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搶救孟晚舟,土共要砍人質!任老大意外發聲。加拿大未出絕招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16日星期三。

一名加拿大人在中國的法庭被判處死刑。這名加拿大人叫謝倫伯格,據說是毒犯或者是毒品嫌犯。判處他死刑的是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根據各方面消息的顯示,包括中加雙方,還有辯護律師和法庭傳出來的消息顯示,這個案件非常不同尋常。

這名叫謝倫伯格的加拿大人是在2014年就被捕,然後這個案件拖了四年,一直到2018年才判刑,判了15年。當時是2018年11月,孟晚舟事件還沒有爆發。判了15年之後,他上訴,上訴之後剛好在時間點上發生了孟晚舟遭加拿大扣留的事件,所以回過頭來,謝倫伯格的上訴就發生了戲劇性的轉折。因爲一般來說,在中國上訴庭都不會加重處罰,也很少發回重審。據2017年的統計,加重刑罰和發回重審的案件邊2%都不到。現在上訴庭卻把案件發回到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重審,大連市的檢察院又緊急補充材料,說發現新的犯罪事實,補充指控,然後重審。在十六天之後就開了庭,開庭之後迅速判處了謝倫伯格死刑!因爲判死刑一般都不是當庭作出,都是在休庭閉庭之後,由審判委員會合議之後才會作出一個死刑判決。據辯護律師講,當庭判處死刑是非常罕見少見,而且是史無前例,完全不符合中國的司法程式。但是中國的官方媒體帖不僅大肆報導這個案件,而且非常合法合規,合乎程序。甚至引用了辯護律師之一張冬碩話,表示案件是符合程序的,被告人得到了翻譯,辯訴等充分的權益保障,並且說會見律師暢順。但是隨後,辯護律師張冬碩否認了他對環球時報說了類似的話。實際上環球時報沒有對他作正式的採訪,只是在他上洗手間的時候,環球時報的記者順便問了他一些問題,然後就作了報導。報導了之後,張冬碩律師認爲環球時報的說法斷章取義,沒有引用他的原話,因此他要在適當的時候作出說明。

另外一名辯護律師莫少平,也爲了這件事給外界作了一個解說。他也認爲這個案件不同尋常!首先是拖了四年沒有判,就是當時大連中級人民法院認爲證據不足,證據不充分,很難辦,就一直請求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後來作出決定,說可以派,就判了15年。而判了15年是作爲從犯!這之後突然又有戲劇性的轉折,被告提出上訴,上面發回重審,中級人民法院又緊急開庭,然後又是檢察院補充資料,最後就判處死刑。辯護律師莫少平認爲,所謂大連市中級人民檢察院所提出的補充材料,根本就沒有什麼補充的事實,沒有什麼新的事實。而被告人謝倫伯格在這四年多以來從頭至尾沒有承認他犯過罪,他不認罪。他只是說他到大連旅遊,期間認識了一些中國人,然後莫名其妙地捲進了毒品走私案,當然具體的細節我們不得而知。但是法庭傳喚了一名叫許清的人出來作證,辯護律師懷疑許清才是犯罪嫌疑人,但是卻沒有被列爲犯罪嫌疑人,而且居然成爲了證人作證。辯護律師懷疑這個許清是公安的特勤,只是許清自稱不是。還有當時真正跟這個販毒案有關的其他的所謂犯罪嫌疑人並沒有出庭作什麼證或者是指控!因爲謝倫伯格以前被作爲從犯,那就說明還有主犯,這些主犯並沒被叫出來作證或者提供任何的證詞,這讓大家覺得非常的蹊蹺和奇怪。

先是判刑15年,現在又判處死刑,謝倫伯格不承認他有罪。判處死刑之後還有上訴期,他在十天之內可以上訴,首先可以上訴到遼寧省最高法院,還可以一直上訴到中國的最高人民法院。這外景上衣期之間恰恰就是一個時間段,實際上就是中共當局跟加拿大在打一個時間差。因爲被捕的孟晚舟在加拿大現在是保釋在家,她的情況是在1月29日,美國方面應該作出決定是否引渡她到美國受審。如果在1月29日之前美國不提出引渡,加拿大方面放人,那麼孟晚舟就會獲得自由,她甚至可以回到中國。中共當局顯然是在絕望之餘對孟晚舟進行了最後的搶救拯救,在抓緊最後的時間。所以這個時間差必須在孟晚舟事件被決定之前!中共當局除了抓其他加拿大人以外還作出了一個極限的動作,就是不僅要抓很多人質。看到加拿大還不動心,就乾脆把一名加拿大公民的案件拿來重審,而且判處死刑。意思就是我抓人了,現在我要殺人了,你還動不動心?因爲他看到加拿大是一個民主法治國家,是講人道的。

