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沪宁炒作灯下黑,暗示高层有叛逆。中央发文现异常,书记处取代国务院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31日星期日。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結束歐洲三國之行回到北京之後,可以說是忙得不亦樂乎。一會兒是主持高層的政治局會議,然後又通過中共中央高層不斷發紅頭文件。他在這個忙碌之中兩個不夠,一個是不顧自己身體不佳,另一個是不顧江蘇的大爆炸餘煙未消。


說身體不佳,是因爲習近平在巴黎廣爲被媒體和外界注意到他走路姿勢異常,跛腳,在後來幾天行走,站立和坐下都顯得比較吃力,顯示出身體出現一些狀況。按理說回到北京應該有所休養,結果只是稍事休整就開始開政治局會議,大喊加強黨的領導,黨的建設等等。然後又接連發紅頭文件,可以說是目不睱接。


在昨天提到,習近平發了兩個紅頭文件。一個是《中國共產黨黨組工作條例》,另外一個是《中國共產黨黨員教育管理工作條例》。然後過了兩天又接著發,昨天,中共中央又發了一個重要的文件,叫《關於加強和改進中央和國家機關黨的建設的意見》。其實在1月份就已經發過類似的這些什麼黨的建設的意見,甚至在去年前年都有發。而現在剛過了才兩個月,3月底發了,現在3月底又發。這次發的重點是什麼?就是說是防止燈下黑,還有一個五不准。


一提到燈下黑,大家都很熟悉這個名詞。實際上在習近平第一個任期內跟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搭檔搞選擇性反腐,清除政敵,當時王岐山就有個著名的說法,就是要防止燈下黑。燈下黑就是說中紀委或各地的紀律檢查委員會在查辦腐敗案件的時候自己犯問題!比如中紀委本身腐敗,紀委幹部和紀委官員本身行賄受賄。還有就是在查辦所謂的違紀違法案件之中跟涉事官員通風報信,或者是裏應外合,逃避紀律檢查和法辦。爲此最後還處理了一些所謂中紀委副書記,還有各地的一些紀委書記。所以那個時候說的燈下黑是指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這一套班子發生了燈下黑,就是好像大家埋頭在那裏辦案,實際上就在這些辦案人員中就有問題,就有內奸,就有通風報信的人。


但是這次發的中共中央文件講燈下黑,講的是另外一層含義。就是指很多問題出在中央內部,出在高層內部的中央委員會,政治局,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裏面有內奸。因爲接下來說了個五不准,而且指明是中央和國家機關,就是指黨的高層。分別是:第一,不准是散佈違背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的言論。第二,不准妄議中央。第三,不准製造和傳播政治謠言,醜化黨和國家的形象。第四,不准拉幫結派,搞團團夥夥。第五,不准當兩面派,做兩面人。


這五不准直接指向中共高層,說明了中共高層出了問題,有內鬥,而且按他們所說的是有內奸。而這裏面集中的就是不准製造和傳播謠言,是因爲最近的兩個謠言讓習近平非常困擾。但是不見得就是謠言,只說是謠言。一個就是傳言四韋,說他身體欠佳,龍體欠安,腳出了問題,可能有各種各樣的原因,高血壓,酸性體質,或者是受了傷,甚至還有人在網上說是受了槍傷等等。訪問歐洲的時候,連床鋪和床墊子都帶上了,是不是在治療理療,或者防止其他事情。還有各種猜測如中風,痛風,中毒等等。這不知道算不算是一個謠言,但是很可能是近期困擾習近平本人的一件事情。


還有一件困擾他的事情,就是他在巴黎講話的時候,他手上拿的講話稿不慎在網上被洩露了。講話稿上到處用拼音標註著哪里該怎麼讀,非常清楚。另外在副標題下又是標著此處不必讀出,此處不念,就是不要讀什麼年月日,不要讀什麼地點,不要讀副標題,都標得很清楚。

這些都對習近平造成很大的困擾,所以才有燈下黑這個說法。就是中央出了問題,有人在內部通風報信,傳遞消息。所以現在內部恐怕正在查謠言,查所謂的內奸內敵,忙得不亦樂乎,才會出現這麼一些文件。


其實這些文件裏面的五不准既然定性也難定量。比如第一條,不准發表違背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的言論,其實中國共產黨的所謂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在各階段都不一樣,毛澤東時代有一套,鄧小平時代有一套,到後來江澤民胡錦濤時代有各自有一套,到了現在習近平又是另外一套。所以要說是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究竟誰違背,以什麼時候爲標准?如果以改革開放爲標准,以八九十年代,尤其八十年代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時代的解放思想,改革開放,黨政分工這一套爲標准的話,那麼今天的習近平時代就是對那個時候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的違背。所以首先的違背者就是中共高層,中共領導人自己。


