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二部 之二十二


不能做一缕丝绢

束住她柔柔的秀发

不能成一条金链

环住她温软的皓腕

不能为一只书包

携做她夜读的陪伴

不能当一柄伞

为她遮断骄阳 雨线

上苍不曾

偿我这谦卑的心愿

却赐我一度

与她回眸相视的蜜甜

作一世干渴的回味

一世痛楚的缠绵



也是成全

不必轻蔑

假如 你曾心有所仪

身却不能有所归

当更深夜阑

梧桐荫下

你徘徊的只影

不正是

他彳亍的孑形

所以 不必

拒他以冷漠的笆篱

投他以侮慢的利刺

你只需微笑的摇首

他或许有温柔的伤心

至少 怅然地

领味一种 残情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