雖然在中國可能有一些有極端民族主義情緒或極端親共的小粉紅和愛國憤青會說,毒犯判死刑,死十次一百次都應該。但是你加拿大這樣的民主法治國家並不這樣看,即使是犯人,是毒犯,在司法中有權益保障。因爲毒販還涉及到究竟販了多少毒,數量有別。另外是主犯還是從犯,地位有別。還有就是事實證據有多少,有沒有充分的證據。這些都是法院需要認定的!另外犯人是否在司法中得到充分的人權保障,都是加拿大這種民主法治國家極其關心的。不僅是他的公民在國外要受到這種關注,即便是在國內也會受到這種關注。即便像孟晚舟這樣的人在加拿大法庭也會受到司法中的人權保障,該會見律師就會見律師,該公開開庭的就公開開庭,而且她可以申請媒體禁制令,讓法院不向媒體透露消息,還有交錢保釋獲釋在家等等,都是依法依規,而且有全套的法治與人道的配合。所以中共把這個民主國家的優勢看成是一個弱點,他要對准對方的軟肋下手,就是你們在乎人命,在乎你們的公民權利,那我就抓人,因爲我們中國不在乎這個。我們隨便抓人,隨便殺人,判死刑,沒問題。既沒有人民反對,也沒有新聞可以任意報導,也沒有司法可以解釋,辯護律師的說法也沒有用。

這次的辯護律師是中國人。兩個中國的辯護律師莫少平和張東碩,他們作的是無罪辯護,但是他們的意見沒有被採納。莫少平說,爲什麼作無罪辯護?因爲看不到犯罪事實和犯罪證據,由法庭和檢察院提供的犯罪事實和證據前後沒有關聯,沒有認定,所以律師不得不作無罪辯護。不是有罪辯護,而是無罪辯護,不是從輕的問題,不是15年的問題,是真的無罪,謝倫伯格在上訴中也堅稱自己無罪。所以律師作的是無罪辯護!但是法庭根本不予採用,而且不經合議,當庭宣佈死刑。也就是說法庭是根據上級指示,早就指示好了,所以根本連程序都不要,直接宣判就是。所以這完全是一個司法案件的政治判決!但是在中國根本就沒有司法獨立,黨領導一切。黨領導法院,黨領導檢察院,黨領導公安機關,甚至黨要求辯護律師都要受黨的領導,辯護律師這樣那樣,要是不聽的話就吊銷律師資格,甚至抓起來關起來。大批709維權律師被抓捕,被關押,這就是事實。

中國政府擺出一個姿態,就是我擺明跟你們加拿大較勁,你必須放孟晚舟,不放孟晚舟我就開始殺人了。我不僅僅是抓公民抓人質,我要殺人!這個行爲了像極了北朝鮮,北朝鮮在跟美國和文明世界對立的時候就任意抓人,比如他們抓了韓國裔的美國公民,抓去判重刑,發配到勞改農場。另外還抓了美國的大學生,一名大學生去只是去旅遊就被抓了,然後以莫須有的罪名進行迫害,被迫害得奄奄一息,都快死了,才把他話回美國。結果回到美國不到一週就死亡!

在任意抓人這方面,中共是越來越像北朝鮮。所以網民說的話越來越應驗:一個龐大的西朝鮮作爲北朝鮮的鄰居而存在。比喻得重一點的,就是像國際恐怖主義組織,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由於作惡多端,到處搞恐怖活動,受到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打擊。在雷霆萬鈞的打擊下,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採取普通的報復方式,就是任意抓人質,尤其抓西方的人質。抓住之後不僅要錄影認錯認罪,不管他有沒有錯和罪,要迥全世界認,而且要求美國和西方放掉恐怖主義的頭目。如果不放就在錄像中當衆斬殺人質,以製造聲勢。以最嚴厲和最殘暴殘酷的方式砍頭,砍人頭來震懾西方,以爲這樣能夠嚇到美國,嚇到西方,嚇到文明世界。這是恐怖主義的手法!

