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禍從口出!公然爲兩件事辯護,犯忌習近平。在黨內挨批

各位觀眾聽衆網友朋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28日星期一。

王岐山惹禍了。

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最近惹了些麻煩。據多個消息顯示,他在中共高層受到了批評。最近因爲要應對9字年,應對“逢9必亂”的魔咒,中共高層是不斷的在開會,開各條的會議。什麼政治局會議,省部級會議,或者是高級幹部會議等等,不斷開會,要加強收緊,加強內外部的控制。據傳在最近的一個高層會議上,王岐山受到了批評。

說得輕得點,就是批評與自我批評。這事習近平從毛澤東那裏撿來的一個武器,抓來的一把藥。說得重一點叫批評,批判。再說得重一點就是受到圍攻!原因是他前不久出席在瑞士達沃斯召開的世界經濟論壇會議上說的一些話出了問題。這次在達沃斯論壇,他說的最引起爭議的一句話,就是小偷和警察的比喻。當他跟世界經濟論壇的創始人施瓦布對話,談到工業4.0標准和規則這個段落的時候,他講了一番話。他說中國國內有句話,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以前在中國國內做金融管理的時候,曾經說這話不對,應該說是“魔高一丈,道高8.2寸”。怎麼講呢?他說警察永遠走在小車的後面,如果警察走在小偷的前面就沒有警察了。意思是說這不可能!所以他說就小偷高一丈,警察只是高8.2寸。接下來他的意思又說,警察能抓住60%的小人就不錯了,沒有小偷是不可能的。這就是警察跟小偷有區別,或者說是監管跟市場的區別。

然後他進一步通過小偷和警察的區別講下來,然後就講到理想和理想化的區別,監管和市場的區別,標准和創意創新的區別。提到這裏再加上工業4.0,這些已經是敏感話題,是中國跟國外的敏感。因爲中方是大規模的盜竊美國和其他國家的產權。他的解釋可以解讀爲比喻中國方面是小偷,而美國是警察,意思是說不偷是不可能的,全部抓住也不可能,能抓住一部分就不錯了。因爲這講的是標准,講到最後他那句話是標准與創新。而中共的所謂創新,就是把別人的拿來,然後混合一些自己的東西,就號稱是自己的東西了。把偷懶變成拿來主義,然後變成自我創新。就像華爲公司一樣,說是申請了一萬多項專利,但是絕大多數的東西,特別是核心的東西都是竊別人的東西。抄襲,剽竊,盜版,是中國在過去40年技術發展的主要路徑。走捷徑!所以王岐山這句話等於公開承認了中共方面在盜竊,是小偷,而美國和國際現在用警察的標准來對待。王岐山的意思說,美國不可能防範中國的盜竊在前,你只能防範在後。你能逮住60%就不錯了,要100%逮住根本不可能。因此他又講:大家不要理想化。可以有那樣的理想,希望大家不要偷,不要抄襲盜版剽竊,但是不可能做到那麼理想化。意思就是說,該偷的還要偷,該盜的還要盜,該抄的還要抄,好像這就是一個發展過程中的問題。

這樣的講話就赤裸裸地把中共自我盜竊行徑比喻出來,所以就引起了中共高層的不滿。這個不滿並不是說中共不承認這些盜竊,而是說你不要說這麼明嘛!說得太明了,這話就在國際上一傳出去,就非常難聽了,自己承認自己是小偷,盜竊。

王岐山說這番話的時候,是跟施瓦布對談的時候脫稿講。這番話當然是他最大的麻煩,因此在中共高層足以引起批判。而還有一點其實他也犯了忌,他在他的正規發言的時候,他照著稿子念,低頭念。念完了之後他抬起頭來,他說:剛才我一直沒抬頭,因爲高爾夫球的教練有一個訓誡,說要死不抬頭,一抬頭准出毛病。我剛才在一念稿,沒有抬頭,現在念完稿,送了一口氣。然後他又說:我們的軟實力還沒有達到那一步,沒有隱形讀稿機,我們的人沒有受過這方面的訓練,因此不能夠沒有稿子去講話!其實他說的這番話構成了對習近平的影射,在中共這個紅色封建王朝裏,這可以叫功高震主,犯君諱。因爲大家都知道習近平上台以來一直都是照稿讀,不僅是大會小會的報告,而且一般不舉行記者會,如果舉行記者會的話會提前確定問什麼問題,還有是哪種記者提問。比如只會讓中國記者提問,讓人民日報的記者來提問。而且回答記者的提問的時候也是拿一張紙出來照稿讀。這是全世界對他的一個刻板印象!所以王岐山講這句話,似乎顯示他比習近平的水平高。他可以不照稿讀,只不過是沒有受過這方面的訓練。而且他說的這番話中間,其實又是一個彌天大謊。中國發展到這個程度,不可能買不起讀稿機。不是說沒有這樣的設備,買到這個設備是容易的事。所謂讀稿機就是玻璃版分在裝會場兩邊,有些國家領導人在演說的時候有時候會左右看一下。這就是讀稿機,但是只是簡單提示,是提示性的,大多數時候可以自己講。而王岐山說沒有讀稿機,沒有受過這方面的訓練,其實這反映了一黨專政下的獨裁政體沒有經過競選,不需要經過競選,不需要獨立發揮的,被任命或自封的的這些領導人根本就不具備這樣能力。不是硬件不夠,而是軟體不夠。不是說沒有這樣的設備,不是說你湊不夠讀稿機,而是你根本就沒有這樣的素質和能力,本身能力就很低下,只是靠互相指定,自封來上位。所以王岐山在這裏一是對習近平構成了一個嘲諷,二是在暗示他比習近平水平高。從這樣的角度來講,肯定讓習近平很不舒服,所以我想這也是他在黨內被批評的其中一個原因。

