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凸显了中国的根本问题在于制度变革

2020年伊始,中国便遭遇了新冠病毒肺炎的猛烈袭击,疫情不仅席卷全国,也扩散到全球30多个国家,形势严峻。有分析指:这是北京政府在八九-六四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一次危机。虽然当局为遏制疫情采取了封城等一系列措施,但许多做法仍引发非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针对当局管理疫情的方式以及疫情将对中国产生的影响等问题向本台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您对中国目前的疫情发展情况作何判断?疫情是否得到有效控制?


陈破空:中国的疫情、这场大瘟疫的确诊病例和死亡数字远不是官方所说的那样,因为在武汉和湖北发生了一些简单事实就可以戳穿当局的宣传,按照当局的说法,到目前为止,确诊病例为74000多,死亡为1700(2004)多人。但是在武汉和湖北,所有的殡仪馆和焚尸炉都在加班加点,24小时(运转)都不够。一个殡仪馆一天就可以烧一、两百人。三个多星期下来,一个殡仪馆就可以烧几千人。再加上现在移动式焚化炉也进到武汉。二十台移动式焚化炉、大型的、集装箱式的,也一次性可以快速地处理很多尸体。他们叫“动物尸体方舱”。所有这些数据,再加上不光是一般的平民在死人、有的灭门、甚至有的精英阶层、名人都在死亡。像武昌医院的院长、还有著名的护士、还有很多的工程院士、教授,有的是不仅死了精英阶层,染病而亡,而且全家都跟着染病而亡。是一种灭门灭族的现象。在武汉、湖北的情况如此严重,其他各个地方的情况,多多少少没有在镁光灯下,可能也相当严重。而且医务人员、前线的医务人员受这么多的感染,那么其他各省市、或者基层的、乡镇的医院的医务人员受到的感染更多。所有这些数据加起来,应该说,当前的瘟疫的严重程度远超过外界的想象。也不是中共所宣传的:疫情得到了控制。因为这里跟人工制造的病毒有关,人传人、方式更隐蔽、变体很多,所以这场瘟疫远没有见到尽头。中共推迟召开人大、政协两会就是一个象征。因为他们(原本)以为三月前结束,现在(看),不仅三月前不能结束,四、五月也不一定能够结束。今年全年能不能结束这场大瘟疫都是一个未知数。


法广:您如何看待当局管理本次疫情的方式?封城措施是否为最佳选择?


陈破空:中共先是隐瞒,隐瞒不报,不向社会预警,后来到了事情无可收拾的程度采取了极端措施。所以封城、封省,甚至封县、封乡、封村、封户,一直发展到现在封楼,不准人出楼,不准人下楼。现在超过半数中国人被封闭,相当于失去了人身自由,相当于进了集中营。我们看到集中营的概念,原来是针对维吾尔人、哈萨克人,新疆,现在整个中国到处都是集中营,人们仿佛都置身于集中营。我们看到以前焚尸炉的概念,也是纳粹德国对付犹太人,现在焚尸炉的概念也进到武汉,移动式的焚尸炉。纳粹德国有的,现在中共都有,这仿佛是一种象征。中共采取的什么方式呢?所谓防疫、抗疫,实际上是防人、抗人。我们看到:不仅是湖北、武汉高层换官,换得都是维稳系统、政法系统,维稳官员、习家军。换上习家军,证明习近平想抓住权利。换上维稳系统的官员,证明他是维稳优先。正如习近平口口声声所讲的那样,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也就政权安全,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现在的封城、封省、封乡、封县等等这些措施,中共有两个打算,表面上是针对瘟疫,但是这样的封锁方式,没有任何人可以说是有效,还是无效,因为即没有前人的经验,也没有其他国家的经验。同时在其他国家也不可能这么做,特别是民主国家。也没有什么科学依据。只能说他们已经是病急乱投医,到了无可收拾的程度。就是碰碰运气,这件事中共没把握,但是中共觉得另外一件有把握的事情,或者说必须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表面上封城、封省,封县、封乡、封村、封户,封楼是为了防瘟疫,实际上是为了防人。因为最怕民众聚集起来,团结起来,形成一种抗争的力量,发生某种形式的民变、起义、或者颜色革命。因为这场大瘟疫是中共人造的瘟疫,人造的人祸。应该说是八九—六四事件三十年来,中共政权面临的最大危机。所以中共这个党,面临保党、面临如何保卫政权。对习近平个人而言,就是个人权利保卫战。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他们的防疫、抗疫,就是防人、控人。他们的所谓封城、封省,实际上就是防民变,防颜色革命。


法广:在疫情继续蔓延的情况下,中共似乎打算推迟今年两会的举行,您如何解读这一提议?


