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纪兰临终发脾气,护士成了出气筒?山西方言

鑑於申紀蘭看不慣所有的變化,所有西化的東西,所有現代化的設備。

她在病床上躺到最後,在彌留之際如果伊甦醒過來,極有可能的對周圍的環境非常反感。

什麼重症加護病房,什麼彈簧床,還有插在鼻孔裡的這些管子,這一切都是來自於西方,是西醫的東西,並不是中醫的東西。

這可能會讓她很不舒服,亂喊亂叫。

尤其一看自己身上還穿了一件條紋型的病號服,按她的說法叫“外和操不爛”,看把我穿得外和操不爛,什麼樣子!

她可能還會大喊:把我的衣裳拿來,我要穿清朝的褂子!

而王滬寧和習近平等人給她琢磨出“改革先鋒”這麼一個稱號,也就是說要把現在的中國改革回清朝的樣子。

她一看著護士穿著白大褂,而且戴著N95口罩,可能要呵斥護士:“看你穿了個甚樣,假米三刀的,無球出息,無球意思。”

如果有護士對她暗示她快要死了,老太太申紀蘭可能大吃一驚:“什麼?我也會死?我這個萬年代表,我這個活化石咋回死?66年的人大代表怎麼會死?想不通!”

等她冷靜下來,可能又會喃喃自語地說:“活了90年,咋就鬥不過這個硬道理,人會死?我會死?”

總之申紀蘭是死了,習近平等人恐怕要心驚肉跳了。

其實包括習近平在內,中共高層這些人趁早要明白這個道理,

人總是難免一死,只是說在有生之年是應該行善還是應該做惡,這是一個大考題。

Recent Posts

See All

有一個重要黨媒黨報的總編剛上任,去拜會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就向王滬寧請教一個問題。 他說:“我常看到中國的法院判決,說某某犯人被判幾年,剝奪政治權利幾年。這裡的“剝奪政治權利”究竟是什麼意思?” 王滬寧就很嚴肅的,也很耐心的給他解釋:“剝奪政治權利就是剝奪這個犯人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也剝奪他們憲法規定的像遊行示威,集會結社,言論出版這些權利。” 這個黨報總編聽了就很不解的問:“問題是他

有中國人在街上撒傳單,警察蜂擁而至,把他抓住,結果所謂的傳單全都是白紙。他跟警察說:你看看是什麼?什麼也沒有。你們抓我幹什麼?傳單上什麼也沒有!警察說:我們知道你什麼意思。另外有人在街上喊口號,大喊打倒獨裁者。結果警察蜂擁而上,把他抓住。他說:我又沒說獨裁者是誰,你抓我幹什麼?警察說:我知道你指誰!所以這就是中國。有人還在上面加了一兩句,喊口號的人跟警察理論,問他:你說是誰?你說我說的是誰?有的警

普京跟習近平通電話。習近平說:“老普啊,你不行啊!” 普京說:“我怎麼不行?” 習近平說:“你說48小時拿下烏克蘭,拿下基輔。現在一個月了,你看你這仗打得多爛!” 普京回答說:“老習啊,不是我不行,是你說話不算數。你不支援我,你不力挺我。你說中俄合作上不封頂,你的援助在哪?你說你要力挺普京,你挺在哪?” 習近平也吧了口氣:“說,普京同志,你真的要我力挺?我給你講一下,恐怕對你不利啊!” 普京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