實際上王岐山除在在對話中脫稿講了很多這些話之外,其實他的正稿中也很多引起了很多爭議。比如他的正稿有一段話用切蛋糕來說,他說首先要把蛋糕做大,在蛋糕做大的過程中去探討怎麼分蛋糕的問題。他認爲不應該停下來爲如何切分蛋糕而爭執不休!這句話話其實是對國內講的,他所有的語言都是對國內講,拿到國際上去講,本來不應該。這種情況實際上就是在講中國的腐敗的情況,講中共官場的腐敗情況,爲腐敗辯護。意思是說首先做大,把中國的經濟發展起來。至於誰得到的多,誰得到的少,那是將要的。誰貪得多,誰貪的少,高層貪污了多少,轉移了多少財產到國外海外,那個不重要。老百姓如何沒有脫貧,還是困難群眾不重要。重要的是把先把蛋糕做大,而不是去討論如何切分蛋糕。這跟民主與法治國家的做法,可以說是完全背道而馳。民主和法治國家講的是公平正義,你不僅在發展經濟,而且在這個過程中要公平,要正義,要全民參與。不僅參與體現他們的權利,選舉,被選舉,他們的言論,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而且體現他們經濟上的利益,盡可能保障弱勢群體。這是民主社會,法治社會的一個基本概念。但是山岐山的意思是要不管這種,只管把蛋糕做大,不要管這個東西。探討什麼!所以這就是中共官場爲什麼這麼腐敗的原因,中國領導人有這樣的理念,就是只做大蛋糕,怎麼切不管。

現在網友們都注意到,儘管中共領導人在國際上到處大撒錢大撒逼,一會兒給委內瑞拉大手一揮50億美金,650億美金,一會兒給你約旦一揮200億美金,一會兒給南非一揮600億美金,但是在過春節時的時候卻說有困難群衆。有的網友就問了:你給這個國家幾十億美金,那個國家幾百億美金,中國國內怎麼可能還有困難群衆?困難群眾從哪兒來?你少給人家一筆錢,這些困難群眾可以就沒有了,解決了!這是中共故意保持的一個情況,因爲要是中國的大多數人都成了中產階級,擠身中等收入的行列,根據世界上各種各樣的理論,中產階級越大,叫兩頭大,橄欖型。兩頭小,中間大,這樣最容易產生民主訴求。所以中共是有意壓縮中產階級的人數,擴大兩頭成啞鈴型。啞鈴型就是貧富分化,一頭是高官奸商,是富裕的一頭,佔國家財富85%到90%。另一頭是貧窮的一級,70%以上的人口,可能佔10%的財富(每個大學的統計數據不同)。所以中共寧願要啞鈴式社會結構,也不要橄欖式社會結構,也就是防範民潮的早日到來,盡可能推後人民對民主的訴求。但是實際上中國人民對民主的訴求可以說是由來已久,而且是日益需要。

所以王岐山在正稿中講的話也是替中共辯護。而他的對話在就是赤裸裸地爲中共的失敗辯護了!他在對話中講到的,我在前幾天提過,什麼雅典也繁榮,雅典也腐敗。羅馬也繁榮,羅馬也腐敗。好像幾千年前古人腐敗過,西方腐敗過,今天就是中國官場腐敗的理由。他不去橫向比而去縱向比比,不是比當今,而要比歷史。甚至於公開地爲中共的腐敗辯護之後,在他正標題的標題裏邊也有賣弄之嫌和爲腐敗辯護之嫌。

