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变惊魂,习近平下令对这个部门大清洗!王沪宁高喊刀刃向内。世卫终于承认中共隐瞒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7月5日星期日。

最近中共的公安部内部进行,大清洗,大整肃,不断有公安部的高官落马。前段时间我们都知道有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之后又有另一名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卸任,而且去向不明,而且他还是一个习家军人物。接下来是反恐专员刘跃进,他是副部级待遇,也相当于没有挂副部长的一个副部长,他也突然被解职,然后去向不明。本来当时有传闻说刘跃进有可能是调到了香港去出任国安专署的署长,但是现在国安公署的署长已经被广东省调去了一个母猪书记去担任。也就是说刘跃进不是调去香港,直到现在去向不明。接着在昨天又发生一件事,就是公安部的部长助理,也是公安部的办公厅主任,也是党委书记的聂神福如突然被解职,而且去向不明。而且他相当年轻,只有54岁,远没到退休年龄,所以退休或者是提前退休都说不过去。

这就证实了中共公安部在进行大清洗,大整肃。不仅今年公安部不断出事,而且担任过公安部的高官也都出事。比如在孙力军落马不久,司法部长傅政华也随后被解职,先后被解除3个职务.包括司法部长,党组副书记和治国办主任。而他之前曾是公安部的常务副部长!也就是说习近平王沪宁等人对公安部完全不信任,对公安部实行大整肃。

而由习近平主管的中共政法委突然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坚决打一场刀刃向内,正风肃纪的攻坚战》。刀刃向内是因为政法委被称为刀把子,向内就是砍自己人,杀自己人。然后又说整风肃纪,整风肃纪就是大清洗的代名词。而且说是攻坚战,攻坚战就是说明内部的问题很大,要以攻坚的姿态来进行。也就是说不仅仅涉及孙力军,孟庆丰这一类的副部长,或者刘跃进这样的反恐专业副部级,或者是聂福如。而且其中顺藤摸瓜,盘根错节还很多。

实际上说穿了就是公安部的反习势力!所以今年以来我们看到习近平心惊肉跳,惊惶不安,北京一有事就离家出走,到外地去待几天再回去。在大瘟疫期间他消失不见了,然后在北京第二波疫情期间他又消失不见,香港强推恶法期间他自己又躲起来,再加上中印边界在开战,印度总理都到了中印边界视察,而中共的头目,总书记,军委主席负责制的这个人却隐身不见。这些都可以看出习近平极可能在躲避,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躲政变。他对整个公安部失去了信任!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成立另外一个特勤局,由他的亲信王小洪出任特勤局局长。特勤局属于公安部的另外一个体系,甚至是独立体系。王小洪曾经当过公安部的常务副部长,现在从那个位置退下来,专门建立了一个特勤局为习近平服务。表面上特勤局配合中央警卫局,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服务,但是实际上却是倒过来,是监控,从中央警卫局到特勤局都是要把所有的党国家领导人监控起来。而王小洪一上任就把话说明了,说穿了。他说要对所有的一把手进行监督,让一把手习惯在受监督的情况下工作和生活。不仅把他们的工作状况监督起来,而且把他们的生活状况也监督起来。所以这就是习近平最近的作为,包括王沪宁在内。王沪宁表发了这篇文章,就是发起了一场运动,要在政法体系进行大清算。

政法体系包括的范围很广,不止包括公安,还包括国安,国宝等专政机构和维稳队伍。也就可以看到,中共的这个政法委,这个维稳机构表面上是针对人民,镇压人民,这是它的主要功能。但实际上它有一个反向功能,就是参与党内高层的权力斗争。他作为刀把子既可以向外,也可以向内,就是一把双刃剑。向内的话如果为某个高层的势力派别或者是权力人物所掌控的话,就可能为权力斗争服务。这是习近平最害怕的,也再一次说明习近平尽管大权在握,号称党政军,但是居然公安部都把持不住,公安部不断出事。

