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停貿易戰,劉鶴赴美密談:如何讓習主席有面子,不輸金正恩

各位觀眾聽衆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1日星期五。

1月31日星期四,由中共副總理劉鶴所率領貿易代表團在美國華盛頓跟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爲首的代表團舉行了兩天的部長級磋商。這是90天談判的一部分!談判結束之後,看上去沒有取得最後的成果。雙方只是強調,中方要在農業和能源方面加強對美國的購買,另外還有對美國進一步開放金融業和製造業。這是一個初步的有關貿易方面談判的印象。

美國總統川普這兩天發表了一些推文,發出的一些含混的訊息。他在推文中說,他不久可能會跟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再次見面,在此之前可能沒有重大貿易的達成,但是他相信跟習近平見面能夠達成重大的貿易協定。不是小的,而是重大的,全面的貿易協定。另外當有人問他關於談判期限,也就是3月1日到期的期限有沒有可能延後的時候,他開始是說,如果不能達成中重大貿易協定的話,有關的談判期限也可能延後。他說中方積極的想達成貿易協定,如果中方需要一點時間的話,也願意考慮中方的需求。這條信息發出了一個含混的訊息,一方面相信能達成協定,但是另一方面似乎又允許中方拖延。如果真的是這樣話,那麼善於打拖延戰的中共可以說是得到時機,再次得到時間去拖延。

但是隨後在白宮和白宮貿易代表的一些言論中,這些方面的話得到了修正。萊特希澤在會後重申:3月1日是一個期限。在3月1日之前不能達成協定的話,相關的關稅戰將會繼續。該加碼了加碼!如果這還是一個個人說法的話,那麼最後在兩天的談判之後,白宮發表了一個有關這次貿易談判的正式的一個聲明。這個聲明中除了提到雙方進行磋商美國方面的7條要求之外,最後一段說道:3月1日是個硬期限,如果在這之前達不成一個滿意的協定,相關的關稅戰會繼續,也就是說有關增收2000億中國商品的關稅將從目前的10%提到25%,而餘下的2670億中國商品將立即徵收25%的關稅。這是美方一個正式的表態!

這次中美雙方的談判爲什麼會有川普這些含混的訊息,同時談判之後傳出川普習近平要再次會見,而且時間地點都比較確定。時間是2月下旬,地點是在中國的海南省。這顯然是這次由劉鶴親口向趾普提出的一個請求,要求或邀請。說的好聽是邀請,說的難聽點是請求,中性一點是要求,顯然是習近平方面的要求。這個解讀主要是中方需要這個東西,因爲到目前爲止,按照美方的說法,或者川普他們的說法,中方幾乎在每一個領域都在答應美國的要求。除了增加購買消除貿易逆差,也願意答應在技術性,在結構性改革上讓步,去認可美方的要求。但是讓美方感到爲難的,是如何監察這些所有協議和承諾的實施。因爲對於中國來說,簽協議容易,表態承諾也容易,但是不執行,這是由來已久一個言而無信的常劣信用記錄。在這個時候,中共讓步是肯定的,而且作了積極的表態。

那麼這裏面就是爲什麼還有一次首腦會見。其實這是習近平方面要找一個台階下!因爲對習近平方面來說,如果說這個協定就是由劉鶴和萊特學者之間簽成的話,給人的感覺是城下之盟,是劉鶴到了華盛頓之後簽的一份城下之盟,表面上看起來就是習近平和中共的一份投降書,舉白旗,一個妥協,在國內或者黨內不好交代。反過來如果是相關的協議是在中國境外達成的話,比如說是習近平到了美國或者到了某個地方跟川普達成的話,也給人一種城下之盟的感覺。所以中方的考慮是,我們願意作全方位的讓步,但是我們至少贏一個面子。那就是美國總統到中國的土地上去簽取協定。這樣儘管這個協定完全是按照美方的要求所簽訂,但是倒過來中共就可以做宣傳,給中國人民的宣傳上來就可以造成幾個錯覺。第一,是雙方達成的一個貿易協定。第二,是美國總統不恥下問來到中國去簽定這個協議,似乎美國簽訂的一個城下之盟。第三,對習近平方面來說,以主人的身份好像簽訂了一個雙人協定,最後宣佈把中國或成最大贏家。

在這裏面,中共方面已經准備了兩套詞。在談判之初,海南島本來就是要確定爲自貿區。如果達成協議,中共會說成本身就有他們擴大開放的步驟和計劃。這是原本的計劃,而不屬於美國起舞,這是個台階下。還有個台階就是當貿易協定達成,說成是滿足中國人民日益增強的對美好生活的追求。

