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泰锋突遭降职,习派攻打李克强!但高层或另有布局。党媒展开高级黑比赛,《参考消息》和央视双双夺冠!习亲信何立峰玄了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2年6月26日星期日。


6月24日,中国的人大常委会开了一个会议,之后发布了一系列的公告。除了任免7名部长是看点,王小洪是最大的看点之外,其实还有其他看点,至少有两个比较重大的看点。一个是石泰峰被任命为全国人大科教文组织的副主任,还有就是公布了人大常委会常务委员议事规则,是修改的议事规则。


先谈第一件事,关于石泰峰。都知道石泰峰是李克强的亲信,是北京大学同学同班同学。石泰峰先后在宁夏和内蒙古主政,当自治区党委书记。本来他是1956年出生,现在66岁,是少数几个卸任了省部级还要调到中央的人。一个是石泰峰,是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一个是陈全国,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还有一就是李希,广东省委书记。李希也是1956年,陈全国是1955年生。如果说超过65岁都被宣布为继续担任当地的党委书记,然后调中央。就说明这个人要进入中央,委以重任,或者说保持平级。陈全国已经有出处了,就是当了一个全国农村领导工作小组副组长,屈居为胡春华的副手。胡春华是团派人物,政治局委员,两个政治局委员几成一堆。而李希还没有宣布进一步的调动,他被宣布为再当广东省委书记之后在等待。他是超龄进入北京,扮演什么角色未知。由于李希和陈全国本身就是政治局委员,所以呆在原处或者是进入北京,政治局委员在20大之前都不会改变。要么升,要么降,不会改变,暂时不会改变。但是石泰峰是中央委员,是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是少数几个超龄又调到北京的人之一。先是当了社科院的院长和党委书记,给人的感觉是一个过度,要升任正国级或者副国级领导人。但是突然非常意外,就在6月24日的时候宣布他为人大的一个副主任。一般来说,宣布某人为人大的副主任就意味着降职。就像习近平的亲信心腹应勇一样,被降职。当了湖北省委书记,还没有超龄64岁就调到北京,当了全国人大常会的一个副主任。


那石泰峰的降级意味着什么?从表面上的解读就是对李克强不利。因为他是李克强的亲信,是李克强的同班同学。但是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石泰峰超龄,然后又调到北京,明摆着就是要上升的架势。要么是成为政治局委员,或者说更高级的政治局常委。或者说是副国级领导人,比如副委员长或者是副主席。这次蹊跷的变故恐怕跟李克强本身地位的变化有关!因为最早石泰峰从内蒙古调入北京的时候,我有一个分析。原先在习近平地位还比较稳固的情况下,李克强两届总理任期届满之后,通常来说,李克强因为67岁,七上八下,还留任政治局常委。他的去处大概率就是人大会委会的委员长,因为早先李克强的去处是人大委员长。根据搭配原则,中共党内的一个共识。一般来说,如果说一个人当委员长,要搭配一个他同派系的人当第一副委员长工作。当时我就分析,石泰峰调入北京,有可能进入全国人大当第一副员长,搭配理科前的工作。就象是习近平时代,习近平的亲信心用栗战书是人大委员长,搭配的是政治局委员王晨作为第一副员长,而王晨也是习家军人物。随着习近平时代,至少在人大常会主掌的时代过去之后,如果人大常委会重组,成为以李克强为首,那就需要搭配一个他信得过的人,跟他配合默契的人。石泰峰调到北京当事主要就是这个意思!