中共現在採取的就是恐怖主義的手法,這叫國家恐怖主義,就是抓人質,而且殺人。不管多少法律依據,我就殺人給你看,怎麼樣?這件事情很明顯,如在11月29日之前美國不引渡了,加拿大把孟晚舟放了,那麼根據上訴時間來看,中共就可以宣佈這個人經過上訴之後不判死刑了,或者改判了,甚至是驅逐出境了等等。這是最後的較勁!

中共恐怖主義行爲跟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還有一點相似,伊斯蘭國他們是錄影和張揚於世界,而中共是大量報導。因爲沒有一個案件,尤其是外國人在中國的媒體上報道這麼多。不僅是大連的,遼寧省的地方報紙,連中央級的媒體都在大量報導。環球時報還發表評論,外交部也發表言論,可以說是大張聲勢,生怕外界聽不見。甚至就在謝倫伯格被開庭審判的時候,中共還破例邀請了國際媒體去旁聽,就是爲了製造聲勢,希望他們去廣作報導,報導之後造成國際輿論。就是中共要殺人了,土共要殺人了,你加拿大放不放人?你不放,我就殺人給你看!這種製造聲勢跟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完全一樣,只不過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不是正式的國家單位,他們只能通像發放視頻的方式去震懾世界。而中共作爲一個國家恐怖主義的操縱者,他可以通過國家行爲,通過 電視台,媒體報導去震懾世界,叫板文明世界,叫板西方。

這單案件的是非曲直,可以說公理自在人心。中國和加拿大媒體的報導,還有辯護律師的解釋都已經非常清楚了。這件事情的連接點也非常清楚,兩個人的連接,孟晚舟和謝倫伯格在時間上的連接。孟晚舟被捕之前,謝倫伯格被判15年有期徒刑。而在12月1日孟晚舟被捕之後,謝倫伯格就被改判爲死刑。時間地點都連接得非常清楚,那就是一個報復!

加拿大方面有什麼反應呢?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發表了嚴厲批評中國的言論,說中共任意抓捕,任意判刑,任意執法,任意使用死刑。因此加拿大政府發佈了加拿大公民到中國的旅遊警告,這個旅遊警告提示中國政府會任意執法!而作爲一個對應,中共當局也發佈了中國公民到加拿大旅遊的警告,說加拿大政府會任意拘押,用來作爲反制或平衡。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國際媒體都非常關注。中國用這種方法在外交史上罕見,還沒有見過這樣的案例。中共用這種外交手段,把一個司法判決不僅當成政治手段,還當成外交手段,在外交上對加拿大施壓。我想這種做法在整個國際社會顯然會受到譴責和批評!

就在這個時候,華爲公司的創始人,孟晚舟的父親任老大,任正非突然發聲了。他很少露面,他女兒被捕以來也很少發聲。這次突然在深圳華爲公司總部接受記者的採訪,然後發表高論。他的高論包括三類:第一,華爲公司不會執行中國政府去竊取機密的指令。如果中國政府有這樣的要求,要求華爲公司到其他國家竊取機密,他會拒絕。

第二,他雖然支持中國共產黨,但是華爲公司是個民營企業,他不會因爲支持共產黨就危害世界。我想這種說辭是跟中國人民開了大玩笑,跟世界人民開了大玩笑。這是對13億人民的智商的一個侮辱!我們且不說華爲公司背後的軍情背景,國安背景,公安背景,中共黨和政府的背景,任正非本人出身軍隊從事情報工作,且說華爲公司就算是個民間企業,在中國有誰相信一個這麼大型的民間公司,一家一年可以創收一千多億美元的大型公司不受黨的領導!習近平再三重複毛澤東的話: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其中就包括對民營企業的領導。另外,習近平王滬寧他們還搞了一套黨支部不僅要建立在國營企業,建立在黨,政府,軍隊,學校各個地方。而且要建立在民營企業,外資企業,港台企業。其中就包括華爲公司!華爲公司本身不可能沒有黨支部,不可能不接受黨的領導,而任正非本人本身是共產黨員。按照奧巴馬政府的定義,是共產黨的重量級人物。所以這些說法跟明顯跟蹤中國的現實不符,跟中國的國情不符,不符合一黨專政國家。所以這不僅是彌天大謊,而且還侮辱人的智商。對。

第三,他除了說中國政府提出這樣的要求他會不執行,他還說中國沒有一條法律要求企業必須這樣做。其實,中共有的是這樣的法律。中國有一些所謂國家安全,國家機密,國家保密相關的法律。如果國家利益的需要,甚至國家機密的需求,任何公司和個人都必須跟政府配合,否則就是違法。而對所謂國家利益,國家機密的解釋權,是由中共說了算,只要他解釋某件事跟國家安全有關,國家機密有關。比如說華爲公司要竊密,要搜集美國和其他國家的大數據,澳大利亞的競選情況,還有其他競爭對手的底價等等。你必須執行,這事關國家利益,事關國家機密。如果你不執行,那就是違背中共定的法律。所以任正非說中國沒有這樣的法律,完全是睜眼說瞎話。

