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滬寧新理論:翻牆不如吸毒。最新問候語:今天你當太監了嗎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7日星期一。

最近國內的網友網民都反映,說最近翻牆很難,VPN不好用。中共封網封得很緊,很多訊息都不知道,比較閉塞,翻牆比前段時間更費勁。連帶的還有就是微信,微博使用也不方便,很多訊息動輒被刪除,或者被屏蔽,被封殺。事實上中共做得更遠,包括全國各城市的一些早報和晚報都被取消或被勒令停頓。有的是被整頓,有的是被關閉。可以說在新聞和訊息方面是一片肅殺,進一步讓13億中國人民處於訊息封鎖之中。

實際上這種嚴峻的形勢也不奇怪。上個星期我也講過,環球時報在一篇社評中講道:中美關係好壞,對中國的內政有影響。舉例子如果中美關係好,國內相對就寬鬆一點。如果中美關係不好,國內的治理就會收緊,暗示要加緊鎮壓封鎖。但這句話我已經講過,他既成立不成立。事實上環球時報的話泄露了一個天機,就是最近的中美貿易戰,中美對抗,而且中國方面准備讓步,要談判,更加不能讓中國人民知情,免得被挨罵,左右不是人。要奉陪到底也不是,投降讓步舉白旗也不是,左右爲難。因此乾脆不讓中國老百姓翻牆,知道真相。所以這麼一個做法使最近的形勢顯得尤其困難!在貿易戰中讓步而不讓中國老百姓知道,其實也是滿清的一個理論的翻版。滿清王朝晚期的時候,清庭說:寧贈友邦,不予家奴。寧願把好處給外國人,也不能給中國人。而今天中共的統治者仍然是滿清王朝的思維。

最近不僅翻牆困難,而且有新聞說翻牆還會被公安傳喚,甚至被罰款。像在重慶有一位男子,他因爲翻牆被公安傳喚,還有傳喚書在網流傳,傳喚的理由是“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進行國際聯網”。在廣東省就更嚴重,廣東省韶關市有一位朱先生翻牆,居然不僅被公安傳喚,還罰款1000元人民幣,用的理由也是“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進行國際聯網”,也就是翻牆。然後予以罰款。然後有網友通過搜索發現,同樣是在廣東省,同樣是在韶關市,對吸毒者的罰款是500元,這讓網友輿論大化,說翻牆比吸毒還嚴重。吸毒罰款500元人民幣,翻牆罰款一千元人民幣,多一倍。這是怎麼回事?網友就紛紛表示不理解。

其實這個沒有什麼不好理解的,我們想一想中國幾千年曆史上的封建專制王朝有一個說法。什麼是頭等大罪?頭等大罪就是謀反!雖然民間有個說法叫“萬惡淫爲首”,但是在官方方面來說,頭罪是謀反。就是如果你反朝廷或者被懷疑反朝廷,被影射反朝廷,甚至是文字獄,都會招來殺身之禍,殺頭。謀反就要殺頭,而且不僅殺頭,還往往會滿門抄斬,或者是株連九族,甚至株連十族的都有。所以中國歷史上的封建專制王朝非常殘酷,殘暴。謀反是頭等大罪,意思就是暗示你幹其他什麼都行,就是不能夠反朝廷,不能反專制王朝。今天的中國共產黨建立的一黨專政,是紅朝,也是一個專制王朝。他在意識形態上,思想上跟古代的封建專制王朝一脈相乘。中共的刑法上,居然第一條排的就是反革命罪,後面的就是什麼顛覆國家政權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等。而且很多的所謂刑事罪可以假釋,但是作爲反革命罪或者危害國家安全罪還不能假釋。中國共產黨的思想上把它作爲一個紅朝,一個朝代,秉承過去王朝的思想,跟滿清和歷朝的思想一樣。

回過頭來理解這些事情,實際上也是對毛澤東時代和文革時代的一個翻版,一個迴歸。我們回想一下在習近平之前的胡溫時代,也有封鎖互聯網。但是胡溫時代基本上來說是我封我的網,你翻你的牆,似乎並不是構成太大的妨礙。共產黨照樣封鎖,但是你要翻牆也就算了。但是現在到了習近平時代,連翻牆都不准了。不僅是嚴厲的封鎖,甚至要傳喚罰款,搞不好將來還會出現什麼法辦的情況。這就是往毛澤東和文革時的代迴歸,因爲毛澤東和文革時代有個特徵,有一個罪名叫收聽敵台!就是如果你當時不是收聽中共的電台或者看中文報紙,而是收聽什麼美帝的,蘇修的電台的話,那是一個罪名。記得當時在南方的一些省份就可以收聽到美國的電台,在北方如西北的一些省份可以收聽蘇聯的電台。當時中共跟美國蘇聯都對立了!還有香港台灣的電台也在內,也算是敵台。偷偷用短波收聽所謂敵台,那是一個罪名,輕則會被弄去所謂教育或者下放,重則可能會被關起來判刑。這是毛澤東時代!