第二條說不准妄議中央。其實中共的黨章也好,其他章程也好,有一條叫民主集中制,所以不准妄議中央這一條就很難說,本來指名針對的是中央和國家機關的高層。如果要發揚民主集中制,那麼大家要暢所欲言,要說話,對工作要七嘴八舌。所以就很難定性了,哪些話算是妄議中央,哪些話不算?比如去年底召開的一個50人論壇,副總理劉也出席了,這50人都是一些前官員,或者是專家學者,而且他們應該都是黨員身份。50個人裏面,只有兩個人表態支持現行的經濟政策,48個人提批評意見,那是不是妄議中央?是不是該抓起來?所以妄議中央這句話本身就很難定性,而且弄不好會違背黨章所說的民主集中制,其中就有一條說大家可以說話。尤其在黨內,不讓人民說話,黨員官員還認爲他自己可以在黨內說話。


所以第三條說不准製造傳播政治謠言和醜化黨和國家的形象,這裏省略了三個字,實際上想說的是“醜化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形象”。因爲其實醜化黨和國家的形象他無所謂,這個黨的形象怎麼樣,他們已經很清楚了,自己都承認失去公信力了,所以說黨和國家領導人也不用去天災人禍的現場視察了。反正是塔西佗原理,你去視察也好,不視察也好,都一樣。去視察人家說你不好,不視察也說不好,乾脆不去了。王滬寧早就發現了這個原理,所以大家不去了,不顧江蘇大爆炸餘煙未消,死傷無數,人民哀嚎,地方的救援工作還沒有結束,沒有任何黨和國家領導人到場,就忙著在中南海關起門來開會,互相整,互相抓內鬼。所以所謂黨和國家的形象,就是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形象,不准醜化。其實說得不好聽,黨的形象也好,國家的形象也好,還是某些人的形象也好,不用人家醜化。人家網民都說了:還用得著醜化嗎?本身就這麼醜態百出了!


然後前面的一句話說,不准製造和傳播政治謠言,其實政治謠言很難說。什麼叫政治謠言?比如中共在選擇性反腐的時候,本來各派就對外放風,原先不管是周永康還是薄熙來,是徐才厚還是郭伯雄,他們在出事前,本身海內外就傳言紛紛,後來都應驗了。實際上是中共執政當局故意在通過海外放風,而且他們還有放風的渠道。比如香港的一些媒體,還有在海外的一些華人網站都是他們的放風渠道,提前放出來。有的華人網站宣稱自己有預測,實際上是接到了放風,誰要落馬。而本身這個放風是不是自己就在放風,只准自己製造謠言,不准別人製造謠言?所以當時網民就發現一件事情,應驗了這個發現。所謂謠言,就是遙遙領先的預言。而也所謂預言也就是黨內自己放出來的風,尤其是黨和國家領導人本人通過某些渠道故意放風,叫做輿論先行,製造輿論聲勢,然後去查處政敵。


還有一種謠言,這種謠言實際上是真相。真的東西它不能叫謠言,假的才叫謠言,如假話,假訊息,假新聞那叫謠言。但如果是以假爲准來看謠言,那麼由王滬寧主導的文宣系統,意識形態領域天天都在製造謠言。人民日報,新華社,環球時報,中央電視台天天都在報假新聞,在誇大一些事情,縮小一些事情,遮掩一些事情。所以從造假這個角度來講,王滬寧本人就是謠言的總造謠家,謠言的總根源。而如果是真的東西那不叫謠言,真的東西他叫內情,或者叫內幕,或者有的叫小道消息,後來往往都比較比較真實。把中共高層內部的一些訊息傳出來,那些一般都叫內幕新聞,而且很多都得到驗證,所以不能叫謠言。


然後還有一種就是真正的謠言,明明沒有那件事卻說成有。比如說某某人沒病,卻被說成病了!這是怎麼出來的,究竟是裏面的人造出來的,還是外界觀察出來的,這些都很難定性。所以說不准製造或者傳播謠言本身就很難定性定量,說不清楚,而且誰說誰也說不清楚。

再接下來第四條說不准拉幫結派,搞團團夥夥。如果不准拉幫結派,那爲什麼中國內部多派?什麼上海幫,江派,團派,然後到後來戚家軍。都知道習近平上任之後,把他在浙江的舊部,福建的舊部還有部分上海的舊部都紛紛提拔到中央或地方的主要位置。這樣做是不是叫搞團團夥夥?實際上還是那句話:只准自己搞,不准別人搞。誰掌握了大權,那就不叫拉幫結派,搞團團夥夥。但是別人搞就不行,雙重標准。


