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孟晚舟!保住任正非。劉鶴提前抵美,丟失重要頭銜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30日星期三。

就在美國宣佈對華爲公司提起23項起訴,並且提出正式引渡孟晚舟的要求之後,加拿大司法部公佈已經收到美國的正式引渡要求,將引渡孟晚舟。

在孟晚舟方面,她在1月29日採取了一個動作。他的律師向法院提出要求出庭,說是要對保釋的一些細節做一些調整。因爲有擔保人的物業股值下降,還有一個擔保人要加入他妻子的名分,所以法院開庭。前後開庭20分鐘,法院同意了孟晚舟和她律師的請求。保持條件不變,但是調整了一些事項。另外,孟晚舟和她的律師向法院提出,原定2月6日的開庭推到3月6日,法院也予以同意。原因是說昨天出庭了,那麼下一次出庭可以推到3月6日。這顯然是孟晚舟和她的律師方面開始利用加拿大的法律程序儘量往後拖延時間,事實上保釋條件並沒有什麼改變,但只是爲了拖延時間而已。

這件事情出來之後,中共當局或的反應出乎人們的意料,中國政府和中共的媒體表現得比預期要低調,要軟調。本來以爲他要作出激烈的反應,或者是對美國進行猛烈的攻擊,或者對美國和加拿大的這個行爲作出進一步升級的反應。但從中共方面來看,主要官方媒體如人民日報,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等等幾乎都不予報導,沒有報導孟晚舟被正式引渡和華爲公司遭23項控罪這麼一個重大的事情。只有環球時報相對比較對外,發表了一些社評和總編胡錫進個人的一些說法。

中共外交部方面繼續重複過去的表態,外交部發言人的表態是說美國利用政治力對特定的中國企業實施打壓,帶有政治目的。還有希望美國撤銷對孟晚舟的逮捕令,不要對加拿大提出正式引渡等等。這些已經都是非常過時的說法,當事情正在進行的時候,還在作這樣的說法,是一個重複,沒有新意,還有一點實際上是低調,反映了中共當局開始轉爲面對現實,無法再繼續高調。因爲他可以去高調打壓加拿大,但是他要高調地去打壓報復美國,這種可能性不大,因此就整個轉爲低調和軟調。

環球時報方面的評論非常有意思。環球時報發表了一個社評,在文章中除了重複一些老調,說華爲公司是美國的一個政治力在對待中共的高科技。其中的一些特定的語言非常有趣,例如他說:華爲公司接下來完全可以在美國的司法體系中去進行拉鋸戰。意思是說要在美國的法律體系中定義一個企業有罪很難,並非易事。華爲公司完全可以利用美國的法律程序去打這場官司,也就是打持久戰。這句話實際上就是要承認美國是個法治國家,不像中國。他的意思是說,在美國的法律體系內,你要定義一個企業或者一個人有罪,並非易事。反過來就暗示了在中國這個法律體系中非常容易!因爲那不是法治,是假法治,實際上是人治。要說一個企業或者一個人有罪,說你有罪就有罪,無罪也有罪。要說你無罪,有罪也無罪。這就是中共的所謂司法,也就是由領導人,長官意志說了算。實際上這裏是潛在地作了一個對比!

環球時報社評又繼續說:華爲要挺住,任正非挺住。口號變了,不是孟晚舟挺住,按道理這個時候應該是孟晚稍拖住,他卻在說華爲挺住,任正非挺住。然後在下方又有一些五毛黨在下面跟著發表一些評論,這些評論經過篩選過濾之後,保持了一個同樣的調子。下面的一個五毛黨說:華爲挺住,任總挺住。那就跟環球時報的社評完全呼應!就說明中共已經規定了語言,讓誰挺住讓誰不體住。因爲他知道孟晚舟已經被起訴了,也就是犯罪嫌疑人,最後肯定是會被定罪的。這個時候說是要一個犯罪分子去挺住,不太合適,所以轉爲要任正非挺住。同時這句話也有在國內討好任正非的意思,表示中共當局的外交文宣系統盡力了,並不是沒盡力。

