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将制裁中国!美中谈到最后,习近平大玩拖延,步咸丰帝后尘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13日星期三。

中國又跟一個國家處於關係緊張,這個國家是新西蘭。前兩天,新西蘭的一個航班飛臨中國,要在上海降落。但是據說沒有接到中方的許可,因此不能降落,然後折返,載著270多名乘客折返回新西蘭的奧克蘭!這件事的事候發現,是中方報復應新西蘭。說是因爲新西蘭的航空公司沒有把台灣從國家欄目中去掉,仍然保留在國家欄目,因此作爲一個報復。這件事還沒完,與此同時,中方也宣佈取消中國跟新西蘭之間這個月本來要搞的中新旅遊年活動,同時又有消息傳出說新西蘭總理本來是不久要訪問中國,而這個訪問雙方也擱置或者推遲了。

在早些時候,是新西蘭跟澳大利亞一起行動,公開宣佈拒絕中國華爲公司的5G網絡進入新西蘭的網絡系統因此這個報復的應該是從那個時候就開始了!中共擺出一副強買強賣的樣子,你要不跟我做生意我就報復。跟新西蘭的這種緊張關係,是中共跟眾多國家處於關係的之一。我昨天說中共幾乎跟所有國家鬧翻,因爲中共以前承認只有14個全天候朋友,後來都一一喪失,包括在南美洲唯一的一個巴西都翻了臉,因此基本上跟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關係都處於緊張狀態,這是現實。

回頭說英國,英國最近對中共採取了更進一步的強硬姿態。因爲前些時候英國已經公佈,中共的駭客組織APT10不僅對其他國家發動了網絡攻擊,對英國也發動了網絡攻擊,對英國至關重要的,政府和商業的硬件和軟件都發動了攻擊。因此英國現在提出要對此實施反擊!英國和歐盟在一起(現在英國還沒完全脫離歐盟,在脫歐狀態中),歐盟現在醞釀要對中共的這個行爲實施制裁,要展開經濟制裁,或者其他方面的外交制裁等等,正在醞釀之中。

說到這個APT10,他是從2006年開始活動。他不僅攻擊了英國的網絡系統,而且攻擊了美國,日本,還有挪威這些網絡系統,在世界範圍內很多的網絡系統遭到攻擊。像日本的商團和新聞媒體都遭到了APT10的攻擊,而美國的商業機構也是如此,挪威的這些至關重要的商業網絡系統都受到攻擊。美國在去年底發佈了一個報告,說中國的這些駭客組織對世界上總計45家大公司發動了網絡攻擊,竊取數據,盜取技術機密。然後美國還在還起訴了APT10組織的兩名駭客,但是這個反制行爲顯然非常輕微。APT10現在已經暴露了,他實際上是隸屬中共的國安部。因爲他發起攻擊的時間都是白天,而且他發起攻擊的起點是位於天津市河西區珠江道85號,那個地方剛好就是天津市國家安全局總部。所有這實際上就是中共一個國家行爲!他推說是民間行爲,實際上是中共的國家行爲,是用中共的國家體系對外國政府或商業網絡發動的網絡攻擊。因此經過一段時間的考慮之後,歐盟和美國顯然在醞釀更大的動作去反擊中共。

