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暴力惊现六四模式,公安扮港警!美国会酝酿法案,习近平或被禁止入境

Updated: Jun 18, 2019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19年6月14号,星期五。在香港,官民对立,警民冲突在继续演义。发起香港大示威、大游行的民间组织,『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宣布已经申请要在6月16号是星期天继续举行大游行、大示威。并且把两项诉求增加了一项,民阵和香港市民的原先的诉求是,一个是要求港府撤回修例,撤回所谓『逃犯条例』、『送中条例』的恶法,另一个要求是要求现任的特首林郑月娥下台。那么现在增加了一个诉求,谴责香港警方滥用暴力。事实上,香港警方,或者所谓的警方,滥用暴力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并且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的谴责。因为香港警方在这次,在12号、13号的冲突中,不仅大规模的使用催泪弹,连发150枚催泪弹,而且使用了橡胶子弹和这个布袋弹,还有其它武器,包括这个电棍和其它的殴打武器。而且国际社会,你要使用橡皮弹和布袋弹,在国际上有一些规则,比如你要远距离而不能近距离这个射击,近距离会射穿人;那么另外它起个警告作用,所以它不能够射击人的上半身,这都有相应的这个国际上的一些标准或者道义上的一些标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香港警方所使用的是近距离的使用,布袋弹和这个橡皮弹,有些人头部被打重伤,有的是眼睛下面打了大口子,严重的受伤送医,那么这次警方的暴力非常的令人震惊,还有就是不断的出现视频,画面显示有的是几十名港警、警察在围殴一名男子、殴打一名男子,把他打昏送到医院,再到医院去对他进来逮捕。另外还有视频显示,几名、十多名警察殴打一名抱头蹲地的女子,还有发现警察攻击记者,包括这个法国的记者对他们大喊,说你们住手,你们攻击警察局居然,那么还有这个香港商业电台的记者遭受攻击的时候,再三出示记者证,但是被这些港警大吼,说“記你個老母”这样的粗话,说这个这次香港警方的暴力是非常惊人的。

与此同时也看了个不同寻常的现象,就是港府和中国国内的中共喉舌,众口一词的谴责香港市民的行动是什么暴乱,暴徒、暴动等等,为镇压制造口实。

那么另外还有一个特征就是,香港警察不仅施展暴力,而且把暴力延伸展到校园和医院,他们到校园去搜查学生,或者是到医院去搜查这些受伤者。实际上让我们在中国参加了民主运动人非常熟悉的一个模式,这就是共产党模式,或者说六四镇压模式。实际上在30年前,在北京发生了就是相同的模式。

一个模式就是中共当局把当年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的行为指称为动乱,后来指称为暴乱,然后把这个进行自卫的民众称为暴徒,为镇压制造口实,这跟这次香港政府和中共内地的报刊所说的如出一辙,这是一个相似性。

第二个相似性就是暴力,就是这次香港警察所使用的暴力,是非常过度的暴力,再一个相似性就是,有些暴力有可能是中共的便衣所制造的,实际上在1989年3月份,在藏区、在西藏的首府拉萨,后来是6月份在北京,都发现中共的公安穿着便衣,扮装民众去制造暴力,尤其在这个拉萨制造这个焚火事件,然后暴力或者抢劫事件,然后引来这些青年参与,制造一个口实,当时在北京也有类似的发生,在成都也有发生。成都的人民商场就有一些比如说拿着统一的木棍,理着浅平头的一群便衣,高度怀疑是当时的公安去焚火烧这个人民商场,就引来其他青年参与,最后这个成都人民商场付之一炬,就给这个警方导致这个镇压的借口。当时成都军警的镇压导致这个二十多人死亡,说是小天安门事件,是北京发生了屠杀,在成都也发生了屠杀,只是规模小一点而已。 那么今天香港的作为及有可能是一些公安便衣特务所挑起的一些行为,这跟89年极为相似。

还有一个就是昨两天我们讲到的,就是内地的公安,及可能混进了这个港警,或者冒充港警,在香港进行暴力。因为香港当地的警察多少对当地的有一些感情,不至于下重手,不至于出那么粗的粗口。但是这次看了所谓的港警是下重手、非常暴力,而且的满嘴的粗口。那么极可能是内地从广东省搬过去的内地的公安,扮装成香港警察进行攻击,那么现在很多蛛丝马家都已经显露了这个痕迹,不仅有很多的传闻,而且有一名这个姓谭的公民党的议员,是民族派的,那么他就发现这些港警不仅没有这个委任证,而且问他的姓名,他不报姓名。

