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一部 之六

Updated: Dec 20, 2019

情 殇

不甘因你的离去

损我一贯尊严

不愿让往事的重云

压抑我平坦的心田

遂在喧嚣的白日

置一副笑的面具


投入一个个寻欢的舞池

写进一页页醉生的日历

忘了你忘了吧

我时刻重复这一句


真的忘了

在七彩缤纷的红尘

你退隐为

遥遥的风景线


无奈

白日有尽

清寒的中夜

又该是伤口发作的时辰

夜夜有这难捱的一关

捂不住的伤痛

直令我辗转呻吟


决没有止痛的药

只好抖索着手

再安上那部发黄的拷贝


让那和风与狂澜相织交织的悲喜剧

再演 再演

演到我泪水迷离

信游至

梦与现实的浑境



至 少

至少

可以装出一付健忘的神情

如果不能驱逐

往事的阴云


至少

可以充耳不闻

如果不能杜绝

人们的琐论


至少

可以背井离乡

如果不能躲开

她瞬间的怜悯


一别成恨

我扁舟东去

枕着岁月的河流

含笑远离岸上的你

远离你飒飒的衣裾

(恍惚你也含笑 似又梨花带雨)


以为是暂时的分别

最初的心如鼓满的帆

催飞舟击浪

恨叠障阻遏


逝水苍茫

两岸景移物换

惊回首

旧路接天连云

不意青春的你

成愈来愈遥的传奇


而此刻

我已身不由己

这不可逆转的航程阿

江河日下时


我便老去

在我沧桑的含泪的瞬间

你那火焰似的衣衫

依然

飘扬于故岸


关于春天

关于春天

早已流传着无数讴歌

我只想说

她决不止于

浓妆艳抹


那真挚的热情

染透浩荡河山

一发不收

以至

七月流火


柔静的胸怀

深藏一幅蓝图

潜心孕育着 一个金秋


关于春天

我还想说

不该忘记

她亭亭

是自冰雪中出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