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一部 之三

送 行

不要握手

不需用世人的俗套

不要说道别的话

不必用苍白的言辞


就那样

像平时那样

我们谈点别的

海阔天空 若无其事

然后 一个信步走向车厢

转身 洒然挥手

一个伫足站台

微笑送目


此时此刻

你我都相信

纵令山重水复

情热的心息息相通

即任雨浸风蚀

友谊的金刚石

永不玷锈



此时此刻

只需默默


唯恐我的惨容

招你轻蔑的怜悯

唯恐我的哀痛

惊扰你优雅的宁静


时候不早

我当远循

远到你灵魂控制的界外


然而 你早已据满整个世界

别无去处

只那凄寒的冷宫


在你亲手构筑的冷宫里

我的血热

会降到冰点吗?




坦 言

请原谅我坦言

请原谅我毅然的退却


不过你是否也已觉到呢

这只是一段

盲目的旅程 一

个粉饰了的

错误


因为年少

我们稚嫩的双手

都触不到彼此灵魂的深度

还是因为年少

就懵懵懂懂地

海誓山盟


趁忧郁的阴云

尚未化着蚀骨的寒风

让我们彼此微笑地

道一声珍重


这样

也许可以挽留

一片浅淡却是洁白的

情愫





也 许

也许我双手掩面

泪水便从指缝间迸流

也许你小心注目

我就霎现纸样的惨容

也许我一转身

零乱的脚步

便将哀痛无遗地泄露

也许你一声轻唤

我就会止步回首


但是不

我断不受你一丁点悯怜


我将以淡淡神态

挥落你犹疑的负重

我要屏声敛息

听你说到最后一个字

然后爽然作别

从此自这片土地

悄然退隐


尽管 在有些寒意的梦里

也许 我会失声把你的名字

呼唤






回 头


终于还是忍不住

回一次头

尽将真情泄露


终于还是掩不住

泪如雨注

直令山影迷朦


当你的背影

将隐于风沙的杉后

蕴埋心底的悲戚

才顿成滔滔的奔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