最後第五條說不准做兩面派,不准做兩面人。什麼叫兩面派?什麼叫兩面人?實際上根據這個制度的特色,中國的官員黨員全部都是兩派,兩面人,誰都不能例外。比如對上級一副面孔,對下級一副面孔。對上級溫良恭儉讓,順從恭順,捧場,捧臭腳。但是對下級非常兇悍,專橫跋扈,頤指氣使。這是不是兩面人?另外對外說一套話,對內又說一套話。在國際上號稱要多元化,要國際社會的民主。在內部又是另外一套,要一元化,要一黨專政。這是不是兩面派?另外對美國也是說兩套話,談判把好話說盡,談判完了在實際中不執行,違背承諾,違背協議,那是不是兩面人兩面派?共產黨的本性就是兩面派兩面人,所以在說兩面派兩個人的時候很難鑒定,只能說當權者認爲不忠於他,那就叫兩面派兩面人,忠於他的就不叫。忠於他的人哪怕去當了兩面派兩面人,只要有利於自己,那也不叫兩面派兩面人。如果相反,那就給他扣個兩面派兩面人的帽子,打倒,所謂野心家陰謀家。


實際上毛澤東本人就就做到這一點。毛澤東本人動不動就指責別人是野心家,陰謀家,兩面派。結果後來打倒很多黨政幹部,從上到下。後來林彪的部署邱會作,江騰蛟等人在回憶錄中寫道,實際上毛澤東本人就是野心家,陰謀家,兩面派,經常當面把人捧上天,好話說盡,但是背後馬上可以把這個人往死裏整。見了達賴喇嘛喊萬歲,現在蔣介石喊蔣委員長萬歲,見到史太林喊史太林萬歲,但是背後卻在琢磨著怎麼去跟別人作鬥爭,怎麼把蔣介石消滅,怎麼把達賴喇嘛趕走,怎麼最後跟蘇聯鬧翻。所以毛澤東本人就是個典型的野心家,陰謀家,兩面派,中共高官的回憶錄中有大量的事實可以證實。包括他自己的秘書李銳都可以證實這一點!所以同樣道理,從權力上說下來,誰掌握的權力大,誰就有話語權,標准在他們手上,誰是誰不是,誰是這樣誰是那樣,標准由他們自己定,全都是雙重標准。


所以最後集中到燈下黑,就說明中共內部的確出了問題,內鬥激烈,以至於在自我清算,整黨,揪內鬼。基本上每一次習近平出訪回來都忙成一團,都是黨的建設,要麼就是軍隊黨的建設,要麼就是中央和國家機關黨的建設,忙這些事情。說明中共黨內是樹欲靜而而風不止,經常暗流洶湧,並不是外界所想像的一片平靜,統一一致。


再接下來,中共又發了一份文件。中共中央辦公廳發了一份叫《國家公務員職務與職並行的一些規定》!這份文件的奇怪不在於它的名稱和內容,怪就怪在發放的單位,是中共中央辦公廳。因爲如果是黨員方面,黨的幹部方面事情,由中共中央書記處來發是正常的。但是公務員本來應該是國務院的事情,國務院原來有個公務員局,公務員屬於國務院管,所以應該由國務院辦公廳來發出。但是現在卻由中共中央辦公廳來發!


其實這種事情由來已久,習近平上任之後,大概從2014年開始,在關於公務員方面的事,中共中央辦公廳或者是書記處就開始插手。要麼就是跟國務院聯合發佈一些有關公務員的一些紅頭文件,要麼就是中共中央辦公廳不顧國務院辦公廳,連招呼都不打,單獨去發。現在是愈演愈烈,乾脆把國務院撇到一邊。就是不僅要管黨員官員的提拔,還要管公務員,從國務院那邊接管過來,最後使國務院人社部下面的公務員局形同虛設。最後逐漸就歸到了中央書記處,中共中央所領導的所謂組織部下面的機構中去了。也就是中組部本來是管黨員這個系統,比如書記等的任免,現在把公務員也弄進去了。這就叫所謂加強黨的領導,王滬寧的餿主意!


