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武漢封城!

關於在武漢發生的不明肺炎或者新型冠狀病毒,武漢瘟疫現在中共當局不得不承認問題很嚴重。


一月二十號中共承認有兩百多例,但是只隔了一天到了一月二十一號就承認有四百七十例,其中九人死亡,死亡者都在湖北,但是四百多例除了三百多例在湖北武漢之外其他都在全國各地,現在全國各地不僅是北京、上海、深圳這樣的大城市,再來像西北寧夏在北方山西、西南、貴州這些都出現了相關的病患,所以情況迅速的瀕臨失控。


那麼這次在國際社會一再壓力之下,中共不得不開始承認現實,甚至承認在武漢可能實現封城的這種極端的舉措。當有記者在外交部發言人的會議上問到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的時候,說:「武漢會不會封城?」他沒有否定他只是說:「武漢湖北地方政府已經採取措施,嚴控進出武漢的人員。」當記者再三問是不是封城,那麼他就說是對進出武漢的人嚴格檢控還建議記者去詢問當地的人,那事實上有可能武漢實行了封城。


武漢的市區人口一千一百萬加郊區一千九百萬,現在武漢的市長大聲疾呼要求外界人不要來武漢,那就是為封城作準備,所以封城可以說在近代史上、在當代史上非常的罕見,就把一個城市整個孤立起來,人不能進、裡邊的人不能出、外面的人不能進,這可以說是極端措施,有可能會搞到物極必反。當然現在要說人道、人權,中共當局是完全不會再顧了。


那麼不僅現在這個病例越來越多、死亡者越來越多,而且現在承認醫務人員也受到感染,現在在武漢救治這些患者的已經有十五名醫護人員受到感染,這就證明了可以人傳人。


而在十二月下旬剛出來的時候,中共方面吞吞吐吐,一是隱瞞二是輕描淡寫,再一個早些專家學者出來說不會人傳人,說倒是懷疑來自於野生動物,的確是來自於所謂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野生動物,有可能。


那麼部分的網民歸咎為中國人吃野生動物或者非法野生動物這只是一個表面上的原因,真正的原因還是這個制度一黨專政的制度,沒有一個互相監督、互相制衡的機制,老百姓沒有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也沒有談論的自由,更沒有司法獨立。


就在過去三個多星期裡面,中共當局的主要作為不在於去給公眾提醒、或者發布、或者廣泛報導這件事情,而是去抓捕那些談論這件事情的人,也就說這個新型冠狀病毒,不是中共控制了主要對象,他沒有控制住而控制住的是談論這件事情的人,就是有八個人談論這件事情,甚至其中有人是因為家裡有人死亡,結果他們倒被控制起來了,疫情沒有得到控制而談論疫情的人被控制了,這就是中共的顛三倒四。


所以事實上現在中共承認這個事情,仍然被外界所估計的要輕微,因為外界前兩天已經有不同的機構,包括倫敦的帝國醫學院估計中共中國國內已經有這樣的病歷1723例、世界衛生組織認為有1343例、其他一些國際機構認為有2000例左右。


那麼中共現在報導了470例,應該說還有隱瞞,這個事情之所以中共當局不得不出來公開並且承認、並且認為事態嚴重,那是因為事情傳到其他國家,現在周邊國家紛紛的發現了這些病例,包括日本、韓國、泰國、新加坡、台灣、香港等等,周邊國家紛紛發布了這些病例而且發現了這些病例,甚至在美國都出現了病例。


所以各國紛紛採取措施,而且世界衛生組織要在今天一月二十二日星期三要召開緊急會議,說要把這個事情確定為緊急重大事件,這在世界衛生組織的歷史上也很罕見,又一般確定為嚴重流行性疾病,所以緊急重大事件就是叫沒有預警、沒有預料、沒有預防,完全是突如其來非常突然,這就含蓄的定性了中共當局嚴重的隱瞞,延誤了以至於將近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讓國際社會來採取緊急措施。

Recent Posts

See All

重磅消息!国家副主席中招?老常委儿媳闯关入京!伊朗副总统倒在中国梦

政治局七常委開會商討為防疫、抗疫、捐款,捐多少怎麼捐,主持會議的總書記席習近平叫大家提方案,排名第五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首先提方案,他說:「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要體現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那就是平均主義,所以我們七個人平均捐款。」但他的提議受到了排名靠後的幾名政治局常委的否定。排名第七的政治局常委韓正建議說要不然官職大小,他說:「比如說我們七個人,我捐一千習總書記就捐七千,我捐一萬習總書記就捐七萬,其他以

官媒强烈暗示:习近平该做检讨!美国含蓄敲打中共高层:担起责任,别外逃!解封令闹出大乌龙

話說已習近平為首的七常委開會在主席台就坐,事先約好都不戴口罩,以真面容示人以安定黨心關係,習近平埋頭讀報告,萬言報告王滬寧寫的,他讀了一陣回頭一看,發現王滬寧戴了一個口罩,習近平就問:「王滬寧同志,我們不是約好都不戴口罩嗎?你怎麼一個人戴了個口罩?」王滬寧說:「我想了一下,不戴口罩違反禁令,違反我們自己制定的規則,我怕別人說閒話,所以。」習近平又埋頭讀報告,讀了一陣回頭一看,發現王滬寧又沒戴口罩了

新冠疫情凸显了中国的根本问题在于制度变革

2020年伊始,中国便遭遇了新冠病毒肺炎的猛烈袭击,疫情不仅席卷全国,也扩散到全球30多个国家,形势严峻。有分析指:这是北京政府在八九-六四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一次危机。虽然当局为遏制疫情采取了封城等一系列措施,但许多做法仍引发非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针对当局管理疫情的方式以及疫情将对中国产生的影响等问题向本台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您对中国目前的疫情发展情况作何判断?疫情是否得到有效控制? 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