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大爆炸,高官離奇失蹤。死傷無數,某政治局常委的幕後角色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27日星期三。

3月21日發生的大爆炸伴隨著習近平的出訪。習近平前腳剛走,中國發生大爆炸,這個消息隨著習近平出訪歐洲的全程。事件發生在江蘇市鹽城市響水鎮陳家港的化工廠,這些後續新聞繼續驚人。根據官方發佈的數字說,死亡人數上升了78人,而失蹤人數仍然維持在28人,各類受傷人數是600多人,其中重傷和危重是100來人,加起來差不多將近千人。但是當地的民眾反映,人數遠不止這個數。一個是光炸掉的廠房和樓房就是幾十幢,廠房炸掉了23幢,周圍的居民樓,學校和其他樓房也是炸掉了幾十幢。這些被炸塌的廠房樓房究竟死傷多少,可以說是不計其數。


其中兩個值得關注的訊息,就是中共官方說失蹤28人,也就找不到的,下落不明的有28人。如果這些項下落不明的人找不到屍骨的話,最終都會被政府認爲是失蹤。但事實上,這些人有可能被瞬間氣化!什麼叫瞬間氣化?根據專家介紹,這次江蘇大爆炸跟天津大爆炸非常類似,就是相當於原子彈級別的爆炸。現場升起了蘑菇雲,火光沖天,爆炸連連,聲音巨響。然後製造了三級地震,製造了方圓幾十公里的衝擊波,大量的車輛樓房都被損壞。在這種相當於核爆炸的中心,形成了高溫度高能量,有說是高達上百萬度。這種高連鐵都會融化,如果是人或者動物遇到的話,肯定會瞬間汽化。也就是說不排除在爆炸核心,就是後來看到被炸出了巨大坑道的地方,不少人被瞬間氣化,恐怕還不止28人。這是一個非常可疑的數字!


另外一個就是現在在當地周圍的醫院擠滿了很多去尋親的人,他們尋找失蹤的親人,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要在醫院去認一下人。這些人根本不止28個家庭,而是多不勝數,有的地方甚至水泄不通,人山人海,大呼小叫,要尋找自己的親人。所以有很多人可能根本就不在失蹤的行列,很有可能被瞬間氣化!


這些死傷人數可以說完全是無法清點,除非是家屬自己報。但是中共在第一時間啟動了維穩機制,所謂的維穩機制包括兩點:第一是控制受難者的家屬,第二是控制新聞記者。在控制記者方面,由中宣部直接下令,說不准記者前往現場,趕到的要立即撤回。國內的記者被下令強行撤回,不准擅自報導,如果報導的話要以新華社的報導爲准,還有就是不准發佈現場圖片和現場視頻。如果是境外國外記者,則會被阻止阻擾,排除在現場之外。當時最初的時候是有一些記者趕到了,他們用一種先進的航拍機拍了現場的一些畫面和錄影。但是他們卻驚奇地發現,中共使用了最高級的干擾設備來干擾他們的拍攝。其中一種是干擾無人機的設備,可以直接干擾航拍機,使航拍機拍出來的東西畫面不清楚,震動,甚至支離破碎!所以中共最先進的工具不是用來保護人民,而是用來隔絕訊息,坑害人民,限制記者,限制新聞,限制新聞自由和訊息自由。


另外,不僅是記者受到了驅趕,限制和排除,而且有維權人士,環保志願工作者被維穩,監控,甚至逮捕。比如有一名叫張文斌的環境保護志願者,他去了現場作了一些簡單客觀的報導,客觀地介紹了當地的情況。結果就被公安帶走,扣押了差不多一整天。據說是後來釋放了,但是有的消息又說沒被釋放。


中共一貫都是一出了事就對那些受害者家屬展開維穩,很多受難者的家屬被所謂公安便衣帶到了周邊縣市的賓館進行隔離維穩,說是要控制他們的情緒,不准他們跟新聞媒體記者接觸。每當一發現這些受難者家屬,就會把他們帶離。這就是中共維穩的另外一套!