實際上在習近平剛接任的時候,當時跟他搭檔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說過一句話:不是黨政分開,而是黨政分工。這句話本身就是對改革開放的一個背叛!在改革開放時期,當時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黨政分開,黨管黨,政管政,然後提高效率。最後在六四大屠殺,鄧小平搞了鎮壓之後,就逐漸回到所謂黨政合流,不再提黨政分開這個說法。王岐山提黨政分工,那也行,黨政分工至少還有個分工,但是已經對改革開放背叛了。到了第二個任期,王滬寧大權在握,王岐山已經靠邊站,被排出權力中樞。這個王滬寧走得更遠,他不僅是黨政分工的問題,而是以黨代政,黨大於政。原來是黨大於法,黨大於軍,黨指揮前線,黨大於政。怠政,政沒有了,中央書記處代替了國務院!


所以我前段時間講到,現在的權力鬥爭集中在中央書記處和國務院之間的權力鬥爭,就是任書記處常務書記王滬寧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之間的鬥爭。所以前兩天他把李克強在博鰲論壇的講話不直播,也不搞文字直播,推遲發佈大半天,到了下午才姍姍來遲,分頭發佈。這顯示了主管意識形態和宣傳的王滬寧對李克強有多恨,專門要封殺他。現在更明顯了,就是乾脆公務員的事情你國務院不要管了,由我中辦來管。連聯合發通知都不要了,沒有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聯合發通知,就來個中共中央辦公廳直接發。全國的公務員就歸書記處奪權了,中共中央書記處奪了權,國務院被進一步架空。這個含義就是,現在書記處這個黨的機構成了決策機構,而國務院只是個執行機構,只是個小走卒。就是我們的決策,你去執行就行了,哪怕是這些工作報告,我們來炮製,你去讀就行了。大概擺出這麼一個姿勢!


所以我說在日常生活中,人大政協不開會,中央軍委沒開會,中紀委現在也不太反腐了。所以也就是中央書記處跟國務院兩大塊在日常中碰撞,說的好聽叫磨合,說得不好聽叫對著幹,爭風吃醋。實際上准確說來,最近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是習李之爭還不夠准確。因爲習近平的權力遠大於李克強,黨政軍大權在握,還有習家軍鞏位護航,所謂定一尊,一言九鼎。而李克強相對來說是史上最弱勢的總理,沒有跟習近平權力鬥爭的本錢,有不滿和抱怨也只能隱忍。但是,跟他同級別的是書記處書記王滬寧。所以最近真正權力鬥爭的格局,就是王滬寧跟李克強的權力鬥爭,就是書記處跟國務院的權力鬥爭,書記處常務書記跟國務院總理的權力鬥爭,也就是王滬寧要取李克強而代之的權力鬥爭。不僅以黨代政,而且把王滬寧也塞進中央經濟財經委員會,在裏面的取得平衡,以黨管經濟來進一步架空李克強。所以說是這兩之間展開了殊死的搏鬥!


當然,李克強是在明處,王滬寧是在暗處。因爲李克強作爲國務院總理,他必然有一些外事活動,政務活動,或者公開的講話。這些都在明處!但是王滬寧卻在暗處,七大政治局常委裏面,大家都不知道天災人禍的現場,但是其他6大政治局常委有時候還會到工廠,農村,街道等地方去作作秀,視察一下。而王滬寧是足不出戶,從來不出門,就躲在中南海在深宮裏。就好像太監總管一樣,在裏面琢磨這些事情,琢磨這些文字,琢磨這些講稿,琢磨這些路線方針。只要反覆強調黨的建設,黨領導一切,加強黨的領導,自然就加強了書記處功能,加強了書記處書記的職權。所以現在王滬寧悄悄的上升爲中共高層最有實權的人物,連李克強都幾乎被他架空。


那麼現在就有人提出來了,既然搞到了這麼一個程度,不是黨政分開,也不是黨政分工,而是以黨代政了,那還要國務院幹什麼?爲了節約納稅人的錢,乾脆廢掉國務院,由書記處代行一切不就行了!書記處書記本來就是抓日常工作,書記處就是日常運轉的黨的機構,那還要國務院幹什麼?會不會走到取消國務院這一步,這件事聽上去天方夜譚,太極端,但是共產黨的事情匪夷所思,很難捉摸。