石泰峰现在没有升职,反而降职了,意味着有可能石泰峰的佳作到此为止。就像王小洪的上升反而可能标志着习近平要退位一样,石泰峰的降职反而标志着李克强可能即将主政。这个道理很多人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因为李克强如果当人大委员长,而石泰峰当政治局委员兼第一副委员长,顺理成章。但是如果现在中共高层的政治有变化,中共高层的政治局常委层面,政治老人层面商量的结果是习近平要按时退下来,李克强接手主政成为总书记的话,那整个结构就变了。李克强所需要搭配的班子就不是石泰峰这样的班子!这时候石泰峰就有可能趁到年龄了,就到人大去当一个闲差,退下来了。所以这就反而意味着可能是李克强的上升!李克强出任总书记,再兼军务主席,国家主席,三位一体的职务,整个结构完全重来。其中有一个关键,就是在6月24日宣布的7名部长的任免中,团派人物陆昊似乎降职,成了国务院研究中心的党组书记。他当过黑龙江省的省长,又当过环境资源部的部长。我说过,习近平和习派非常恨他,所以他被换下来。他67年生,反而被一个63年生的人所取代。但是63年生的那个人也是出自于国务院系统,是李克强的人,叫王广华。但是现在看来陆昊的调职并不简单,因为陆昊调到的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是一个智囊机构。就相当于在党务系统,党中央里面有一个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以前的主任是王沪宁,当了18年。后来是江金权,是习近平的新贵。这些智囊人物往往意味着某种秘书,或者是顾问,或者是助手的意思。就有可能现在为了配合李克强的上升,陆昊储备起来,要作为政策研究,到时候成为李克强的某一个有力的助手。比如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换人的话,可能是陆昊接任。或者说再进一步,如果中共中央办公厅换人的话,陆昊也有可能成为中办主任。那就是习近平时代过去,他的助手也就过去了,丁薛祥也就过去了。这是相当有可能的事情!


回头来说,石泰峰下来是相对团派,李克强派别下来了一个人。那根据对等原则,等比例的原则,习派也有可能下来一个人。跟他对冲的是谁?要么是李希,要么是陈全国吗?其实有可能是另外一个人物何立峰!何立峰现在是发改委主任,是从福建上来的习家军,习近平的亲信心腹。何立峰在习近平权力达到高峰的时候不仅被委任为发改委主任,而且把他封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就是硬把他封为副国级领导人,算是习近平对他的一个重用,或者是报答,或者是一个平衡。但是何立峰最近发生了一个变化,就是他有又了一个职务。有时候多就是少,少就是多,升就是降,降就是升。何立峰多了一个什么职务?突然多了一个叫做习近平经济思想研究中心理事长。务虚!这个职务反而意味着何立峰可能要下来。因为何立峰也是1956年生的,现在66岁了。他要上升的话,他可以上升到政治局委员,甚至是国务院副总理的角色。本来习近平有这个安排,但是李克强这一边下来了一个石泰峰。我们是高姿态,那对方应该要下一个人,就可能是何立峰。因为何立峰转为一个虚职,搞什么习近平经济思想研究中心。这本身就是一个换位的表现,务虚不务实,就可能走人。因为未来的发改委主任肯定要换人,而何立峰能不能升已经是一个问号。既然石泰峰都高姿态下来,那何立峰是否在习派这一边也高姿态,下来一个?这两人的不是政治委员,是中央委员,定位比较对等。如果上升到不是顶替何立峰,何立峰要上的话,那习派必须下一个,但就可能是李希下来。这样就各派都退下一个人,不说是完全的对等,至少是一个标志性的人物。否则的话中共高层作出了一个姿态,让3个超龄的地方首长进入北京,究竟是干什么?中途而止,那肯定是有原因。这三个就是石泰峰,陈全国和李希。既然石泰峰发生了变化,那其他人都有可能发生变化。


说到何立峰兼任习近平经济思想研究中心的理事长,其实听起来也很荒谬。没有思想说有思想,不懂经济说懂经济。甚至不会治国,偏要说他在治国,不会理政偏去理政。最后把中国搞成一个烂摊子!所以这本来已经是中外人尽皆知的笑话。现在居然还成立一个习近平经济思想什么研究中心,当然也可能是走人前给的一个礼遇之一,所以何立峰也就去做这个礼遇的理事长。就好像古代某个皇帝去世,过去的旧臣没法安排,就把他安排为守墓人,去为过去的皇帝继续的尽忠,守墓。所以何立峰也被安排到了一个守墓人的角色,守护习近平的“经济思想”。说得好听一点就是极左路线,就是习近平的党管经济这一套。说得不好听就是秘书思想,秘书给凑的一些句子成了习近平经济思想。


