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又一名习家军离奇身亡!离北戴河很近。林郑遭习随从粗暴拉扯!肖建华受审,习近平隐身

又有一名习家军离奇死亡。这是怎么回事?河北省公安厅长,党委书记,副省长,副部级官员刘文玺突然身亡。官方公布的消息跟天津市场廖国勋的情况一模一样,用的文字一模一样。因突发疾病抢救无效,不幸离世,享年多54岁。今年4月份,天津市长廖国勋享年59岁,突然死亡。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时刻,有两件事情作为背景。一件就是唐山事件,6月10日发生的的唐山打人事件完全没有下文,没有交代,民情汹涌。四位女子被打之后究竟伤势如何?是否还活着?下落如何?官方不作交代。另一个背景就是北戴河会议正在河北省召开,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所以时间和地点都高度敏感!凡是有中共官场的人物死亡,马上就有两件事情值得大家追究。第一件事情是死因,第下件事情是哪个派系的人。


先回顾一下廖国勋,廖国勋的情况很快就搞清楚了。当时说他是因突发疾病抢救无效不幸离世,享年59岁。但是后来天津官场传出的消息是他自杀身亡,官方不否认,也没有辟谣,也没有去回应,也不修正。当时是说中纪委早上约谈他,结果下午两点自杀,过几个小时后尸体才被发现。当时也搞清楚了廖国勋是习家军人物!因为他是四川人,但是长期在习家军的重地贵州为官,先后服务于栗战书和陈敏尔。后来习近平为了培养这个60后的习家军后起之秀,就把他送到了习家军的权力重地,浙江和上海去培养。最后进入天津当市长,目的是为了接任李鸿忠。李鸿忠如果调中央,廖国勋就接任天津市委书记,成为下一届的政治局委员。但是却在4月份自杀身亡!


回头来看刘文玺。河北公安厅长,党委书记,副省长。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面有几个神秘之处。刘文玺是在5月初才被调到河北,结果一上任不久就发生了唐山打人事件,舆论汹涌。现在在7月5日被公布说他死亡,只有54岁,比廖国勋还小。这个人在中共官方媒体上的介绍,居然连他的出生地,籍贯都不讲,只说他是蒙古族。很多地方有蒙古族,有的出生在北京,有的出生在河北,有的出生在东北,有的出生在内蒙古自治区。只说他是蒙古族,不说他是哪里人,很怪。蒙古族改成汉姓的多得不计其数,什么王莉霞,刘文玺,从姓氏上看上去根本看不出是蒙古族。而且一般都会说是籍贯在哪里,但是也没说。刘文玺以前在公安部和中纪委都待过,他在中纪委待过是做中纪委驻公安部的巡视组,或者是中纪委驻公安部小组的副组长,相当于一个监控作用。其余时间主要是在公安部,他在公安部做过犯罪刑事侦查局的副局长,还有局长这一类的角色。后来调到了河北!


首先他是哪一派的人?他在中纪委待过,也在公安部待过,主要的经历在公安部。那他到河北当官难道是中纪委安排的吗?中纪委不可能安排他去当官,他在去之前是公安系统的干部。因为在目前,副部级的官员都是习近平和中组部长陈希两人来谋划。陈希是习近平的亲信心腹,政治局委员。现在再加上公安系统逐渐被习家军所掌控,或者表面上掌控。王小洪在去年19届六中全会开了不久,就夺取了公安部党委书记,一把手的职务,前不久又夺取了公安部长的职务。那整个公安系统在逐渐在习近平的掌控之下,或者是表面上安插了习家军。而他的助力就是中组部,所以中组部跟公安部合作就是刘文玺的任命。所以刘文玺的任命绝对是出自于习派,习家军,习近平。中组部可以任命他,而公安部系统是习家军要放自己的人。所以是王小洪和陈希共同主导了这件事情,就使刘文玺上任。