比如原來中共曾經設過國家主席,國家主席最早是實權制,劉少奇是國家主席,毛澤東是黨主席。之所以設國家主席是要設一個國家元首,這符合國際上的慣例,設立一個代表國家形象的人,負責出訪,國事活動,舉行儀式等等,所以有國家主席。結果後來毛澤東發現劉少奇當了國家主席,在手中集中了實權,能夠從上到下治理國家,於是就打倒劉少奇,發動文化大革命。不僅把劉少奇打倒,乾脆連國家主席的職位都不設了,不要這個職位。不僅不要這個職位,而且誰提國家主席,都會觸動他的敏感神經,都是犯了大忌。比如政治局常委,秀才陳伯達提出要設國家主席,暗示林彪可以當國家主席。結果毛澤東大發雷霆,立即把陳伯達打下去,投入秦城大牢,打倒,然後痛批。這也是批給林彪看!而在林彪陣營中,有人提議林彪當國家主席,其實林彪本人並沒有這個意思。毛澤東本來對林彪就很疑忌,因爲國家主席這個提法之後,就更加疑忌了。不僅不設國家主席,而且要把林彪逼走逼死。林波被逼走逼死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跟國家主席這個職位有關係。所以毛澤東不要這個職位,乾脆只要一個黨的職位就算了,黨主席的職位就夠了。所以毛澤東不僅接任了黨主席,中央軍委主席,後來他去世的時候才發現,他在早期還曾經接接了全國政協主席,後期死的時候是全國政協名譽主席。接的職位非常之多,可以說令人咋舌,不可思議。


後來毛澤東死了,到了鄧小平時代,開始恢復設立國家主席。恢復之後,爲了吸取過去的教訓,就把國家主席虛位化,沒有實權,實權在總書記和國務院總理手上。所以就有了後來的李先念,楊尚昆。結果到了習近平時代,顯然想把這個職位實權化,因此去年的修憲,主要就是圍繞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制。要試圖終生執政或者長期執政,其中一個意圖就是要把國家主席實權化。


所以圍繞這些職務職稱,可以看出共產黨是爲了權力鬥爭而設置職務,並不存在什麼其他正常的架構。所以會不會取消國務院,聽起來匪夷所思,會不會取消國務院總理,更加匪夷所思。但是對照文革,今天習近平王滬寧的政治在往文革回歸,儘管王滬寧用了很多詞語,不管談什麼都談改革,其實他那兩個字就是文革。談現代話,其實那幾個字是文革話。比如這次談爲什麼要做公務員或者其他方面,都說的很好聽,都是爲了國家治理的現代化。其實是國家治理的反現代化,國家治理的文革化。因爲加強黨的領導絕不是現代化,這跟國際潮流格格不入,跟世界文明大勢格格不入,是反現代化。還有又談了其他的一些黨的建設,裏面用的什麼改革的詞語,這個改革那個改革,改革需要,以黨代政,那不是改革,全是文革!所以實際上王滬寧在所有文件中搞的是文革話!他號稱是中共的語言化妝師,語言包裝師,精於語言包裝,給習近平搞講稿。他在所有的文件中都用改革二字,實際上你把文件中的改革二字讀成文革,非常順。把現代化三個字讀成文革化,非常順。這是王滬寧真實的心意和寫照,只不過用了另一套語言出來表述而已。


所以今天的習王政策是向文革回歸,是向毛澤東時代回歸。毛澤東時代敢取消國家主席這個職位,所以也不排除習近平時代敢取消國務院總理這個職位。但是還是說,這是個匪夷所思的,非常極端的做法,發生率很小。因爲這種極端的做法做出來,不要說會受到民間的反對(現在他們是不顧民間反對了),即便是黨內,恐怕都會受到激烈的反對,只會進一步激發黨內的內鬥內爭,權力鬥爭的白熱化,不可能息事寧人。只不過,儘管他不見得做到取消國務院,取消國務院總理,不見得有毛澤東那麼大的威力,但是他內心的企圖顯然是昭然若揭。尤其是王滬寧在旁邊出主意!而即便做不到,但是把國務院虛位化,把國務院總理虛職化,實權逐漸集中的國家主席頭上,讓國家主席習近平黨政軍權全是實權,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和中央軍委主席全部是實權,沒有一個虛位化的職位。而國務院總理的逐漸虛位化,成爲一個辦事機構,這大概是王滬寧給習近平的這麼一個構思。


所以習近平剛好在歐洲發出了一番豪言壯語:我將無我,不負人民。其實所有這些設計都是爲他的權力所做的設計!實際上它的爭議是:我只有我,不在乎人民!在三國時,曹操有一句名言,叫做“寧教我負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負我”。意思就是寧願我對不起全天下的人,也不能讓任何人對不起我。只要對不起我,我就報復,睚眦發報,斤斤計較。但是不管曹操的這番話是三國演義的塑造,還是歷史上真有其言,中國的歷代統治者都確實有這樣的思想。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落實到習近平王滬寧的身上,非常恰當。不是什麼“我將無我,不負人民”。連江蘇大爆炸的現場都不去,那叫“我只有我,不在乎人民,不在乎辜負全天下”!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