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設局逮人!政治局常委南下督戰。中英火爆對吵,聯合公報還算不算數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19年7月4号,星期四。前几天七月一号数十万香港人举行了七一大游行,在当天晚些时候非常蹊跷的发生了少数的暴力冲击立法院的事件。在这一事件之后,从七月二号开始香港政府警方开始大逮捕,到目前为止有28人被捕, 同样蹊跷的是在目前为止在被捕的28人中只有一人涉及冲击立法院,这个名字是潘运瑭,他的另外一个雅号叫画家,他被控五项罪名,包括袭警罪,那么其他都跟冲击立法院无关,比如说有十二名罪名是涉嫌破坏升旗典礼,大概是7月1号香港要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是中共的旗帜,招得人们干扰,那么另外九人涉及网攻,网攻警方的网站,起底一些警员资料,另外有6人涉嫌在游行时伤人,比如说投掷鸡蛋或者杂物,被捕二十八人中最小的只有14岁, 所以到目前为止这个非常蹊跷。

在这个执行大逮捕的同时呢,也有不同寻常的现象,那就是有一位中共政治局常委二度南下,坐镇深圳,此人就是韩正,说是主管港澳事务的,他是在6月29号或者30号就到了到了深圳,那么香港特首,也就是傀儡的这个林郑月娥是到深圳,二次跟他相会。那么第一次韩正到深圳是在6月9号,和6月13号这个大游行,一百万人、两万人大游行之后,那么当时到达深圳是向林郑月娥传达的指示是应该要让步,要暂缓这个“逃犯条例”恶法。香港人民抗议的恶法,可能要暂缓,另外做了道歉,做了这个当时缓和局势的一些措施,但是并不彻底,并没有符合人民的期待,比如说是撤回这个恶法,还有就是撤销对6月12号的这个暴动的定性,还有对警方的暴力也要进行追究,但香港市民的同时要求这个颜面扫地、信誉扫地的特首辞职。那么那是那个时候韩正南下一次,那么这次韩正再次南下坐镇深圳。他南下坐镇深圳发生了7月一号非常蹊跷的暴力事件,然后之后就发生了大逮捕,应该说林郑月娥当局是得到了中共的这个最高指示,至少让步和不让步是中共中南海的决定,同样这个制造暴力和搞大逮捕也是这个中共高层这个指令,也就是直接由政治局常委韩正到深圳传达的这个指令。

那么在这样的指令下香港开始了这样的上演暴力的过程,而且最后实施大逮捕,这个逮捕中不仅有一名只有14岁,而且有一名女性,所以这次这些事情都是这个前后顺序的一个发展。在这顺序发展中,昨天我说过香港警方和中共的报纸自己就流露了、不打自招的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的泄露了他们自己制造暴力的这些种种痕迹,包括那名所谓总警司叫谢振中的,他在10点21分去谴责暴力,有部分人是9点冲进去,他发布这个影片的时候,他的手表上的时间显示是5点、或者是5点05分,下午的5点、或者是早上的5点,说提前就预录了。所以一个手表泄露了天机,泄露了这个警方及其背后的中共有预谋、有计划、这个有组织的,这样策动了这么一个暴力。所以香港的网民就非常讽刺的称这个总警司、这个谢振中,说他是预言家。说他是通灵师,还有人说他是未来警察,科幻片里面未来警察,说能够提前四个小时,或者更早时间就感知9点钟会有人冲进去。

不仅有这样的是作为佐证,中共的媒体铺天盖地的谴责香港的暴力,而且现在更多的影片、更多的视频流露出来,佐证了有人特别是共产党方面策动的暴力的这些证据, 比如说在这个立法院门口撞击立法院时候,当时有一些人戴着头盔,戴着眼罩,然后蒙着口罩,然后带着手套,完全齐备的,工具都齐备,什么回收车、铁棍,或者是其它的铁器去砸立法院,当时的多名民主党的议员,民主派议员在现场阻止他们,包括民主党的主席胡志伟和多名的议员阻止他们,甚至有一两个人下跪叫他们不要那么做,但是其中有一个非常神秘的人,也是戴头盔、戴眼罩、戴口罩的,把这个阻挡的议员扑到一边,然后让其他人冲进去。这里面我说是中国的特工嫌疑最大,内地的公安,也有也有香港的市民指出他们是黑社会,说是黑社会成员,活动在这个旺角或者其他的黑社会成员,当地把他们称为这个古惑仔,广东话叫做古惑仔。就说这个黑社会跟共产党从来都是一家,共产党要肇事的时候会让黑社会帮他们行动,反正只要付钱,说黑共一家,共黑一家,警匪一家,这是共产党的特征。而且这个人看镜头上显示,他把这个民主派的议员扑倒在一边之后,完全是非常冷漠的走开了。如果他真的是个热心的抗议者,他应该把这个议员拉开之后,上去慰问一下,至少是就是互相鼓励,或者安慰一下。没有,他非常冷漠的走开,然后消失在人群中,这就是非常诡异的现象。