很多人以爲要完全重複才叫毛澤東時代,才叫文革。事實上你在形式上和思想上重複就是了。因爲今天是21世紀,是一個互聯網時代,是個訊息時代。但是習近平當局,主觀意識形態的王滬寧等人居然不准人民翻牆,居然連翻牆都成了一個罪名,這就跟毛澤東時代的收聽敵台一樣。到了毛澤東死亡,中國進入改革開放年代,大家都收聽美國之音,或者台灣的海峽之聲,或者其他國家的電台,完全沒事,根本不認爲是一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一個事情。所以今天的翻牆居然成了罪名,我想可能在很多年之後如果社會有所變遷的話,也會覺得非常荒唐可笑,就是文革的收聽敵台受罪一樣。在文革甚至到了要到被窩裏去抓人的程度,人家在被窩裏捂住耳朵聽,居然有中共的所謂民兵,街道居委會,小腳老太太,各種那個時代的五毛黨和自乾五去人家被窩裏抓人,送到公安機關如何如何。所以今天又在一個程度上回歸毛時代,文革時代,是習近平王滬寧這個時代恢復文革的又一個證據。

網友們在說翻牆比吸毒還可怕的同時,實際上網友們也明白了這跟政治有關,所以就有個總結:吸毒是自取滅亡,翻牆使中共滅亡。或者反過來說:吸毒滅亡的是自己,翻牆滅亡的是中共。中共當然就害怕了!吸毒你最多是戕害你自己,沒有戕害到中共的政權。翻牆的話有可能危及中共所謂的政權!其實不見得危及他的政權,但中共就這麼脆弱,這麼敏感,這麼不自信,沒辦法!他說了四個自信是四個不自信,你沒辦法,你就算給他證明說不會危害他的政權他都不相信。精神過敏,草木皆兵,已經是這麼一個脆弱的狀況,玻璃心,一觸即碎。就這麼一個格局!

實際上可以再總結一下。翻牆不如吸毒,我們可以把它說成是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發表新理論。翻牆不如吸毒,或者說對外關係是寧要鴉片戰爭,不要普世價值,不要民主自由。我寧願把民主自由排除在高牆之外,但是毒品無所謂,是進口的毒品也好,出口的毒品也好,都無所謂。吸毒是個小事情!這實際上就是暗示人民,翻牆不如吸毒,吸毒還比翻牆好。你有本事去翻牆,還不如去吸毒。你拿錢去買VPN服務,還不如拿這些錢去吸毒。實際上這是真正的毒化中國社會,毒化中國人民!不僅是用封鎖的訊息,假訊息,假資料,歷史假像,歷史虛無主義來禍害中國人民。這是思想上的毒!而且在現實中展現的,是翻牆的處罰比吸毒還嚴重,那就客觀上逼著人們寧願吸毒也不要翻牆,實現上對吸毒是一種鼓勵。可以這樣理解,是一種鼓勵。所以我說這是王滬寧的新理論——翻牆不如吸毒。也能翻牆,不如吸毒!

但是再說下去,網友又不高興了,網友們對中國的這個處罰非常不滿!有網友檢舉華爲公司。華爲公司剛剛出了個醜聞,他們的新年祝福被發現居然是用蘋果手機發送的,而且居然是翻牆發送的,而且居然是用推特發送的。華爲公司完全違法,他的這次醜聞了可以分成三大醜。華爲本來跟蘋果公司是競爭對手,而且從去年開始,華爲的銷量超過蘋果。最近又在報導蘋果的預期銷量將在中國大跌,有很多因素,其中就包括所謂的,中國要扶持名牌產業,有很多企業號召買華爲不買蘋果,買華爲補貼,買蘋果會處罰等等。這也是一個對市場經濟的破壞,就不扯遠了。

第一個醜聞,華爲公司發新年祝福居然是用蘋果手機發。第二個醜聞,發新年祝福居然要通過翻牆發送,通過VPN發送。爲什麼呢?因爲華爲公司在很多國家都有分公司,他要向世界各地發新年祝福。是怎麼發生的呢?據說是因爲VPN在電腦上不好用,當時的一個主管和員工臨時決定,乾脆用員工的手機來發,而員工用的是蘋果手機,而且在手機上翻牆。第三個醜聞是用美國的產品推特發,按照中共的定義,那是不合法的,非法定的渠道,那屬於違規。

華爲公司新年醜聞就這樣出來了。據說他們是想趕在跨年夜把新年祝福發送出去,結果就被網友發現,發出去的訊息下面顯示了via Twitter for iPhone的字樣,頓時就成了一個滑天下之大稽,議論紛紛的事情。所以現在網友要舉報華爲!

