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一部 之十

Updated: Dec 20, 2019

第三辑

唱一曲钗头凤 已尝透了人间离索。。。。。。

再道一声珍重

你的纤手

从我的掌心

轻轻滑过

手臂上零乱的泪渍

是横遭摧折的花红


车轮滚动

大地陡然摇撼

青梗峰下的人儿

从此又将

地北天南


你咬唇挥动白绢

我紧攥赤突地筋脉

为了彼此慰勉

不约都强展一回

笑颜


纵令目光是不舍的青鸟

终在地平线上归于昏暗

当列车裹挟你加速地掠过

铁轨上

雪花开始纷漫

我僵立着仿如死去

惟任雪花静飘

将我就地封埋

将离别的岁月

一齐封埋

直到

大雁南归

春蕾绽开


———火车又隆隆地回来

再现你山茶花的嫣然

重放你天使的烂漫



———题《望乡》

莫要耽于

附着距离的感伤

莫要相信

因于习惯的梦回


在那片亲情的土地上

曾洒下多少辛酸的泪

辛酸的泪

从不曾为日头拧干

一提起

胸中自是潮涌的恨


不忍睹

古老的婚俗

在喧嚣的锣鼓里再三

不忍闻

聒噪的乡音

在尘飞的街巷间重复

何必让乡人再看到

疲惫归来的风尘


抑或

衣锦还乡的荣耀

老也莫还乡

还乡终断肠


少年的梦幻烟消

至爱的人儿音渺


故乡

那一屏青嶂

那一泻大江

空自嵯峨

空自浩荡


游沈园

唱一曲钗头凤

已尝透了人间离索

是一出传统剧

代代演不休


知否

东风从来恶

情欢偏是缘薄

泪眼相凝时

何须问

谁之错


八百年来万事空

惟有

春色依旧

染遍宫墙柳


游园处

恍惊梦

多情一似大江流


漂流瓶

总想把握命运

命运却由不得我


因那渴求的心

早已是装进

一只密封的漂流瓶

在世界的汪洋中

漂流


一切奋斗

都是随波逐流

所有挫折

都因预设的暗礁

当有一天

那拾贝的佳人

终于把我发现

并捧起

满怀惊喜和爱意


如愿的心啊

记住

这不是意外

是前世注定的

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