接下来诡异的就是什么,就是这生在冲击这个立法院的铁栅门的时候,有记者在立法院内部,有记者在一个角落里拍摄的镜头,看了警方的动作也非常神秘,警方本来是排成面向铁闸门的几层防线,然后是有一些喇叭声叫不要冲击,但是后来喇叭声没有了,后来停止了。但是诡异的是香港警方在这个面对铁闸门的时候,突然他们警察里面有人在这个盾牌下面,盾牌下面用脚踢出一个东西,是个催泪弹,催泪弹出来就在警察面前开始燃烧。然后离奇的事,就在这个催泪弹踢到这个前面头排警察前面的时候,外面也甩进来一颗催泪弹,两个催泪弹在警察面前,就在立法院内部,铁闸门还没有破开,就这个烟雾生成了。这个烟雾生成了仿佛是警察自己攻击自己,而且大多数警察应该不知情,是个别的一些卧底的警察在里面动作,而从外面进来的也非常奇怪,然后这个烟雾弥漫之中,警察就是淹没在这个烟雾之中,同时记者在旁边的记者也拍不清楚了,因为这个烟雾也障碍了记者的拍摄。那么在这一内一外两颗催泪瓦斯的这个燃烧和烟雾之后,警察突然在这个9点来钟的时候,眼看这个铁栅门要不攻破,或者已经被攻破的情况下,警察突然撤走一空,非常整齐的集体的撤走一空。撤走一空之后,铁闸门本来已经是撞破、撞坏了,示威者转换思维这次可以冲进去,但是五分钟之内示威者并没有冲进去,过了五分钟才有少量的人开始进入立法会,然后有更多的人进入立法会,据说是有数百人不等,也有说数十人,这是一些奇怪的镜头。然后这个警察整个的消失了,消失之后又发生一些事情,那么这些视频之后又发现这些民众在进去之后,做了一些破坏和做了一些动作,然后自己又撤离了。警方声称,就是那个叫谢振中的总警司就发表讲话,10点21分,说是要清场,说是抗拒的话,会使用武力,然后就是深更半夜的清场,实际上是民众自动撤离的。然后就是4点钟的时候,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出来发表讲话,说是严厉谴责暴力,要追究到底,一切都是这个导演好的、排练好的一个剧本里面。

到了后来两天,警方取证之后,对立法院调查取证之后,然后就大概的昨天、或者前天一些时候,邀请记者进去,就是立法会的秘书处邀请各报记者,各报记者指派一个人去立法院去参观,参观所设定的时间是一个小时,设定的路线是由他们这个立法会秘书处设定的,不能走未经设定的路线,让他们看。然后记者看到这个立法院内部的确遭到很多破坏,主要是电气和电视这些设施、电线,遭到很多的破坏,然后墙上的画像,就是97回归之后的这个立法会主席的,三位立法会主席画像遭到这个损毁,但是97之前,港英时代的两个立法局主席一个姓施、一个姓黄的,他们画像没有受到损毁,另外,到处有这些标语或者是涂鸦,比如说,官逼民反,或者撤回恶法,或者叫做没有暴徒只有暴政这些标语口号,然后这个去检查这些物品的时候,虽然办公桌或者是椅子一片狼藉,但是记者仍然注意到一些非常、文件柜,比如议员的新文件柜,或者是储柜,装东西并没有遭到多大破坏,除了个别的有些损坏之外,大多数完好无损,而前几天已经各种报的报导立法院内象装了一些饮料或者是水或者食品的地方,有市民的如果进入立法院之后呢,饿了、渴了,要拿这些食物和水,会留下了钱,上面还写了纸条,是对不起拿取这些物品,但是付钱,留下了钱,显示香港市民的这个素质,随后进去的香港市民的素质,并不是指那些带头这些共产党的土共和黑社会的这些人,他们所做的,就香港被误跟进的一些香港市民的素质。另外还发现了有一些在陈列席,立法会有一些陈列非常贵重的礼品和艺术品的地方,并没有遭到任何的破坏,这就显示这些都非常的诡异、情况很不一样。所以虽然说立法会遭到破坏,但是显然破坏者恐怕就是那些带头冲击立法会的,多数是共产党的卧底、内地公安、共产党特工,或者跟他们相联系的黑社会,他们在大肆破坏。但是随后进去的其他的多数年轻的、或者香港市民,并没有破坏什么,而他们也就是去短暂的占据了立法会,如此而已,或者经过商量之后又退出来,在退出的过程当中,还有四人坚决不走,但是别人也把他们拉出来,说大家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说非常有气氛,拉出来。那么显然带头冲击立法会,暴力冲击立法会有人消失、带头破坏立法会也有人消失,这就是为什么在大逮捕的过程中,居然只逮到一个冲击立法会的人。那么这一个人,有可能就是他是这个参与者,或者是随后才参与,我说过在通常土共的做法、中共的做法,搞暴力呀它会用一些便衣特务在前面打砸抢烧,然后会吸一些激进青年跟进,这个被捕的被称画家的潘运瑭先生,他极有可能是跟进的、激进的一员。但是只有他一个人被逮捕,那么那些砸铁门的,好多个砸铁门的,好多个冲击、这个砸玻璃的,用这个准备好的长铁棍捅烂玻璃的,这些人去哪里了,警方为什么没有逮捕他们,还有在立法会里面进行这个破坏的究竟是谁?他们是谁?去哪里了?说这些都是留下了无穷的谜底。