其实在习近平的第一个任期内公安部就不断出事,像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已经当了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后来参与了反习势力,被习近平假装以开会为名,召到国内紧急抓捕,不顾193个成员国的反对和尴尬。另外,最早先曾经当过公安部部长和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也被下进大牢,判了无期徒刑。这就可以看出政法委,公安部,国安部等这些维稳体系并不在习近平的掌控之中,这才是不断清肃,不断整肃的原因。现在到了2020年,习近平已经掌权8年,现在又一次对公安部,对政法委进行大清洗,足见其中的问题有多严重。

而它的严重程度反映的就是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习阵营和反习阵营,或者说习近平,习家军和王沪宁这种极左派跟团派,太子党红二代和政治老人之间的博弈。前不久我已经报道过,盛传在6月有各种各样的政变,就是红二代太子党发起的逼宫。所以不排除他们除了在军队中有人脉之外,还在公安部政法系统有他们的人脉,因此要发动某种形式的逼宫或者是宫廷政变。这就是习近平采取一系列措施对他们报复的原因,现在的公安部大清洗是习近平另外的一套报复手段。

这说明树欲静而风不止,习近平以为自己可以大权独揽,但是他毕竟没有毛泽东和邓小平那样的资历和权威。毛泽东打了天下,自然有他所谓开国皇帝的架势。而邓小平也是开国元老,又颠覆了毛泽东,把中国的经济形势通过他的一个被动助力也翻了一翻,翻覆的毛泽东的经济路线,所以他有他的威望。但是习近平上任以来既没有资历,也没有威望,而且内政外交搞得一塌糊涂,一败涂地,几乎拿不出一件像样的政绩,拿出来的政绩都是镇压镇压再镇压,破坏破坏再破坏,或者砸烂砸烂再砸烂。就是文革毛泽东的口号——砸烂一切!毛泽东把砸烂一切说的好听一点叫大破大立,实际上只有破没有立,只有大破坏没有大建设。而他所谓的大立也就是对他自己大树特树,树立他自己的皇帝形象,君临天下不可一世,权倾朝野的形象而已。今天的习近平也是这样,砸烂一切。是不是也要走一个大破大立,这个立跟中国人民,跟国家毫无关系。这个大立就是树他个人的形象,树他自己的权威,然后是大权在握,摆出一副新君或者是中心之君的架势。

中共是一个人治的党,中共建立的国家和社会是一个人治的国家,人治的社会。尽管在政法委公安部搞大清洗,号称攻坚战,号称刀刃向内,就算他制造大清洗,但是也未必能如愿,未必就能清洗干净。不仅无法彻底清洗,而且还有可能导致反效果。因为俗话说,兔子急了都会咬人。这些被逼到墙角的公安部大员和他们盘根错节的关系和势力有可能逼上梁山,倒戈一击。就像当年的陈胜吴广,因为押送物资误了期,所以去也是死,不去也是死,那还不如揭竿而起。今天这些中共公安部的大员,这些各派势力被压迫到这个程度,有可能与其束手待毙,不如背水一战。

世界卫生组织终于承认中共没有向他们及时通报疫情,就是有关这场新型冠状病毒。世界卫生组织在最新的时间线和报告中修改了说法,说世界卫生组织最早得到消息不是来自于中国政府,而是来自于世界卫生组织自己在中国设立的办公室。世界卫生组织在中国一直设有办公室,他们在12月31日注意到武汉市卫健委发布了一个报告,说是出现了某种不明的病毒。于是世界卫生组织就在1月1日向中国政府询问,但是没有得到答案。然后又在1月2日再次向中国政府询问,中国政府拖延了两天之后,在1月3日才开始向世界卫生组织披露有关情况。但是远不是全面的,而是片面的,断断续续的,也并没有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确切的感染数字和死亡数字。