這個信號也表示要放棄孟晚舟了,現在保的是任正非,安撫一下任正非。但是事實上,當美國起訴了華爲公司23宗罪,包括起訴整個華爲公司,不光是分公司,也起訴華爲總公司本部,還有起訴孟晚舟。這四個對象,三個公司一個個人,事實上這裏面隱含的意思就是華爲的高管,包括它的創始人,總裁在內全部都受指控了。因爲在美國的起訴中提到一個華爲公司男性創始人,沒提名字,但是明顯指的就是任正非。那麼任正非本人現在是不能出國了,還有華爲公司的高管都很難出國。因爲他一出國的話,一進入跟美國有引渡條約的國家,他就會被逮捕,就危險了。世界上大多數的國家跟美國之間都有引渡條約,任正非和其他高管一出國就會遇到麻煩。所以美國對華爲公司的起訴,間接的也約束了華爲公司的創始人和其他高管的行動,也就是說在廣泛的法律上限制了他們的行動範圍。他們的行動派只能侷限在中國。

環球時報的總編胡錫進發表了一些他個人的看法,這些言論就更有意思了。其中他說:美國發起了政治迫害,多數中國人第一次瞧不起美國,認爲他競爭不過華爲,就用流氓手段打壓他。另外還有一句話說:多數中國人認爲美國在走下坡路,至少在道德上如此。胡錫進的這一堆話說起來,要挖下去的話很有深意,甚至涉嫌高級黑,也許本身就是高級黑。比如他說政治迫害,流氓手段,打壓等等,他的含義是說,這些詞語本來屬於中國,屬於中國政府。什麼政治迫害,大家都知道中共當局一直在搞政治迫害,對不同政見者,對自由派一直在搞政治迫害。政治迫害,流氓手段,打壓,還有道德敗壞,本來是中共的專利,只有中國這邊才有。現在的意思是怎麼美國也搞這一套,怎麼美國也會有這種政治迫害,美國也有流氓手段,美國也有德敗壞?他是想說美國把我們的專利給偷去了,我們偷你的技術,你居然偷我們的其他專利。這是一層意思!

第二層意思,說美國對華爲實施政治迫害,我想這是他自說自話。再一個是流氓手段,說競爭不過華爲就用流氓手段對待華爲。事實上是否如此呢?實際上他說的是:偷不過華爲,就用法律手段去打壓華爲!我們只舉一個例子,看看華爲公司怎麼盜竊美國T-Mobile公司的機器人技術。現在細節已經曝光,各種媒體都報導了,中共當局也默認了,而且華爲公司爲了這件事也給T-Mobile公司賠款,叫所謂的和解。當時華爲公司派出了一名員工,這名員工不是從美國分公司派出的,而是從中國總部派出的。他到了華盛頓州的西雅圖,進行了T-Mobile公司的實驗室,先是偷拍了4張照片。偷拍了之後回去研究,發現材料不夠,這名員工又再次潛回實驗室偷走了一個機器人的樣本。偷走之後又拍了照片,然後又偷偷送還原處。T-Mobile公司質問華爲公司的動機是什麼,華爲公司作了解釋,說是有一名員工不慎偷拍了4張照片。後來由於T-Mobile公司進一步交涉,但是還沒有進入正式的司法起訴的時候,他對T-Mobile公司作出了賠償,所謂的庭外和解,當成民事糾紛來處理。