所以整個事件撲朔迷離,死傷可以說是不計其數,在很多點跟天津大爆炸非常相似。在這個事件中,我說過中共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沒有一個人出現,天災人禍沒有一個人出現。總書記習近平自從2013年之後就沒有出現在天災人禍的現場,總理李克強自從2016年之後就沒有出現在天災人禍的現場,其他的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都沒有出場。這極有可能就是源於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所提供的理論,就是所謂的塔西佗理論。就是你政府如果失去了公信力,那麼你做好事,說好話,做壞事,說壞話,都一個樣,人們都會不滿意。所以他們乾脆就不去了,不出場,免得節外生枝。但是政府失去公信力不能怪人民,是你們自己失去了公信力,是你們長期的胡作非爲,倒行逆施,拒絕政治改革,拒絕制度改革,造成了失去公信力。所以不能夠把這種責任甩給人民,不管人民的死活。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使用了兩套,一個是黨和國家領導人用批示代替視察,動不動就震怒,然後批示,假裝表個態。像習近平,李克強,韓正等都作了指示。再一個就是用應急管理部來代替黨和國家領導人視察,應急管理部的領導彙集了當地的省委,省政府的領導去現場組織救援。就是利用他們來給中共高層,中南海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當擋箭牌,當替罪羊,奔赴到這些有毒氣的現場。


但是這裏面又出現了一件非常蹊蹺的事情。就在應急管理部趕往現場的時候,卻有一個關鍵人物不存在,或者失蹤。因爲應急管理部是中共在2018年3月份成立,4月份掛牌的。這次去的人有黨組書記黃明,還有幾個副部長去了現場,但是部長王玉普卻沒有出現,這令人非常奇怪。王玉普在2018年3月份被任命爲應急管理部部長,4月份還出席了揭牌儀式,最後一次報導他的消息是2018年11月,是報道他被授予什麼消防救援總監。王玉普最早是在地方上任職,後來調到北京之後,他先是當了總工會副主席,大概是在2010年。後來在2015年,很奇怪的調到了中石化任董事長。中石化公司就是原來周永康他們所在的基地,有可能是石油幫在2015年被端掉之後,王玉普被任命爲中石化的董事長。之後在2017年,他又被調任爲所謂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局長。然後這個職務還掛在身上的時候,他在2018年又被任命爲應急管理部部長。


現在這個人卻消失了,不存在了,完全沒有報導,那麼就有幾種說法。一個是說他當了應急管理部部長之後就病重,一直住院。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是帶病提拔。習近平當局再三強調,不准帶病提拔幹部。但是應急管理部是個緊急行動部門,綜合了各種救援的分隊,所以應急管理部長應該是個非常精明強幹,非常健康能跑的人。應急嘛,做應急管理的話,要有非常強悍的體力。如果說一來就病得,長期病倒,而且沒有撤職,帶病提拔,而且帶病在崗,這本身是中南海的失職。就提拔他的人是誰,究竟是國務院還是中央?是習近平?還是李克強?還是王滬寧?誰提拔了這個人,那應該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再一個說法就是他可能被追查,因爲腐敗被追查,在調查之中。但是完全沒有消息的公佈,因爲到2018年11月還有他的消息報道。


再一個說法就非常撲朔迷離了,有可能裏面有其他的貓膩。因爲說到江蘇省的大爆炸跟2015年天津大爆炸有很多相似之處,包括這種核爆炸的威力,蘑菇雲,火光沖天,衝擊波,人工地震,以及周圍車輛房屋的巨大破壞,大量的人員死亡等等。其中有一個非常蹊蹺的情節,那就是天津大爆炸當時傳聞可能跟某種政變有關,北戴河會議的部分中央高層領導可能要去天津開會,結果突然發生了這樣的大爆炸。然後當時黨和國家領導只有總理李克強前往,遠遠的看了一眼,後來走了,說是謠言四起,沒有發佈好新聞,然後天津市市長黃興國聲稱最大的失誤是沒有做好輿情工作,而不是什麼安全生產。這時候發生了一件蹊蹺的事,就是當時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局長楊棟樑去了天津視察現場。但是視察的第二天,他突然就被中紀委抓捕,這個楊棟樑後來以反腐的名義查辦。事實上跟天津大爆炸有關,但是查辦他的時候沒有說他跟大爆炸有關。這個人被查辦顯得非常蹊蹺,因爲他以前在天津做過副市長,後來調到北京任所謂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局長。當時的楊棟樑,甚至後來包括了天津市長黃興國落馬被查辦,都說可能涉及到神秘的天津大爆炸背後是否有某種陰謀,某種針對中共高層的陰謀,或者是針對習近平的陰謀。楊棟樑主要是處於這麼一個疑雲下被捕的。