世界卫生组织的这次修改跟美国国会的一份报告是相一致的。美国国会在众议院有一份共和党的工作报告,是关于调查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在这次大瘟疫中所扮演的角色和所起的作用。其中就有调查到中国政府并没有像他们自己所说的,或者是世界卫生组织所说的——他们及时公开透明地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社会通报了情况。而就在美国国会发表了这份报告之后,世界卫生组织随后就修改了他的说法,时间线和有关的报告。在他的网站的英文部分已经作了修正,中文部分据说还没有修正,至少前几天。而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也承认过去的一些说法不准确,一些官员抱怨说,其实中国政府从来就没有主动的,及时的,透明的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有关疫情。

负责调查的美国众议院议员麦考尔说:令他感到安慰的,是世界卫生组织修改了他们的说法。而在中国方面,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面对世界卫生组织的修改和美国政府的这份国会报告,他的说法是闪烁其词,不过他没有再坚持中国政府以前的那一套说法,说所谓12月31日就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了情况,也顺口说从1月3日开始向世界卫生组织开始通报疫情。实际上就证实了世界卫生组织是自己在12月31日获取了信息,然后连续两天向中国政府询问,过了两天之后中国当局才勉强回答了世界卫生组织来询问。

事件发展到此说明了两个事情。第一,世界卫生组织在跟中共拉开距离。因为当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并且撤回经费,不再给世界卫生组织拨款的时候,其他国家也对世界卫生组织发出了警告,说如果不公正客观地对待事件的话有可能撤离。所以世界卫生组织显然是要挽回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存在,并且恢复一些自己的信誉,因此在跟中共拉开距离。而在全世界就大瘟疫问责的情况下,世界卫生组织也难以置身事外,不想跟中共同归于尽。

第二,中国当局的确违反了世界卫生条例,违反了世界卫生组织的世界卫生条例。而世界卫生组织属于联合国,因此中共就违反了国际法。因为这个世界卫生条例规定成员国必须在24小时之内报告他们境内所发生的传染性,病毒性或者瘟疫类的这些疾病,只要是有可能给本国人民或者是人类带来危害的事情都必须在24小时内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但是中国政府显然没有这么做,所以就违反了这一条。同时也连带违反了另一条,就是国家的不法行为给其他国家带来的损失所需要支付的责任。这两条加在一起,就是在国际法上中共构成了违法犯罪。且不说病毒的来源,中共现在是销毁病毒的来源,销毁病历,而且拒绝国际社会的调查,拒绝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专家进入武汉实验室进行调查。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这个来源暂时被中共封住,或者是一些相关的人证物证被中共销毁,但是至少就隐瞒这件事,中共已经推托不了他的国际责任和违反国际法的责任。这就应验了为什么在欧洲一些国家的议会和议员纷纷提出要在海牙国际法庭设立专门的法庭来调查这次大瘟疫的隐瞒情况,因此要把中共告上国际法庭,站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

现在世界卫生组织对有关大瘟疫时间线的修正和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修正为可能的起诉和审判铺平了道路。可能的起诉和审判地点就在海牙国际法庭,起诉方可以是联合国,也可以是世界卫生组织,也可以是其他任何国家。而被告方就只能是中共当局,也就是他所号称的中国政府。

而大概在两个月前,世界卫生组织和他的总干事谭德赛在为他们自己作辩护的时候,说他们当时称中共当局“公开及时透明”和“有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只是一个激励措施。正因为他们得不到中国政府的通报,所以他们就用了一种假装的表扬来激励中国政府向他们通报,但是中国政府仍然没有向他们通报真实的情况全面的情况。所以当时谭德赛去北京跟习近平见面的时候,习近平当面告诉他他亲自指挥,亲自部署,那实际上他的意思就是他亲自隐瞒,亲自造假,而且还亲自涮锅。

世界卫生组织对时间线和过去说法的修正不仅为审判铺平了道路,而且暗示了责任人。如果国际法庭就这次大瘟疫展开审判的话,对于中国政府站在被告席上,而他有一个主要的责任人,或者按历史的说法是有一个主犯,那么这个人就是习近平本人。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回答这些问题时候闪烁其词,没有再坚持过去的说法,显然是他面对世界卫生组织的改口已经无法狡辩。但是另一方面也可以理解成他把习近平抛了出去,不愿意再以某种战狼姿态为习近平作某种辩护。