再一个还发现呢,就是有的这个港警不会说广东话、就不会说当地的香港粤语,只能说普通话,这都引起了高度的怀疑,这些都即可能是中共安插进去的。说这个面对香港七百万人口,又面对上百万的人大抗议,大示威,中共极可能感觉到港警这个警力不够了,那么增派警力的话,只能从内地增派公安、便衣。中共有驻港部队,但它轻易不敢使用驻港部队,因为驻港部队的动用的话,那在国际上是一个重大的事件,那么驻港部队只能维护国防,根据中英联合声明和一国两制,中共只对香港的国防和外交负责,其它内部事务不能够负责,不干预港人高度自治。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 港警是维护社会治安的一个基本力量。如果港警不足的情况下,中共极可能调派内地的武警通过罗湖口岸便衣进入,或者通海上的偷渡进入,这些都有传闻。在2014年的雨伞运动就有传闻,那么这次更加得到一些印证,通过这次暴力事件的表现跟当年1989年,30年前的89年民主运动的情况相象,从制造舆论,指称民众为暴徒、暴乱,到这个过度使用武力,一直到当年北京六四大屠杀之后,后来是大镇压、大逮捕。军警进入医院,或者进入高等院校去抓人。那么今天的这个香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也到医院,到高校去恐吓性地抓人,所以这些行为都跟当年的行为很相似。

也就是说香港经过22年,不仅一国两制被砸毁了,那么共产党已经全面进入了香港,渗透了香港,只不过没有公开亮出他的牌照而已。那么这样的情况,所以这次的香港所面对的情况是一个六四镇压模式的一个翻版,尽管还没有发生大屠杀,但是六四镇压的多种特征已经显示出来了。所以在六四 30年之际,香港也好,台湾也好,国际社会也好,都指望中共当局平反六四,但是现在这个指望不仅完全落空,中共是反其道而行之,不仅不会平反六四,反而把六四镇压模式向全国推广,向西藏,向新疆,现在又向香港推广。所以中共政权倒行逆施,更冒天下之大不韪,跟中国人民作对,跟全世界为敌,反人类,这个可以说这种本性可以说昭然若揭。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的倒行逆施在国际受到谴责,国际上纷纷谴责香港所发生的暴力事件。那么现在民间组织在再次游行中也提出了调查这次暴力事件。在这个时候国际上也相应的有些行动,比如在美国有两个看得见的行动,一个是白宫有一个请愿网站有We The People,那么人们可以就某个议题可以在那里请愿,如请愿达到10万人的话,联署达到10万人,那么美国政府白宫就必须采取行动,在60天之内作出回应和采取行动。

那么这次有一个议题,请愿议题就是要求对香港破坏一国两制,这个背信毁约,把恶法引进香港的香港官员和中国官员,要取消他们绿卡,取消他们的签证,也冻结他们在美国的资产,这样一个动议在三天之内获得了十八万人的这个联署,远远超过了门槛,十万人的门槛,所以在60天内美国政府必须做出这个回应。那么不仅这是民间的呼声;与此同时在政府层面,国会众议院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宣布,由多党派议员提出了香港人权法案,那么很快就会进入审议,另外呢,众议员也将重审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或者说美国跟香港的《香港关系法》,那么这个关系法就是把香港确定为一个自治的地区,有特殊的关税地位,有很多特别的这个金融地位等等。那么现在这个如果重审这个美国跟香港的这个关系法,或者政策法的话,就说每一年要重新审视香港的自治地位是否受到了侵蚀,一国两制是否还保存。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美国有可能取消对香港的最惠国待遇,最惠地区的这个待遇,那么另外也可能取消独立关税定位,那么中共通过香港转口贸易,或者通过香港进出口所受到这些优惠有可能会被取消。也就是香港特殊地位的取消,有可能导致整个中国经济又实这个雪上加霜,因为香港毕竟是中国的一个窗口,一个早期经济增长的火车头,现在仍然是一个中国通向外国世界开放,或者是交流的一个重要的窗口。

那么另外一点的,如果是在香港人权法案通过的话,将会对在香港所发生的人权事件,破坏一国两制,破坏香港自治的这些香港官员和中国官员进行个别的制裁,这些制裁就包括冻结他们的美国的资产拒绝他们签发签证,如国有绿卡的要收回,如果这样的法案成立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不仅是香港官员,比如说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本身要受到制裁,她有没有在有没有美国的身份,在美国有没有资产,她要受到制裁。那么进一步的主管香港事务的官员,中国官员都会受到制裁,盘踞北京的。