但是這次美國在起訴的時候不僅指控他偷竊T-Mobile公司的機器人技術,而且還有妨礙司法公正。所以妨礙司法公正,就是華爲公司當時的解釋。華公司解釋說是員工不慎偷拍了T-Mobile公司的技術,而且承認有兩名員工有不當的行爲。華爲公司的這番辯解在美國這邊構成了妨礙司法公正,就是妨礙司法調查,是屬於撒謊,欺騙。從這裏回過頭來看環球時報的說法,說是競爭不過就用流氓手段對付他。美國競爭不過嗎?究竟是T-Mobile公司偷了華爲公司的技術還是華爲公司偷了T-Mobile公司的技術?是華爲公司競爭不過T-Mobile公司而去盜竊,還是T-Mobile公司競爭不過華爲公司而去盜竊?我們反過來說這件事情,如果美國的T-Mobile公司派兩名員工到中國,進入了華爲公司的實驗室,然後偷拍了華爲公司的某些產品的樣本,然後又偷走他的樣板拍攝,拍攝完了再還回去,最後以賠款和解了事。試問中共當局和華爲公司會有什麼反應?中國的民間會作什麼反應?所以這件事誰在耍流氓,誰是盜竊犯,一目了然。所以環球時報在國內進行的單方面宣傳,繼續誤導中國人民。而且在這個誤導中還說——多數中國人,大多數中國人。真的如此嗎?那就把互聯網打開,不要封鎖互聯網,不要搞新聞封鎖,不要搞王滬寧所說的輿論導向,讓老百姓自由自在地在網絡上發表言論,讓各種訊息和報導自由自在地在網絡上進行,讓新聞媒體作全方位的報導,看看多數中國人怎麼想。

另外環球時報又說多數中國人第一次瞧不起美國。第一次,也就是暗示以前非常瞧得起美國。然後還說認爲美國在走下坡路,但是又發現美國經濟強勁增長,中國經濟在走下坡路,所以趕緊改口,又說了一句“至少在道德上如此”。胡錫進的這個說法,就是中國人以前認爲美國的道德很高,現在道德上走下坡路,也就是潛在的暗示,在中國人民心目中,美國歷來就是一個有崇高道德,有高度文明,非常受世界尊重的這麼一個國家形象。現在想說因爲華爲事件才第一次瞧不起,第一次發現美國在道德上走下坡路。所以環球時報也好,胡錫進本人也好,這些說法不僅沒有澄清自己,稍微有思考力的人都知道這反而構成了客觀上的高級黑。但胡錫進本人是不是在主觀上高級黑中共當局,不得而知。總之他用了政治迫害,用了流氓手段,用了所謂道德滑坡,這些說法實際上大家都知道指的就是中國共產黨當局本身,以及他們上行下效之後,在中國社會所形成的這些效應。所以起的結果完全相反!

回頭來看中美貿易談判,不管是美國政府還是中國政府都在努力切割,都想把孟晚舟事件跟貿易談判切割開來。中共當局是一邊積極推進跟美國之後的貿易談判,另一方面是高調打壓加拿大,報復加拿大,通過大量抓捕加拿大公民來報復孟晚舟被捕事件。在美國正式引渡孟晚舟之後,中共當局從政府的調子到媒體的調子來看,也是切割處理。一方面還是在推進中美貿易談判,環球時報也說,達成條約的各種條件都正在成熟,在做積極的評估,跟孟晚舟事件作切割。而中共當局的做法也是這樣,中共當局派出以副總理劉鶴爲首的代表團提前兩天到達了美國。本來原定談判是在1月30日和31日,但是就在1月28日,就在美國宣佈對孟晚舟正式引渡和提出23項控罪控告華爲公司的時候,副總理劉鶴率領的代表團到達了美國。提前兩天到達,這裏邊有很多的訊息

現在各方預估,根據中方和各方的報導說,這次來談判有三種可能。第一是中美達成協定,達成有關貿易爭端的協定。第二是達成一個短期的協議,然後繼續談。第三是達不成協定!中方現在看來企圖要走中間這條路。面要達成協議,有兩條是最困擾的,一條是要求停止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另一條是停止對美國和其他企業的市場准入設限。中方透露這兩條是最難的,也就是說該偷的還得繼續偷,停止盜竊的話對中共非常不利。似乎盜竊一時難以停止下來,或者起不到立竿見影的效果,就是你停止沒停止盜竊,無法一下子看出來。還有立即要美國的外資外商完全市場准入,就像中國100%進入其他國家去投資一樣,要完全准入,中共也感到爲難,中共生怕會擠掉他的國營企業,儘管他的關切並不創收,而且是虧本,是大量的國家銀行在貸款支持。但是要外資企業進來,會對這些中共的政治支柱構成一個衝擊,因此這也是個難關。