在7月4日美国建国244周年之际,美国总统川普在总统山举行了纪念集会,这也算是他的竞选集会。他对数千名支持者发表了演讲,纪念美国建国244周年。一方面他提到美国的建国精神,称赞开国之父乔治华盛顿,对目前那些搞美国式文革,试图推倒过去的包括国父乔治华盛顿等这些雕像的极左派进行了批评和谴责。而且前不久川普也签署了一个行政令,对美国境内的历史文物和雕像进行保护。如果任何人非法拆除的话,就会面临多达10年的监禁,所以这股推倒雕像之风已经停止。

虽然在美国各地的黑人命贵运动还在进行,但是基本上暴力已经停止,还有非法拆除雕像的活动也已经停止。原先在西雅图市中心有一些抗议者建立了一个所谓自治区来对抗美国当前的宪政和宪法,但是这个自治区后来受到了很多居民的投诉,引起当地民众的不满。鉴于西雅图政府不愿意采取积极的行动,后来联邦政府就下令采取强制驱离的行动。就在警察到达后的短短几个小时之内,1000多名建立自治区的人就作鸟兽散。也就是说西雅图的这个违反了现代宪政法律和民主自由秩序的自治区已经宣告解散!

川普在独立日发布的演讲主要是强调美国精神。事实上如果没有美洲国家建立,没有当时的英殖民地脱离英国统治而建立了一个美利坚合众国,竖起了自由女神像点燃火炬的话,就没有全世界的移民到达这片自由的土地,实现他们自由的梦想(美国梦)。而美国在他建国之后就逐渐成为了全世界的民主灯塔,连曾经在上个世纪40年代蜗居在延安的毛泽东和共产党都承认自由民主的美国是世界的灯塔,照亮了每一个黑暗的角落,给那些受压迫的民众带来了光明和温暖。

在这样的情况下,每一个国家都有他的历史,甚至有一些不太光明的历史。包括美洲历史上畜妈的历史,对黑人不公正的历史。但是美国在不断地翻过旧的一页,迎向新的一页。因为美国所建立的民主宪政本身具有自我修复功能,本身就可以不断往前推行。先是有白人有选举权,后来有黑人有选举权,先是男人有投票权,后来是妇女有投票权。这些都是不断的进步,最后达到可以选出黑人总统的地步,那就是上一任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

而在专制制度,原地踏步的中国,你很难想象一个西藏的或者是一个维吾尔人可以成为中国的国家主席。或者是非共产党,非执政党的,一个反对派可以成为中国的国家主席。所以中国离现代社会的文明进步标准还非常遥远。

中共的党媒官媒为了宣传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不断地诋毁其他国家。所以美国每一次搞民主选举或者是选举结果出炉之后,中共都宣称美国的民主机制不灵了,又是美国的民主结束了,或者是美国每一次经历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共都大肆宣传,好像美国结束了,美国衰落了。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每一次选举或者是每一次危机过后都是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新的出发,新的修正。因为民主和宪政本身就具有修复功能,具有纠错机制,他能够集思广益,他有一个平台可以让所有的人发声,让所有的人有选票。他们有投票权,他们可以选举领导人和政府,也可以罢免领导人和政府,因此始终让政府处在监督之下。所以美国始终是一个大社会小政府,政府的权力有限,而民众的权力巨大,跟中国的社会结构完全相反。中国是大政府小社会,14亿之众权利小得可怜,甚至没有权利。但是一个政府,一个9000万的党可以垄断一切,不光垄断政治权利,而且垄断经济命脉,甚至拒绝公布官员财产。

中共的做法可以说几乎是超越潜台词,几乎是公开的宣示,就是他们可以以权谋私,他们可以贪污腐败,他们拒绝公布财产。因为他们要保护他们的既得利益,他们就是要把一党之私,一己之私,一家之私凌驾于中国人民的利益之上,包括凌驾于香港人民的利益之上,不惜损害包括香港人民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利益。

