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班人繼續冒升!黨內故意放风。習近平明年出局?國際專家驚人預言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12日星期二。

習近平的接班人(或者說准接班人)胡海峰最近又有升遷的傳聞。他是前總書記胡錦濤的兒子,是現任浙江省麗水市委書記。早前的傳聞是他要跨省調往福建省,擔任福建省委常委和福建的省委組織部長。而最新的傳聞是聲東擊西,說他要調到西邊,任陝西省委的常委兼西安市委書記。如果拿西安市委書記跟福建省委組織部長相比,西安市委書記應該要高半級。因爲組織部長一個是主管黨務的工作,再一個是行業性的管理。西安市委書記作爲一個省會大城市的一把手,就相當於省市級。如果胡海峰升遷爲省委常委兼省會市長,就相當於給了他一個獨當一面的機會,留下一個獨立地方管理經驗的口碑,或者是一個記錄。所以用意非常深長!


胡海峰其實在這次人大政協兩會上成了一個焦點人物,記者追蹤的人物。他跟別的人不同,像江派的人如果被記者問到的話,要麼閃躲,要麼走避,要麼答非所問或顧左右而言他。比如江澤民的侄子,江澤民的外甥或者江澤民的舊部。但是胡海峰在回答問題的時候只對一個問題說恕不作答,就是關於他升官的事情。這就讓人產生無限聯想,實際上等於變相的承認了,要升官了。而其他問題他都回答,如父親身體怎麼樣,父親在幹什麼,覺得麗水怎麼樣等等。而在昨天他還說了一句話,昨天他被記者圍著拍照的時候,他還說“你的閃光燈把我的眼睛都悶瞎了”。這句話說得非常矯情,很撒嬌,擺出一副太子的樣子。


現在有一個說法,說是胡海峰之所以受到習近平的提拔和重用,是少數幾個繼續在人大政協呆坐的太子黨人物,是因爲習近平要討好胡錦濤的舊部,或者是爲了討好支持胡錦濤的力量,也就是說爲了討好團派。這個說法其實非常勉強,邏輯上不成立,因爲習近平對胡錦濤有兩件大事要感恩圖報。一件事是當時有太子之爭,習近平受到另一名太子黨人物薄熙來的有力挑戰。在這場挑戰中,當時的總書記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都站在了習近平一邊,在這場太子王儲保衛戰中,習近平可以說是受到了胡錦濤和溫家寶的加持,最後擊敗了薄熙來。後來薄熙來被投入大牢,判處無期徒刑,可以說是消除了習近平接班路上的最大障礙,消除競爭對手。


還有一件事,就是當胡錦濤正式向習近平交班的時候,胡錦濤跟江澤民鄧小平不一樣,突然裸退全退。不僅把總書記和國家主席職務交給習近平,而且把軍委主席也一併交給他,黨政軍三個大權一起交出去,而且表示不在中央軍委和在中南海設立自己的辦公室,完全退隱,不再過問政事,讓習近平發揮。所以習近平對此事大爲感動,可以說是對胡錦濤感恩涕零。


但是胡錦濤的做法有很複雜的動機。他表面上看似裸退,好像是高風亮節,大公無私,但是實際上是出於對江澤民的憤恨。因爲胡錦濤當政十年,受到江澤民垂簾聽政,自己不能做主,政令不出中南海,所以非常悲憤,最後還大哭一場,而且被薄熙來等人說成是漢獻帝。然後在中央軍委又受到徐才厚和郭伯雄的左右挾持,又在政治局常委裏面受到江派人馬團團的包圍,完全不能發揮自己。所以這也算是一種報復吧!


