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与习近平唱对台戏!汗如雨下。掌声很奇怪。两会路线斗争激烈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6日星期三。


中共的人大政协两会继续召开,继3月3日全国政协开幕之后,昨天3月5日全国人大开幕。总理李克强在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这个报告总共有19000多字,作报告耗时1小时40分钟。在这份冗长的报告中,李克强提到了很多数字,但是其实这些数字意义都不大。很多的包括什么脱贫数字,减费数字,增长数字等等,这些数字实际上只有天知道!没有独立的机构去监督和核算,都是中共自己提出来的,自说自话。


比如提到去年的经济增长,总结2018年说经济增长达到6.6%,其实这天知道鬼知道,完全是他们自己捏弄出,计划出,或者是安排出这么一个数字来公布给大家。因为其他一些经济学家和机构说,去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只有1.6%,甚至说零增长,还有的经济学家认为是负增长。去年中国经济是大滑坡,大衰退,大萧条,因此这个6.6%的经济增长非常令人怀疑。说穿了,其实大多数报出来的数据都是造假。就像那些脱贫数字,1000多万,习近平连续几年的新年致辞讲的那些脱贫数字都一模一样,给人的感觉太假,假到了懒得去改的地步。


所以谈这些数字没有意义,唯独有两个数字引起了外界的注意,就是关于2019年的所谓经济增长的数字,说是预定为6%到6.5%这个区间。这个预定是改革开放几十年以来预定的增长速度最低的一次,也就显示了中共对今年2019年的经济增长率没有把握。而且这是第一次定了一个区间,以前订的都是实数,比如6.5%,7%,或者保8,8%。但是这回第一次定了一个范围,6%—6.5%,显示了心中没把握。而且这个范围也就是一个所谓心理数字,觉得这个数字推出去之后可能有利于社会稳定,不至于打击经济信心。而定一个区间,就是要在造假的时候方便游动。基本上按照中共定一个数字,第二年就会宣布达成了那个数字,大致就在那个范围内。


还有一个就是军费增长数字,是7.5%,继续高于国民经济的增长。国民经济增长是6%—6.5%,但是军费规定是7.5%。而经济增长是没有把握的事,要发生之后才知道,但军费预算是确定的,是政府的拨款,不管经济增长高低,上升还是下滑,反正军费增长要保证,这是重中之重。而世界上都知道,中共公布的军费还只是一个部分的军费,并没有公布全部。中共的军费开销已经非常庞大了,还向上继续增长,那就更庞大,达到了近12000亿人民币,折合美金是1760亿,紧追美国之后,位居世界第二。美国在全球将近50个国家驻军,在世界上有领导和维护国际安全的重任。而中共根本没有这样的重任,联合国也没有赋予这样的使命,也没有面临外来的入侵。这样的大规模的军费增长,实际上是在1989年六四大屠杀之后就开始了,连续30年都是高增长,有很多年公布的数字都高达两位数!所以军费增长高于国民经济增长,意思就是民生不如军事重要,军事大过经济,不管经济增长高还是低,军费一定要在其之上,甚至在过去很多年是两倍。


实际上中共还有一项费用曾经公布过一两年,以后就讳莫如深,不公布了。那就是维稳费,中共把其称为国内公共安全开支,或者是国内公共安全费用,就是维稳费,维持国内稳定的费用。这个费用早在周永康时代就超出了军费,是政府第一大支出的数字,军费只是第二大数字。所以中共今年继续对公共安全开支的这方面不捉笔墨,只字不提,而军费就是一个保守公布的数字。也就是说不管是维稳费还是军费都高于国民经济增长,这是肯定的,而国民经济增长现在还根本没把握。


所以这个理论就是,所有全国工作的中心,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工作中就要保党保政权。维稳第一,军费第二,这两个东西都是保政权。因为所谓军队用于对外打仗的这个功能很少,基本上是镇压人民,最大的一次使用就是在1989年6月4日大规模镇压民众。而公共安全就更是直接的针对民众,维稳,不仅在新疆和西藏以集中营的方式维稳,而且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监控给维稳。这种监控费用的开支也是天价,什么金盾工程,天网工程,天眼工程都是天价,完全是不可估算的。因此这个在报告中根本没有提!


