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三部 之一


花 之 心


悱恻

在春深处

我的香艳已经太浓太重

独自不堪负担

而急于交托

可意中人呀

你何以总是

迟迟复迟迟

时而又时隐

竟无视 我望眼欲穿

望眼欲穿

惟恐这良辰美景

都被你迤逦错过

风尘 将我埋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