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二部 之三十六


毕竟日添了老花度数

清晰的只有远景

近处都是昏花一抹

每当惆怅地回望来路

便依然看见

晴空里风筝飞舞

是我童年的翅膀

追戏彩云的霓裳

还看见

初恋的早春碧野

记得她

艳若桃李

后来的事便逐渐模糊

恍恍惚惚

仿如长途列车上的恹睡

偶尔悚然一醒 已是

雪丝千条 步履踉跄

有谁说过

人生如白驹过隙

也只有到此刻 方能验证

当我以每况愈下的视力

眺望秋雨黄昏的归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