而剛好王玉普擔任了同樣的職務。在楊棟樑之後,接替他擔任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局長的是楊煥寧,楊煥寧當了兩年,到了2017年就交給王玉普來出任。在去年聘任應急管理部長的時候,他這個總局局長職位還在身上掛著,並沒有別人接替。這一次他離奇失蹤,離奇消失,如果是應急管理部到場,應該是他會到場,結果黨組書記到了,副部長到了,唯獨是部長沒有到場。那麼王玉普究竟是在大爆炸之前消失的,還是在大爆炸之後消失的,這一點現在沒有消息,撲朔迷離。而王玉普身上掛著的職位跟當時楊棟樑的職位是一樣的,就是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局長。這個局長的位置上究竟有什麼方便?在哪方面可以下手?爲什麼這次大爆炸發生在習近平去歐洲訪問的同一天?這都非常蹊蹺。所以這個關鍵人物的消失或失蹤,給這一次大爆炸的背景蒙上了一層疑雲。如果用各種陰謀論來進行推論的話,可以作各其他很多推論。除了說這個人病重,這個人腐敗被查,還有可能是參與了某種策劃,某種反對中共高層,反對中南海,或者說反對習近平的某種形式的政變,或者是直接參與其中,很難說。就跟中共的公安部副部長,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突然被抓捕一樣,背後就是孟宏偉參與了某種反習的鬥爭或政變,或者是要披露某種醜聞。所以王玉普在大爆炸離奇失蹤,是一個重大的懸念!


實際上在這次大爆炸中還有重大的責任人,就在政治局常委層面。因爲這次大爆炸之前的一個月,就是在2月份的時候,當地的居民就發出了警訊,說是空氣中聞到了刺鼻的味道,味道不對。所以周圍的居民都恐慌起來,有人傳言說化工廠有毒氣洩漏,可能非常危險。當時的響水縣陳家港民眾就紛紛疏散,有人乘汽車連夜逃離,有人逃離不了的就乘坐農民的四輪車逃離,結果有一輛四輪車說是載了20個人,導致出了翻車事故,有4個人落水身亡。這個消息在當時報告給了中央電視台,而當時正值兩會期間,中央電視台顯然接到的指示是維穩,報喜不報憂。當時央視接到的指示是相反的處理,就是不僅不報導真相,而且要進行闢謠。結果央視還鄭重其事的闢謠,通過主持人的口來闢謠,說在江蘇省響水縣出現了一些謠言,叫居民不要聽信什麼毒氣洩漏的謠言。而且還說導致居民倉皇出逃,出逃過程中導致人員死亡,這人員死亡應該由那些造謠者負責。這是中央電視台的報導,結果闢謠之後隔了一個月,果然在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陳家崗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爆炸!這個大爆炸回頭看到央視報喜不報憂,配合宣傳部門隱瞞真相,而且進行闢謠,所以完全對這次事件負責!如果說央視反過來發出警報,進行調查,疏散民衆的話,效果就會完全不一樣!