其實網友要舉報,除了華爲之外還可以舉報更多,不查則已,一查是嚇一跳。結果發現,中共的人民日報,新華社,環球時報,中央電視台等全部都有所謂推特帳號,臉書賬號,全都在違規翻牆。而且中央電視台CCTV不僅有所謂推特和臉書,居然還有YouTube(油管),而且居然還在油管上直播,在國內開什麼大會,習近平有什麼重要講話,居然還直播!只不過在直播的時候,下面關閉了評論功能,他們經不起評論,哪怕是一半點讚一半點踩,他都不起,很脆弱,覺得要垮台,所以受不了,就乾脆關閉了評論功能。這些按中共的定義都是違法,你一方面在封鎖互聯網,不准人民翻牆,自己的官方媒體卻大肆翻牆。甚至不僅是他們的官方媒體,就是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本人,不僅有微博的帳號,還有臉書的帳號和推特的帳號,推特帳號甚至還分中文英文,非常齊全。好像這姓胡的一吃了藥就用中文發,藥吃多了就用英文發,非常亢奮,讓人哭笑不得,啼笑皆非。

所以這些都應該受到網友舉報,不止是罰一千元了。如果說是哪個網友翻牆多少多少次被罰了一千元,那麼人民日報,環球時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胡錫進等等,那不知道要罰多少錢。華爲公司更是中國的巨富,營收是把阿里巴巴的三倍,按照這麼一個規模,那不知道要罰多少錢。但是他們會不會被罰?當然不會。這是雙重標准!其實要說雙重標准還低了,其實他們按照古代的說法,叫做“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這是古代封建專制王朝的一個寫照,只准官門幹,人民不能幹,人民連點燈都不行。這是一個形象的說法!

在毛澤東時代也有個形象的說法,毛澤東本人在天安門城樓上公開跟美國記者史諾說:我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也就是他目無法紀,想幹什麼幹什麼,無法無天,和尚打傘。後來他的老婆江青也學了這句話,去威脅其他的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會,說“老娘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非常霸道!但是,毛澤東對他所定義的所謂五類分子,什麼地富反壞右又有個指示——只准他們規規矩矩,不准他們亂說亂動。也就是雙重標准,毛澤東是無法無天,什麼都可以幹,不僅可以違反法紀法治,可以在中南海的深宮中嫖女人,淫亂宮廷。但是人民卻什麼都不能幹,一句話動輒得咎反革命罪,或者是攻擊社會主義,攻擊共產黨,動輒就抓起來。五類分子更是經常被監禁,被批鬥,或者下放勞動等等,非常嚴重。

其實在毛澤東時代還有一些荒唐的現象。民間禁止一切跟外國相關的東西,特別是外國的電影,尤其是外國跟愛情主題有關的電影。但是中南海裏面卻有特供電影,內部電影。在後來很多中南海的工作人員,或者那些毛澤東的秘書,或者是官員都回憶,當年毛澤東在江西那裏,在中共的高幹高官那裏看內部電影。那些內部電影沒有剪輯,在那樣一個禁欲的時代,清貧的時代,居然充滿了裸露的鏡頭,全暴露的鏡頭都有。這是他們的特權,他們的特供。跟人民講不得有資產階級情調,不得涉黃等等,但是在中南海裏面可以有黃色,可以有資產階級情調,什麼都來。甚至像前段時間我講過的,在鄧小平時代,金庸的武俠小說在中國大陸還是禁書。而鄧小平呢作爲軍委主席或最高領導人,他通過別人拐彎抹角去買,後來金庸乾脆就送了他一趟。也就是鄧小平能看禁書,人民不能看。所以共產黨歷來如此,特供,內部供應!

所以你分析下來,就不會感到奇怪。對環球時報,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等,那叫特供,叫內部供應,他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在他們那裏沒有什麼法治可言。但對是老百姓,對不起,你就受限制了,你就是違法,你就要接受處罰。所以有的網友就說:他們腰纏萬貫,而老百姓連擺個小攤都不行,都要被城管搗亂。他們又是移民又是轉移資產,但是老百姓居然做民營企業也要被壓制。而且比較西方教育,中共的高官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西方去接受教育,包括華爲公司的女掌門人孟晚舟,三個孩子在加拿大讀書,一個孩子在美國讀書。他們的孩子接受西方教育,但在中國國內宣傳不准中國人民的孩子接受西方教育,在大學禁止教授任何西方的東西。當然也可以教一兩百年前的老東西——馬克思主義。但是是這個馬克思主義必須要是習近平和王滬寧當局定義的馬克思主義,你自學自教的話不行。比如你成立一個馬克思主義學會,或者是讀書會,自己去研究,那不行,不能讓你研究。逮捕,毆打,抓人,開除等等什麼都來!

