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認栽,香港市民取得重大勝利!若遭美國制裁,北京高層只有一個人不在乎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19年6月15号,星期六。今天晚些时候,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例,就暂缓对所谓『逃犯条例』就是『送中条例』送立法会审议。 那么这一宣布实际上是香港人民的重大胜利,尽管这还不是最后的胜利,因为暂缓并不是撤回,而香港民众要求她完全撤回,撤回这一恶法。这一恶法表面上是港府推出,实际上是中共在背后推这一恶法,试图把非法绑架合法化,让香港人人自危。彻底丧失对一国两制的信心。

那么香港政府的这个宣布可以说是香港人民抗争的结果,在这之前已经有迹象显示。因为在林郑月娥在星期六晚上出来见记者之前,傍晚出来见记者之前,已经有迹象显示,港府在这方面已有软化态度。因为在这之前,几名立法会的香港政府行政会议的成员,还有若干立法会亲北京立法会成员出来表态,要求暂缓,已是迹象。

那么在行政会方面,作为行政会的召集人陈智思,也是林郑月娥的亲信,曾经是林郑月娥在谋划当特首的时候的所谓竞选办公室主任,那么他就出来说现在社会有纷争,有情绪,所推出这个条例是否可以考虑暂缓。那么另外一个行政会议的成员、大律师汤家骅也出来说,他个人并不反对暂时搁置或者撤销这一条例。那么另外一位行政会的成员叫林正财,他说社会这个情绪对立,没有想到这么大的反应,他也赞成要暂缓。这是香港这个政府方面的反应。

另外立法会成员,有一位叫田北辰的立法会员,他是亲北京的,但是他是商界,他在多次表态中都表现出自己独立特行的姿态,他就出来表态,说这个修法,这个『逃犯条例』激起了这么大的社会对抗,他说如果让全世界都看到,这个法律,这个条例最后在警察的重重包围之下通过,将是国际大笑话。而且他进一步的表示说,香港警方,所谓的香港警方,极有可能是内地公安,用布袋弹射击港人,他说这是回归后的第一次。这个表明他不能接受。

实际上田北辰虽然是建制派议员,但是他多次表达对北京不同的声音,尤其在2003年,北京、中共要强推23条立法的时候,他就表示不赞成。另外,在去年中共在北京修宪,北京修宪通过所谓的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他开始表达了不同的声音,表示不理解,认为究竟是终身制,还是长期执政,他不理解。但后来据说是有京官、北京方面给他反复施压,虽然他对修宪投了赞成票,但是他表达了这个不理解,或者是疑问的态度,当时引起了广泛的报道。

所以田北辰在建制派里面被北京方面称为所谓建制派里的坏孩子,就是随时会给北京找麻烦。说他这次作为建制派的一员率先出来表达不同的意见,显示一个迹象,就说如果在立法会里面,有可能建制派议员会出来否决条例,让它不能通过。

那么同时这个也有不同的这个表示,像另一个立法会的成员,亲北京的叶刘淑仪就表示,港府应该不让步,不退步,要坚持自己修例推出,她的意思说这个恶法必须出台,说不能够对暴力,或者外国势力低头,说不怕外国制裁。这个叶刘淑仪说这二点的时候,是不是很大的自我的反讽。

第一个所谓的暴力,这次的暴力应该说不是民间挑起,是香港当局、港府过度使用暴力,香港方面唆使警察过度使用暴力,什么布袋弹、橡胶弹,近距离开枪,对民众开枪,国际上形容为开枪。

另外所谓有民间有尖锐的制武器对待警方,这极有可能是中共公安便衣装成的,这是中共过去搞得北京模式、拉萨模式、成都模式,1989年的一个再演,就是用便衣特务勾起暴力,或者是纵火,然后给中共这个军警的镇压构成口实,这在香港极可能是一个重演,事实上这个关于内地公安冒充港警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报导显示,这个港珠澳大桥起了作用,据说大批的中共军警聚集在港珠澳大桥,而有些他们的一些朋友说,他们的朋友开到了香港,他的朋友是武警,开到香港去。

所以港珠澳大桥这个建设本身是一个阴谋,或者阳谋,就是为了把香港跟这个内地紧紧扯在一起,然后这港珠澳大桥随时可以成为中共派兵或者出兵的这么一个通道。就像这个习近平所提出的所谓粤港澳大湾区,表面上是个经济计划,实际上是个政治计划,就是要抹杀香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问题,香港纳进广东这个经济圈,之后让香港自治地位被抹杀,经济行为导致政治行为。说港珠澳大桥或者粤港澳大湾区都是中共的这种阴谋,也是阳谋,试图要抹杀在香港的一国两制。