那麼反過來說,這兩句話是什麼意思?接受美國的條件,達成中美貿易協定,消除貿易逆差,取消技術限制,停止盜版知識產權,停止商業竊密,這是滿足中國人對美好生活的需求,也就是說美國方面提出的壓力是有利於中國人民的,這方面中共在潛台詞中承認了,這一場貿易戰,貿易談判有利於中國人民。說明從美國的初衷出發,就是客觀上,中國人民的利益跟美國的利益是一致的,撼動的只是中共當局的既得利益而已。而另外一句話,說是中共要進一步擴大開放,或者說是一個原有的步驟。這也反過來證明,美國泰山壓頂的這種貿易戰和貿易談判促使中共要進一步地擴大開放,甚至要經濟改革。也就是說如果沒有美國的壓力的話,中共方面極可能不僅不進一步改革開放,而且會不進反退,甚至於進一步走向閉關鎖國。也就是說中國面臨進一步的改革開放,完全是在美國強大壓力之下造成的。這就跟40年前中國的改革開放其中的要素之一,就是美國的壓力一樣。整個過程中都是如此!包括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最惠國待遇等等,都是在美國的壓力,動力和各方面的牽引下促進中國的改革開放。時至今天,大戲的節奏仍然如此。

所以在這個時候,我想習近平主要會關注幾點。他會關注他在黨內的地位,關注一黨專政制度在中國的安穩。讓步可以,但是我們在形式上要保障這兩點。如果是川普到了海南島跟習近平簽成最後的協定,這樣習近平就認爲在政治上可以收穫這兩點。回頭來說還是那句話:中方贏面子,美國贏里子。美國贏的是實質性的貿易成果,而中方是在作出重大讓步的背景下,表面上贏回一個面子。贏得一個好像是以主人姿態接待美國總統,然後達成雙邊協定,宣佈貿易戰終止這麼一個所謂重大勝利。甚至暗示中方的重大勝利!

這次劉鶴到美國還有個關鍵點。除了兩天的正式談判,其實他提前了兩天到。本來談判時間是30日和31日,但是他在28日就到了。當有記者問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劉鶴副總理提前兩天到美國是什麼原因。外交部發言人是搪塞其詞,不知可否,顧左右而言他矇混過關了。事實上,這說明頭兩天才是重頭戲。公開談判後兩天是正式安排的,劉鶴到達的頭兩天顯然跟美國方面作了大量的溝通,甚至可能私底下會見了美國總統川普,因此講出了習近平要求跟川普再次會見,以及會見的重要性。詳細地闡述了這一點,希望美國方面配合。中共方面願意對美國作全面的,重大的讓步,滿足美國在各個方面的要求和需求,但是至少要給中共方面一個面子,尤其給習近平主席本人一個面子,讓他有台階下,讓他有機會宣佈他也是贏家,甚至是重大的贏家,重大的勝利。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想川普和美國體會到了這一點。因爲川普和美國方面追求的是一個實質性的成果,因此願意給這個面子。所以後來就看了戲劇性的一幕,就是川普在白宮會見劉鶴的時候,當著自己的面讀出了習近平的來信。這是習近平叫劉賀帶給川普的一封信,當著大家的面讀了出來,在這方面就給了習近平一個很大的面子。習近平在信中故意說雙方各退一步,希望達成協議什麼的。各退一步的說法是說給大家聽的,美國總統念出來也是說給大家聽的。事實上的確就是要求,或者是川普已經心領神會,就想給習近平一個面子。

這個面子是什麼面子?實際上說在2月下旬在海南舉行習近平跟川普的這個會談,從形式到內容都酷似金正恩的情況,就是習近平進入了金正恩心態。美朝首腦峰會,要解決的目標是朝鮮半島的無核化,是消除北朝鮮核武器。實際上還沒有取得重大的成果,川普跟金正恩已經在去年6月22日新加坡見了一面。按理說沒有取得進一步的成果,之前雙方沒有見面的需求。但是當北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再次提出跟美國總統會見的時候,美國總統答應了,答應的原因是要穩住北朝鮮,穩住金正恩,也知道金正恩需要這個面子。因爲金正恩每一次跟美國總統見面,在國內就當一次大贏家,進一步鞏固他在國內的領導地位和權力。因此金正恩跟川普又商定了2月份在越南舉行一個會談,可以讓金正恩不僅在國內贏足面子,鞏固他的權力,而且在國際上也贏足面子。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要換取他實質性的讓步!

