都应该享有人权

他应该这样讲

既不会得罪习近平

也会把习近平往正道上引

但是他的这番很个人化的说法就等于是在误导习近平

把习近平往邪路上引

所以这些都是国内

体制内外的自由派所担心的原因

更不用说后来拜登父子又跟中国建立了很特殊的关系

包括商业的关系 还有政治的关系

以及其中报道出来的这些行贿受贿

甚至是一些色情丑闻

也就是说各界都在议论

当中共 当习近平掌握了拜登父子

拜登家族的这些丑闻

尤其其中的一些图片或者视频之后

就相当于捉到了拜登的短处或者软肋

在必要时候拿出来的话

那是否能迫使拜登就范

当然我们也不能这么悲观

因为在美国是三权分立 有层层的监督机制

如果拜登父子要恣意妄为的话

恐怕也会受到国会 司法各方面的监控和限制

稍有不慎

恐怕不仅坐不稳位子

而且会栽倒

而且恐怕一上任就是一个跛脚

况且现在司法诉讼还在进行之中

究竟谁是下一任美国总统

现在要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说到中共内部的事情

实际上最近所发生的

阿里巴巴的前董事局主席

后来的蚂蚁集团的龙头马云

关于蚂蚁集团上市 又被叫停上市

这个事情实际上也不简单

背后也涉及到中共高层的政治

简单来说

那就是马云直接得罪了习近平

马云的蚂蚁集团(原来叫蚂蚁金服)

他还有几个龙头

用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准备上市

说是募集了上市的初步启动资金

IPO募集资金达到345亿美元

是史上最大的一个募集

甚至说在全球都达到了第一

创了一个记录

原定是在11月5日要上市

而在这之前

中共的监管部门已经同意他上市

在香港和上海的上市

蓄势待发

但是突然在上市前

马去和其他4名蚂蚁集团的龙头

被中共的四大监管部门约谈

约谈之后 蚂蚁集团的上市被叫停

叫停了之后 这345亿美元的募集资金要一一退还

退款给那些筹资人

所以这件事情非同寻常

这件事情来不仅为习近平相关

跟王岐山也相关

事情要说到在10月24日举行的一个

所谓上海外滩第二届金融峰会

这基本上是一个视频会议

在这个会上发言的

中共最高级别的是国家副主席王岐山

还有前重庆市长黄奇帆

他现在还在中国金融领域主持某方面的工作

另外还有马云

马云的身份居然是联合国数字化工作小组的共同主席

这么一个身份在那里发言

马云的发言可以说是触动了王岐山和黄奇帆

或者说跟他们抬杠了

讲的话完全相反

王岐山先讲话

讲到中国金融的乱象

其中说到几句话 说什么歪路 歧路 邪路

说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

不能够走什么自我循环 金融泡沫的歧路

还有不能够走庞氏骗局的邪路

就放了这种话 说明中国的金融系统很乱

前重庆市长黄奇帆也这样说

现在网贷非常的活跃

互联网贷款跟银行贷款不一样

说是一年就可以在市场上转几圈

转得飞快

举例说100亿美元在市场转几次

就可以达到1000亿美元

他认为转的飞快 是风险

因此就发出了要强化监管网贷这番话

实际上马云的这家蚂蚁集团(蚂蚁金服)

他们就有网贷

如果说他们有100亿的话

其中据说有45亿来自一些网贷公司

就有来自于重庆的两家网贷公司

所以黄奇帆讲网贷

实际上就是对马云 对蚂蚁金服这些

表面上的民间金融企业是一个敲打

结果轮到马云发言了

马云发言是这么说的

他说 讲到监管

不仅有监 而且有管

监就是看着你发展

管就是出了风险去管

他说

我们(他讲“我们”)监的水平不够

管的水平倒是很多

然后又说 监管不能用旧式的方法

就是不能用昨天的方式来管未来

说不能用管关火车站的方式去管机场

然后说中国的银行目前还是当铺思想

然后又说

现在那些监管思想不足以应付未来30年的发展

他还说了创新 说创新在先

意思就是监管在后

如果说创新没有风险

那就没有创新

说监管要把风险降低到零

那就相当于说 更大的风险就没有创新了

然后他又说 中国不存在系统性风险

他说

因为不存在系统 没有系统

其实是暗示这个制度有问题

他说 全球很多监管部门监管到最后

自己没有风险 自己的部门没有风险

但是整体的宏观经济却出了风险

马云还说

很多时候把风险降为零就是最大的风险

他的这番话里面用的“我们”

用的“全球监管部门”其实大有学问

因为在中国这种党领导一切的制度下

人们说话都有一套语言话语

他用“我们” 表面上在讲他跟政府都是一体的

其实讲的是中国政府 讲我们监管如何如何

他是怕讲了这番话这后 自己被政府当成对立面

或者是自己不要成为政府的对立面

成为敌对势力

所以用“我们” 把双方连接起来

不分彼此

然后他说全球监管部门怎样怎样

实际上说的是中国监管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