说这个叶刘淑仪说暴力的时候,她应该去谴责这个港府,以及港府背后的中共方面这个暴力,另外她又说是不向这个外国势力低头,不怕外国制裁。叶刘淑仪非常具有讽刺意意义,她在2003年是香港的保安局长,她当时力推23条,就是这个国家安全立法,受到香港50万人的抗争,最后不得不撤回。也是当时是胡锦涛执政,也指示撤回。撤回之后叶刘淑仪辞职、下台,不久之后,她的这个老板特首董建华也被换掉。这个叶刘淑仪当时被撤职下台之后,她就自己马上跑到她所谓的外国势力那边,就跑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留学,用三年时间在那读了个学位,2003到2006,这就说她所说的外国势力,她并没有说她下下台之后跑到北京哪里去,她是跑到美国去避风,避风头。现在她说不怕制裁,其实叶刘淑仪这是鸭子死了嘴硬,叶刘淑仪及可能有美国身份,而且极可能有英国身份,因为她在英国治理期间,就是港英政府的高官,曾经做过入境处处长。

那么最近有香港民众有向英国政府提议,要求英国政府取消现在这个香港的这些官员,或者亲北京立法会会员,他们的英国居留权身份。有一位香港的名人,大概是主持人或者艺人,甚至说如果英国政府能够取消这些高官居留英国的居留权身份的话,他愿意捐出一年的薪水,捐献出来。说这是香港人民的要求。

说当叶刘淑仪还大言不惭,鸭子死了还嘴硬的宣称,要港府坚持,不向暴力低头、不向外国势力低头的时候,她本身,她自己的前后行为就构成了来巨大的反讽。他看到2003年她没有推成,她希望这次能够推成,但显然这个林郑月娥被迫宣布的暂缓对叶刘淑仪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叶刘淑仪当然代表了一批向北京献媚、亲共、卖港的这么一批可耻的港人。

那么接下来说这个林郑月娥的宣布的,事实上她也跟这个北京政府的态度有关,因为在此之前,尽管中国驻英国大使这个刘小明说这是港府的决定,跟中共无关,跟中央政府无关,是港府自动推动的,那么林郑月娥也是这么表示的。说了这个说法是切割中央政府跟香港政府,怕出现不可收拾的后果,北京好找一个台阶下。但事实上,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谎言,背后就是北京当局。因为林郑月娥在宣布暂缓之前,实际上在前两天,在深圳秘会了主管香港事务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副总理韩正。韩正专门南下深圳,到这个深圳跟这个林郑月娥密会、商谈,显然做了指示。那么林郑月娥的记者会上宣布暂缓修例的时候,有人问了她跟韩正在深圳的见面如何,她没有否认,也没有透露详情,她这是一次不公开的会见,不方便说明。这就证实了她是接到了北京的指令之后,才宣布暂缓。她在前台充当是傀儡的角色,是挡箭牌的角色,代北京行事,也代北京受过。所以这个最后也是接到北京的旨意,她才宣布撤回,这并不是她个人的意思。

说林郑月娥在宣布撤回的时候,并且说是无限期。那就给了人们无限的想象的空间,我说香港人民取得了重大的胜利,但是还没有最后的胜利,那是因为这个暂缓修例,“暂缓”二字那么就有很多种可能,一个是说目前暂缓,将来再推这个条例;那么另外也可以说是将来有可能有撤回,表面上不撤回,实际上撤回,她不撤回实际上是保留的面子而已;那么还有一种可能性是香港人民平静下来之后,在香港人民都不注意的时候,突然立法会开会,突然通过这个所谓的恶法。因为立法会曾经企图加快这个步伐,原定说6月27号通过三度,最后要提快、加快到6月20号,那么最后受到人民的持续抗议之后,不得不取消或者推迟。所以它有无限的想象空间。这就是民间组织,『民间人权阵线』所说不能完全接受的理由。“民间阵线”说我们要的不是暂缓,我们要的是撤回。“民间阵线”继续号召,前两天还继续的号召香港市民在6月16号星期天再出来继续的游行示威,要求港府撤回。那么也就是说星期天16号,这个示威是否还举行,或者规模有多大,这个恐怕还值得这个注目,但是总之那,这个香港政府宣布的是“暂缓”,并不是“撤回”,这是一个区别。但是尽管如此,香港人民仍然取得重大胜利。