與此同時,在美國越來越多的議員呼籲必須使用《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這個法案是在奧巴馬時代通過,奧巴馬在2017年簽署成爲一個法案,就是要對其他國家嚴重涉及腐敗和人權侵害的這些人權惡棍實施制裁。實施的制裁是跟美國相關,一個是美國不會給他發放簽證,再一個是如果在美國有利益的話,比如在美國有股票交易,有房產,或者有什麼其他利益的話,那麼要切斷甚至沒收,不准他在美國發生交易,要凍結他在美國的資產。然後在去年,川普政府列了13名人權惡棍,其中對中共方面很很輕微,只是象徵性的列了一名北京市朝陽區公安分局的局長叫高岩,把他列入制裁名單。他把一位中國維權人士曹順利在關押期間迫害致死,因此美國對他採取了制裁行動。但是這遠遠不夠,現在美國議員呼籲,至少要對主導新疆集中營的政治局委員,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必須在名單上。如果這個人不在名單上,川普政府必須作出解釋。現在議員們把這個人描述爲奴隸主,先後統治過西藏,後來又統治新疆的奴隸主,是殘暴的奴隸主。現在可以說新疆的當代集中營已經是整個世界轟動的事情,所以這些議員呼籲引用相關的法則予以制裁和列出人權惡棍。而這些中共的政治局委員經常都會牽涉到自己的家族子女等等,跟美國有一些經濟聯繫。如果是列爲名單的話,有可能從中發現更多的腐敗痕跡

美國的這個《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爲什麼會把腐敗跟人權扯在一起?因爲基本上國際上判斷,一般來說,那些專制國家搞人權迫害的官員一般都是腐敗官員,反過來腐敗官員一般都搞人權迫害,這兩件事相關。因爲他之所以搞人權迫害,不准別人批評和譴責,那是因爲他要維護他的既得利益,就是腐敗。另外他因爲要腐敗,所以他限制說話,不准人監督,不能批評,拒絕公佈官員財產。因此人權迫害跟腐敗是相輔相成的,是獨裁政府官員的兩件最擅長的事情。所以這些制裁都在醞釀之中,中跟西方的關係可以說是激烈的鬥爭,只會升級,完全沒有減緩的跡象,這完全是由中共單方面倒行逆施所長期積累的一個結果。

最近看到網絡上流傳一篇文章,我覺得這篇文章的很值得拿來作一個對比介紹。一位叫王亞軍的中國作者在網絡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名叫《滿清末年的所有涉外戰爭都應該叫做“毀約戰爭”》。這篇文章梳理得非常好,把第一次鴉片戰爭和第二次鴉片戰爭梳理了一番,就發現當時的大清國跟今天的中共有非常驚人的相似。他們的作爲,以及招來的戰爭都是這樣。簡單說來,兩次鴉片戰爭,中方的歷史學者將其描述爲第一次鴉片戰爭和第二次鴉片戰爭,但在英國那邊捆的是第一次中英戰爭和第二次中英戰爭。因爲鴉片只是其中一個因素,第一次鴉片戰爭跟鴉片有關,第二次鴉片戰爭幾乎就跟鴉片無關了,但是中國那邊的史學家仍然叫鴉片戰爭。

這兩次戰爭怎麼來的呢?實際上當時英國美國等西方國家去亞洲各國做生意的時候,大清國的號稱是自己是上國,其他都是藩屬國,然後來要以上國的姿態對待外國,所以對通商的事情非常猶豫,百般阻擾。但是實際上在18世紀到19世紀整個將近百年的時期,大清國都處於貿易順差的狀態。也就是說英美法等其他國家跟中國做生意,中國是得的多,失的少。貿易順差除了商品交易入賬多的原因,另一個原因就是關稅高,高達20%以上的關稅。另外除了關稅之外,地方官僚還加了很多的苛捐雜稅,夾雜了很多的各種費用,按照今天的話就是關稅壁壘和非關稅壁壘,不平等貿易,當時長期處於這種狀態。

後來鴉片交易發生了,英國的一些商人跟中國有鴉片交易,鴉片交易使中國國內的需求大增。由於鴉片交易的上市量,逐漸雙方的貿易量就趨於一個平衡,甚至倒過來,中方開始出現逆差。在這個情況下,滿清要禁煙,就派了林則徐到廣州去禁煙。但是像國方面並不贊成鴉片貿易,只是貿易的一部分,所以英國駐廣州的商務領事義律也是支持禁止鴉片交易的。而在林則徐頒佈禁煙令的時候,英方主動讓英國商人交出了一些鴉片,幾千幾萬箱的鴉片交出在虎門焚燒。所以英方是配合的!