不过刘文玺上任河北省公安厅长和党委书记,后来又加任副省长的时候,可以说是流年不吉,人算不如天算。就撞上了唐山打人事件!这次事件暴露之后成了国内外,海内外互联网上下汹涌澎湃的重大民意事件。这个事件显然给了官场很大的压力!刘文玺只上任一个多月,在这个时候突然就死亡。死因应该说跟廖国勋差不多,不太可能是什么因病死亡。他比廖国心还要年轻,54岁。那如果以后再传出一个官员40多岁也是因病死亡,再来一个30多岁也是因病死亡,一直下去,那中共的官员因疾病突发死亡的就太多了!所以因疾病突发而死亡基本上不可信。那就剩下两种可能,自杀还是他杀。后来天津官场传出的消息,说廖国旭是自杀,也有人说是被自杀。但是自杀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顶不住中纪委的压力,仕途完蛋,前途一片暗黑,习近平也保不了他。


先说刘文玺自杀的可能性。如果我们从中立客观的角度来讲是压力太大,因为一上任就面临唐山事件,前面的公安厅长刘凯一拍屁股走人了,在4月底去东北任职去了。唐山事件发生在6月10日,就成了刘文玺要面对的事情。压力很大,很大里面有两种。一个是唐山官场是最黑的,官商勾结,全钱交易,非常黑。不说是中国最黑,也是最黑之一。他要面临官场的压力,他要捂着这个盖子,不能够让这个案子公布。加上北戴河会议和20大就要召开了,习近平要他摀住盖子,这是官场的压力。但是民间也有压力,民间的压力就是汹涌澎湃的民意。他们说举报,结果长唐山的人民排长龙去举报。汹涌澎湃的举报,让唐山官场可以说应接不暇,根本就应付不来这些举报。后来唐山不断出事,不断出现其他恶性事件。比如在两天又出了一件事情,有两个男子在树林中被一个人捅成重伤,然后不治身亡。唐山的公安局居然公布说是扎伤事件!民众非常愤怒,说罪犯是你的亲妈吗?什么扎伤?是被树枝扎伤还是被针扎伤?明明是捅死人的事件,杀人事件,恶性杀人事件,却说成是扎伤事件!就说明唐山的公安系统,河北的公安系统想尽量压低所有社会案件,以保北戴河的气氛。所以比较保守的说法是,刘文玺的自杀是在两种压力下,实在不堪承受而自杀。


但是第二方面,中共官场的官员了要混上去,脸皮都要很厚,心肠都要很硬。要说因为受压力就自杀,似乎又很难服众。所以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杀。他杀的可能就是他到了河北官场之后,一方面有民意汹涌的案子。另一方面河北和唐山的水很深,他无法深入下去,那就有可能受到了本土势力的威胁。加上他又在一些压力下想办案,要推动这单案,甚至有可能中纪委也给了他压力。结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可能被他杀。就是本土势力干脆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把他给杀了。因为对中共来说,只要形成了官商黑一家,要杀一个人易如反掌。就连杀官场的人也没有问题!原来的人大副委员长都可以被杀,你作为一个副省长被杀了又如何!所以他杀的可能性存在。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这些人都是贪赃枉法的。现在习派和反习派的权力斗争这么激烈,反习派随时要找习派的漏洞。王小洪既然炙手可热上去了,那王小洪的部下有没有经济问题,北戴河会议之前要追查。如果追查到刘文玺头上,结果刘文玺两头受压,习派给他压力,叫他不要交代,但是中纪委要他交代。在这个时候也有可能在压力下自杀,甚至说被自杀,这些可能性都存在。总之是扑朔迷离!


两件事情基本上有个定论,就是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所谓因疾病突发抢救无效。这个可能性基本上是比较小的,大概率是自杀。在各种可能性之中自杀的可能性排第一,他杀的可能性排第二,因病死亡的可能性排第三。再一个是他的派系背景非常明朗,那就是习派,习家军。所以这件事情发生在北戴河会议期间,离河北秦皇岛北戴河近在咫尺,很近。对北戴河可以说是形成一个冲击!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而是一个新锐的官员。而且是副省长级别,河北省副省长,根据他的年龄很快就可以往上升。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死了,所以说得浅一点,对北戴河会议来说是个不祥之兆。对习近平,习家军是不祥之兆。


