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向美国求和?但中共的语言需要“翻译”

在美中关系持续恶化、全面对抗、官方交流渠道几乎中断的情况下,7月9日,中共方面,自己召开了一个所谓“中美智库媒体论坛”,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联合举办,题为“相互尊重、信任合作—把握中美关系的正确方向”。


虽然邀请了寥寥几个亲中外宾(比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美国前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坎贝尔等),但他们几乎就是摆设,多数与会者,都是中共自己人,等于关起门来自说自话。


中共外交部长王毅用视频方式致词,呼吁中美对话、改善关系。他的这番讲话,被外界视为中共向美国求和。然而,事情却没那么简单。王毅代表中共,与其说是求和,不如说是战略欺诈的继续。


其实,中共官员的语言,尤其外交语言,都需要经过“翻译”,外界才能真正读懂。这里的“翻译”,不是指中文翻译成英文,而是从他们的表面文字“翻译”出潜台词,也就是,找出他们字里行间所隐藏的真意。


王毅说:“中国不照搬外国模式,也不输出中国模式,中国不会也不可能变成另一个美国,中国道路的成功不会对西方造成冲击和威胁。中美双方不应寻求改造对方,而应共同探索不同制度和文明和平共存之道。”


“翻译”过来,意思就是:中国不照搬西方模式,即民主与宪政模式;但中国会照搬专制模式,早年照搬苏联模式,如今照搬朝鲜模式。中国无法向美国输出中国模式,但中国可以向其他国家输出中国模式,即独裁与腐败模式,比如向非洲或亚洲国家。至少,中共已经成功颠覆柬埔寨的民主;也悍然砸毁香港的“一国两制”、把中国模式强加到香港。


中共不会让中国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定会死守一党专政,如此一来,中国就不会也不可能变成另一个美国,意即,这样的中国,就永远无法超越美国。因为,只要中共让中国保持独裁形态,就不可能得到大多数国家的信任和尊重,因此,就无法取得像美国那样的世界领导地位。王毅暗示,这是中共对美国的“最大善意”、“最大贡献”。故而,美国不必寄望中国发生“和平演变”,最好承认并接受一个冰冷的现实,那就是:民主美国与极权中国的长期共存。


王毅说:“归根到底,制度和道路是对还是错,应该由本国人民来决定。” “翻译”过来,意思就是:美国人民可以通过投票来决定美国的制度和道路;但中国人民不得拥有投票权,他们必须服从共产党强加给他们的意志,强迫他们接受共产党所规定的制度和道路。王毅暗示:这就是中共定义的“中国人民的决定”。


王毅又说:“中国,作为一个独立自主国家,我们有权利维护自身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有权利保卫中国人民艰苦奋斗获得的劳动成果,有权利拒绝任何对中国的霸凌和不公。”


“翻译”过来,意思就是:请你们听清楚,我们说的是“中国有权利”,不是指其他国家,比如南海周边小国,它们没有权利维护自身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没有权利保卫它们人民艰苦奋斗获得的劳动成果,没有权利拒绝来自中国的霸凌和不公。王毅暗示:中共迷信强食弱肉的动物丛林法则,中国就是要以大欺小、恃强凌弱,但其他国家不得妨碍中国。


王毅说:“在此我愿重申,中国从来无意挑战或取代美国,无意与美国全面对抗。我们最关心的是提高本国人民的福祉,最重视的是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最期待的是世界的和平稳定。”


“翻译”过来,意思就是:中共决意挑战或取代美国,但不是现在;中共决意与美国全面对抗,但目前能力还不及。我们最关心的不是提高本国人民的福祉,而是如何巩固中共政权;我们最重视的不是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而是实现中共红朝的中兴;为此,我们将四面出击、到处点火,蓄意颠覆世界的和平稳定。王毅暗示:中共从来就是反话正说。


王毅还说:“我愿重申,中方对话的大门是敞开的。只要美方愿意,我们随时可以恢复和重启各层级、各领域的对话机制。任何问题都可以拿到桌面上来谈,任何分歧都可以通过对话寻求妥善处理。”