但是當時林則徐做得太過頭的一件事,就是不僅禁止了鴉片貿易,而且把跟英國其他的貿易都禁止了。這樣英國就不幹了,所以就發生了矛盾。而且要求雙方涉及法律的方面按照大清的法律來處理。當時大清的法律給人感覺非常殘暴,動不動就淩遲處死,砍頭,示衆什麼的,這在西方國家完全不能接受,按照現在的說法就是違反人權。砍頭在現在看來就是像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抓了人質處死一樣,各國都不會接受。那時候大清的法律就是砍頭,所以在雙方在法律上也談不攏。而且林則徐當時是以上國欽差大臣自居,對英國和美國根本看不上,聽說英國是個國王,而且是個女王,就更加非常鄙夷。然後又聽說美國連國王都沒有,就更加不以爲然。然後又聽說英國動輒有罷工,美國動不動有示威抗議,他覺得這些國家內亂,遲早完蛋,所以還是大清國最好,所以他非常看不上這些外國的使節。最後就發展到甚至包圍攻打英國的領事館!義律連夜逃亡,最後就開戰了。開戰的結果是,英國這邊是船堅炮利,大清國這邊雖然也有大炮,但是由於腐敗,官兵一打得望風而逃,所以很快就戰敗。當時清朝的皇帝是道光皇帝,開始也聽說林則徐是七戰七捷,怎麼後來就一敗塗地,就覺得非常的詫異。因爲下面經常謊報軍情,動不動人家一側腿就說是打敗了。就跟今天的美國軍艦離開了南海,中共就高調宣佈警告驅離了,人家走了就說警告驅離了。當時的滿清那些地方大員就是這個調子!

有第一次鴉片戰爭的結果是中國戰敗。戰爭持續了好幾年,從1840年到1842年,持續兩年零三個月。後來英軍除了廣州之外還北上,一直在廈門作戰,在定海作戰,一直到在天津學作戰都是連戰連捷。最後迫使滿清簽訂了南京條約,號稱不平等條約。但是史學家說,在簽訂之前滿清對別人是不平等條約,簽約之後又宣稱是外國給他的不平等條約。如果早就平等的話,就不會那樣子了。像日本就是打開門戶跟別人做生意,平等相待,遵守外國公約。但是滿清的把外國公約棄若敝屣,說那算什麼,這不是大清律例,只遵守大清的法律!

而且在從乾隆到道光將近百年歷史上,一直爲一個禮節糾纏不清,就是滿清認爲外國使節晉見中國的皇帝一定要三叩九拜。但是外國人不幹,最早是最多單膝跪地,最後就是要以對等的尊嚴見面。這個問題一直解決不了,滿清是以皇室爲重,動不動就煽動排外,一跟外國有問題就說是外國的錯,國內也不能批評皇帝,不能批評朝廷,誰說朝廷和皇帝不是就立斬勿論。就跟今天一樣,中國跟外國一出了事情就全是外國的錯,誰也不敢批評政府,妄議中央。誰要敢批評黨和政府,就是輕則投入大牢中,重則失蹤喪命。所以這跟當年的滿清非常相似,誰也不敢講真話。