據說任正非還在這次採訪中透露,說他之所以沒有入選改革開放40週年100名企業家的名單,是他主動要求撤下來,本來他在名單中。這番話可以相信,但是他說的理由並不可確信。他首先說的理由是華爲公司樹大招風,實際上是華爲公司面臨風險,在國際上臭名昭著,正在受到國際社會的圍捕圍剿圍獵。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不露面的這個說法說得過去。但是接下來說的兩個理由就讓人覺得啼笑皆非!他說他自己是一個很害羞的人,怕面對榮譽。另外他又說他自己對各種榮譽已經很麻木了。如果說對各種榮譽麻木了,對擅長厚黑學,臉皮厚心腸黑的這麼一個黑社會老大任正非來說,這是沒問題。但是他說很羞澀,自己很害羞,怕面對榮譽,這又是跟中國人民開大玩笑,又在羞辱中國人民的智商。所以說到這個理由,實際上就是說華爲公司不方便,他自己不方便,所以沒有入選100個企業家名單。如此而已!

任正非又說了句話,他說他很想念女兒。這句話是人之常情,誰都可以理解,誰不想念自己的兒子和女兒?但是當任正非說這番話的時候,他要想一想,王炳章想不想念他的女兒。民運人士王炳章在越南被綁架到中國之後,被中共當局判處無期徒刑,關押在廣東省韶關市。最近他的女兒要去中國探監, 被中共當局無情地拒絕於境外,不讓她入境。王炳章作爲海外民運的創始人,現在還在中共的監牢裏煎熬。他不想念他的女兒嗎?還有王全璋想不想念他的兒子?這麼多的709維權律師被抓捕,王全璋是被整得最慘的一個,暴力,酷刑,毆打,與外界中斷聯繫,三年多以來音訊全無。前不久突然宣佈開庭,卻拒絕他的妻子和家屬參加,更不用說什麼媒體記者了。完全拒絕,閉庭,審判。王全璋先生想不想念兒子?他的兒子三四年沒有見過父親,想不相信他的父親?還有高智晟律師想不想念他的女兒?維權律師高智晟十多年被中共一會兒判刑,一會兒失蹤,大多數時間與世隔絕。他的兒子和女兒輾轉到了美國,女兒和兒子想念父親,父親想念女兒兒子,不要說十幾年來面都沒見過,就連通話都僅僅只有一次!所以當任正非在說他想念女兒的時候,請他想一想,那些維權律師,那些民運人士,那些宗教信仰者,千百萬受到迫害的信仰者,良心犯,微博大V,被任意抓捕的人,他們想不想念他們的女兒和兒子?另外還有前段時間在深圳支持佳士工人維權的北京大學畢業生岳昕,還有中山大學畢業生沈夢雨至今仍然下落不明。她們的父母想睡不想念他們的女兒?像這樣的慘劇,這樣的悲劇。天人相隔,家破人亡,骨肉分離,就是共產黨一直在製造的中國人間慘禍!任正非居然在這個時候說他想念他的女兒,而她的女兒在加拿大有兩處豪宅,丈夫子女都在加拿大或者美國。然後再加拿大享受著一個非常人道的待遇,保釋在外,而且舒服地坐在家中,等待開庭或者是引渡而已。任正非這個時候想念他的女兒,我想如果你是真情的話,請想一下有多少中國人在想念他們的女兒!如果你把道這個理想清楚了再來說,我們不僅理解,不僅同情,而且我想很多人都會覺得這是人之常情,沒有什麼不可理喻的。