所以我們處處都可以看到這些雙重標准,處處都可以看到所謂“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處處都可以看到毛澤東所說的“和尚打傘,無法無天”。而人民是戰戰兢兢,動輒得咎。你要是理解這樣的現象,就不會覺得翻牆的現象奇怪了。

其實這個翻牆現象,跟我前段時間所講的太監文化,太監思想也完全相通。太監文化,就是在宮裏的男人,皇帝可以淫亂,但是其他爲他們服務的男人不能接近女色,不能染指三宮六院,不能染指後宮佳,甚至不能染指宮娥宮女。怎麼邊?閹割!閹割的男人才能放在那裏。把他們的身體變成殘廢,因此不能跟皇帝競爭,不能夠奪皇帝之愛。說這是太監思想!而太監之中,有的太監是被迫的,小時候把根本不知道,就被家裏人自己做主,官府作主把他給閹割了。有的太監卻是心甘情願,爲了追求宮中的所謂富麗堂皇,犧牲了做男人本色。

所以映射到今天,太監制度已經結束了。但太監的思想,太監的文化卻傳承下來。在這個時候可以看出中共繼續在推廣太監文化,太監思想。這一次就是不准老百姓翻牆,在他們官府,甚至官媒黨媒卻可以翻牆,這是另一種形態的一種太監文化的推廣。在思想上,精神閹割人民,不准人民看到這樣的真相,那樣的真相。但是黨媒官府可以!所以這不僅是雙重標准,還是太監文化,太監思想。

說到這裏,我想給大家講個形象的段子來比喻這種太監思想,太監文化。

剛剛說過,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創造了一個新理論,叫“翻牆不如吸毒”。但是他可能還創造了一個新的流行詞,叫:“今天你當太監了嗎?”

總書記習近平見到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就問他:“今天你當太監了嗎?”王滬寧回答:“當了。”習近平問:“何以見得?”王滬寧道:“您看,您的演講稿是我給你寫的,但是我宣傳成不是我的思想,不是王滬寧思想,是習近平思想。就是說只准有你的思想,不能有我的思想,您說這是不是太有點思想太監文化?”習近平聽了很滿意,點頭道:“言之有理!你今天過關了。”

王滬寧一回頭,就問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你今天當太監了嗎?”胡錫進回答:“當了。”王滬寧問:“何以見得?”胡錫進道:“你看,習近平主席的講話指示一下來,我們都頭版頭條,而且說是金句,十條金句,十四條金句,大肆宣傳。我自己呢,也到微博到推特去拐著灣給習近平主席宣傳,表面上我還包裝一下,說成是我老胡自己的語言,我調侃我自己的語言。我就是鸚鵡學舌,就是嚼嚼舌頭,實際上拐彎抹角宣傳的還是習主席。您說這種思想是不是太監思想太監文化?”王滬寧一聽,很滿意地點頭道:“言之有理。今天你過關了!”

胡錫進一回頭,就去問他的小編:“今天你當太監了嗎?”小編回答:“當了。”胡錫進問:“何以見得?”小編道:“根據您胡總傳達的指示嘛,所有的媒體都是黨媒,媒體姓黨。所以我們的環球時報不是什麼環球時報,是環球黨報。我們這些小編都心裏明白,我們都意識到,雖然我們在這裏工作,別以爲就是我自己的報紙。這不是我們的報紙,是黨的報紙。黨領導一切,我們什麼都不是!”胡錫進又問他:“你什麼都不是,那我請問你是男是女?”小編回答:“不男不女。”胡錫進一聽,對這個回答非常滿意,露出得意的微笑。這時候小編趁機說道:“胡總,您看這是不是太監思想太監文化?”胡錫進滿意地點頭道:“說得有道理。今天你過關了!”

這個環球時報的小編一回頭,就去發帖子問網上的五毛黨:“今天你當太監了嗎?”五毛黨回答道:“當了!”小編問:“何以見得?”五毛黨回答道:“你看我翻牆就去攻略民主自由派,辱罵,點踩。但是我一回鍋我就稱讚黨和政府,大肆點讚!”小編道:“那你幹得挺不錯,有沒有受委屈?”五毛黨道:“有,挨罵很多,但是我不在乎。”小編問:“他們怎麼罵你?”五毛黨道:“你看他罵得多難聽!說什麼‘我是黨的一條狗,守在黨的家門口。黨叫咬誰就咬誰,叫咬幾口就幾口。’非常難聽!您說這是不是太監文化太監思想?”小編非常滿意的點點頭,道:“說得有道理,今天你過關了。”

我更多的段子會放在陳破空會員網站(chenpokongvip.com),訂閱了這個網站的人,可以獨家享受到會員專享的一些專利福利,可以看到有關節目的音頻,文字,段子,還有各種著作的連載。歡迎大家訂閱我的會員網站!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