陈破空:推迟两会,我认为有两个含义。在中共高层,前段时间就有关于是否推迟两会的争执,似乎以李克强和团派为一边,主张推迟;以习近平、习家军为一方,认为要维持“大局”、或者国家形象、要按期举行。但是现在看,他们不得不推迟。这不仅是瘟疫的问题,对中共高层来说,怕死,贪生怕死,因为两会代表聚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加起来,5000人之众,聚集人民大会堂。只要里面有几例感染者,感染就会迅速扩散、甚至扩散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所以他们出于安全的考虑,要推迟两会。另外一点是,推迟两会,我想对习近平和栗战书来说,还有政治上的考虑即:虽然平时看来,两会的代表是举手机器,是顺民、臣民,但是现在他们自己也面临生死存亡,自己家人也面临感染。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可能在两会上提意见、说怪话,甚至可能对现在的高层、尤其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问责。所以推迟召开两会,对习近平也是政治安全的一种做法。事实上,习近平和其他高层现在几乎是处于分散、隐蔽状态。避免碰面、传染新型冠状病毒,另一方面,也是尽量避免权力斗争对习近平权利带来的危害或者损害。所以两会推迟标志着很多事情。不仅是大瘟疫在继续蔓延,中共高层各种错综复杂的权利斗争在上演,而背后栗战书所讲的,要通过立法来禁止野生动物、禁止野生动物的交易、禁止人们吃野味的陋习,也是对人民甩歌,想把责任、政府的责任甩给人民。 法广:这场疫情将为中国带来怎样的影响?


陈破空:所有的中国人,或者说善良的、希望中国有美好前途的中国人都希望通过这个疫情,不仅这个社会能够得到教训,这个国家汲取教训,政治上也发生某种变革。因为这样的瘟疫没有发生在其他国家,尤其是民主国家。不要说没有发生在美国、欧洲、日本这样的民主国家,也不出现在像民主的台湾、相对自由的香港,它恰恰出现在一党专政的中国,这说明它是一个制度的恶疾,因为在所有的因素中,发现中共人为的因素。武汉病毒实验室和相关的生化武器,越来越成为可能的起因,越来越接近事实,或者说真相在揭晓。这些情况中可以看出,这场大瘟疫是一场人祸。而这场人祸根本就是政治制度、这个权利不受监督、不受制衡,人民没有权利。所以这次对中国中产阶级、岁月静好派的一次重大的打击和教训,他们以为,拱手让出政治权利,只是保持经济发展,过一个安静的、好的生活就行了。或者说他们以为,不要人权,只要要生存权就行了。现在看来,这场大瘟疫给他们的教训就是:没有人权,也没有生存权,没有政治上的权利,就可能丧失经济上的权利,甚至带来生命安全的不保。这样的情况下,中国这个社会需要反思,中共高层也需要反思。如果中共高层继续地局限于那种一党专政的思维,领导人出于权利自保,也就是仍旧是一党之私、一己之私、拒绝反省的话,然后在瘟疫之后,他们估计会继续地欢庆胜利,将使这种隐患继续埋藏下去。中国社会、这个国家会不断地出现类似的人祸,就像02-03年出现的萨斯瘟疫,现在又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中间还出现过无数次其他事情如:禽流感、鼠疫或者是全国性的非洲猪瘟,这些事情,在没有建立一个民主制度之前,根本从根子上无法解决,只会一波接一波地重演。所以中国的问题根本还是制度变革。


至于出现什么样的变革,现在中共当局十分紧张,他们最恐惧的就是人民的愤怒、民变、或者是颜色革命。而对人民来说,现在被切割在各街、各区、分片、分区的隔离,无法形成一个凝聚的力量。所以说,官方和民众形成一种僵局、僵持。这场大瘟疫的象征就是:当中国人民被长期压制、无法解决中国的政治问题的时候,一场意外的大瘟疫或者中共制造的人祸正在似乎对中国现有的政治结构构成冲击。因为病毒面前,人人平等。病毒部分高低贵贱、不分权利阶层和人民,病毒影响了所有的人。最终,我想,中国会不会发生变革?还是取决于中共党内、取决于中共高层,因为现在看上去,中共党内弥漫的气氛是:多数的党员、官员都对习近平极度不满,对他七年执政、倒行逆施、开历史倒车都不满。所以中共党内会不会出现变革,才是下一步重大的看点或者是主要的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