所以習近平上任之後,他有報答的潛意識。但是權力鬥爭又是另外一個格局!首先,習近平在鞏固權力,大權獨攬的過程中,江派是他最大的政敵,所以他首先要重創江派。因此在他的盟友紀委書記王岐山的協助下,以選擇性反腐重創了江派,標誌性事件就是把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還有把兩名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都投入大牢,監禁起來,後來判了刑。而徐才厚更是在判刑前就因癌症死亡!經過幾年的選擇性反腐,江派受到了重創,不再成爲他的心腹大患。


而這個時候,習近平就覺得團派成了他的心腹大患。因爲團派人物相對比較年輕一點,在地方,省部級佔有人數上的優勢,在中央委員會也佔有人數上的優勢,而年齡上也有優勢。因此習近平把權力鬥爭的焦點,把選擇性反腐對准了團派,對團派大肆排擠。一方面制造輿論,說團派的人都沒有經過社會鍛煉,很嫩,不能當大任。另一方面又從省部級中層開始把團派人物紛紛摒棄出局,從團中央到省部級要麼平調,要麼明升暗降,要麼直接降職調開,瓦解他們的權力基礎。再後來是在19大前夕的過程中,習家軍加緊調派人馬搶位,搶中央委員會的位置。最後在中央委員會裏面,習家軍成了多數,達60%。而團派退居其次,成了少數。


但是團派因爲有年齡上的優勢,比江派相對年輕10歲,胡錦濤是江澤民政治上的下一代。所以團派人物在年齡上有優勢,以至於習近平無法把他們趕盡殺絕。就像他能夠排擠國家副主席李源潮,但是他排擠不了總理李克強,也排擠不了政治局委員汪洋。李克強繼續當政治局常委兼總理,而汪洋是後來升任政局漢常委兼政協主席。還有一個人物胡春華在受到驚嚇,看到習近平把另一個接班人孫政才打掉之後,胡春華是以退爲進,夾著尾巴做人,勉強保住了政治局委員和副總理的烏紗帽。因此這幾個人是習近平排解不掉了,所以習近平對團派可以說是耿耿於懷,並不覺得太能夠容納他們。因此在權力鬥爭中,團派仍然是他的一個心病。


但是他在這個時候報答胡錦濤,是因爲這是他的家事,是個人的事情,他對胡錦濤本人投桃報李。他有兩次大恩要報,然後這成了習胡之間兩家的私相授受。而這個時候習近平還打了一個算盤,就是爲什麼提拔胡海峰!因爲在幾代太子黨中,胡海峰年齡相對較小,跟他拉開了20歲的距離。而其他太子黨其實已經都被習近平趕盡殺絕,如前國家主席劉少的奇兒子劉源,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劉亞洲,前總書記胡耀邦的兒子胡德華,胡德平,女婿劉曉江,還有海軍司令員吳勝利,空軍司令馬曉天等等,凡是太子黨人物基本上都被他掃地出門。不僅不給安排新的職務,不到年齡就退休,而且連人大政協黨代會都排斥,不讓他們進入19大和人大政協兩會,完全排擠出局,排斥在議事圈之外。


因此習近平幹了三件事:重創江派,排擠團派,把太子黨掃地出門。最後成就了他自己,成了紅色江山的唯一大統繼承人,混合世襲制,跟金家的直接世襲制只差一步之遙。金家是直接從金家傳下來,而習近平的是混合世襲制,當時跟毛澤東一起開國的戰友習仲勳是他父親,經過混合世襲傳到第二代,中間所謂的三代四代五代完全不成立。中共就是現代,從毛澤東習仲勳這一代傳到習近平這一代,紅色江山只是兩代而已。


所以習近平在這個時候提拔胡海峰,就還有一層意圖。就是要提拔紅色血統,要提拔太子黨。但是不是跟他同級的太子黨,而是下一屆的太子黨。剛好他要對胡錦濤投桃報李,因此胡海峰就被他看中了。所以這就是胡海峰的由來,不存在習近平的提拔胡海峰的過程中是要去討好團派,或者是討好胡錦濤的支持力量。而純粹是兩家的私相授受!而他們談列爲接班人好,准接班人也好,潛在接班人也好,實際上是又體現了習近平的一系列心事和一些危機。