我就说过,这个中共的超限战,中共这个使用暴力和谎言起家,靠暴力和谎言维持,所以遇到这些危难的事,要嫁祸于人民的时候,如果人民有和平的请愿,他们非常娴熟的应用他们的手段制造暴力。这一套手法在1989年从拉萨玩到北京,又从北京玩到成都,在2008年奥运会前又在拉萨上演了一把,在2009年七五事件中又在新疆乌鲁木齐上演了一把,说中共的这个特工啊、便衣、卧底经常搞,上演这个,说这次又把它推到了一国两制的香港,也就是跨越香港,跨境上演这出,自导自演,这个暴力戏来嫁祸于港人。而在港人要求排除暴力定性的时候,故意制造暴力。全世界都不会忘记1989年的六四事件,世界上称为六四事件,天安门事件和六四屠杀、或者六四大屠杀、或者是北京屠城等等。但是中共的称呼叫做平息反革命暴乱,它要制造暴乱,没有暴乱、它要编一个暴乱出来,然后名为平暴,在北京叫平息暴乱,在拉萨同样叫平息暴乱,那么在乌鲁木齐人,在任何地方发生任何民众的抗议,哪怕最初是和平的请愿,最初和平的诉求,中共一定要把它往暴力上引导,只有引导到暴力上,中共才有这个借口去镇压。说这次香港是中共的一个故技重施,超限战的延续,那么就在香港大逮捕的同时,还是一个政治局常委坐镇深圳,更显示了这个背后的总指挥就是中南海,就是这个中共现在的领导层。说不是特区政府、更不是这个香港本身警方所发生的这些事情。

那么在追究暴力过程之中,6月12号警方对人民所采取的过度暴力并没有受到追究,警方不仅发射催泪瓦斯和橡胶弹、布袋弹,近距离的射击民众,射击民众上半身,严重违反国际准则,这些没有受到追究。所以香港的事态仍然是非常的复杂。就在这个复杂的同时,中共的这个不仅不解决香港人的诉求,而继续通过这种上演暴力的方式,以为能够这个压服香港人,施压只会使事情恶化,只会使这个双方成拉锯状态。

所以香港的这个民间组织本来在沉寂了一段时间,现在要发起新的游行,那就是七月七号本周星期天,七月七号要发起九龙大游行,同样是香港的民间组织,这个民间人权阵线,要发起这样的大游行,这样的大游行显然是继续他们的诉求,要林郑下台,要撤回恶法,同时要追究这个暴力背后的这个幕后黑手,追究警方的暴力等等。香港民众会继续的游行示威,当然中共也许继续的策动一些暴力攻击,这个特别是中共所买通的黑社会不会闲着,他们极于挣钱,要继续的破坏这个大游行。这些事情都只能使北京跟香港的对立进一步的尖锐化,冲突继续的加剧。