任正在表示沒有竊密的同時,還特別大誇大讚美國總統川普。他說他非常欣賞特朗普總統,說他減稅是一項非常了不起的措施。實際上他是在向川普示好,希望川普總統高抬貴手,不要讓美國司法部引渡他的女兒。如果美國不引渡,加拿大就會釋放他的女兒,他們父女就可以團聚。這是最後的一招!其實美國和加拿大都是法治國家,一切都有法律的程序。我想任老大之所有這個奢望,是因爲他看到前段時間川普講的一句糊塗話。川普說:如果有利於雙邊協議,有利於更多的交易,他可能干預這個案件。所以這是孟老大最後的指望,也是中共當局最後的指望。這個過程還有半個月,之後怎麼演繹,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就在中國和加拿大互相較勁,任正非發聲說華爲不會聽從中共的要求竊密的同時,其實整個美國的朝野已經在反思一個問題:出於對美國的知識產權和技術的保護,如果不能跟中國切斷經濟聯繫,也要部分地切斷聯繫。因爲如果是跟中國切斷經濟聯繫,脫鉤,或者是部分切斷,部分脫鉤的話,比如像跟華爲,中興,晉華脫鉤的話,當然美國也會帶來損失。但是對美國來說,這種損失跟失去知識產權,失去技術,失去在世界上的主導地位,保護美國的創新能力相比,兩害相權取其輕,應該說是切斷或者是部分切斷跟中國的經濟聯繫比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所帶來的損失要小。也就是說,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保護美國的高技術更爲重要,是一個優先事項,更是壓倒性的主題。

華爲前不久立即宣佈他們波蘭的的銷售主管涉及間諜活動跟華爲毫無關係,立即開除,這跟中國政府就成成了矛盾。中國政府說波蘭抓捕華爲是不正確的,沒有邏輯。而現在波蘭政府不僅是作爲間諜罪抓捕了華爲的銷售主管,還進一步提出要以國家安全爲考量,限制華爲在波蘭的發展和在波蘭相應的項目和服務。這是波蘭後續動作,跟中共所宣傳的完全不同,這是整個世界的一個行爲。

所以華爲公司在世界範圍內,不管他發展得有多大,不管他在哪些國家有多少的分部,有多少營收,是阿里巴巴的三倍也好,是中國的第一產業也好,他給人類帶來的危害遠遠超過他的收入。他的超收入可以說是不乾淨的,邪惡的。這些收入是用來對付世界人民的!對付中國人人民,就是用天網工程天眼工程,監控。對付世界人民就是大規模地竊密,大規模盜竊大數據,大規模地破壞別的公司。據有關消息顯示,華爲公司不僅安全方面給其他國家造成損害,最重要的是在商業競爭中也用不法手段去跟對手競爭。比如他在跟德國的公司競爭一些項目的時候,通過入侵德國網絡,盜竊數據等間諜活動發現了德國公司的底價是多少,華爲公司就把價格壓得更低。或者發現德國公司在在競標的過程中有什麼樣的策略,華爲公司就會專門針對德國公司的競標策略下手,然後讓德國公司出局!這所有的這些行爲都是對市場經濟的極大破壞,對人類文明的極大破壞!不僅破壞了國際經濟秩序,更是破壞了世界文明秩序。

中國跟加拿大的博弈還沒有結束。加拿大依然扣著孟晚舟,而中國仍然抓了大量的加拿大公民,甚至有一名加拿大公民很快就會被執行死刑。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想很多網民都會在中國和加拿大之後作很多的對照,這些對照列十幾二十條出來都沒問題。現在我在這裏就就簡單列幾條,更多的對照由網民去列舉。

第一個對照,就是法治對人治,加拿大的法治對中國的人治。大家可以看到加拿大所有的司法程序有條不紊,被告人會見律師的權利,公開開庭,普通人有排隊進入法庭旁聽的權利。以及通過司法的評估,法院可以作交保獲釋。這方面的程序和權益都非常的清楚!以至於孟晚舟儘管遭到了刑事方面指控,但是她仍然可以保釋,在家中暫時過著舒適的生活。而在中國這邊,抓捕加拿大人,完全是一種人治,由人說了算,由中共的領導說了算。一方面來說,被抓捕的康明凱和史派佛至今沒有說清楚罪名,僅僅以危害國家安全爲由,非常籠統,提供不出犯罪事實。另外又無法見律師,無法會見家人。最多是有加拿大大使和領事的探視,如此而已。另外還對加拿大公民任意判決,先是任意羈押四年多,然後判處15年,後來又突然改成判死刑。這些都是人治的巨大痕跡,沒有什麼司法獨立可言。都是由領導說了算,由黨說了算,黨領導一切!

