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三部 之二十八



原是两个人的脚本

却派生出这多闲杂的角色

恨泥沙惧下

清泉顿成浊水


分明只须四目交注

心灵的谜底便昭然若揭

缘何又要

参考别人的眼色


本是一个简明的主题

只需轻问一声 爱否

可恨有比比世俗的参数

故做 繁琐的论证


恨只恨

偏于此刻放弃

纵然命运惊险成了一线天

紧跨一步

怎不是万里晴云


如果是早已不能承受

为何不大声诉说

(我何曾刻意挽留)

只这般悄自隐退

忍教一颗忧心

我漆色中摸索

直到 有刺耳的黠笑

发自幽深的暗角

这才 冷汗涔涔


不堪回首

那一片故园

曾芳草茵茵

自从 你的玉手

采撷了它的花朵

你的馨香

拂过它的竹篱

满苑春色 便只为你

而当你只是风样的掠过

在你身后 此刻

一地枯黄 纷纷落英


那玉色剥落的长阶

曾记载多少 夜半私语

或愿远弃尘嚣

化成蝶双飞

或愿匿去行踪

为一对相依草

声犹萦耳 絮絮如昨

海誓山盟

却已是苔痕斑驳


长相思 长相恨

很不能抹尽

旧日风景


一度不舍

紧牵着梦幻的风筝

八方探测 你翩然的归讯

期如从前

你一次次飘临的神奇

一次次温柔的重复

那一个圣洁的字


怎恨

云影深深 雁来雁往

终不见

你飘飘的霓裳


就这样 就这样

挨过 季复一季的萧索

我走向

亘古的荒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