除了以上两个数字有耸动意义以外,其他数字基本上都是造假,掺水分,是政治数字,不是经济数字,是中共内部琢磨出来的东西。所以李克强的报告关于数字部分其实看点不多,真正的看点是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跟两天政协主席汪洋的政协工作报告形成了一个对照。这个对照非常有意义,李克强的报告字数是汪洋的两倍,汪洋的报告是9000多字,李克强的报告是19000多字,两倍还多一点。但是在其中一些关键词的比例却很不协调!比如汪洋的报告中提到习近平的名字是25次,李克强的报告提了习近平的名字是13次。什么地方会提到习近平?就是什么习近平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或者习近平总书记,习近平同志,习近平为首的什么核心等等会提到。但是根据报告的长度,这个比例应该是倒过来才对。汪洋的报告是李克强报告的一半,应该是汪洋提13次,李克强提25次才正常。或者是汪洋提25次,李克强提50次。但是现在却倒了过来,李克强的报告比汪洋长一倍,但提到习近平名字的次数却少了一半。


所以这是一个温差,这个温差体现了汪洋在去年7月政变和8月北戴河会议的这些政争的风闻传说下出现了海河之争。代号大海是汪洋,代号梁家河是习近平。说是一些改革派和政治老人主张用汪洋取代习近平,因为习近平太保守,太左,所有海河之争。后来习近平靠习家军的实力在权力斗争中扳回一城,所以用大海取代河流的主张没有实现。之后汪洋就变得非常低调,按照王沪宁的说法叫夹着尾巴做人,不断向习近平表忠心以自保。所以这就导致汪洋的政协报告中提习近平以至于提了25次之多,生怕提得不够。而李克强的报告就刚好相反,提习近平非常少,笔墨很节约。


实际上这反映了权力斗争的转移!如果说去年是习近平和汪洋的问题,海河之争,那今年已经转变成习近平和李克强的问题,是习李之争。事实上在这两份报告中,多处体现了这方面的不同。李克强的这份19000字的报告,很多地方都在跟习近平唱对台戏,唱反调。比如他提到:把不该管的部分交给市场。这跟习近平主张党领导一切说法不同!还有李克强又提到:化解风险要靠尊重规律,还要讲求方式方法。就是要尊重客观的市场经济规律!而习近平强调的是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而这个党姓习,这个国家姓党,军队媒体政府都姓党,党姓习,强调党的领导,就是强调总书记的地位。


其实这跟在改革初年的一个争议很相似。在改革之初80年代就有这个说法,什么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尊重规律等。还有胡耀邦提出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还有一个大争论,也是跟华国锋相对保守的路线的一个斗争。当时华国锋风和他几个部下主张两个凡是,而以胡耀邦,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就是强调尊重客观规律。所以李克强的这番话可以把80年代的话拿来作一个对照!实际上我们不能说谁是改革派,谁是保守派。但是至少李克强算是一个务实派,提到遵循规律来化解风险,讲求方式方法,没有提到怎么党领导一切这些说法。所以这就跟习近平和王沪宁这个阵营的说法形成了对照。


在李克强的报告中,还跟汪洋形成一些关键词对照。比如李克强的报告提“改革”提了105次,说是历次政府报告之最,而汪洋的报告再提了10次。李克强的报告提“风险”提了24次,提“开放”,也提了24次。而汪洋这边提“风险”是9次,提“开放”是3次。所以这些关键词的差别很大!根据李克强的部下,国务院研究室主任黄守宏出来向新闻媒体解说,他解释了这个报告起草的过程,他是主要起草人之一。还说这个报告有几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强调推进改革和扩大开放,第二个特点是要激发市场的活力,就是前段时间李克强和习近平形成矛盾的地方。李克强是想用激发市场活力来压制经济下行,而习近平是强调党领导一切,要在各种企业设立党支部,包括外资企业。还有搞国进民退,扶持国营企业而忽视私营企业,所以这形成了对照。

