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深重,中国所做的,为何美国不做?

美国疫情深重,确诊病例和死亡数字,已经大大超过中国官方所公布的中国数字(当然,国际上几乎无人采信中共的所谓中国数字。)此时此刻,不少国内外中国人有疑问:美国为何不采取中国方式:封城,彻底的封城。


在美国,尤其在重灾区纽约,目前的做法是:居家隔离,居家工作,学生在线上课,保持社交距离,避免群聚。鉴于中美两国制度与社会的截然不同,中国所做的事,美国没法做,也不会做。


中国所做的,至少有三件事,美国做不到。


其一,封城,一刀切。在中国,不仅在武汉封城,在全国都实行严格的封城、封省、封县、封乡、封村,乃至封区、封户、封路。擅自外出者,或不戴口罩者,遭到严厉“执法”,包括:戴手铐、脚镣,按倒在地,绳捆索绑,罚跪,人格羞辱,暴力殴打,等等。而作为民主大国的美国,不可能采取任何反人权、反人道、超越人性底线和道德底线的极端措施。


其二,牺牲一地,保全大部。在中国,当权者的思维是,牺牲武汉、湖北以保全中国大部。以至于,在武汉和湖北,所谓“应收尽收”,实为“应烧尽烧”,十足的草菅人命,视人命如草芥。而在美国,各地平等,人人平等,生命无价,死亡也有尊严,根本没有牺牲谁、成全谁这种极端思维的空间。


其三,隐瞒与造假。在中国,有关疫情,以及确诊病例与死亡人数,全由中央政府垄断,地方与民间无权发布。综合实地和各方信息,中共官方发布数字与真实数字相比,被压缩至少数十倍。在美国,不仅联邦政府机构可以发布数字,各州、各市、各县、各镇都及时发布数字,民众随时都能在各大网站上公开浏览、追踪这些数字,没有任何人、任何机构可以隐瞒、造假,也不可能垄断发布权。


反过来,美国所做的事,中国没法做,也不会做。诸如,疫情的公开与透明,数字的真实与及时,就是现行体制下的中国,不愿、也不敢抄的作业。美国所做的,至少还有三件事,中国做不到。


其一,不逃。在美国,尽管纽约成为重灾区,却鲜有纽约人弃城而去。绝大多数纽约人毫无离城的念头,安之若素。一来无意给其他地区带去不安,二来相信所在的社会、制度、政府、以及美国最强大的科技创新能力,坚信终将度过难关。


而在中国,武汉宣布封城当日,30万人惊慌出逃;其后一周,还有数万人出逃,当周,仅逃到温州的,就有1万8千多人。而在封城之前,500万武汉人已经离开,其中,6万多武汉人分布世界382个城市,成为各国的“零号病例”、瘟疫种子。


其二,不抢。在美国各地,包括纽约,通常只有中国人聚居区,才有明显的抢购现象。也因中国人带动,部分来自其他国家的新移民或跟风抢购。然而,在大多数区域,尤其在中国人较少的区域,并无抢购现象。超市、商店物质基本充裕,若部分商品暂时缺货,两三天内也会补上。


而在中国,闻讯封城,各地抢购成风。各大超市、商店,被抢购一空。同期,世界各国各城市的口罩,也被居住当地或到当地旅游的中国人一扫而空。即便当局宣布疫情得到控制、没有新增病例的当下,中国各地,包括湖北、重庆、山东、甘肃等地,仍然出现抢米抢油的风潮。


其三,不乱。尽管纽约疫情深重,公司停工,学校停课,车辆与行人减少,但整个大纽约,没有恐慌与混乱,民心安定,秩序井然。要知道,作为美国第一大城市,联合国总部所在地,千万人口,拥有来自至少97个国家的移民,兼容数百个民族,宗教信仰林林总总,文化习俗各不相同,而竟能做到,平时和谐相处,危机时相安无事。


而在中国,大瘟疫期间,因地方封锁、各地割据,造成彼此敌对,一言不合就暴力相向。湖北人、武汉人更是被当成瘟神对待,在外地受尽歧视、驱赶、甚至于暴力围殴。中国,仅因强势的国家力量强迫与恐吓,才勉强托起一个“稳定”的表象。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今日緬甸,美中新冷戰的試驗場

自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歷經幾天驚愕,緬甸民眾終於走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抗議軍方政變,要求恢復民選政府。抗議的規模日益擴大,軍方則發出威脅,並加緊調動。考慮到該國歷史上,曾發生軍方大規模屠殺示威民眾的先例,比如1988年和2007年,國際社會非常擔心慘劇可能重演。軍方的鎮壓,可能從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發展到真槍實彈。 緬甸民眾無懼軍方威脅,持續抗議,並發展到前往中共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抗

陈破空特約評論:缅甸政变,北京在地缘政治上取胜

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顛覆了緬甸民主,而那本來就是尚未完整的民主。軍方拘捕民選領導人昂山素季(國務資政)和溫敏(總統),並宣布接管政權一年。軍方宣稱,政變的理由是(2020年11月8日舉行的)大選舞弊,但軍方操控法院起訴昂山素季和溫敏卻使用其他莫須有的罪名,而與所謂大選舞弊指控毫無關聯。可見,就連軍方本身都很清楚,他們的指控純屬子虛烏有。 緬甸政變發生後,美國、歐洲和多數民主國家以及聯合國都

陳破空特約評論:王滬寧誤判美國,誤導習近平

今年1月20日,美國發生兩件政治大事。上午,特朗普提前離開白宮,在安德魯空軍基地舉行了告別式。他沒有出席當日的新政府就職典禮。中午,拜登宣誓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政權和平而有序過渡。這兩件大事,具有兩大象徵意義。前一件大事象徵著,2020年的美國大選留下巨大爭議。後一件大事象徵著,歷經兩個半世紀的風風雨雨,美國民主與憲政依然穩定,堅若磐石。 遠在太平洋彼岸的北京政權,密切注視著美國政局的風雲變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