因爲這兩個難關,中共希望能夠達成一個短期協定,之後再繼續談判。離3月2日的期限還有一個月,中共當局認爲能拖就拖。因爲原先他們希望在2月4日春節前達成一個皆大歡喜的協議,要宣佈貿易戰停止,然後對國內宣佈大消息,中共又成了最大贏家!如果是達不成的話,就希望達成一個短期的協議,然後之後再繼續談判,繼續進行中共的拖延戰。這是中共方面的想法!但是美國方面的想法看起來就是寧爲玉碎,不爲瓦全。要麼達成一個符合美國要求的協議,要麼就達不成,繼續關稅大戰。所以美方的態度很明確!

中方又做了兩個微妙的動作,一個是劉鶴的頭銜。劉鶴上一次到美國是在2018年5月份,除了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磋商談判中方牽頭人這些頭銜之外,還有個頭銜叫“習近平主席的特使”。而這次沒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特使這個頭銜,但是這次談判又是說落實雙方元首達成的共識,而沒有習近平主席的頭銜,中方有關的一些媒體暗示說,是不想跟孟晚舟事件掛鉤,也就是劉鶴不談孟晚舟事件。但是事實上,我認爲他還有另外的意圖。就是萬一談不成的話有一點預留,不代表習近平本人,也就是說習近平本人還可以有最終的拍板權,不要讓劉鶴來代表他。可能談得成可能,可能談不成,最好留一點,至少還有一個月可以運作。

另外在這個代表團中,除了劉鶴是副總理,政治局委員,比較高級點之外,其他的代表團成員都是副部級。什麼財政部副部長,商務部副部長,工業訊息部副部長,外交部副部長等等。說是部長級談判,但是中方構成的成員全都是副部長,這就說明裏面也是有預留的空間。就如果談不成的話,還想把它降低爲副部級談判,還想說不見得是一個部級談判,事實上是個部級談判。中方派出的是首席談判代表劉鶴,美方也是派出首席談判代表,就是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

中方做了這兩個小動作,顯示了中方在裏邊似乎一方面要打拖延戰,另方面要看一下風向,再就是說是跟孟晚舟事件無關,但是還想在最後賴一賴,在最後一個月看看這些個方面的事件走向如何。

所以中美談判還是一個未知數,在春節前是否要達成協議,前景似乎看上去比較暗淡。當然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之後,美方打起貿易戰,繼續關稅戰爭。實際上關稅戰並沒有完全停止,那可以說是整個世界的一個期待。反過來如果是委曲求全達成某種協定,或者達成某種暫時性的協定,那我認爲就是上了中共的當,中共繼續可以用拖延戰術能拖住美國。當然這對中國經濟並沒有什麼幫助,但是對中共政權來說,不見有多少關心經濟,他最終關心的是政權的穩定。所以他們各方面都在散佈,如何讓中共成爲贏家。除了在中美談判在想成爲贏家之外,甚至於連孟晚舟遭起訴,華爲公司遭起訴在國隊都說成是孟晚舟案件迎來轉機,意思好像是可以在法庭上可以跟美國攻防,這些說法都非常有諷刺性。

再回頭說胡錫進和環球時報的一句社評:世界上沉默的大多數都支持華爲公司。這也是非常可笑,沉默的大多數恐怕都是在圍剿華爲公司。環球時報和胡錫進不僅在代表中國的大多數,中國大多數人都要通過網絡控制來代表,另外還想代表世界上的大多數這種。這究竟是狂妄還是無知?究竟是狡辯還是在高級黑?我想各位網友可以去作自己的判斷。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