另外第三个特点是要摸索新方向,新动能之类的。到了第四个特点才提到说以人民为中心的经济路线,但是这是个套话,是政治术语,基本上王沪宁一派的政治术语。因为一提到“人民”,中国人就知道完全相反。就好像提到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人民日报,人民医院,人民公社,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一样,都是没有人民。都应该换一个词叫政府,或者当局,或者是中共。什么中共共和国,中共日报,中共法院,中共检察院等等,全都是中共。也就是一切工作的中心都要以政权为中心,这是他要提的。


但是黄守宏出来解说,还要排解民间的一个传言。这个传言就是这份报告是不是王沪宁硬塞的起李克强的!因为在李克强作报告之前,2月下旬,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了政治局会议,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就是把李克强的政府报告先拿来审批,要过关过审。由政治局审批,由总书记和书记处领导的这个党的机构来审议一番,看过不过关,基本过关才让他去作政治报告。那么就有两个说法,这个报告是谁起草的,是李克强的班子起草还是王沪宁的班子起草?因此就有了黄守宏出来说话,证明了基本上是先从国务院起草。但是他说有1万多人参与了这份报告,也就说还涉及了其他的部门机构。


事实上这里面有两条经济路线。因为中共有一个中央财经委员会。这个委员以前叫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是习近平,副组长是李克强。去年改成了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是习近平,副主任是李克强,但是在委员里面除了有韩正之外,突然又塞进了一个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识形态的王沪宁当委员。这让各界都大吃一惊!第一,王沪宁根本没有主管过经济工作,不懂经济。第二,他是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怎么突然成了中央财经委员会的四个领导之一?四大常委,总书记是主任,总理是副主任,而这个王沪宁居然排名第三,排在韩正前面,然后副总理韩正排第四。所以大家大吃一惊!实际上习近平的用意就是,因为王沪宁是他的笔杆子,讲极左意识形态。意思就是经济工作要加入党的领导,加入意识形态,要在党的领导和意识形态下进行经济工作。这是对以李克强为总理,韩正为副总理的国务院的一种排斥,或者说至少是一种平衡。这样就形成了两条经济路线!


当然这个中央财经委员会也跟以前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一样,办公室主任都是刘鹤。而刘鹤是习家军的领军人物,是习近平最信任的主管经济的副总理。这个刘鹤的身份也非常特别,他本来在行政上属于李克强领导,他是排名第四的副总理,他的上级应该是李克强。甚至于一副总理,政治局常委韩正也可以领导他。但是他实际上直属习近平领导,他直接向习近平报告,尤其关于中美贸易战,中美贸易谈判,直接归习近平领导。而且是首席谈判代表,中美谈判中方的牵头人。而且是习近平主席的特使!然后是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的身份,就直接归习近平领导。尤其在对外经济谈谈贸易中!所以刘鹤的地位非常特别,习近平一见到美国总统川普或者其他国家领导人,动不动就指着刘贺说:他是我最信任的人,他主管经济工作,我最信任他。言下之意就是我不信任李克强,我也不信任韩正,我不信任其他副总理,也不信任胡春华副总理,我就信任这个排名第四的副总理刘鹤,他是我的心腹。也就是给外国领导人暗示说:他才代表我,其他的人不代表我。意图非常明确!所以就形成了两条路线,一条路线就是以习近平,王沪宁,刘鹤这边代表了一条经济路线,这条经济路线是党领导一切,由党说了算,由习近平说了算,拍板,外行领导内行。而另一条经济路线就是主管实际工作的国务院,以李克强,韩正还有胡春华为代表,说得上是务实派,具体主管日常工作。所以习近平要完全把李克强排除出局也不行,因为总理毕竟要主持日常清洁工作。因此就形成了经济领域的两条路线的斗争!而各自的表达方式也不一样,王沪宁这边主要强调党的领导,李克强那边主要强调市场规律,激发市场活力等等。所以这两条路线的斗争非常明确!


