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报系痛揭清零之祸!普京邀请习近平访俄, 他不敢!俄军占领乌东,乌军攻入俄境!成龙遭小粉红围攻

关于习近平的动态清零,或者是极端封城,在当下有三种不同的声音。一种声音就是习近平继续掌控的中宣部,网信办所掌控的党媒党报和网站上继续唱好。说动态清零部方针不动摇,又说是完全正确。甚至每一个城市都宣布,特别是大上海都宣称大上海保卫战胜利。这是一种声音,第二种就是根本不闻不问,不提。以总理李克强为代表的务实派主管工作,抢救经济,抢救民生,抢救交通。对习近平的清零和封城只字不提,当他不存在。就是习派讲习派的,反习派做自己的事情,根本不予理睬。很罕见的还有另一种声音,那就是公开的批评。尤其在北戴河会议召开的时候,中共高层和政治老人云集北戴河的时候这种批评的声音就显得非常难能可贵。


这种批评的声音来自于财新传媒,财新传媒的主编是胡书立,背景是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财新传媒在这两天发表一篇文章,讲清零政策,封城给人民造成的身心创重创。特别是以上海为例,说在上海由于封城和清零的时长,封锁长达80天之后,现在上海的精神病院(称为精神卫生中心)大排长龙。举了徐汇区,还有静安区的精神卫生中心外面有很多人排队。排队的人都是看诊,看精神状况。而且还说有不少人复诊,就是来了一次又来一次。这是什么状况?就是因为封城期间受到了惊吓,特别是去方舱医院之后,现在变得易怒,恐惧。容易受到惊吓,神经非常紧张。还有人产生了一种医学上叫病耻感,耻辱感,病态的耻辱感。为什么?因为在中国这个社会歧视性非常强。一个人被确诊为阳性之话就被人另眼相看,彷彿是一个异类,或者是好像自己不是人。因为一个人阳性,整栋楼要转移,或者是整层楼要转移。然后自己还不得不向左邻右舍报告,好像认错。然后整栋楼还要责备他!看,因为某某某,我们整栋的要怎么怎么样!整个变成了歧视的对象。这就跟共产党文化,跟制度,跟社会环境相关。这些人身心受到重创之后,现在是心有余悸。特别最难受的是上有老,下有小的这一代。他们承受的压力最大,忍受的最多。为老人他要忍,为孩子他要忍,然后还要忍受左邻右舍的冷眼。


这种忍受的结果,现在医学专家判断认为还只是一个初步的损害,在5-10年之后还会出现更长远的损害。同样情形,对比美国社会就不会发生。像美国社会,我们都知道很多人交往,如果有人确诊了,有人阳性了,不仅不会受到歧视,还会受到安慰。一般人都会说,每个人都会说,也许哪天我也会确诊,你一定要放松,不要紧张,会劝人在家里居家休息。然后就通知一下周围的人,办公室的人要稍微休息一下,避免一下,或者是有些地方消一下毒。没有任何人歧视任何人,没有因为一个人确诊了就见不得人。而是主动告诉大家,大家都同情他,都安慰他,劝他休息。其他人就采取措施,该隔离的隔离,居家的居家,防范的防范。有的办公室就暂时放假一个星期,在家里办公。然后一个星期过后又回来说,每个人去测试一下。就是以一种平常心面对这种问题!但是在中国不一样,既有政府的压力,也有大白的羞辱,还有左邻右舍的冷眼。所以造成很多的精神病况!


这时候在北戴河会议开召开之际,一个媒体公开的痛批清零政策。这容易很解读,说财新传媒怎么这么大胆。因为他的背后是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还有全国政协,政协主席是汪洋。他是这样的背景!而且去年由于胡舒立和财新网勇敢的报导了一些情况,受到习派的报复。实际上在武汉大瘟疫期间,财新网就专门派了记者去武汉写相关的,非常详细的报导。人命的丧失,民众的苦难,以及封城的恶果。非常详细,受到习近平一派记恨,怀恨在心。而从去年开始,财新网也继续报导了一些情况。像西安或者是其他城市的情况,到了今年都有报导。


另外最重要的是,主编胡舒立还在这微博上发了两次图。一次是发了个猪头图,说猪头本来做得好还是可吃。但是弄得不好,谁会跟你在餐桌上进行战略合作。实际上是暗示政治上没有人跟习近平合作,暗示王岐山和其他人都跟习近平分道扬镳。还有一张是螃蟹图,说人们吃螃蟹是为了保护庄稼,出于憎恨,后来才发现螃蟹好吃。暗示了某些人横行霸道惹众怒,大家为了保住国家,要抛弃这个人。所以习近平和习家军报复,先是通过发改委主任何力峰宣布,民间机构,民间资金不能进入报社。把阿里巴巴等公司对财新网的注资撤出,在经济上打击财新网。另外一个报复就是通过中宣部,网信办掌控的核心媒体员把财新网排除在千家媒体之外。就是不采用财新网的消息来源,而财新网要采取其他被批准的消息来源。给财新网和胡舒立穿小鞋!但是他不敢抓人,他不敢对胡舒立怎么样。这就说明习近平并不是大权在握,可以一手遮天。还是有其他的派系在林立!只要有相当的人物在背后,胡舒立和财新网还是可以站住脚。在北戴河期间放出风声痛批,就说明背后有人力挺。王岐山现在是国家副主席,相当于第八常委。在北戴河会议上,政治高层政治老人坐在一起,就20大人事高层权力重组,还有连任不连任的这些问题,他有他的发言权。再加上全国政协在背后,汪洋也有他的发言权。这些态势都可以看出北戴河会议斗争的风起云涌,依然可以通过财信网可以反映出来。


