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三部 之十一


一声沉重的叹息

呼出积年的心郁

总是在劳碌的间隙

突然间失神凝止

二十年了 为什么

那一袭红衣

还在眼前恍惚

不是早已割绝了留恋

不是当初 就一咬牙扭首

难道这漫漫一生

和这一颗百结的心

就只是系着 系着

那一度温柔的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