第一次鴉片戰爭已經打到了北京外面的天津大沽口。在這樣的情況下,大清被迫撤掉了林則徐,還有簽訂《南京條約》。《南京條約》規定開五個通商口岸給外國人,外國的軍艦可以進入長江。但是由於滿清方面不保障人家的供應,甚至動不動斷水斷糧,所以英方要求租借香港。今天的人們都說香港是租界割讓,喪權辱國,但是當時的道光皇帝說的是恩准暫借,對藩屬小國皇恩浩蕩。所以現在說是喪權辱國,但是當時的道光皇帝並不以爲然。但關鍵是簽約歸簽約,但是滿清的官員都悄悄地說簽了也不要執行,最好是拖延不辦,這樣所謂的條約也就是一張廢紙,如果到時候人家追究起來就說是大臣的錯,不是皇帝的錯。道光皇帝還難奏甚喜,說是此計甚妙,就開始拖延。結果一個叫耆英的人接替欽差大臣,在廣州就開始拖延,不按照協約讓人家的使團和商團進入廣州。然後利用民團滋事,騷擾外國的商船商人,不讓人家進入。他們謊稱說民團作亂,我需要時間平定,要人家給他五年時間。英國開始對他將信將疑,後來一直拖了兩年不行了,英國知道上當,明白了這完全是拖延之計,就強行要以武力開路,這時候耆英才罷休。

滿清一直在拖延,一直玩這種拖延戰術,又派了個叫葉明琛的欽差大臣到廣州去主事。後來矛盾不斷,都是因爲大清國方面不執行決議,拖延應付,甚至利用民團滋擾,民間滋事的方式來騷擾外國人的生意。結果折騰了將近20年,矛盾越來越深,就以至於釀成了中國史學家所稱的第二次鴉片戰爭,英國所說的第二次中英戰爭。這次戰爭發生在1856-1860年這個時間段,起因是廣州的亞羅號事件,葉明琛的部下扣押了英國的一艘商船,硬說這艘商船有海盜,把商船上的12名中國人逮捕,並扯落了英國的旗子。英國方面要求釋放人,並且賠償道歉。葉明琛不幹,之後雙方就發生矛盾,大清方面又開始故伎重演,用民團民間滋事的方式對英國進行干擾,結果英國就開戰了。開戰了之後大清國的炮兵也好,步兵也好,一開戰就一敗塗地。後來葉名琛更被英軍生擒活捉,送到了英國當時管轄的印度加爾各答關起來,之後他在獄中絕食身亡,爲他的拖延應付,不執行協議付出了代價。

後來英軍是繼續北上,一直在打,沿線打到廈門,到浙江,到天津,在長江也是。1860年的長江之戰,當時非常奇景的,就是中國老百姓居然不支持大清,而去支持英軍。英軍一發炮彈打落了大清的船隻,兩岸就一陣歡呼,如果是英國的船隻受傷就沒有歡呼之聲。當時的英國統領不理解,就問中國翻譯這怎麼回事,中國翻譯就告訴他:這個國家,國不知有民,民不知有國。這句著名的名言就是這樣留下的,所謂國就是政權政府,政府跟人民沒有關係,政府根本不顧人民,人民也不會顧政府。所以當時人心都向著外面,巴不得大清失敗。而大清也確實是奴役了中國二百二百多年,實際上是個外來政權,中國當時屬於亡國狀態,大清的皇帝都號稱“以外國之君主中國之事”,“以夷狄之君主中國之事”。而且在皇宮裏都知道,動不動就說我們不是中國人,但是我們是中國人的主子。所以中國的漢人巴不得滿清完蛋!

第二次鴉片戰爭,中間的是談談打打,打打談談。本身談了個《天津條約》談成了,但是清朝方面,鹹豐皇帝聽了大臣的意見,准備了到處不執行。比如本來按照條約,是要派公司進駐北京,這在各國都很正常,公使也是大使。但是鹹豐皇帝認爲有損國威,要求一是要按照所謂的三叩九拜大禮,再就是限制人數。當時的英法聯軍也是不答應,要求平等對待,並且要求使團絕對不能受到尊嚴的損失。結果咸豐皇帝跟一名叫僧格林沁的滿清大將,還有其他大臣謀劃了幾個詭計。根據《天津條約》的條款,英法的這些使團也好,商團也好,軍隊好,應該從大沽口那裏進出天津和北京。結果滿清又利用民團阻航道,不讓能行,然後謊稱是這裏的政府治理不了,是民團在阻止,航道能行不了,要求他們繞道。然後真的有人繞道了,像當時一名美國的使節就繞道去北京。結果去了北京之後,就受到羞辱性的待遇。滿清方面還謀劃一件事情,說是如果英法這些聯軍,或者使團不繞道的話就半路劫持,派出僧格林沁半路埋伏兵打擊他們。英法聯軍不知道,自己清航道准備登陸,結果受到了僧格林沁部隊的伏擊,死傷400多人,是一個重大的挫敗。當時舉國慶祝,全國一片歡騰,僧格林沁立了大功。