在这开会中,实际上还有个细节,是对这两条路线斗争的一个背书。就在政协开会那天,在主席台上发现了一个场景,就是副总理刘鹤突然写了个纸条子,通过几个人辗转递到了总理李克强手上。他先是交给了丁薛祥,然后丁薛祥把它转交给了韩正,韩正转交给了王沪宁,然后由王沪宁把这张条子转给李克强。李克强拿起条子看了一下,先把它放到桌子上,后来又把它折叠起来,放到自己的上衣口袋里,一言不发。这个信号就显示了刘鹤有话要对李克强讲,所以传了个条子。因为在中共的权力斗争和路线斗争中,哪怕是最后一分钟,哪怕是政府工作报告完成的最后一分钟之前,都要求你在报告中讲什么,不讲什么,加入什么。我想刘鹤的这张条子不简单,可能是在提醒李克强他的政府工作报告不要漏掉哪个要点,或者是不要讲哪个要点。而且刘鹤递的这张条子恐怕不代表他本人,恐怕是代表习近平。习近平跟李克强现在关系冷淡, 不方便直接去发号施令,可能就故意通过刘鹤递了那么一张条子,再提醒李克强。至于李克强有没有采纳,不得而知。这个动作本身就显示了刘鹤不是李克强领导,而是刘鹤在支配李克强,而刘鹤背后是习近平。所以刘鹤根本没有把李克强放在他眼里,认为李克强是他的领导上司。而他只认他的上司是总书记习近平,因为都是习家军的人,都是习家军的心腹。所以这就可以看出,为什么李克强的报告会跟汪洋的报告出现这么巨大的差距和对照。


在这些报告和这些权力斗争的背后,王沪宁到底是个什么角色?他不懂经济,主管意识形态,但也是财经委员会里面的领导成员,所以他起到的作用大概就是在审议政府报告的时候加入一些“党的领导”的这些条款。比如以人民为中心的这个主题,然后哪些地方提到习近平,必须要提。还有,汪洋的报告跟李克强报告在结尾部分几乎都很相像,都是提到什么要高举习近平新时代路线,又是什么中国梦,又是什么四个全面,然后努力奋斗等等,结果都一样,都很政治化。所以最后一段就有可能是王沪宁所主导的,要求在结尾的时候必须发出一个政治号召,在所谓建国70年的时候怎么怎么样,几乎都相像,好像是出于一人之笔。这不像是一个国务院政协写的,而是统一被人塞了一个段落进去。所以最后一段极其想你,基本在文字上大致一样,差别不大。


所以李克强做这份报告,可以说是把他跟习近平唱对台戏的这么一个潜意识公之于众。细心人可以发现这一点!外界都认为,中共的权力斗争可能没那么激烈。但是其实在台前幕后,台前是一回事,按照脚本演戏,但是幕后的权力斗争激烈程度远远超过外界的估计和想象。尤其是在这种经济在滑坡,国际环境恶化,中美关系全面对立,全面走道退路的情况下,我想内部的路线之争以及其交织的的权力斗争会更为激烈。


但是也正如我前两天所讲的一样。作为务实派,比较走务实路线的这一派领导人没有实权,反过来主张意识形态的却掌握了大权。就跟毛泽东跟刘少奇的对照,或者是习近平跟李克强的对照。共产党就是这么怪,越是强调意识形态,越是强调阶级斗争,越是强调党的领导,他越是权力大,越往左走,在党内越是极权。因为左倾路线可以吓住人,极左是一把利剑,极左的利器一举起来,党内就会受到震慑,生怕被抓被逮,出现政治问题,政治偏差,然后追究你的经济问题。所以掌握务实派的人,不讲政治,反而在权力斗争中落于下风。


其实李克强还在这篇19000多字的报告中作了自我检查。他批评了政府的工作,与其说批评政府工作的不足,实际上相当于批评和自我批评,所谓习近平和王沪宁倡导的毛泽东的文革作风。所以李克强在报告中作了自我批评,说政府工作以及国务院的工作有很多不足。比如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仍然盛行,然后又说官员腐败多发,还有有些改革措施没有到位,没有落实等等,批评了国务院系统和政府系统,相当于把自己批评了一番。这种自我批评能够让习近平稍微感到满意,比较放心,觉得权力上比较安全。所以李克强被迫作这样的表态!


