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三部 之八


只能遥遥注视

让激情暗自汹涌

心中的慰意才驻须臾

便羞愧地低下头来

你是那般高贵

以我贫瘠的身家

怎堪与你相形

常在权贵的私邸

放射你奢华的冷艳

每一回触目

直令我晕旋

空洒热泪几多

惟夜莺能解

如果我是东风

可与你偶尔相拥么

若我是白露

可与你片刻相守吧

而我只是啊

一个褴褛的流浪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