另外一个压在北道会议上的就是肖建华大案。中共国内对肖建华大案是根本不报导,只字不提。要不是因为肖建华有一个身份是加拿大公民的话,这件事情就根本没人知道。可能就是秘密关押,秘密审判,秘密的处置了事。因为他是加拿大公民,所以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一直有关注。因为肖建华这种富豪都会搞很多种身份,什么香港身份,加拿大身份等等。加拿大的邮报有报导报,在6月份就报导他快受审了,被秘密关押了5年半。非法关押5年半,终于受审了。最近的一次报导是在昨天7月4日,他受审了,在上海受审,罪名是非法吸收公共存款。


有一些人天真的以为,习近平把他从香港抓回来,非法越境绑架把他给绑架回来是为了针对其他家族。比如针对曾庆红家族,贾庆林家族。其实这个想法太天真!又要针对曾庆红家族,又要针对贾庆林家族,太多的案子了。几乎很多的富商都跟官场的人有关,跟历届的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元老都有关。你要真正的针对他们,不一定非要拿一个肖建华,而且要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把他绑架回来。其实习近平把他绑架回来,原因很简单,就是要保习家族的秘密。因为肖建华在香港公开承认,帮习近平的姐姐和姐夫当白手套,打理他们的财产。就是齐桥枯和邓家贵!习近平方面下令他回去,他又不回去。于是就干脆把他绑架回去,以免造成更多对习家族的损害。这是根本原因!


非法绑架然后又非法关押,即便是按照中共的法律都不可能关押5年半不审。习近平号称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那你的法在哪里?把一个人非法绑架已经是违法了!然后非法关押5年半不审,又是违法。所以我认为肖建华案被提上审判,是反习派促成的,必须要对肖建华案有个交代。


所以肖建华案对哪个家族不利?不是对曾庆红,贾庆林不利。这些人都退下去了!真正不利的就是习近平,习家族,是悬在习近平头上的一把剑。道理很简单,因为你习近平还在位。号称八项规定,号称要管好家属,号称要全面治党。你自己就没有治好自己的家属,就是重大的问题。而肖建华案就摆在那里,而且你从头到尾就是违法处置这个案件。所以肖建华案绝对是不利于习近平!所以在中国国内是讳莫如深,根本不予报导。


至于曾庆红和贾庆林,他们的确跟肖建华的明天系有关。但是他们两人恰恰都是习近平仕途上的恩人!贾庆林在福建的时候对习近平庇护有加,提携有加,习近平对贾庆林是感恩戴德。曾庆红是习近平的指路恩人,曾庆红是双重身份,江派加红二代。如果不是他力推的话,习近平根本进不了中央。他当候补委员的时候排最后一名,是曾庆红当时作为中央组织部长,再三做工作的结果。尽管现在他们翻脸了,那是另外一回事情。现在的政治老人中多数反习,包括曾庆红在内,恐怕贾庆林也反习,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习近平本人面对他过去的恩人,不可能拿这个案子来做文章。实际上这个案子针对的就是习近平和习家族!


当然这并不是说要把习近平押上审判台,或者是把他的姐姐和姐夫法办,那倒不至于达到那个程度。但是如果大家关起门来讨价还价,谈某人连任不连任,谈各派的卡位,那这就是一个话题。摆在桌面上,你的家族如何,做了什么事情,就是一个话题。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7月1日北戴河会议一开始,7月4日肖建华受审。本来说肖建华会在6月份受审,已经推迟了。这本来就是对习近平不利,所以国内是只字不报。


肖建华的罪名也很奇怪。其实肖建华可以有很多的罪名,但是却给了个非法吸收公共存款,就是指向公众,想把这个案子淡化。所以肖建华究竟是轻判还是重判,将会是一个指标。如果他被重判,就说明各派达成了妥协,把他关到底。如果他被轻判,如果是习近平方面对政坛还有主导力的话,就是想算了,在各派的压力下放他一马算了。但是肖建华本身很难善后,不管重判轻判,他都可能会被做掉。就跟徐明一样,他是薄熙来的白手套,大连宝德公司的创始人。只判了4年多,他兴高采烈,以为快释放了,出狱了,可以去大干一番。结果就在出狱前被人做掉了!在狱中被做掉,杀人灭口。所以肖建华最后被杀人灭口的可能性很大!因为他涉及了第一家庭,第一家族,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家族,习近平家族的重大秘密。