川普总统在昨天的独立日演讲中再一次直接指明中共要对这次大瘟疫负责,是中共传播了这一场大瘟疫祸害了世界上189个国家,迟早会对他们追责。而就在同一天,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首次明确地把这次大瘟疫称为中共病毒(Chinese Communist virus),他的说法是现在美国人民都因为困在家里而焦虑,为经济前途而担忧,为自己可能受到感染而恐惧焦虑,不管是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明白,这一切的真正祸首是中国共产党。他还说,当时中共在武汉爆发了大瘟疫之后禁止武汉的航班飞往中国其他地方,但是却让几十万人从武汉飞出的航班到达了世界各地,那就是相当于传播这个瘟疫。因此中共要对世界各国的灾情泛滥负责。所以在这里他就得出一个结论,这次瘟疫不仅仅是来自于武汉,而且他就是Chinese Communist virus,中国共产党瘟疫。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另外根据白宫方面的消息,自从中共在香港强推《港版国安法》而导致国际社会的强烈的反弹和谴责之后,现在川普总统正在考虑做两到三件事来反击中共。这两到三件事现在没有透露,说再过几天也许能够有眉目。

中共在香港动作不断,除了任命一批极左强硬派官员,甚至任命臭名昭著的母猪书记去香港担任要职去执行习近平王沪宁的极左路线之外,现在日本共同社报道,说中共方面要派出200到300名武警公开直接的常驻香港。还说这些廿警来自深圳,他们在深圳一直在进行所谓的防暴训练,受训的人有4000到10000人之多,将来要以轮值的方式,常驻性的派出200到300名武警到香港。表面上是去观察,实际上是为中共的国安公署服务,成为国安公署下面的爪牙。比如说要指定逮捕某个人,那么中共认为200到300人去抓一个人是足够了。

但是这不过是中共公开地派出武警,实际上中共早就已经暗中派出大量便衣进驻香港。中共的国安公安便衣从去年的香港大抗争开始就已经大师渗透,而且从各个方面走漏马脚。比如他们的普通话,他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志警棍,他们衣服上中国警察标志,还有其他的一些作为。他们大搞地下执法,对香港民众进行绑架殴打,制造被跳楼,被投海,被浮尸等事件。甚至制造强奸轮奸!这些都是中共的国安公安便衣所干的。

实际上最近他们也不断露出马脚。比如在7月1日,当时香港有30万民众上街,以不同的方式抗争。当时的所谓港警却全力戒备,到处抓人,370多人遭到逮捕。其中有一些所谓的港警表现得非常特别,在遇到外国人的时候,他们本来想说“你是外国人吗”,他居然说You are police!香港被英国殖民150年,香港人都懂英文,是双语教育,所以谁都知道police意思是什么.他想说别人是外国人,却说成“你是警察”,这就露了马脚。那几个警察绝对不是港警,应该是来自大陆的公安国安便衣,然后换上了港警的衣服在街上执勤。况且当时还有戴着特殊袖标的那些所谓警察,上面有N编号,是表示国安公署的编号。所以在7月1日那天,中共就已经部署了大量中共自己的人马来充当港警,那天有可能在街上执勤的4000多人大部分都是中国内地的所谓警察。所以就在一个英文的对话中,就露了马脚,因为香港人不至于蠢到那个地步,连police跟foreign都分不清。外国人是foreign,警察是police,香港人人人都懂,边小朋友都懂,不至于连个经常在街上执勤的警察不懂这种英语的差别。

另外随后又有人发出视频,发现有一名女港警在解释武器什么时候使用,怎么使用的时候居然用普通话,而且非常流利,而且带有北方口音。这显然不是当地的港警,一定是中共内地的武警所冒充,是中共内地的女国安公安便衣穿上了港警的衣服在那里冒充。所以又露了马脚!也就是说当中共号称公开派出200到300名武警的时候,中共大量的便衣特务特工更不用说,他的地下党员已经遍布香港各地。