這都是背信棄義所造成的!在這中間還發生了一件事情,本來中國在古代就有個說法——兩國相交,不斬來使。英國兩國派了一個39人的使團到北京,鹹豐皇帝跟大臣謀劃,乾脆把使團的人扣押起來作爲人質,要求英法退兵。結果這一關起來就非常嚴重,刑訊逼供,其中史書所載有十個人被刑訊逼供致死,有的說20個,總之生還的只有19個人。這件事爆發之後,英國和法國就徹底怒了!殺使團,斬來使,非常嚴重!英國和法國絕對沒有對大清國的使團和來使殺掉或者關起來。所以英國和法國勃然大怒,因此就增兵了。英國增兵18000,法國增兵4000,猛攻大沽口,從天津一直打到北京。結果大清國方面的軍隊一路潰敗,特別是最強悍的主力軍,就是僧格林沁的蒙古騎兵,英勇善戰的主力部隊居然全軍覆沒。僧格林沁隻身逃亡,一個人成了光杆司令。然後英法聯軍攻入了北京,後來就發生了火燒圓明園事件!當然這段歷史有一些很長的細節,在這裏說不完。但是這第一把火是中國人放的,可能是出於對皇朝的憤恨,後來第二把火是英法聯軍放的。這些歷史的考證,今天就不去說了。

帝國主義是打到了中國,但是在滿清王朝的所作所爲,不遵守協議,失約,是背信棄義,囚禁又殺死使團,伏擊按照協約進來的英法聯軍,還有就是禮儀上強迫別人對朝廷以上上過這裏對待等等,導致了那麼一個結果。後來有人宣稱落後就要挨打,這四是斯大林說的,實際上不是經濟上和技術上落後。當時的大清國並不落後,比日本先進多了,實際上是思想上和政治上的落後!也就是我原來得出的結論,在《關於中國的100個常識》裏面說的——腐敗就要挨打。大清國挨打就是腐敗!

所以這位作者王亞軍總結的很好。他說這就是一個惡性循環,大清國先對人家不平等,然後是挨打,後來簽約,簽了約之後不執行,不遵守,背信棄義,又挨打,又簽約,又不執行等等。而且在這個過程中還把其他不該招惹的國家招惹進來,俄羅斯就趁機勒索,要邊境,前後割讓了150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而英法並沒有領土要求,除了所租借香港,以及後來在第二次戰爭之後割讓了九龍半島一帶等等,其他並沒有要求。他們就是要通商,建立正常的關係,遵守萬國公法。後來滿清的咸豐皇帝因爲火燒圓明園之後逃到熱河,一病氣死,這個時候滿清才開始研究萬國公法是什麼東西,派了一些去研究,但是還是想以滿清爲主。後來在1900年發生的義和團之亂,八國聯軍在這裏就先不說了。

總之回頭來說,滿清的作爲跟今天中共的作爲是驚人的相似。先是不平等對待別人,搞貿易順差,盜取別人的知識產權,師夷之長技以制夷。這也是滿清的一套,用外國人的技術來制約外國人,比如華爲中興公司搞間諜活動就是這樣。然後還師夷之長技以制華,制約中國人,把中國人民監控起來。今天的中國人心態也一樣,由於在國內不能說話,不能暢所欲言,大家都在政府單方面的這種宣傳下遷怒於外國,什麼都是外國的錯。然後盤踞北京的政權,從滿清到中共都是偉光正,偉大光榮正確。所以今天完全一樣!