当然他在其中也话中有话,一方面自我批评,一方面也在批判习近平路线,批判王沪宁等人的极左路线。像讲那些尊重规律,讲究方法,化解风险等等。而且反复强调改革,能强调的词尽量强调,所以把“改革”强调了105次。而能不强调的词也尽量不强调,所以提到习近平只提了13次。这些这实际上也是暗中对习近平王沪宁阵营的一个叫板!


在会上的场面气氛和一些肢体语言,也可以看出非常诡异。李克强在作报告的时候,1小时40分钟,19000多字,看得出他很明显急剧地消瘦。跟以前相比,李克强消瘦了很多,而且脸色苍白,显得很虚弱,在讲报告的过程中是满头大汗,后来是汗越来越多,越到中后期越大汗淋漓,以至于要不停用手帕擦脸。后来汗水还流到了眼镜里面,要把眼镜脱下来擦汗,给人不知道是在擦汗还是在哭。然后在他作报告的过程中,习近平目无表情,目光呆滞,心事重重,心不在焉,偶尔把报告拿来随便翻两下,显得不屑一顾的样子。而副主席王岐山是东张西望,甚至有时候用舌头舔舔嘴唇,有时候打打哈欠,好像瞌睡连天的样子。而王沪宁就作出一副夹着尾巴做人,但是小心谨慎的姿态,看李克强讲话也没有什么出格,用耳朵警惕的“注视”着李克强,听着李克强的动静。


而在场上的掌声也非常奇怪。李克强这次做报告有掌声,但是基本上没有热烈的掌声,没有那种轰鸣式的,热烈经久的掌声。而且是当李克强讲到什么减费,减税的时候,掌声就会开始出现。这些掌声开始稀稀落落,后来逐渐有人混合,形成大的掌声。然后掌声在停止的时候也不整齐,有的掌声先停止,有的掌声还在持续。所以搞得李克强不知所措,有时候想到没有掌声的时候却突然响起了零零落落的掌声,然后逐渐变得更多,搞得李克强不得不停下来。但是当李克强有时候讲得提高调门,很期待掌声的时候却反而没有掌声。所以这种掌声非常奇怪诡异,不排除其中一种可能性,就是习家军在其中做手脚,捣鬼,故意把掌声操纵得非常怪异,让李强克得不到热烈的,雷鸣般的,经久不息的掌声。同时得到一些掌声但是零零落落,此起彼伏。搞得李克强好像受到突然袭击似的,心神不定。需要掌声的时候没有,不需要掌声的时候却来了,觉得掌声上应该热烈点的却稀稀拉拉,搞得李克强非常不自在。结果心情一紧张,汗如雨下,汗流浃背,更加大汗淋漓。


而且李克强将这种逐渐消瘦的情况,跟当年的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情况也形成对照。晚年的周恩来是形销骨立,最瘦的时候体重只有60斤,瘦得不得了,西装穿上去跟套在一个骨架上一样。而毛泽东是一个满肚肥肠的形象,肥胖,大幅便便。现在好像李克强跟习近平之间也有这个对照,是总理和总书记之间的对照。一个人日渐消瘦,脸色苍白,身体日渐虚弱。当年的周恩来也是不断擦汗,据说有时候开个会,服务员都要递上上百条的毛巾去擦汗。而现在的李克强是不停的擦汗,但是习近平却是胖墩墩的坐在那里。所以这个形象上的对照,似乎跟文革时候那场斗争的对照,或者毛周在晚年时候的对照形成了一个前后呼应。暗示中共内部的这种权力斗争,路线斗争,暗流汹涌的情况在本质上程度并不亚于文革时期,只是在表现形式上没有当年那么惨烈罢了。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有关的音频和文字会继续放在陈破空会员网站。音频会同步发布,文字会随后发布。网址是chenpokongvip.com,欢迎大家订阅,在线收看和在线收听。谢谢大家!明天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