第二個對照,就是加拿大的新聞自由和中國的言論封鎖。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加拿大主流媒體上發表評論,解釋中國政府的立場,遣責加拿大的做法。但是加拿大駐中國大使卻沒有任何機會在中國的媒體上作任何解釋和陳述!以至於加拿大的人民不僅可以得到加拿大本身政府的一個解說,而且可以得到中國政府方面的解說,加拿大人民可以得到平衡完整充分的訊息。包括那些受害者家屬,被扣押的公民的家屬。因此加拿大可以不斷做民意測驗,顯示對事件的看法和走向。但是中國人民卻得不到完整客觀和平衡訊息,只能聽中共黨媒的一面之詞。而這些黨內還扭曲報導,連辯護律師的話都要進行扭曲報導。這是訊息方面的不對等!

第三個對照,就是人道主義和恐怖主義的對照。加拿大作爲民主法治的國家,在任何方面都體現了人道主義,包括司法中的人權保障。但中共這邊搞恐怖主義,還是國家恐怖主義,一學北朝鮮,二學恐怖組織。當然,網民會糾正我,說中共本身就是恐怖主義,不用學別人。他是恐怖主義的大佬,是大師級的,黑老大級別的。的確是這樣!國家恐怖主義,不管是納粹德國,軍國主義日本,前蘇聯還是共產黨中國,國家恐怖主義都是他們所奉行的最高原則。或者說他們本質就是這樣!所以把加拿大的人道主義和中國的國家恐怖主義也作了一個對照。

另外有一點,其實加拿大還有後手,牌還沒有出盡。中共方面步步緊逼加拿大,但是加拿大方面其實相當剋制。因爲在講到雙方旅遊限制,互相報復的時候,中共不要忘了,中共大量的官僚的家屬子女住在加拿大,甚至投資買豪宅房子,各級官員都有。上到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下到省部級,廳局級的官員在加拿大都有投資置業。包括孟晚舟本人,全家在加拿大,一個兒子在美國讀書,其他三個子女在加拿大讀書,丈夫和自己都住在溫哥華。那裏四季如春,是人類最適宜居住的城市,地中海氣候,他們可以在那裏享受陽光和空氣。還有外交部長王毅的太太簽證被拒,有私人事由,顯然是在加拿大有房產,或者是親屬這方面的事務需要打理。所以擴大開去,我以前也說過,眾所周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人的姐姐和弟弟由加拿大國籍,還極有可在加拿大有財產。這些東西都是加拿大方面可以利用的,如果加拿大方面當真報復起來,當真要啓用他們手中的牌,可以說他們的牌比中共多得多。只要加拿大方面根據他們相關的法律去查處這些中國高官在加拿大的財產來源是否合法,是否能夠清楚地提供他們經濟來源的合法性。然後對他們的房產t 家屬子女進行個別追究的話,我想從中所發現的不法行爲也好,刑事犯罪也好,跨國犯罪也好,還是跨國洗錢也好,都將會震懾世界,震驚世界!所以加拿大手中有的是牌,只要他瞄准中共高官下手就行了。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這個大會不尋常,習近平用力架空某常委!

前兩天中共召開了一個全會,是中紀委的全會,全稱叫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十九屆世中全會。看上去場面很大,除了中紀委的全體成員出席之外,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七常委還有各種部門的這些領導人都出席。那麼中紀委主要是管腐敗的,但是這個會議所公布或者說會後所公布的一些查處的官員最多也就是省部級,大多數都是很低級別的、中下級別的一些官員,甚至於一些國營企業的負責人等等,顯示中共反腐態勢越來越低,根本達不到所謂中央級

馬杜羅準備出逃!美中決戰委內瑞拉。習近平隱衷說不出口,段子解說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31日星期四。 委內瑞拉的最新局勢,一架俄羅斯客機飛到了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據國際媒體報導,這架客機載走了20噸黃金。這20噸黃金,是這個一敗塗地的國家僅有的一些國庫儲藏。這個訊息顯示,委內瑞拉現任的所謂總統馬杜羅可能在做出逃的准備和的計劃,因爲俄羅斯有庇護獨裁者的傳統。像前些年,烏克蘭親俄的總統被人們以顏色革命推翻之後,就逃到俄羅斯,至今藏匿在那裏。

放棄孟晚舟!保住任正非。劉鶴提前抵美,丟失重要頭銜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30日星期三。 就在美國宣佈對華爲公司提起23項起訴,並且提出正式引渡孟晚舟的要求之後,加拿大司法部公佈已經收到美國的正式引渡要求,將引渡孟晚舟。 在孟晚舟方面,她在1月29日採取了一個動作。他的律師向法院提出要求出庭,說是要對保釋的一些細節做一些調整。因爲有擔保人的物業股值下降,還有一個擔保人要加入他妻子的名分,所以法院開庭。前後開庭20分鐘,法院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