奇葩中国还有另外一件奇葩的事,也是最近所公布的。就是在中国的各大门户网站上刊登的一个公安部的公布,说:精神病院未经公安部门同意,不得接收正常人。这是中共公安部召开的一个会议,会议强调说,在收治精神病人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收治程序和收治对象的把关,没有经过公安部门,办案部门的审核和同意,对不是精神病患者的人一律不得收治。

意思是什么?有三条!第一,暗示了精神病院有收治正常人。这就颠覆了一般人的常识,因为精神病院只收治精神病患者。第二,证明那些正常人是被公安送去的。第三,鉴定一个人是不是精神病不是由医生或者是医院的鉴定,而是由公安部门来鉴定。所以很多人看了说非常可怕,实际上这就反过来证实了这些年的一些报道和说法,那就是包括很多的政治犯,政治异见人士,宗教信仰者或者是其他信仰团体的人被中共抓获之后找不到什么罪名,就当成是精神病人关进精神病院。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泼墨女孩!2017年,一名湖南女孩在上海对习近平的画像泼墨。当时导致了一个跟当年7月政变传闻相关的一个全国各地的拆除习近平画像的动作,而中共内部对习近平违反党章,搞个人崇拜,搞大书特书予以批评,尤其是政治老人对他批评。于是全国各地都相继拆除了习近平的头像。泼墨女孩叫董瑶琼,她后来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关了大概两年,后来出来了。他的父亲转述道,她的女儿被关进精神病院之后,出来之后判若两人。不仅是寡沉默寡言,而且是神志恍惚。也就是说不是精神病都被关出精神病病来了!

这就证明了很多政治异见人士和宗教信仰者的说法,他们根本就是正常人,仅仅因为对政府提了意见就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而且被强行打针,强行服药,甚至在精神病院面临其他精神病人的骚扰,或者是欺凌霸凌。而中共就是故意来把这些人关进精神病院,表示他们的思想跟中共不一致就是得了精神病。所以这次公安部的通知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就是精神病院在收治非精神病人,在收治正常人,而且是公安部门送去的,也只有公安部门才能够送去。这也就是精神病院的道德底线,公安部门送去的正常的你可以接收,否则就是违规。这又是一条非常伟大光荣正确的道德底线!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

Recent Posts

See All

民主先生辞世。政治局会议不提习核心!敲定一件事。习近平挡不住北戴河。晋升上将仅一人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7月30日星期四。 台北时间7月30日晚上7:24,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先生去世,享年98岁。他是最高龄的当代政治人物之一,享有高寿。另外就像他的高龄一样,他在台湾享有崇高的声望。他曾经被美国的《时代周刊》评为民主先生!在台湾本土人的眼中,他是台湾之父。 李登辉是台湾第一位民选的,直选的总统,那是1996年。在此之前他曾经作为副总统,作为蒋经国的副总统。蒋经国先

战争逼近?京沪拉响防空警报!老百姓切莫误入那种地方。美领馆厨师这样走红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7月29日星期三。 昨天7月28日,美国和澳大利亚举行了2+2会议,就是双方的外长和国防部长举行了会议。美国出面的是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长埃斯珀,澳大利亚出面的是外交部长佩恩和国防部长琳达。他们在华盛顿举行了2+2会谈,这是每年一度的美澳2+2会谈。 在这次会谈中,美澳双方加强了两项合作。一是在军事和防务方面加强合作,共同对付共产中国。再一个是加强在疫情方面

宏文发表,胡锡进终于升官了

胡錫進發表了這樣的文章,什麼“當代美國上演的才是暴政”,可以想像一個情景。 他拿著他的這篇文章興匆匆的去找中宣部長,政治局委員黃坤明:“黃部長,你看我這文章寫的怎麼樣?” 黃坤明淡淡的回應了他三個字:“低級紅!鑑定完畢。” 胡錫進又興沖衝的拿著他的文章去見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說:“你看我的文章寫的怎麼樣?” 王滬寧冷冷的回了三個字:“高級黑!鑑定完畢。” 胡錫進又興沖衝的拿著他的文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