王岐山在達沃斯論壇演說的的正標題叫《歷史、文化和哲學的考量是瞭解中國的一把鑰匙》!這對內來講,對習近平,王滬寧和其他中共高官來講,他的這個題目有賣弄之嫌,好像他很懂歷史,文化,哲學,比別人懂得多,經常在外國人面前談這些東西。再一點是到國際上來講這些話感覺似是而非,可以說是忽悠了整個世界。這個標題怎麼解讀?從歷史、文化和哲學的角度瞭解中國,那是說,歷史上中國是獨裁的,是建建王朝,所以今天中國獨裁有理。歷史上有專制文化,所以今天的專制文化有理。歷史上各朝各代有腐敗,所以今天的腐敗有理。這種結論完全荒唐,但是他卻還需要國際社會來理解。實際上這種理解就是說整個西方都要回到過去,法國應該回到路易時代,回到路晚十五十六的國王時代,整個國家就是“朕即國家”。而德國應該回到威廉二世,俄羅斯應該回到葉卡捷琳娜二世,或者沙皇時代,美國更是應該回到殖民地時代!大家都應該回到過去,然後從歷史文化哲學來看,今天就怎麼怎麼樣。

事實上人類是向前發展的,不是倒退,也不是停滯。實際上東方和西方在以前沒有交流的時候就有很多共同性,共同性大於差異性。比如以前馬可波羅還沒有到中國(當時的蒙古元朝),哥倫布還沒有環遊世界,麥哲倫還沒有到亞洲航行的時候,東西方沒有什麼交流,但是其實有很多相像。比如都有城堡,都有護城河,都在用馬作爲戰爭工具,都有弓箭,長矛,刀具等等,還有都有國王制度,分封封地制度,有貴族和平民之分,還有非自由民,獨立等等。在古代東西方沒有交流的情況下也很相像,這是人類的共通點。同樣,後來在東西方交流之後,人類的文明繼續發展,出現了民主,出現了法治,出現了選舉,出現了當代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這些東西在東西方都應該是共享的,不存在東方的東西西方不能用,西方的東西東方不能用,大家都得回到古代去找自己的傳承。所以這本身就是一個詭辯!

王岐山這個講話的標題對內有賣弄之嫌,對外有忽悠之嫌,所以我想這對中共內部的人感到非常不舒服,好像只有他一個人懂歷史文化哲學,而他講這套歷史文化哲學完全是狡辯。其實王岐山這次也很倒楣,當了副主席,本來是主管外交關係,主管中美關係,結果美國人根本不讓他沾邊。你說你主管中美關係受習近平委託,但是美國根本就不邀請你去美國訪問,而且美國政府代表團去中國談判也不見王岐山,所以王岐山是連中美關係的邊都摸不著。最後終於撈到了一個機會,這次達沃斯論壇不派主席,不派總理,派了個國家副主席去參加,這下總有機會了吧,跟美國總統見面。結果是人算不如天算,美國總統川普突然宣佈取消他的達沃斯之行。然後美國本來說是委託國務卿蓬佩奧出席,王岐山退求其次,以爲可以見到蓬佩奧,結果最後由於美國政府局部關閉的原因,乾脆美國就不會派代表團去達沃斯了。美國連代表團都沒派,一個人影也見不到,所以王岐山是興沖沖而去,悻悻而回,撲了個空,摔了個跤。所以他就在那裏賣弄了語言,連中美關係的邊都沒摸著。

然後回來了,結果回來之後惹麻煩了,受批判了。本來在這個黨內就受排擠,所以才沒有進入政治局常委,打不過七上八下的魔咒,出席政治局會議又很勉強,號稱第八常委列席,不是正式常委,所以肯定有很多人對他不滿。現在又到外面去到處炫耀了一番,所以回到黨內就受到了批判。他在這次講話中,一方面用小偷和警察的比喻來承認中國是小偷,然後又用雅典羅馬來比較,承認中共腐敗,把中共目前的腐敗和盜竊的嘴臉,貪污犯和盜竊犯的嘴臉公諸於眾。這在客觀上構成了高級黑!所以中共高層肯定不滿他這樣子出風頭。