昨天傳出了一個新聞,說是美國總統川普表示,如果中美能夠達成重大協議的話,他也考慮把3月1日的期限往後延。他說總不能說不願意這麼,但是就口風有點鬆動。這顯然是中方的要求,希望能夠延後3月1日這個90天最後期限。因爲如果不延後,到3月2日達不成協議,關稅戰將會繼續升級。所以顯然是中方的要求!川普這個說法一出來,很多國內外的網民網友都很擔心,說一是川普又鬆口了,不妙!再一個是中共又在玩拖延之計,又在欺騙了,拖字決又出來了。川普有可能上當!這種擔心不是沒道理的,對照大清當時的作爲,可以說是如出一轍,一脈相承。統治集團一方面爲了維護自己的政權利益,欺瞞國內民眾。另一方面爲了拖延不執行,又欺瞞其他國家。

那麼最終結果不會釀成當年的滿清跟英法或者八國聯軍之間的衝突?今天的中共非常像狀態!會不會引發戰爭,現在都是一個未知數。當年的滿清一會兒是跟英國宣戰,一會兒是跟法國宣戰,後來是跟八國宣戰,或者是跟十一國宣戰,跟周邊的國家全搞翻。而跟日本的做法完全相反,日本做法是開放通商口岸,平等來往,遵守外國公法,然後實行政治改革,君主立憲。最後日本是脫亞入歐,進入現代化國家的行列,然後成了一個亞洲的強國。至於後來中日之間的演變是另外一回事了!

今天的中共得像極了滿清,今天的動作拖延也好,不執行條約也好,以至於就算3月1日前後簽訂了,有可能還不執行。川普說也有可能3月份在簽約之後跟習近平會談,這讓大家都捏了把汗。川普是否會上當,現在還不知道。當然川普不是那麼容易上當的人!當年的滿清欺騙英法,欺騙來欺騙去,最後招來的是槍炮軍艦。今天的中共,把美國也好,其他國家也好,欺騙來欺騙去,最後結果是什麼,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美朝峰會出意外!王位爭奪者突然發聲,某人背後設局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28日星期四。 第二次美朝峰會,美國總統川普跟北朝鮮領袖金正恩在越南河內舉行的會談提前結束。說得好聽是提前結束,說得不好聽是談判破裂,但是雙方也都說了一些客氣的話。在28日,預定的正式會談突然在半小時內結束。川普原本在下午4點舉行記者會,結果記者會提前到了兩點,而他跟金正恩的工作午餐也取消。因爲看上去的是金正恩獅子開大口,而美國不能滿足。美國堅持自己的原

金正恩橫行中國,土共沿途進貢。幕後明爭暗鬥,意外走漏行蹤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27日星期三。 第二次美朝首腦峰會正在越南首都河內舉行,美國總統川普和北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先後到達河內。川普照例坐總統座機空軍一號抵達河內,然後下榻在萬豪酒店。北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則繞了個大圈子,他坐火車經過大半個中國,然後在中越邊境換汽車到達河內,他住在Melia Hanoi(美麗雅)酒店。 金正恩這次穿越大半個中國非常有名堂。中國的媒體在表面上看來是借金

注意:接班人即將上升到省委!習胡兩家的如意算盤,一直打到2032年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26日星期二。 在中共官場,有一個人又要升官了,從市級官員即將升爲省級官員。因爲這個人很特別,所以格外引人矚目。這個人的名字叫胡海峰,是前總書記胡錦濤的兒子。 這個人的升官過程路線圖基本上很清楚,從市級到省級,將來到中央級。他的升官過程可以總結爲六個關鍵字,就是報答,避禍,報復,升官,造假,接班。 什麼叫報答?這個胡海峰原先是經商,在清華大學當一些公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