同樣道理,習近平看到了這一點,所以習近平也想效法一下金正恩,西朝鮮要學一下北朝鮮,所以他的心態也是這樣。剛剛在90天談判之前,12月1日在阿根廷跟美國總統見了面。如果說90天的談判必須要有成果的話,必須結束貿易戰的話,中方勢必要作出重大全面深入的讓步。怎麼個讓法,非常講究,怎麼結束,那就需要習近平川普再見一次面。再見面的意義一樣,習近平可以在國內鞏固他的權威,在國際上也有一個面子,尤其把地址選在中國的海南省,而不是在美國或者其他地方。

在時間上也接得很緊。2月下旬,川普和金正恩將在越南會見。緊接著在那之後,甚至於中方可能想趕在那之前。目前看來說是在川金會之後,川普就順道去海南島跟習近平會見,並且簽署重大貿易協定。越南跟海南島很近,都在南端。同時在川金會之後就是川習會,甚至於中方可能爭取把川習會趕在川金會之前,讓川普先到海南島和習近平簽署了協議之後再到越南,這樣中方和習近平就會更有面子。所以在時間,形式,地點,心態上,習近平完全進入了金正恩的角色。可以看出這兩個政權,這兩個領導人不僅在統治形式上非常相似,而且在個性上和心態上也是酷似。他們所追求的這些面子上的東西,或者是手中的權力,在國內黨內地位的鞏固,這方面的目標都完全一致。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解釋,就不難看出。這一次劉鶴訪問美國取得的最重大成就並不是雙方的磋商和談判。他取得的最大成果是說服了美國方面,美國總統川普答應跟習近平再次見面。另外也可以解釋他的行程爲什麼提前到達,後兩天是正式談判,頭兩天可以說是秘密活動。這個秘密活動就影像了實現習近平本人的一個強烈願望,希望在重大協議達成之前,習近平跟川普再次會見。所以總結起來,還是美方贏得實質,中方贏得表面。美方贏里子,中共贏面子。這是中共方面的追求,而美國願意去成全。至於3月1日這個期限會不會動,我個人認爲動的可能性很小,儘管川普的口風有所鬆動。

中共也在窺測時機,認爲川普在國內政治上受到牽制,在通俄門事件上不利,跟民主黨在國會的博弈,在關於修牆,政府局部關門的這個鬥爭中對川普也不利。目前川普還沒有爭取到在美墨邊境修牆的國會同意款項,政府局部開門了,要繼續談判。中共的媒體上說想仿效這個方式,川普後來對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讓步,先暫時讓政府繼續開門,結束35天歷史最長的局部關門狀態,繼續開門運作,同時繼續給民主黨去談判建牆費用。中共在國內的媒體上已經有宣傳,號稱要學這個方式,似乎要效法民主黨,要效法佩洛西跟川普的談判方式,認爲川普不一定不讓步。中共也想先達成一些關鍵性的協議,不達成全面協議,然後之後再去談判。中共想製造這種狀況,但是不一樣。他判斷美國國內政治對川普可能有所牽制,但是他誤判的一點,就是川普最重視的一件事情——如何對付中國,如何對付共產中國。而在所有的這些事情之中,最重視的就是雙邊的貿易,扭曲的,不平等的,不公平的,不對等的貿易。而且川普的閣員大多數都是由鷹派組成,同時國會的兩黨最大的共識也是如何對付共產中國。因此中共方面想在3月1日,或者在協議上還想繼續做點功夫,打拖延戰或持久戰,我想應該是會打錯算盤。能夠爭取到川普跟習近平2月下旬在海南島會見,能夠讓習近平在相當程度上搶一些金正恩的風頭,那就已經相當不錯了,對習近平來說已經是個很大的台階下!

這次中美談判中還報導出一個訊息,就是中方希望把美中貿易談判跟朝鮮問題掛鉤,讓中方去扮演一個更大的角色。但這個被美方婉拒了!也就是說中方想進一步贏得更多的面子,就是把朝鮮問題交由中方主導處理。比如跟金正恩談判這件事情最好由習近平,由北京方面去主導。最後如果朝鮮問題能解決,說成是習近平,或者是中方的主導作用,這樣的話中方就更願意在中美貿易談判中作出讓步。

其實中共的想法是一石三鳥。一是要贏得一個子,覺得在中美貿易中讓步可以扮演這麼一個角色。二是想繼續主導或抓住北朝鮮的局勢。三是他以爲把朝鮮問題加進去,而給美國一個感覺是他幫了美國是忙,那就必須讓美國在台灣問題上讓步鬆口一樣。這是一個非常老謀深算的想法,但是美方婉拒了。因爲美方現在有自己的渠道跟北朝鮮和金正恩溝通,不需要中共來插手。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