“翻译”过来,意思就是:请你们听清楚,这里说的是我们与美国对话的大门是敞开的,不是指与其他国家,比如,澳大利亚想跟我们对话,我们就悍然关闭对话大门。因为,中国的经济规模比澳大利亚大得多,我们不需要对话,只需要采用经济制裁,就能让澳大利亚感受到痛。与其他小国,比如南海周边国家,或者台湾,我们更不屑与它们对话。王毅暗示:是的,我们就是这么势利!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王毅声称“中方对话的大门是敞开的。只要美方愿意,任何问题都可以拿到桌面上来谈”的同时,美方邀请中方加入美国与俄罗斯重开的军备控制谈判,中方却一口回绝。


王毅还引用习近平的话:“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 “翻译”过来,意思就是:请你们听清楚,这里说的是中美关系,不是指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更不是指台海两岸关系。对它们,我们甚至可以反过来说:只要需要,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与某国的关系搞坏,没有一条理由把与某国的关系搞好。王毅暗示:中共唯独对美国,才有这等“难得的善意”,美国应该“珍惜”中方的“莫大善意”才是!


王毅说:“有人说,中美关系已回不到过去,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无视历史另起炉灶,更不意味着可以不顾实际强行脱钩。而是应当继往开来,与时俱进。” “翻译”过来,意思就是:大家都说中美关系已经回不去了,但我们就是不同意另起炉灶,就是不同意强行脱钩,我们中共,就是赖也要赖在过去的中美关系格局上。王毅暗示:你们可以说我们脸皮厚,但我声明,我们从来就是厚脸皮!


其实,岂止王毅的语言需要“翻译”,中共所有的大外宣或大内宣的语言都需要“翻译”。比如:“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中国的发展。” “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进步伐。”(2019年10月1日,习近平讲话)“翻译”过来,意思就是:只有共产党才可以阻止中国的发展;只有共产党才能够阻挡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前进的步伐。


又比如,“香港背靠祖国,无惧任何威胁。”(人民日报,2020年6月17日)。“翻译”过来,意思就是:香港无惧任何外国威胁,香港只需惧怕中共威胁。因为,对香港而言,外国威胁根本就不存在;而香港面对的,独一无二且实实在在的,就只有中共威胁。


(2020年7月13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今日緬甸,美中新冷戰的試驗場

自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歷經幾天驚愕,緬甸民眾終於走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抗議軍方政變,要求恢復民選政府。抗議的規模日益擴大,軍方則發出威脅,並加緊調動。考慮到該國歷史上,曾發生軍方大規模屠殺示威民眾的先例,比如1988年和2007年,國際社會非常擔心慘劇可能重演。軍方的鎮壓,可能從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發展到真槍實彈。 緬甸民眾無懼軍方威脅,持續抗議,並發展到前往中共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抗

陈破空特約評論:缅甸政变,北京在地缘政治上取胜

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顛覆了緬甸民主,而那本來就是尚未完整的民主。軍方拘捕民選領導人昂山素季(國務資政)和溫敏(總統),並宣布接管政權一年。軍方宣稱,政變的理由是(2020年11月8日舉行的)大選舞弊,但軍方操控法院起訴昂山素季和溫敏卻使用其他莫須有的罪名,而與所謂大選舞弊指控毫無關聯。可見,就連軍方本身都很清楚,他們的指控純屬子虛烏有。 緬甸政變發生後,美國、歐洲和多數民主國家以及聯合國都

陳破空特約評論:王滬寧誤判美國,誤導習近平

今年1月20日,美國發生兩件政治大事。上午,特朗普提前離開白宮,在安德魯空軍基地舉行了告別式。他沒有出席當日的新政府就職典禮。中午,拜登宣誓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政權和平而有序過渡。這兩件大事,具有兩大象徵意義。前一件大事象徵著,2020年的美國大選留下巨大爭議。後一件大事象徵著,歷經兩個半世紀的風風雨雨,美國民主與憲政依然穩定,堅若磐石。 遠在太平洋彼岸的北京政權,密切注視著美國政局的風雲變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