这个说从法理上的来说,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多名政治局常委,跟香港事物相关的,比如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副总理韩正,这些相关的人都可能受到美国法律的香港人权法案的制成。如果这样的制裁延伸下去,不仅他们在美国的资产会被冻结,他们在美国金融系统有交易的话会,会受到阻止,而且他们会被拒发签证。也就说,如果从法理上推广下去,如果是所谓『逃犯条例』或者是『送中条例』这种恶法在香港通过的话,那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香港人权法案』,那么从法理上的延伸开来,你中共的高官就不能够访问美国了,甚至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不能进入美国,那中美就进入了全面的敌对状态,全面的对抗状态,就跟当年美国跟苏联的这个全面对抗一样,完全没有高层互访,到后期才零星的有一些高层互访,尼克松时代,早期是全面的禁止了高层互访,甚至部长级来往都拒绝,只在国际场合或者第三国去见面了,中国跟美国有可能回到当年苏联和美国的这个状态,就是全面的、升级的冷战。

尽管这是中共所不愿意的,所以说很多人就会疑问,既然香港如果是通过这个『逃犯条例』,中共会受到如此大的损害,中共为什么要一意孤行,强推这种恶法,因为首先中共并不是要香港的繁荣和稳定,是要他自己的既得利益的繁荣和稳定,他们的香港的洗钱中心,他们的这个豪宅,他们的这个股票,他们的这些上市公司,他们的资金的繁荣和稳定,这是跟这个香港人的繁荣和稳定无关,它不在乎香港像的繁荣和稳定,这是其一;其二,香港到时候不仅是普通人有可能是兴起移民潮,富豪、有钱人都会出走。因为『逃犯条例』一旦通过,那些有钱的人随时可能以各种罪名,中共罗织罪名的话易如反掌,,因为它罗织罪名的话就有可能失踪、消失、人间蒸发,被抓了中国内地去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有钱人、富豪都会撤走,香港首富李嘉诚率先撤走了,更多的富豪、有钱人也会追随,那么这个时候,中共也不在乎,它不会在乎,因为它要的就是香港人出走,香港富豪、香港本地的走人,进来的填补真空的是中共的权贵,他们的家属子女,他们的裙带关系,他们这个源源不断的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进驻香港,说这也是中共所不在乎的。

那么最在乎的就有可能是,那么中共跟美国的关系全面恶化,中共的高官,甚至于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相应的都不能访问美国,不能跟美国来往,中共是否在乎,这一点恰恰是中共要在乎的,所在乎的。因为他们毕竟要面子,他们甚至要某种形式的中美关系。

说得不好听,中共内部、中南海高层有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也可以说精神分裂的逻辑,一方面要在暗地里不断的损害美国,占美国的便宜;但另一方面需要中美友好,希望中美所谓关系稳定,是重中之重。说这是一个完全互相矛盾的事情,如果你真要中美友好,要稳定中美关系,就不应该做损害美国的事,占美国便宜的事;同时也不能够在,不应该在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上严重对立,跟美国这个完全做对,说中共的苛求完全相反,就好像这个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个人非要占另外一个人便宜,非要去把另一个人吃干喝尽,甚至呢用仇恨心态去对待另一个人。但另一方面还要表面宣称有友好的关系,还要向外界显示他们非常友好。中共之所以要显示对美国有好,它是要在国际上觉得跟世界首强保持一个关系,以免在国际上陷入一个孤立,同时对国内人民去做这个宣传、炫耀,它跟美国的关系非常稳,而且使中国人民的不要指望通过美国,或者民主社会的支援,获得中国国内民主运动的胜利,或者获得名中国人民的这个还政于民这么一个愿望、或者梦想。说中共的这个考虑非常多。

所以中共现在要考虑的是,它是不想冒着这样一个风险,也就是连美国都不能去了,连美国签证都不能拿了,这正是中共高层的微妙之处,微妙就在于我昨天讲到,习近平在这个紧要关头出国到中亚两国去访问,一是为了卸责,二是为了避祸,那么卸载就是想吧,如果香港出了大事情,把责任交给一些主管香港事务的高官负责,比如人大委员长栗战书、政协主席汪洋、副总理韩正,你们去负责,习近平就没有责任,想逃避责任;另一方面是避祸,出国避祸。因为习近平作为一个上任以来,做为一个麻烦制造者,trouble maker,已经是寻衅滋事、惹事生非,到处惹祸,在南海闯祸、在台海闯祸、东海闯祸,现在在香港问题上闯祸,在中美关系上闯祸,说处处闯祸,是一个可以说全世界最大的麻烦制造者、最大的Trouble Maker。在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可以说是祸事不断,在俄罗斯的差点摔倒的各种内情,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有可能那就是出国避祸,不要被别人拉下水,进而被别人拉下台。说这些复杂的心态都在其间,那么另外那美国在跟中国之间在互相喊话,有可能在大阪G20峰会上,有可能习近平跟川普会再一次的会见,或者是跟中美这个贸易重开谈判。在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在回避一些事情,但是香港问题的始作俑者,目前愈演愈烈的这个对抗,一定是来自于习近平,习近平是这个始作俑者大家,当然象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极左路线的执行者,王沪宁罪责难逃,说香港出了问题,他也罪责难逃,整个中共高层的极左路线、倒行逆施、文革派给香港带来的如此巨大的冲突,可以说是都是这个责无旁贷,无法推卸他们的责任,不管你避到哪个国家,无法推卸责任。

