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二部 之二十七


应该叹服

这意志的铁流

为一首歌觅尽知音

为一种信念找到归宿

只是执著

没有人知道

那最初的历程

艰辛的创业年代

孤独的

曾以怎样的顽韧

翻越高山云路

凿穿峡谷叠嶂

又以怎样的苦心

犁开冰冻原野

遍播生命绿火

悠悠万年

恒踏着 从容不迫的节奏

因为双肩所担

是雪山的巍峨

大海的辽阔

早已把它们兼糅

故而有

矜持的澎湃

雄浑的冷漠

看透了贵贱宠辱

阅尽了悲欢离合

只是滚滚复滚滚

挟五千年智慧的沙

愚昧的泥

横流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