那么就在这个时候,中共跟英国方面终于也爆发了冲突,因为香港实际上是在在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之后,这个主权移交给中国的。我原来说过的,在1842年的南京条约和后来的补充条约中,香港三地只有新界是租借给英国的,那么九龙和香港另外两个岛都是永久性割让给英国,也就英国当时的撒切尔首相是尽了最大的善意,把整个英国这个香港三岛的这个交还给中国,主权移交给中国。但它很明确的是当时移交的是主权而不是治权,主权归这个中国,中央政府的只能管香港的外交和国防,那么治权在港人手上就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双方商定的一国两制,发布了《中英联合声明》,这个联合声明具有国际效力,在联合国对备案,而且各国都予以承认,包括美国这个对香港的有关的法规都建立在中英联合声明基础之上,建立在一国两制的基础之上,如果中共不承认的话,美国也不会承认,就会相应的改变对于香港的政策法规,或者是这些地位。

那么现在中国跟英国干上腔了,原因是前两天英国的外交大臣亨特发表了一番说法,他告诉中共,说1984年所签订的《中英联合声明》依然有效,英国是继续的这个遵守,他要求中国方面遵守这样的这个声明,说他坚决支持这样的文件,就是一国两制,他如果中国方面不遵守《中英联合声明》,破坏一国两制的话,后果就会相当严重。这个他说了一番原话,那么这个中国各方面的做了回答,外交部的发言人以及中共驻英国大使刘晓明等等,而且用词是非常的尖刻恶毒,就在亨特做了这一番客观的表述者之后,中共方面的用词居然是语言暴力,共产党特有的语言暴利,用了一连串的成语来这个攻击英国的外交大臣亨特,哪些成语,包括:居高临下、目中无人,到什么叫不思悔、改信口雌黄,然后又说是不自量力,甚至就说厚颜无耻。人家就发布了这么一个说法,居然就语言暴力了这个程度,比厚颜无耻来定义,然后《环球时报》发表说英国外交大臣无权对香港什么指手画脚,在中国的骂人中你说了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这些词语,总之,恨不得把把所有的这个负面的成语都拿出来用,来骂英国的这个外相,外交大臣,显示中共的这个语言暴力的登峰造极,它的登峰造极的水平。那么不仅这个外交部发言人这么骂了,中共的媒体也这么骂了,而且这个中共驻英国大使刘晓明还说是这个英国外交大臣的说法是支持香港的暴力违法者。他很清楚暴力违法者是谁,就是中共本身,就是北京所指使的,要么是内地公安,要么是这个便衣特务,要么是黑社会组织,总之是中共本身暴力违法者是中共本身。不管是英国,还是美国,还是世界各地,在立法会发生了这个暴力之后都呼吁要和平理性和克制,而且对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不管这暴力来自何方,来自官方还是民间,国际社会都是反对的,民主国家都是反对的,没有任何人支持暴力,只有中共本身在策划暴力,拿暴力来说事。说了这个刘晓明,其实早在2012年中日关系最尖锐的时候,为了钓鱼岛激烈争议的时候,这个刘晓明就在英国大出风头,跟日本驻英国大使辩论,这个互相辩论谁是伏地魔,日方还是英方,伏地魔是哈利波特里的一个反面角色,辩论半天,网友们总结伏地魔就在天安门,就是这个一块腊肉,就是这个纪念堂的一个东西叫伏地魔。那么当时的刘晓明也是用了所有的词攻击日本,攻击结果,这么多年过去了钓鱼岛实际仍然掌握在日本手上,中共是寸土未得、寸海未得,结合是白闹了一场。就在那次钓鱼岛的闹的过程之中,中共是在国内又上演的暴力,亲自导演的暴力,由这个公安便衣,政法系统周永康亲自下令,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亲自下令,公安便衣理着同样的小平头,穿着同样的白衣服,拿着同样的尺寸的木棍,到处见到这个日本的商店、企业、产品,打砸抢烧,结果让老百姓跟进,激进的青年跟进,跟进的结果就是中国人民自己这个社会受祸害、受伤害。我前几天提到,西安一个驾驶日系车的车主被这个暴徒打得打到脑袋颅骨打穿,在医院休克,成了植物人。他当时的太太在旁边求,说不开日本车好了,不开日本车好了,不要打了。最后袭击者他自己被判了徒刑,说人命致伤。那场暴力就是中共政法委系统特务体系自己挑起扮演的,后来的反韩风潮也是如此。

