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通过条例,矛头暗指习近平?美国突查中共党员!男女战狼惹毛澳大利亚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20年12月1日星期二

每到月底 中共会召开政治局会议

昨天11月30日

中共又召开了一个政治局会议

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

这个会议的看点是审议和通过了三个条例

一个叫军队政治工作条例

第二个叫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

第三个叫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

第一个 讲军队政治工作条例

一旦在军队讲政治

那就肯定是军队不稳 军心不稳

因为从毛泽东就发明了一套

怎么去掌控军队 怎么样稳定军心

那就是他说的 把党组织建立到连以上

最后发展到由毛泽东等人所创建的红军

或者是中共军队里边的指导员或者是政委

比军首长权力还要大

比司令员 比军长 师长

连长等的权利还要大

那叫党指挥枪

就用党组织 党小组来控制军队

现在习近平重提军队政治工作条例

并不是没有这方面的条例

也不是没有党的建设

说明他嫌不够 要加强

证明他认为军队不稳 抓军队还抓得不紧

所以才提出所谓强化政治建设

第二个是是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

这也是老生常谈

因为中共认为统一战线是他的三大法宝

所谓党的建设 统一战线 武装斗争

是毛泽东的发明

统一战线现在恰恰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因为统一战线被美国和其他国家认为就是中共的渗透的战线

第五纵队

是情报谍报混合的特务组织

前不久几个月前

美国政府 国务院才刚刚宣布

把中共的一个全球性的统一战线

叫做全球和平民主联盟 中国全球和平民主联盟

这么一个组织定义为外国政府代理人

就是中国政府的代理

他不是什么民间组织

因此一旦定义之后

这个组织的一切活动

都要向美国有关的部门申报他们的人员组成 资产 活动等等

所以中共还假装抗议

假装说不是官方的机构

事实上一提统一战线 就是官方机构

这一次习近平等人哪壶不开提哪壶

又来强调统一战线

这就等于提醒美国和其他各国要加紧对中共的防范

在这个统一战线下

中共在美国搞的是 高校里有学生学者联谊会

在华人社区有所谓同乡会

然后都以领事馆 大使馆为背景展开活动

也就是中共要把党的一切

党的领导 党的建设 统一战线

加到海外华人的头上

试图监控海外华人

尤其在大学里监控留学生

实际上这次政治局会议最大的看点还是第三个条例

叫做 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

因为恰恰是习近平上任以来

对这些共产党员的权利保障破坏殆尽

因为首先 中共如果说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毛泽东时代

毛泽东死亡之后 改革开放开始

当时邓小平 华国锋 胡耀邦

赵紫阳这些主政者对毛泽东时代的总结是一言堂

大权独揽 破坏了党内的民主生活

是对党员官员权利的剥夺

因此痛批

然后从改革开放开始强调

开始强调什么党内民主

民主集中制 或者是党内民主生活等等

要求党员保障权利

这些权利就包括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权利

自我批评是批评自己 批评是批评别人

那就包括以下犯上等等都可以

像邓小平本人

他还要受到陈云和李先念等政治元老的牵制和批评

结果到了第三阶段 就是习近平这个阶段

结果在王沪宁新权威主义的鼓噪下 鼓动下

要把习近平塑造成毛泽东第二

要重新塑造习近平的毛泽东式地位

结果就又开始了一言堂 又开始了大权独揽

权倾一时

这个做法就是有一个非常尖锐的说法

或者是非常丑陋的口号

叫做不得妄议中央

对人民有这个要求 不得妄议

对党员要求不得妄议中央

实际上对中共高层的中央委员会

政治局 政治局常委级别都不得妄议

表面上不得妄议中央

事实上就是不得妄以习近平

什么都由习近平拍板 习近平说了算

正确的 错误的 他说了算

你不得妄议

这就是对改革开放

对中共党内的改革开放最大的背叛

中共党内改革开放 无外乎是就在内部来说

他两个很基本的成就 政治改革成就

对民间的希望来说落差很大

对国际社会的期待也落差很大

但是他至少在内部有两个勉强的成就

一个就是结束了毛泽东一言堂时代

开始了有一点雏形的党内民主

还有就是废除了领导干部终身制

实行任期制

但习近平恰恰破坏了这两点

通过强行修宪 废除了领导干部任期制

自己想终生执政 长期执政

成为当代帝王 红色帝王

另外就是用不得妄议中央来限制党员官员的权利

不得说话 结果是鸦雀无声

最后甚至出现了一个滑稽的场景

在胡锦涛或者之前的时期都没有出现的场景出现了

那就是当习近平讲话的时候

下面的人只能拿笔拿纸做记录

这就跟金正恩的情况一样

也就是说习近平抄金正恩的作业

北京抄平壤的作业 中共抄北朝鲜的作业

把中共 共产中国推得不进反退

开倒车 倒行逆施

那么这一回 昨天提到的中国共产党员党员权利保障

应该说是反习势力的一个制约

因为习近平表面上大权在握 权倾一时

但是在中央委员会的层面

政治局 政治局常委的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