党媒党报对习近平的烂吹烂捧达到了这么一个程度,以至于创下了改革开放以来的奇观。就在这两天,中国有一份《参考消息》,本来以前还有一点有价值的东西,现在也沦为党媒党报的宣传的其中一员。《参考消息》的头版头条有一个大标题,叫《习近平为全球发展指明方向》。国内外的人看了之后都觉得哭笑不得,有人可能会笑掉大牙。因为登这样的标题,《参考消息也好》,《人民日报》也好,其他的党媒党报太多了。大家一罗列就发现有几十条,上百条。一会儿是习近平为全球气候发展指明方向,习近平为双碳指明方向。在中国国内就更不用说了,习近平为辽宁省振兴指明方向,一会儿又为四川省的大西南建设指明方向。还有在国内农业生产等等,都可以指为方向。现在居然指明到全球去了,而且这回脆就一句话包了,要为全球发展指明方向。那就是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得听习近平的!听习近平的什么?是动态清零,极端封城。还是砸毁一国两制,还是搞集中营,还是搞全民监控?还是把经济搞垮,把社会搞乱,到处都是爆炸?然后出现唐山事件,丹东事件等这些恶性暴力事件等等。所以是吹过了头,创下了改革开放式以来从未见过的奇景。


这个奇景也可以证明,现在这个时代,习近平时代落入了何其荒诞的时代。也就可以看出,不仅是国内,而且是党内,不仅是国际上,而且是中共高层恐怕都急于看到这个时代的结束。因为太荒诞,太滑稽,让正常人看不下去。如果说大家都是精神病院出来的,那也无所谓。但是精神病院的毕竟是少数,一部分捧习的人可能有某总精神状态异常。但是大多数人是正常人,所以这样的话就看不过去,对大多数人反而形成的某种精神刺激。


《参考消息》的这种标题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究竟是低级红还是高级黑,你真的是想不透他的用意。《参考消息》的这次低级红高级黑,就像这两天《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所发的一个标题,叫做《习近平:开历史道车企图堵别人的路,最终只会堵死自己的路》。只差了一个标点符号,因为那个冒号可以去掉。那就成了习近平开历史道车企图堵别人的路,最终只会堵死自己的路。跟习近平所作所为刚好相称!所以看上去党媒党报似乎进行了一场低级红高级黑的比赛,给人的感觉就是拿习近平开涮,或者把习近平当成了一个高级玩具,任意玩弄,恣意玩弄。


说完石泰峰,现在说另外一件事情。就是6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了一个议事规则,或者是修改的意识规则。加了很多,很长。这个规则整体看起来是扩大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一些职能功能,或者是按他们所描述的什么全过程人民民主,似乎加强了一些党内民主的程序。


因为这个议事规则有这么一些条款。全国人大常委会本来是每两月开一次会议,他的关键少数是170人,由委员长,副委员长和常务员组成。就是他们本来是关起来,小圈子开会。但是现在扩大了范围,全国人大常委会开会的时候有三方面的人要列席。一方面是全国有31个省,市,自治区,那里都有人大常委会的主任和副主任。他们要抽一个人出席人大常委会的会议,叫列席。另外还有几个重要的机构要列席,五大政府机构要列席。一个是国务院,一个是国家军事委员会,再一个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还有国家监委。这些属于政府系统,不是党务系统,他们也要派出负责人列席这个会议。另外还有就是,人大常委会里面本来有各种专门的委员会。里面有主任,副主任,这些人也都要列席。比如教科文委员会有主任和副主任,现在有一个副主任叫石泰峰,他也要列席这个会。这3个人列席之后,就使人大常委会骤然变成一个很大的会。


这些列席起到了什么作用?议事规则中还有几个修改,就是说不仅是人大常委会本身的委员可以提出议案,然后在人类常委会中讨论,而且其他列席的人也可以提出方案。比如国务院,国家监察委员会,他们也可以提出议案。虽然他们没有表决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