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变惊魂,习近平下令对这个部门大清洗!王沪宁高喊刀刃向内。世卫终于承认中共隐瞒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7月5日星期日。

最近中共的公安部内部进行,大清洗,大整肃,不断有公安部的高官落马。前段时间我们都知道有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之后又有另一名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卸任,而且去向不明,而且他还是一个习家军人物。接下来是反恐专员刘跃进,他是副部级待遇,也相当于没有挂副部长的一个副部长,他也突然被解职,然后去向不明。本来当时有传闻说刘跃进有可能是调到了香港去出任国安专署的署长,但是现在国安公署的署长已经被广东省调去了一个母猪书记去担任。也就是说刘跃进不是调去香港,直到现在去向不明。接着在昨天又发生一件事,就是公安部的部长助理,也是公安部的办公厅主任,也是党委书记的聂神福如突然被解职,而且去向不明。而且他相当年轻,只有54岁,远没到退休年龄,所以退休或者是提前退休都说不过去。

这就证实了中共公安部在进行大清洗,大整肃。不仅今年公安部不断出事,而且担任过公安部的高官也都出事。比如在孙力军落马不久,司法部长傅政华也随后被解职,先后被解除3个职务.包括司法部长,党组副书记和治国办主任。而他之前曾是公安部的常务副部长!也就是说习近平王沪宁等人对公安部完全不信任,对公安部实行大整肃。

而由习近平主管的中共政法委突然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坚决打一场刀刃向内,正风肃纪的攻坚战》。刀刃向内是因为政法委被称为刀把子,向内就是砍自己人,杀自己人。然后又说整风肃纪,整风肃纪就是大清洗的代名词。而且说是攻坚战,攻坚战就是说明内部的问题很大,要以攻坚的姿态来进行。也就是说不仅仅涉及孙力军,孟庆丰这一类的副部长,或者刘跃进这样的反恐专业副部级,或者是聂福如。而且其中顺藤摸瓜,盘根错节还很多。

实际上说穿了就是公安部的反习势力!所以今年以来我们看到习近平心惊肉跳,惊惶不安,北京一有事就离家出走,到外地去待几天再回去。在大瘟疫期间他消失不见了,然后在北京第二波疫情期间他又消失不见,香港强推恶法期间他自己又躲起来,再加上中印边界在开战,印度总理都到了中印边界视察,而中共的头目,总书记,军委主席负责制的这个人却隐身不见。这些都可以看出习近平极可能在躲避,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躲政变。他对整个公安部失去了信任!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成立另外一个特勤局,由他的亲信王小洪出任特勤局局长。特勤局属于公安部的另外一个体系,甚至是独立体系。王小洪曾经当过公安部的常务副部长,现在从那个位置退下来,专门建立了一个特勤局为习近平服务。表面上特勤局配合中央警卫局,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服务,但是实际上却是倒过来,是监控,从中央警卫局到特勤局都是要把所有的党国家领导人监控起来。而王小洪一上任就把话说明了,说穿了。他说要对所有的一把手进行监督,让一把手习惯在受监督的情况下工作和生活。不仅把他们的工作状况监督起来,而且把他们的生活状况也监督起来。所以这就是习近平最近的作为,包括王沪宁在内。王沪宁表发了这篇文章,就是发起了一场运动,要在政法体系进行大清算。

政法体系包括的范围很广,不止包括公安,还包括国安,国宝等专政机构和维稳队伍。也就可以看到,中共的这个政法委,这个维稳机构表面上是针对人民,镇压人民,这是它的主要功能。但实际上它有一个反向功能,就是参与党内高层的权力斗争。他作为刀把子既可以向外,也可以向内,就是一把双刃剑。向内的话如果为某个高层的势力派别或者是权力人物所掌控的话,就可能为权力斗争服务。这是习近平最害怕的,也再一次说明习近平尽管大权在握,号称党政军,但是居然公安部都把持不住,公安部不断出事。

其实在习近平的第一个任期内公安部就不断出事,像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已经当了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后来参与了反习势力,被习近平假装以开会为名,召到国内紧急抓捕,不顾193个成员国的反对和尴尬。另外,最早先曾经当过公安部部长和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也被下进大牢,判了无期徒刑。这就可以看出政法委,公安部,国安部等这些维稳体系并不在习近平的掌控之中,这才是不断清肃,不断整肃的原因。现在到了2020年,习近平已经掌权8年,现在又一次对公安部,对政法委进行大清洗,足见其中的问题有多严重。

而它的严重程度反映的就是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习阵营和反习阵营,或者说习近平,习家军和王沪宁这种极左派跟团派,太子党红二代和政治老人之间的博弈。前不久我已经报道过,盛传在6月有各种各样的政变,就是红二代太子党发起的逼宫。所以不排除他们除了在军队中有人脉之外,还在公安部政法系统有他们的人脉,因此要发动某种形式的逼宫或者是宫廷政变。这就是习近平采取一系列措施对他们报复的原因,现在的公安部大清洗是习近平另外的一套报复手段。

