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纪兰临终发脾气,护士成了出气筒?山西方言

鑑於申紀蘭看不慣所有的變化,所有西化的東西,所有現代化的設備。

她在病床上躺到最後,在彌留之際如果伊甦醒過來,極有可能的對周圍的環境非常反感。

什麼重症加護病房,什麼彈簧床,還有插在鼻孔裡的這些管子,這一切都是來自於西方,是西醫的東西,並不是中醫的東西。

這可能會讓她很不舒服,亂喊亂叫。

尤其一看自己身上還穿了一件條紋型的病號服,按她的說法叫“外和操不爛”,看把我穿得外和操不爛,什麼樣子!

她可能還會大喊:把我的衣裳拿來,我要穿清朝的褂子!

而王滬寧和習近平等人給她琢磨出“改革先鋒”這麼一個稱號,也就是說要把現在的中國改革回清朝的樣子。

她一看著護士穿著白大褂,而且戴著N95口罩,可能要呵斥護士:“看你穿了個甚樣,假米三刀的,無球出息,無球意思。”

如果有護士對她暗示她快要死了,老太太申紀蘭可能大吃一驚:“什麼?我也會死?我這個萬年代表,我這個活化石咋回死?66年的人大代表怎麼會死?想不通!”

等她冷靜下來,可能又會喃喃自語地說:“活了90年,咋就鬥不過這個硬道理,人會死?我會死?”

總之申紀蘭是死了,習近平等人恐怕要心驚肉跳了。

其實包括習近平在內,中共高層這些人趁早要明白這個道理,

人總是難免一死,只是說在有生之年是應該行善還是應該做惡,這是一個大考題。

Recent Posts

See All

話說栗戰書從俄羅斯回來,惹了大禍因為到了俄羅斯吞併中國的地方海參崴,俄文叫符拉迪沃斯托克,意思是征服東方。他在那里大贊俄羅斯,大贊普京。說中國對當下的俄羅斯非常看好,很滿意。後來又在俄羅斯的議會跟議長和副議長等人座談,洩露了重大的黨國機密。說中共從各方面策應俄羅斯進攻烏克蘭,說俄羅斯是反擊,不叫入侵等等。結果傳到了黨內!特意給大家講這麼一個段子,來理解一下,黑幕之後,紅牆之後他們的高層例會。 七常

法官:王立科,你知罪嗎? 王立科:我還沒動手,怎麼知罪。 法官:你這是什麼意思? 王立科:你不是問我刺習大案嗎?刺殺習近平,我只是在預謀之中,還沒動手。 法官:我不是問你這個。我是問你受賄的事情,你知罪嗎? 王立科:我受賄是多少錢,那栗戰書家族受賄多少? 法官:你不服是不是?重判!死刑緩期二年之行。改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假釋和釋放! 法官:傅政華,你知罪嗎? 傅政華:他又沒死! 法官:你這是

所以這些人已經算是清官,反習的幾乎是清官。清到什麼程度,要打個比方的話,我們就講一個不好笑的段子。 法官問劉新雲:“你知罪嗎?” 劉新雲說:“我還沒動手!” 法官問:“什麼沒動手?” 劉新雲說:“刺殺習近平啊。我不沒動手,叫什麼知罪?” 法官說:“我不是跟你說這個,我是問你受賄1300萬知不知罪?” 劉新雲說:“1300萬?恐怕習近平總書記的女兒去美國讀書,連生活費和學費都不止!” 法官說:“你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