這讓人們想到2008年在四川發生大地震的時候,當時在四川汶川縣的附近就發出了地震的傳言,這個警報直接送到了中南海,送到了總書記胡錦濤和當時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還有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等人的案頭。結果胡錦濤,周永康,李長春等人所做出的指示剛好相反,說是現在要迎奧運,要祥和喜慶,紅紅火火迎奧運,要各地報正面消息,報喜不報憂,於是就建議四川省政府出面進行闢謠。實際上當時的汶川縣,很多居民都准備進行大轉移,要防地震。結果四川省政府在2008年5月9日作了闢謠,說是謠傳,於是很多要轉移的居民就停了下來,不轉移了。四川省政府的闢謠剛剛發出了幾天,就在5月12日就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四川大地震,震動了半個中國,而且震驚了全世界。當時死傷人數慘重,僅官方公佈的就是8萬多,而死得最多的是學生,多達3萬多,因爲豆腐渣學校倒塌而死亡。可以說當時隱情不報,反過來報喜不報憂,或者是進行闢謠的,從上面的總書記胡錦濤到周永康,李長春,到下面的四川省政府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今天在江蘇省鹽城縣重演的悲劇,倒過來推也是如此,中央電視台附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報喜不報憂,而且按著警報不發,還反過來進行闢謠造謠!但是這不能僅僅怪到央視主持人,也不能僅僅怪到央視頭上。央視的背後是中宣部,中宣部的上面是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識形態的書記處常務書記王滬寧。所以王滬寧必須對這次事件的瞞報,隱瞞,報喜不報憂,甚至倒過來闢謠,最後造成大量人員死傷負上直接的責任,負上不可推卸的責任,甚至於相當首要的責任!

實際上說到王滬寧,中共高層自從有了王滬寧的那套塔西佗理論,不再視察天災人禍的現場之後,就發現在政治局常委中,其他的常委雖然不去視察天災人禍的現場,但是他們還是會去視察一般的情況。比如到軍隊走一走,到工廠走一走,到農村走一走。但是唯獨只有一個人,就是王滬寧從來沒到地方去走動過。這非常奇怪,他唯一的走動就是幾次到車站去迎接金正恩!從這個角度來推斷,王滬寧恐怕是得了某種形式的環境閉鎖症。比如害怕坐飛機,或者是害怕坐火車等等。而如果是得了環境閉鎖症的人不肯出門,僅僅在家裏成天琢磨的話,那應該帶有某種心理變態。


在文革時期,當時王滬寧的父親爲了讓他們三兄弟少受衝擊,把他們三兄弟反鎖在家裏,要他們抄毛選,抄馬恩列斯著作。王滬寧可能在那個時候就產生了心理陰影,產生了某種心理變態。所以後來他主政之後,不僅給江胡習三代人出主意要保守,要反對改革,要倒退,不要與時俱進,而要與時俱退,甚至要回歸文革,回歸毛澤東時代,這恐怕跟他青年時代的經歷有關!同時他作出了非常變態的一些對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整個國家的控制,反改革的措施,恐怕都跟他的人格特質有關。然後中共高層的秀才又少,他是少數能夠抓筆桿子的秀才之一,所以王滬寧的心理變態極可能引發到中共高層的集體心理變態。比如強迫症,或者是主觀意識過強,食物植物神經功能紊亂等等,最後以一種強迫症的姿態把中國變得跟文明世界格格不入。不僅跟中國人民的意志完全相反,而且跟文明世界背道而馳,以至於整個中國現在陷入了一個非常奇怪的狀態。人民沒有自由,整個外部文明史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恐怕都跟王滬寧的腦袋有關。


這個足不出戶的酸秀才,由於自己的某種心理變態,極可能正在給這個國家帶來深重的災難。他原來手抄毛選,手抄馬列著作,後來導致了這幾年所發生的瘋狂事件,什麼新婚夫婦洞房手抄黨章,這些令人髮指的,不能用無恥來形容,只能用無底線來形容,令人哭笑不得,荒誕程度不亞於文革的事情,一定是出自於王滬寧本人的策劃。


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的這次大爆炸連接到央視,而央視又連接到王滬寧,可以說這個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包括這些黨和國家領導人戲劇性地取消了到地方上的視察,尤其是天災人禍的現場,都跟王滬寧這些餿主意有關。哪怕是俄羅斯在去年一家超市發生大火,總統普京都還親臨現場去視察。世界各國的領導人都在這麼做,我在之前也舉了很多例子。但是唯獨中共的黨和國家的人突然從天災人禍的現場消失,我想這跟王滬寧本身的一些歪門斜道有很大的關係。所以一句話,一個結論,一個名字,一個結論,就是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跟這次江蘇省大爆炸有關係。而且負有不可推卸的重大責任!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