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三部 之十七


学生时代


图书馆里心不在焉

编织了无数

台灯一样粉红色的梦

为留待日后 一一简省

像急行军中

注定要舍弃的 辎重


总是在课间

眼保健操的旋律中

闭幕祈祷 快快毕业吧

好把沉重的功课

一古脑解脱

(也不想那时更有烦冗的负荷)


目光交接处

心如撞鹿

渴待一种更温馨的慰籍

偏是表情不供使唤

怎奈一次又一次错掠

心浪拍击的瞬间

为了装璜

一个带长字的名号

跻身竞选 慷慨陈词

以夸张的激情

驾驭假想的风云


最难捱星期六的下午

排遣不尽闲愁

运用了一支支啤酒后

更觉 心像酒瓶一样

虚空

也想到要炮制一点艺术

比如话剧小品或者什么

闭门造车地折腾

不外乎

幼稚的涂鸦


一度又一度

杜鹃花艳了再落

落满 校墙后的野山坡

必定要隔着遥遥的距离

此刻 才依依回首

唉 我的学生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