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习近平的三大宣言,世界听懂了吗?

6月30日,赶在香港回归23周年前夕,中共悍然推出港版国安法。该法出笼之前举世都说是恶法,但其恶的程度仍然跌破世人的眼镜。该法所列四大罪名,宽泛而模糊,实际就是由中共对港人任意定罪。 依照该法,中共在香港增设重重叠叠的专政部门:国家安全委员会(由特首和各司司长组成),国家安全顾问,国家安全公署等,加上已有的中联办、驻港特派员公署、新华社香港分社、驻港解放军等,北京把对香港的间接管治瞬间变成直接管治,等于一举砸毁“一国两制”!背信《中英联合声明》,背信港人,背信国际社会。 引发最大争议的是该法第三十八条,原文是:“不具有香港特別行政区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香港特別行政区以外针对香港特別行政区实施本法规定的犯罪的,适用本法。”意思是,即便不是香港人,即便身处香港之外,如果触犯上述中共所列举的言行,也属于触犯中共的港版国安法。这包括境外华人、台湾人,以及所有外国人。 一般人理解,这是中共的恐吓战术,企图借此断绝港人与国外、境外的联系,断绝各国对港人的道义支持和人道援助。 其实,这是习近平的闭关锁国宣言。中共内部早就扬言:“留港不留人”(对香港)、“留岛不留人”(对台湾)。针对此,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用了另一种表述:“中国来去自由”。意思是:港人要移民,外国要接收,请便。言外之意,这正中中共下怀。 而港版国安法第三十八条表明,所谓“留港不留人”,还不只是针对港人,也针对外国人,暗示:让外国人离开香港、离开中国;请外国人不要来香港、不要来中国。习近平当局摆明:不仅不在乎外资外企撤离,而且不在乎外国人撤离。那就是说,习近平宁愿让中国重新回到闭关锁国的年代,即回到上世纪的毛泽东时代;或者,直接过渡到金家世袭政权下的今日北朝鲜。 通观港版国安法,中共规定对触犯者的立案、检控、审判都将由北京直接掌控,分别通过特区政府警务处(内设国家安全部门)、律政司(内设国家安全检控部门)、以及中共驻港国安公署;甚至于,需要时直接送交中国内地的检察院和法院。这种精心设局、环环紧扣,犹如吹黑哨、打假球的中国球场,领队、教练、裁判全都串通为一家,沆瀣一气,明地里欺瞒观众,暗地里坐地分赃。 用行政代替司法,用人治代替法治,更把党规凌驾于司法之上,把香港完全置于类似中国内地“党领导一切”的一党专政之下,不留余地,一步到位。习政权悍然达成他们口中所谓的香港“二次回归”(回归共产党)。 想当年,香港回归之初,人们关注未来香港与中国之路,究竟是内地香港化?还是香港内地化?如若是前者,就意味着中国走向民主与宪政,融于文明世界;如若是后者,就意味着中国不进反退,断绝文明进步之路。不幸的是,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被推上后一条道路。这是国家之大不幸、民族之大厄运。


其实,这是习近平的新冷战宣言。他昭告各国:中共决意与文明世界分庭抗礼,就要搞我们的一党专政,就不睬你们的民主宪政。这是一个分水岭,世界正式且彻底分裂为两个世界、两个阵营,营垒分明。极权与民主,野蛮与文明,水火不容。


透过港版国安法的字里行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习近平向世界各国打赌:你们救不了港人,你们救不了香港。如果你们没有胆量开战,那你们就只能收声。有本事就打过来,用战争解决问题,你们敢吗?换言之,这也是习近平的战争宣言。


当年的慈禧太后向十一国宣战,今日的习近平向百国宣战,又是庚子年,又面对庚子赔款(因中共制造、隐瞒和输出大瘟疫而祸害全球),历史惊人的相似。专制中国,愚昧中国,走不出历史的轮回。


(2020年7月6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六四32周年,难道习近平只有一条路可走?

临近六四纪念日,国内官媒之一发文声称“六四事件32年:中国海外民运的尴尬时刻”,似有讥讽,又似有叹息。那么,中共当权者究竟要表露什么呢?嘲笑或责怪中国民运未能推翻中共统治?但,民主运动的本质是和平、理性、非暴力,与共产党靠暴力起家、暴力夺权、暴力维持的路数全然不同。 况且,民主意味着多元、共治与和平竞争的理念,非得用“推翻”二字是共产党的思维逻辑,却并非民主推动者的思维逻辑,又何必强加于人? 中共

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有意為文革翻案,能走多遠?

今年是文革爆發55週年,民間的毛左派和極左派異常活躍,搞出一系列鬧劇:“李進(江青)黨史地位座談會”,文革紀念會;各地小粉紅和老粉紅到處著紅裝、唱紅歌、跳紅舞(忠字舞)…… 。其中,由十來個毛左組織聯合籌備的“文革紀念會”,最後一刻被公安叫停。但,他們並沒有被公安約談或盤問。 對比之下,凡是自由派或公知有群體活動必遭到公安約談或盤問。前不久,在廣州,僅僅因為七、八位民間企業家聚餐,竟然就遭到公安

陳破空特約評論:習近平意圖平反文革遭黨內抵制

文革55週年之際,中共黨內外的極左勢力推動文革翻案,來勢洶洶。就在這股文革復辟的暗流或狂潮中,毛左派代表人物孔慶東甚至宣稱:毛澤東思想是六千年來人類最偉大思想,迄今為止無人超過;人類藝術的高峰,就是(江青的)樣板戲,不可超越。 然而,毛左派張羅的文革紀念會在最後一刻叫停,為何?只有一種可能:以習近平、王滬寧為首的極左派在黨內受挫,尤其在中共高層遭到抵製而無法隨心所欲,只得臨時叫停。 在黨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