分析一下这次重大的胜利,首先它的胜利的主角是香港市民、香港的年轻人、香港的学生。因为香港人民不起来,港府或者中共不可能让步,不可能撤回、不可能暂缓。

那么我们设想一下这个时间和这个人数,如果香港人就不对,这个时间是最后的关头,就在他们要修例前,把『逃犯条例』送交立法会二读,甚至马上三读之前,香港人民站了出来,这个时间非常重要,也可以说香港到了一个最后的关头,捍卫一国两制,捍卫香港的自治的最后的关头,这个时间香港人民把握住了。

第二次规模,巨大的规模,香港有103万人民站出来, 那么如果说我们讲人数少一点,比如说几万,甚至一万,甚至几千,我想香港政府根本不以为意,北京当的也可能不以为意,说人数非常重要,这种震撼性的人数,高达百万大示威。连美国总统川普都说这是他见过的最大规模的示威。说这种示威不仅震撼了香港,震撼的北京,也震撼了整个世界,一下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所有媒体,所有国际媒体的都是头版头条,连续多天报导香港的大游行、大示威,说人数非常重要。

再一个就是抗争,假如说只有6月9号的百万的抗争,没有后来6月12号立法会的这个对峙,那么这个事情也可能是立法会强行通过,比如说香港人民抗争之后就散伙了,休息了。那么这个林郑月娥仍然把这个恶法送的立法会,在立法会6月12号的强行通过二读,那后果不堪设想。所以香港人民及时动员年轻人、学生站出来,包围立法会,瘫痪立法会,跟这个警方对峙,甚至是冲突,在这样的情况下,连续抗争,迫使港府放弃幻想,也迫使它们背后的中共、中央政府放弃幻想。他们知道的香港人民不会放弃,直到他们撤回恶法,或者是暂缓恶法。

说所有这些因素加起来,香港人民是斗争的主体,这给中国人民巨大的启示,要争取自己的权利,或者捍卫自己权利,必须自己站起来,不要做奴隶,不要指望他人,自己成为国家的主人。所以中国人民要抗争,要实现中国的民主化,要实现民主、自由、人权、法治,仍然要站出来,象1989年那样站出来,“八九民主运动”;象1979年那样站出来“西单墙动动”;或者象1986年那样站出来,就是“全国高校的学生运动”, 中国人民必须成为自己的主人,香港人民这一次给中国人民,给十三亿中国人民上了生动的一课,也为世界各地上了一课。所以说,这个香港人民是主角,是内因,是胜利的关键。

那么外部因素也起了作用,比如说台湾,台湾政府、蔡英文政府的坚决表态,陆委会的坚决表态,因为香港政府这次修例找了个由头,说是一个逃犯杀人逃到台湾去了,要通过这个『逃犯条例』从台湾引渡回来。那么台湾政府就做出坚决的表态,决不认可香港政府的这个修例,跟台湾毫无关系。因为这种一个是它不仅破坏了香港一国两制,而且是试图把台湾牵扯进来。所以台湾坚决拒绝,拒绝这是使香港找不到理由认为这个逃犯条例的紧迫性,包括这个田北辰和多人都表示没有什么紧迫性。说台湾政府、台湾总统、台湾陆委会表态,说是非常关键,使香港政府根本找不到由头,来说必须马上通过这个逃犯条例。

这次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也说到了这一点,她由于台湾陆委会已经再三表态,不会在逃犯条例通过之后引渡逃犯,因此就没有这个紧迫性来做这件事情。这也是他暂缓,给暂缓找了个台阶。说台湾这次这个蔡英文总统和这个陆委会,还有民众的声援起了非常大的作用,这是一个外部因素。

还有一种它的外部因素,就是美国,美国的国会要通过两项动作,一个是如果香港通过这个恶法,美国国会,众议院会通过一个香港人权民主法案,会对涉及在香港破坏一国两制的香港官员和北京官员,实施个人制裁,冻结他们的资产,取消他们的签证,不准他们进入美国。从理论上来讲,甚至可以涉及到中共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其他政治局常委、政治局里面涉及香港事务的官员。另外众议院还要酝酿重新审视美国的1992年所通过来『香港政策法』或者说『香港关系法』。如果就每年要审视香港的一国两制和这个资质地位。如果发生了变动,有可能取消美国跟香港之间的特殊待遇,比如关税,独立关税地位,或者是最惠国待遇等等。这有可能给中共经济上进一步造成打击,因为香港是中国经济,这个进出口,或者转口贸易,或者转口金融,国际金融活动的重大据点。而中共当局、权贵也在那儿洗钱,把它当成一个洗钱中心,说这些方面都可能给中共方面构成重大打击,说这样的外部因素也不能忽视。