王岐山本來在第一個任期內,一些老百姓曾經對他有過好感,哪怕是選擇性反腐。而且他說了一些似是而非,帶迷惑性的話。什麼先治標後治本,治標爲治本贏得時間……讓老百姓有所期待,以爲是先選擇性反腐,然後是從人治反腐進入法治反腐,然後進一步進行法治和民主的改革。甚至他還跟外國客人承認一個集體不能自我監督,還舉例說羅斯醫生,給自己做闌尾手術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個孤例,自己給自己做手術,也是說沒有什麼醫生可以給自己做手術。沒一個政黨可以自我監督,沒一個國家可以自我監督。也就是說中共的這種以黨內反黨內,以腐敗反腐敗行不通。本來聽上去還可以,但可惜的是人們不是聽你說什麼,而是看你做什麼。不是聽你講的有多好,而是看你做的有多實在。實際上後來王岐山做的結果,還是在維護這個一黨專政。既不要民主,也不要法治,還是要維護舊制度。就是他以前推薦《舊制度與大革命》這本書,不要革命,不要改革,維護舊制度,這才是平平穩穩的。所以最終還是被一個“私”字所害,一黨之私,一己之私,在王岐山這是裏是一己之私,個人的權力,個人的既得利益,這是在一黨專政下他們最講究的東西。被私心所害,整個國家,整個民族也被這個“私”字所害,就是統治者的私心!

在過去一再講過,一些投資者由於自私,以至於國家亡國,民族毀滅。這些極端自私的專制統治者就是這麼想的:要麼就同歸於盡,我絕不會讓出政權,絕不讓出權力。最壞就是玉石俱焚,跟整個國家和民族一起毀滅,號稱自己代表國家。但是絕不在自己的權力上讓半點,絕不向人民讓權,把權力抓在自己手上,一定要把人民壓的死死的。這實際上是幾千年來中國歷代多數專制獨裁者最基本的思維,到現在至今沒有變。所以找了很多理由,找歷史的理由,找文化的理由,找哲學的理由來爲自己辯護。甚至哲學上的理由是一分爲二,繁榮與腐敗共存,是一件事物的兩面……這些全都是詭辯術,跟現代的21世紀,跟現代的國際社會,跟現代的文明世界,跟現在民主和法治的步伐格格不入。

王岐山惹到這個麻煩,他在黨內麻煩會有多大?我想肯定不至於大到丟掉權位的地步,但至少大到足以讓更多人反感他,讓更多的人妒忌他,忌諱他。而且他這樣的一個表現,讓習近平跟他之間也會產生間隙。而且有很多傳言說習王不和,那麼有可能這些都是一些苗頭。尤其是這樣明目張膽地去諷刺習近平照稿讀,這已經到了呼之欲出的地步。所以王岐山自以爲自己很幽默風趣,實際上我前段時間講過,他在達沃斯論壇的整個表現就是那麼幾個詞可以形容——老於世故,玩世不恭,油腔滑調,老油條。就這麼一個表現!甚至在人家提問他的時候玩鋼筆,玩領帶。最後他回答完問題之後看著施瓦布的樣子,好像是講完話了,看著人家,然后一副“怎麼樣?說不出話來了吧”的樣子,居高臨下地看著對方,一種玩世不恭的樣子。實際上,王岐山這次犯了很多忌諱。其中的一個忌諱是你在國內講的那一套在國際上適不適合。他講的什麼小偷跟警察,監管跟標准都是在國內的金融系統對那些銀行官員訓話時講的話。然後講的什麼歷史文化哲學,也都是在國內黨內吹牛吹的那一套。中共的黨員官員喜歡吹牛,在國內侃侃而談,開一個會議可以侃大山,利用自己的地位一講就講幾個小時不用停。還有很多什麼切蛋糕,這都是國內的說法。什麼要做大蛋糕,不要管怎麼切,不要停下來等等,這些都是中國國內的語言,中共黨內的語言,體制內的語言,中共自己爲自己的腐敗辯護,爲自己的獨裁專制辯護所使用的語言。結果他到國際上照搬,甚至把小偷警察都搬出來了。這本身就說明王岐山地地產道的還是個土包子,沒有見過世面,也不了解世界文明。

所以現在很遺憾的是,儘管王岐山被認爲是中共高層中算是水平相對比較高的人,但是還是這麼一個土包子的思想境界。沒有瞭解東西方文明和時代的走向,還有各國的這些文化,心態,以及整個時代的標杆都不了解就在這坐井觀天。因爲掌握了權力,因爲掌握了8000萬人的黨,因爲掌握了400多萬的各式各樣的軍隊,因爲掌握了全國的宣傳系統,因爲可以控制互聯網,因爲可以通過天網工程天眼工程監控人民,因此把13億人民管的跟鐵桶似的,全部當成奴隸太監來管理,官員當成太監,人民當成奴隸。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就飄飄然,自以爲治國理政很成功,自以爲中國模式這套行得通。事實上是跟時代不入,跟潮流不入,完全是逆勢而行,不是往前走,而是往後走。這在王岐山的講話中體現得非常明確,而其中最明確的就是土包子精神。

今天就在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