因爲現在胡海峰的消息不脛而走,這就非常奇怪,說明了是中共內部故意放風,或者是習近平陣營故意放風,說這個人是潛在的接班人。這個放風有兩種效果!一種效果是提前造聲勢,三軍未動輿論先行,提前造勢,讓人們把胡海峰要接習近平的班當成一個既成事實,拉來去接受他。另一個效果就是,提前放風也有可能是潛在的不利於胡海峰,讓胡海峰可以早日夭折,如果不如意的話。放風越早,夭折得越早!這兩層意圖混合在裏面。


但是在這兩層意圖之後,顯示了習近平本人感受的壓力。因爲習近平上任以來,他最失敗的一件事,一個最大的敗筆就是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這一下出來之後全國炸了鍋,不僅是民間普遍反對,黨內官員黨員也都普遍反感,非常反對。因爲廢除領導終身制,實行領導任期制是唯一在政治上的一個所謂黨內的文明成果。結果被習近平否定了,靠習家軍的人多勢眾,靠自己的強勢運作,靠自己的霸王硬上弓硬給運作上去了。但是沒想到,權力達到了頂峰就走下坡路,明升暗降,這叫做福兮禍所伏,大福下面是大貨。因此習近平的聲望是急劇下挫,民望急劇下跌。所以他在這個時候壓力非常大,在黨內外的壓力大,連國際上的壓力也很大,都傳他要長期執政,終身執政等等。


習近平在這個時候受到這麼多的壓力,所以他不得不擺出一副有接班人的樣子,因此才開始考慮接班人,因此又擺出了胡海峰這麼一個角色來作隱性接班人,或者是含蓄的接班人。而且還在年齡上做了文章!習近平本身是想幹20年,擺出了胡海峰就是這個意思。胡海峰跟他相差20年,也就是習近平幹夠20年,逐漸傳給胡海峰。而在後一個十年,胡海峰逐漸從縣市級上升到省部級,再上升到中央級別,最後接習近平的班。這是大致的算法!這個算法中連年齡都造假了,以至於連胡海峰把1970年生改成1972年生。所以中共是處處告假,沒有一個不造假。經濟產值造假,文憑學歷造假,這次兩會中的記者會是徹底的造假,然後台灣代表團是完全的假,現在連接班人胡海峰的年齡也是一個假。所以中共沒有什麼不能假的,哪怕他要去弄一個護照,都可以是假護照。所以假到底,處處造假,最後把接班人的年齡也來造了個假,都是爲了配合習近平的這麼一個所謂戰略意圖。就是二十年執政,效法普京的這個戰略意圖。

但是習近平雖然有這個戰略意圖,但是也不能排除異軍突起的中間情況。如果在這20年中間發生事情的話,不僅習近平恐怕幹不了20年,而且有可能他安排的接班人不見得能夠接班。因爲有可能在中共這個複雜的黨內產生一個中間的方案,就是不排除像團派人物李克強,汪洋或者胡春華亂中取勝的中間方案。


最近有一個有名的國際專家傳出驚人之聞。昨天,一名叫日高義樹的專家發出了驚人之語。他說習近平會在明年被終結!就是會在2020年被中共排擠出局。這個說法非常大膽,非常了不得,可以說是石破天驚!這位日高義樹先生可不簡單,早年他是日本NHK大電視台的新聞記者,異常活躍,經常採訪名人作重點報導。後來他到了哈佛大學做客席教授,在美國的居住了很多年。然後又曾經在日美之間的很多智庫和研究機構出任所長,或者是領軍人物。而他現在是美國最有名的智庫之一——哈德遜智庫的首席研究員。哈德遜智庫就是前不久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重要演說的地方,發表准冷戰演說的地方。


日高義樹發佈了驚人之語,他發這番話的前提本來是談軍事,談的是美中之間的軍事之爭。他認爲美國和中國已經在軍事上攤牌,已經作出了對立的態勢,隨時可能爆發戰爭。美國不僅會援助台灣,不會拱手把台灣交給中共,而且會協防日本,跟日本和台灣共同在軍事上部署和行動,去對付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