也包括其它国家的这些纷纷的交涉和抗议,包括英国和加拿大曾经发表联合声明,在五月底六月初,表示不能接受中共在香港这个改变一国两制,动摇『基本法』,背信『中英联合声明』的这些做法,说所有的外部因素都起了作用。但是内因是主要的,外因是次要的,关键是香港人民自己作为英勇抗争的主人,取得了重大的胜利,说我们这些海内外的中国人、海内外的华人都应该向英勇的香港人民致敬,向他们表示钦佩,和坚决的支持,至死不渝地坚持到底的支持,支持香港人民的美抗争,并且鼓舞中国人民的抗争。

说了这里,这个韩正,中共政治局常委、副总理和分管香港事物韩正,到深圳和林郑我会面,传达了中央当局的指示,当然这不是他个人的指示责,中共高层形成的,中共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这个国外访问避风头,在这重大关头,到中亚国家去避风头,出席所谓上海五国会议,在塔吉克斯坦,或者是吉尔吉斯坦活动。那么我说他的活动代表两种含义,一个是卸责,推卸责任,在一个是避祸,怕自己他自己又拉进香港事物,拉下水,被拉下台,就像在俄罗斯象征性的所发生了的一样,险些被跌到舞台下一样。

那么事实上关于美国的制裁谁怕谁不怕,有一个人不怕。其实中共从北京到香港的高官都怕,因为这些人大多数人在美国都有他们的资产,他们转移资产,把家属子女转移到美国,同时带着他们的资产到了美国,在美国有股票, 有存款,或者世界其它地方在美国查得到的地方,在美国相关的地方,都有可能有资产。这个国外的记者,无疆界记者他们所发布的天堂文件,或者说是巴拿马文件, 无疆界记者的报告都证实了中共领导人,几代领导人都在海外藏富,包括江泽民家族、李鹏家族、习近平家族等等,都在海外有藏富,还有其他众多的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这些人都很害怕。如果美国启动制裁的话都很害怕。

但是我说中共高层只有一个人不害怕,那就是主观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王沪宁对香港问题的态度异常的强硬。中共现在非常乱,究竟谁主管香港事物非常奇怪,是人大委员栗战书,还是政协主席汪洋,还是副总理韩正,他们都有份,居然连王沪宁都有份。在去年3月份举行的人大政协两会上,王沪宁突然到了香港代表团里面,声色俱厉的对香港人大代表发表了一番讲话,称为五个重点,对香港放话,号称说是有红线、有底线、零容忍,他当时说的是对港独叫板,香港独立。说香港独立其实大家都知道是一些青年的主张,而且是中共逼出来的,都知道香港独立的主要是中共不断破坏一个两制,逼出来了一个现象。因此在香港内外都流行一句名言,叫做共产党是港独之父。那么这个王沪宁借机对港独放话,提出了香港事物的五个重点,实际上是乱扣帽子。因为不管是谁涉及西藏事务、新疆事物、台湾事务、香港事务,也不管人家的这个色彩温和、激进,主张不主张独立,都是一个帽子扣过去,什么“疆独”、“藏独”、“港独”、“台独”扣过去,然后以民主主义的招牌打起来,然后就把人家打在地上,这是王沪宁等人主观意识形态工作的一个手法,叫做扣帽子,打棍子,揪辫子。说王沪宁在那时声色俱厉地对香港提出五个重点,号称要把香港纳入国家发展的全局,就是消灭香港这个高度自治的地位,消灭一国两制,纳入一国一制,共产党专政,所以这是王沪宁的态度,而且用了非常严重的词语,叫做“零容忍”,这个词语来形容。说王沪宁在这个亮相之后,显示了王沪宁跟香港食物也有关系。