这说明树欲静而风不止,习近平以为自己可以大权独揽,但是他毕竟没有毛泽东和邓小平那样的资历和权威。毛泽东打了天下,自然有他所谓开国皇帝的架势。而邓小平也是开国元老,又颠覆了毛泽东,把中国的经济形势通过他的一个被动助力也翻了一翻,翻覆的毛泽东的经济路线,所以他有他的威望。但是习近平上任以来既没有资历,也没有威望,而且内政外交搞得一塌糊涂,一败涂地,几乎拿不出一件像样的政绩,拿出来的政绩都是镇压镇压再镇压,破坏破坏再破坏,或者砸烂砸烂再砸烂。就是文革毛泽东的口号——砸烂一切!毛泽东把砸烂一切说的好听一点叫大破大立,实际上只有破没有立,只有大破坏没有大建设。而他所谓的大立也就是对他自己大树特树,树立他自己的皇帝形象,君临天下不可一世,权倾朝野的形象而已。今天的习近平也是这样,砸烂一切。是不是也要走一个大破大立,这个立跟中国人民,跟国家毫无关系。这个大立就是树他个人的形象,树他自己的权威,然后是大权在握,摆出一副新君或者是中心之君的架势。

中共是一个人治的党,中共建立的国家和社会是一个人治的国家,人治的社会。尽管在政法委公安部搞大清洗,号称攻坚战,号称刀刃向内,就算他制造大清洗,但是也未必能如愿,未必就能清洗干净。不仅无法彻底清洗,而且还有可能导致反效果。因为俗话说,兔子急了都会咬人。这些被逼到墙角的公安部大员和他们盘根错节的关系和势力有可能逼上梁山,倒戈一击。就像当年的陈胜吴广,因为押送物资误了期,所以去也是死,不去也是死,那还不如揭竿而起。今天这些中共公安部的大员,这些各派势力被压迫到这个程度,有可能与其束手待毙,不如背水一战。

世界卫生组织终于承认中共没有向他们及时通报疫情,就是有关这场新型冠状病毒。世界卫生组织在最新的时间线和报告中修改了说法,说世界卫生组织最早得到消息不是来自于中国政府,而是来自于世界卫生组织自己在中国设立的办公室。世界卫生组织在中国一直设有办公室,他们在12月31日注意到武汉市卫健委发布了一个报告,说是出现了某种不明的病毒。于是世界卫生组织就在1月1日向中国政府询问,但是没有得到答案。然后又在1月2日再次向中国政府询问,中国政府拖延了两天之后,在1月3日才开始向世界卫生组织披露有关情况。但是远不是全面的,而是片面的,断断续续的,也并没有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确切的感染数字和死亡数字。

世界卫生组织的这次修改跟美国国会的一份报告是相一致的。美国国会在众议院有一份共和党的工作报告,是关于调查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在这次大瘟疫中所扮演的角色和所起的作用。其中就有调查到中国政府并没有像他们自己所说的,或者是世界卫生组织所说的——他们及时公开透明地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社会通报了情况。而就在美国国会发表了这份报告之后,世界卫生组织随后就修改了他的说法,时间线和有关的报告。在他的网站的英文部分已经作了修正,中文部分据说还没有修正,至少前几天。而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也承认过去的一些说法不准确,一些官员抱怨说,其实中国政府从来就没有主动的,及时的,透明的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有关疫情。

负责调查的美国众议院议员麦考尔说:令他感到安慰的,是世界卫生组织修改了他们的说法。而在中国方面,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面对世界卫生组织的修改和美国政府的这份国会报告,他的说法是闪烁其词,不过他没有再坚持中国政府以前的那一套说法,说所谓12月31日就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了情况,也顺口说从1月3日开始向世界卫生组织开始通报疫情。实际上就证实了世界卫生组织是自己在12月31日获取了信息,然后连续两天向中国政府询问,过了两天之后中国当局才勉强回答了世界卫生组织来询问。

事件发展到此说明了两个事情。第一,世界卫生组织在跟中共拉开距离。因为当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并且撤回经费,不再给世界卫生组织拨款的时候,其他国家也对世界卫生组织发出了警告,说如果不公正客观地对待事件的话有可能撤离。所以世界卫生组织显然是要挽回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存在,并且恢复一些自己的信誉,因此在跟中共拉开距离。而在全世界就大瘟疫问责的情况下,世界卫生组织也难以置身事外,不想跟中共同归于尽。

第二,中国当局的确违反了世界卫生条例,违反了世界卫生组织的世界卫生条例。而世界卫生组织属于联合国,因此中共就违反了国际法。因为这个世界卫生条例规定成员国必须在24小时之内报告他们境内所发生的传染性,病毒性或者瘟疫类的这些疾病,只要是有可能给本国人民或者是人类带来危害的事情都必须在24小时内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但是中国政府显然没有这么做,所以就违反了这一条。同时也连带违反了另一条,就是国家的不法行为给其他国家带来的损失所需要支付的责任。这两条加在一起,就是在国际法上中共构成了违法犯罪。且不说病毒的来源,中共现在是销毁病毒的来源,销毁病历,而且拒绝国际社会的调查,拒绝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专家进入武汉实验室进行调查。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这个来源暂时被中共封住,或者是一些相关的人证物证被中共销毁,但是至少就隐瞒这件事,中共已经推托不了他的国际责任和违反国际法的责任。这就应验了为什么在欧洲一些国家的议会和议员纷纷提出要在海牙国际法庭设立专门的法庭来调查这次大瘟疫的隐瞒情况,因此要把中共告上国际法庭,站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

现在世界卫生组织对有关大瘟疫时间线的修正和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修正为可能的起诉和审判铺平了道路。可能的起诉和审判地点就在海牙国际法庭,起诉方可以是联合国,也可以是世界卫生组织,也可以是其他任何国家。而被告方就只能是中共当局,也就是他所号称的中国政府。

而大概在两个月前,世界卫生组织和他的总干事谭德赛在为他们自己作辩护的时候,说他们当时称中共当局“公开及时透明”和“有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只是一个激励措施。正因为他们得不到中国政府的通报,所以他们就用了一种假装的表扬来激励中国政府向他们通报,但是中国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