说刘晓明在那个过程中,驻英大使刘晓明就表演了非常不光彩的角色,不仅没有揭发中共自己的暴力,对人民的暴力,而且还到国际上去假装跟日本的大使吵了一架。吵完了,现在没事了,又在讲中日友好了,又在讲中日关系和平稳定了,面向二十一世纪了,又在讲习近平访问日本了,所以这个和也好,战也好,斗也好,这个妥协也好,都是中共的他们自己说了算,然后受害的是人民而已。这次这个刘小明又出来出风头。说他出了风头之后,英国政府可以说忍无可忍,英国这个外交部召见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向他提出了这个交涉和抗议,交涉抗议的内容就是,对他所说的什么英国政府支持香港的暴力违法者,这种非常过头的语言暴力的说法,英国做出了抗议,说双方打到这个程度,因为香港问题,双方的口水战,以至于英国政府外交部召见中共驻英国大使发出抗议,到了这个程度,好像发生一个外交事件,外交灾难一样的。说可以看到这个不仅是北京跟香港对立,中共与香港人民对立,而中国也与英国对你,而英国这个《中英联合声明》是当事人,而中共居然说跟英国无关,说英国在干涉内政。而这个文件是有效的,中共竟然这几年表示说《中英联合声明》是历史性文件,意思说已经失效,现在是中共在管理香港,英国无权说三道四。事实上中共无权管理香港,除了外交与国防以外,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国两制50年不变,这是中英双方谈成的事情,按照邓小平说的话,说不仅50年不变,50年之后就更没有必要变了。邓小平把这话说得很清楚,他会见香港首富李嘉诚的时候,亲口说的这个话,现在的录影、相片,所有的文字资料都在,但今天的习近平当局居然不承认,宣称《中英联合声明》过时。

但是非常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就在中共宣称《中英联合声明》过时的同时,跟美国之间不管发生什么,中共都会把中美三个公报拿出来说事,又是要求美方遵守中美之间的三个公报,什么上海公报,817公报,什么建交公报等等,反复拿来强调。而这些公报的时间比《中英联合声明》还要早,还要旧,它居然不过时,《中英联合声明》是1984年,中美的817公报是81年,再早一些,建交公报是79年,在早的是上海公报,是什么72年,那就更早了。所以中共这些双重标准说事。就在这次,在前不久6月底,在日本大阪,在G20峰会上,习近平跟川普会见,要谈双方的这个贸易协定, 习近平埋头读了一篇稿子,还在讲40多年的老事,说在这里不远的名古屋,中国乒乓跟美国乒乓球打球,然后小小的乒乓球推动了大国外交,还在讲过去的事情,连乒乓球都没过时,中美几个联合公报就更没有过时,但是它却瞎扯《中英联合声明》过时了,这就是中共的这种双重标准,说根本就失信于天下,无信于天下,背信于天下,不可能在世界上有什么立足之地。

所以今天这个刘小明所代表的中共,又出来这个撒泼打滚吵闹,这就跟前段时间加拿大大使卢沙野一样,在香港、在加拿大撒野、吵闹,撒泼打滚,我说他是碰瓷,洋碰瓷,或者碰洋瓷。这次刘晓明又出了碰瓷了,上次碰日本,这次碰英国。 碰洋瓷,无外乎就是耍赖,然后自己制造的暴力居然还要栽赃到别人身上,栽赃在这个香港人民身上,最好笑栽赃在英国政府身上,说英国支持暴力违法者,说是严重的,这种外交官的素质已经达到了这种,可以说是令人无法启齿的这么一个地步。所以可见中共的所有的做法都在持续的激化各方面矛盾、激化这个北京跟香港的矛盾,中共跟香港人民的矛盾,而且激化中国和英国的矛盾,同时激化中国跟美国的矛盾。香港民众在请愿中,到16国,包括英国的驻香港的这个总领事馆去请愿,其中包括美国。美国总领事即将离任,离任的时候他发表言论,也要求中共遵守这个一国两制,因为美国方面随时在密切注视,众议院随时可能通过新的法案,对香港的这个情况做出个评估。评估一但是做出来的话,对香港不利的话,那么这个通过香港、或者从香港、或者经由香港,70%的外资进入中国的这个渠道有可能会堵死,而且技术仍然可以输往香港,不能输往中国内地,那么这个渠道有可能堵死,中共势必付出更大的代价。

但话说回来, 中共是看重权力的,看重一党专制的,也许它任何代价都不在乎,它在乎的是手中的权力,一党专政稳不稳,说继续的是在香港倒行逆施,然后在香港破坏一国两制,现在已经到了骑虎难下的地步,自己点的这把火,自己骑虎难下,而香港民众也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而今天的中共炒作了这样一个,这个相当于希特勒的国会纵火案这么一个丑剧、一个闹剧,干了这么一个闹剧,而且更加下不了台,它搞的大逮捕也好,这个大审判也好,还是大镇压也好,完全把七百万香港人了压不下去,只会可能使这个怒火熊熊燃烧,越烧越大,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真正的乱港、祸港的这些祸首不在香港,结论就是在北京、在中南海。

好,今天我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