另外一件事情是关于林郑月娥。习近平访港结束之后还有很多花絮,现在发现林郑月娥竟然被习近平的随从粗暴拉扯,场面非常尴尬。当时是林郑月娥陪同习近平会见香港的一些官员和议员的场景,林郑月娥是兴冲冲的走在前面,要给习近平介绍这个那个,这本来是很自然的过程。结果习近平有一个随从,可能是特工,也可能是警卫,也可能是中宣部安插的,设置极权主义美学的形象维护者。突然从人群中绕过去,把林郑月娥往后拽。林郑月娥很吃惊的看着他!把林郑月娥硬拽到后面,意思是说你走得太快了。应该让习近平走在前面,突出习主席。


这说明了什么?林郑月娥这些人虽然是投共,卖身投靠,叛国投敌,投靠了共产党。但是他们不懂极权主义美学!极权主义美学很有讲究。谁出场在先,谁出场在后,突出谁,不突出谁,王沪宁很懂这一套。王沪宁陪同习近平去人民大学的时候,所有的场面镜头他都绕开,让习近平一个人突出。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王沪宁那些人不存在!直到过了几天新闻报出来才知道。哦,当时去中国人民大学的除了习近平之外。还有政治局常委王沪宁,还有政治局委员丁薛祥等人。但是王沪宁夹着尾巴做人,很会做。一方面知道习近平小肚鸡肠,王伦心态,武大郎心态,越矮越好。就突出他,让他去,免得得罪。另一方面他也是避开,觉得极左路线我都是避在一边,以后要清算的时候跟我王沪宁无关。但是林郑月娥就不懂这一套,不懂中共官场这一套。她没有吃透什么叫极权主义美学,整齐划一。所以她就很自然的还有一些香港遗风,港英政府的遗风,很随意。结果就被人拽到一边,非常粗暴的拉扯。可能要在她卸任之前给她留下永久的心灵创伤!那是很丢脸,很丢人的一个场面。可能她一辈子都没有在香港经历过!在她卸任前让她经历一次,也算是对她卖身投靠的一个奖赏吧!


极权主义美学有多可怕。一切只为了一个人,一切为了突出一个人。整个国家,所有的事情都为了一个人。北朝鲜模式,金正恩模式,大概这也是王沪宁设计的模式。这个模式最终可能对王沪宁本人也会构成戕害!不过王沪宁最近在转向了,那又另当别论。

Recent Posts

See All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2年8月15日星期一。 关于防疫,动态清零,或者说封城,现在有一个罕见的变化,或者一个异动。那就是海南省的官方首次罕见的承认社会面清零失败,并且有官方的官员出面的向民众道歉。主要是指有15万地旅客被困在海南岛,说是不能够及时疏通,表达了道歉。 这是非常罕见的事情。因为社会面清零是习近平动态清零的目标,他的动态清零就是极端清零。现在第一次有一个省由官方出来罕见的表

在国内,北戴河方面的传出消息,说北戴河会议上辩论了很多事情。包括经济路线,政治路线,意识形态,也辩论了外交路线。外交路线的辩论,习近平实际上是落于下风,是受挫。 这里面有两个风向值得关注。一个就是中共的外交部长王毅借赞习近平为名,在北戴河会议会议前,或者说召开的初期,他给习近平戴了个高帽子,说习近平是中国外交路线的总设计师。还从来没有人给他戴这么高的帽子!邓小平被戴过高帽子,是经济改革的总设计师,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2年8月14日星期日。 中共的北戴河会议还在进行。中国高层的习派,反习派,政治老人齐聚北戴河,为20大权力重组讨价还价。 就在这个时候,各种消息都扑朔迷离。不过有两个跟习家族相关的大案,一个是有一点风声,另一个是完全被屏蔽。一个大案就是人称洗为华的周焯华!就是澳门的赌王,或者叫小赌王,太阳城的董事周焯华的案件。昨天中共在浙江温州有一些报导,说温州的中级人民法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