看接下来的事情如何演变,香港这个警察,或者说冒充的香港警察的中共内地公安,用仇恨、用恐怖手段、用暴力手段对付民众,甚至是制造、人为地制造暴乱、人为地制造冲突,这种手段只会使香港官民对立加深,警民冲突加剧,整个社会弥漫的这个本来已经是不和谐的气氛,可能进一步向仇恨的方向演变,这是香港的整个社会的这个空气极为不祥,极为这个充满戾气,这就是中共度这些作为所造成的。那么如果继续演绎下去的话,那么事态有可能达到一种不可收拾的地步,一方面人民不会放弃抗争,另一方面中共不放弃它们这个所谓的恶法,或者说是对人民的加害。那么这个双方如果是愈演愈烈的话。最后能发展到什么程度。我想香港绝对不是北京,这个驻港部队绝对不是当年邓小平他们的调动的所谓戒严部队,或者是解放军正规军。因为香港毕竟有它的国际地位,有英国、有美国、还有联合国在背后。如果说发生的一定是合成一个国际事件,这个中共方面可以说是吃不了兜着走。另外,其实当年邓小平除了说一国两制50年不变,什么马照跑,舞照跳这些话以外,他曾经还说了一句话,当时有记者问了他说,那50年之后呢。这个邓小平就说50年之后还用得着变吗,意思就说50年之后也可能中国内地就香港化了,中国内地也可能是经济自由、社会多元、政治民主了,那还用得着变吗。邓小平还有那样的这个基本的常识性的想法,但是今天的习近平当局,习近平、王沪宁当局居然要在香港开倒车。明明香港这个一国两制是台湾的示范,但是居然他们的想法是反过来,认为我要不踏平香港,怎么踏平台湾,我要不在香港这个彻底地实行一党专政,我怎么能到台湾实行一党专政,这完全是习近平、王沪宁等人的倒行逆施,也可以说是一种逆向思维了,这种逆向思维完全跟时代脱节,甚至连当年的政治老人邓小平都不如了,落后到这个程度。

所以现在香港的这个事态对台湾也可以说是巨大的警示,台湾社会可以说正在这个民意转换,前段时间还有些亲共亲中的候选人还是这个炙手可热,还有一些民意民望,显然在香港事件的冲击下,这些台湾的亲共亲中的候选人,显然会在民意中,栽大跟头,逐渐走下坡路,台湾香港的民意会发生变化,对明年民间的2020年的台湾大选也会产生可以说重大的影响。

所以接下来香港事件怎么走向,那么美国的国会通过的法案,如果通过了相应的法案之后,会在外部起到一个牵制的作用,习近平当局能不能到这个悬崖勒马,按他们的说法叫悬崖勒马,这个可以说值得多方关注,那么他们放出了一句话是说,这个修例是特区政府,林郑月娥自说自话,这个自己所为,并不是中央政府,留下一点口子。但是根据习近平、王沪宁当局的顽固性、极左性,也有可能硬来。

这个林郑月娥在昨天抛出一个母亲论,说她是母亲,有儿子,把香港的年轻人、学生说成是宠坏的孩子,她要训斥,结果今天,随后她遭受到了香港一万二千多名母亲联署谴责她,意思就是林郑月娥根本就不配做母亲,她也根本不配做香港青年和学生们这个母亲,更不配去训斥学生。而香港的青年、香港学生恰恰是民主的先锋,时代的先锋,这是叫做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些人才是可以说是时代的弄潮儿。林郑月娥不要送没有资格做他们母亲,尽管她依老卖老,林郑月娥甚至没有资格做这些学生的学生,她没有资格做香港民主青年、先进青年的,连做他们的学生的资格都不够,这就是林郑月娥。

那么她会不会被下台,根据香港前几任的这个特首命运都不佳,第一任特首董建华没有做完第二个任期,中途被换掉。第二任特首曾荫权临时即位,后来做完任期之后受到这个法律上的追究,被判刑。那么再一个特首梁振英勉强做了一任期,第二任期连中央政府都不再让他去搞所谓的竞选,小圈子选举。所以林郑月娥的命运如何,会不会重蹈前几任特首,甚至比他们更惨,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

好,我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