我说王沪宁是唯一不怕这个美国国会通过任何制裁法案的人,为什么呢?他两件事不怕,一个是不怕不给他签证出国访问,再一个是他不怕冻结他的资产。因王沪宁摆出个姿态,他是中共高层唯一一个没有贪腐传闻的这么一个人,他这个夹着尾巴做人,在二十五个政治局委员中,七个政治局常委里面,他是唯一一个没有腐败传闻的。没有腐败是不是就是个清官,很难说,因为中共党内对他的定义是,此人好色但不贪财,说他不贪财,但好色,那么好色呢,他前后娶了三任太太,她最后娶的太太是80后,比他小三十多岁, 其他还有没有这个女人,不得而知。但这个人好色但不贪财,总的来说应该说是一个非常精明的策略。他知道好色在中共内部不是一个问题,不会成为一个互相权斗的牺牲品,但贪财有可能成为权力斗争斗败之后成为一个牺牲品,因为权力斗争斗败一方都是以腐败罪弄到秦城治你,这个全都腐败,但是一旦在权斗斗争败下阵来,就会被权力斗争胜方宣布他腐败,然后以腐败的罪名治罪,所以王沪宁身深知这一点,说他对钱财不去沾,非常精明,王沪宁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对钱财不去沾,非常精明。是不是这就算清官,实际这谈不上清官,只能是一种病态的一种反应。

实际上他的做法非常像这个西汉末年的一个官员的做法,那个人叫王莽,曾经当过朝廷的这个高官,宰相,后来篡位。这个王莽在他当官的时候,可以说留下非常好的口碑,夹着尾巴做人,低调,谨慎,谦恭之辞,布衣粗食,穿的都是布衣,吃的是粗食。侍母至孝,然后是对其他群臣非常的恭敬,对皇帝尤其是毕恭毕敬,做出一副鞠躬尽瘁,一心辅佐的那个意思。所以他的官位的不断高升,一直升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地位。

但是恰恰是这个王莽,表面上温良恭俭让的王莽,一身清白的王莽,布衣粗食的王莽,最后篡位了,他篡了汉朝,最后建立了新朝,执政了16年,新朝皇帝。后来又被人民推翻。这个后来汉朝延续,西汉延续到东汉。

那么这个王莽呢就是靠的这一招瞒天过海,隐瞒了大家。瞒过了视线,所说的他这个狼子野性暴露之后,他要向这个太后要了汉朝的太后要玉玺,皇帝的玉玺,这个太后是愤怒的把玉玺砸向他,以至于这个传国玉玺缺了一角,后来补起来,但是缺了一角。这个缺一角就是来自己于王莽,这个被篡位的汉朝这个太和显然愤怒至极,说“拿去吧”,就砸向了他。

说王莽篡位是世界上这个历史上有名那个典故,那就从一个温良恭俭让,极度低调、谨慎、谦卑的一个人如何实现他篡位的目的。所以,今天的王沪宁像极了这个王莽,极可能背后是包藏着一个篡位的狼子野心。夹着尾巴做人,让你们去贪腐,欢迎你们政治局委员去贪腐,欢迎你们政治局常委去贪腐,欢迎你们把香港变成洗钱中心, 他是这个叫做黄雀在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是最后的赢家,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就看这个王沪宁整天哭丧着一张脸。

王沪宁为什么不怕呢,第一个,他足不出户,他不仅不出国访问,他连北京这个地方上视察都不去,其他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都有去地方视察。但是你从来看不到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出门,所以我判断这个人得了环境闭锁症、忧郁症、但他也有强迫症,统治者的强迫症, 极权者的,这个这是一个。

所以说美国不发签证治不着他, 根本之不着他。他根本就不出门,不出国。他唯一出门的事就是如果北朝鲜的领导人金正恩来访,他要去车站、或者是机场迎接,一方面他主管这方面的事物,另一方面显示他对北朝鲜的顶礼膜拜,现在人民盛传,中共要把台湾香港化,香港中国化,中国北韩化。中国朝鲜化。这就是王沪宁的理想。

王沪宁另外一件不怕的就是美国说制裁,冻结你的资产,不准你在美国交易。王沪宁说我两袖清风,我没有这个资产,我在美国没有资产,不怕。王沪宁是唯一是茅厕的石头又臭又硬,不怕的人,唯一不怕的人。所以在香港问题上,显然他可以采取最强硬的立场,可以死硬到底。别的人都多少害怕,害怕不能这个到美国去访问,或者签证,或者是害怕家属有关的这个签证被这个拒绝,或者是害怕他们的资产被冻结,甚至曝光。这是中共当局其他所心有余悸的。是从这个角度来讲,王沪宁狼子野心能不能被中共高层其他的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所察觉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王沪宁本人摆出这个王莽姿态,当代王莽姿态已经可以说昭然若揭。

好, 我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