最近国际媒体在报导,说在前不久,普京邀请习近平去访问俄罗斯,但是习近平以疫情为由予以婉拒。有人就解读,所习近平之所以婉拒,是不想给西方外界看到他跟俄罗斯站在一起,跟普京站在一起。特别是在乌克兰战争还在进行的时候!其实根本不是这个原因,就是习近平不敢。不是怕西方说他跟普京站在一起,而是因为他出国没有安全感。他觉得20大还没开,自己一出国就可能回不来了。国内发动政变了,他被拦在外面,成流亡人士了。既不是疫情,也不是国际关系,就是不敢走出国门。所以即便是到了香港号称香港回归中国了,他都不敢在那里过夜,要回到深圳过一晚上。对自己安全不放心,对自己的政治地位权位也不放心。所以普京相当于是碰那了软钉子!


其实这件事也是在传出普京闭门大骂习近平的那个时候,6月中旬传出消息,俄罗斯的媒体报导说普京大骂习近平,甚至用了很多肮脏的字眼来骂习近平。大概是骂习近平说话不算数,说中俄合作上不封顶,无底线,只有加油站,没有终点站。结果打起来了,中共并不能够提供他想要的援助。习近平是想帮他,但是受到了反习派的阻止。以李克强为代表的国务院所掌控的银行机构,国营企业切断跟俄罗斯的联系。不仅不援助,还断了联系,回避美国或者是西方的二级制裁。


说到俄罗斯,现在乌克兰战场的情况有一个非常微妙的状况。一方面俄罗斯好像在取得成功,在乌克兰东部又占领了一个城市,叫利西昌斯克。但是乌克兰军对方面宣布他们是主动撤退,是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所以让俄罗斯占领了。占领了之后,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好像掌握了控制权,几乎掌握了大部分地方。相当于乌克兰20%的领土被俄罗斯肢解!


但是俄罗斯是不是取得了胜利了?实际上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还不见得。西方的武器源源不断的进入乌克兰,而乌克兰需要训练使用这些武器,有的武器掌控需要训练8-9个月。但是这个时候却传出乌克兰越境袭击俄罗斯!现在乌克兰的战术是,你打我乌克兰东部,我去俄罗斯境内搞袭击。乌克兰有一支特种部队,叫萨满营,是他的第10特种部队。这支特种部队需要非常高的条件才能进入,能够跳伞,能够爬山,能够驾船驾车,潜水等等。非常有战斗力,而且有先进的武器。现在萨满营经常趁着三更半夜的时候坐直升机到到俄罗斯境内,对俄罗斯境内的目标发动攻击。攻击的目标主要是,燃油库,油料储存库,还有武器库。所以俄罗斯境内现在经常发生神秘的大火,神秘的爆炸。这支特种部队来无踪,去无影。当天去执行任务,当天就回去了。这支特种部队不仅非常精良,而且非常勇敢,深入俄罗斯境内作战。有人采访的这支特种部队的时候,他们不明说他们干了什么。他们只是说:看看俄罗斯在乌克兰干了什么?又炸超市,又炸平民住所,把乌克兰炸得千疮百孔。我们誓言,要让这样的情形在俄罗斯重演。让俄罗斯尝一尝他们在乌克兰犯下的罪行!但是乌克兰特种部队不太可能会干俄罗斯那种反人类的罪行,但是至少要对俄罗斯还以颜色。


所以普京和俄罗斯自以为在乌东地区取胜,但是有可能陷入一个战争泥潭。这个泥潭可能会长久拖住他,就跟当年的阿富汗一样。如果是前苏联被拖垮一样,一拖多少年。那俄罗斯也有可能被拖垮,或者是奄奄一息。


还有一个段小插曲是关于成龙。成龙一向以亲共舔著称,也算是香港败坏名节的一份子。不过这次他说了一句话,却受到了小粉红的群起围攻。就是香港的反共作家倪匡去世了,他曾经有一句名言:爱国必反共,反共才是爱国!倪匡去世之后,成龙说了一句话:倪匡走了,可惜四大才子走了一个。就是哀悼这一类的话!因为倪匡编写了400多部剧本,有300多部拍成了电影,成龙也扮演过其中一些角色。所以怀念一下是人之常情!结果没想到,成龙招来了这些小粉红的围攻。说你怎么去哀悼一个反共分子!就跟张学友一样陷入了这种尴尬。张学友的尴尬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成龙一贯以亲共著称,舔共著称。是以背叛香港人民著称,居然都受到了小粉红围攻。


这就是那句名言的体现:当尖锐的批评声被消灭之后,温和的批评声也开始显得刺耳。温和的批评声被消灭之后,沉默的人也显得居心叵测。沉默的人被消灭以后,鼓掌不够卖力也是一种罪。所以从张学友到成龙都是赞扬得不够卖力所造成的问题,这完全符合了当年纳粹德国的情形。所有这些现像都显示,共产中国正式进入了纳粹德国的这么一个化身。或者是粹德国幽灵的重现,幽灵的复还。同这,样些小粉红都进入了党卫军,进入了当时的纳粹分子这些人的角色。历史惊人的相似,完全的对应。而那些理论也都完全的成立!从批评到沉默到赞言得不够,这些理论完全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