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二部 之二十六


一合上双眼

心田便无由平静

仿如层层冻土

在春潮滚滚时复苏

是一只疾归的鸟

每临夜色

你便从天边启程

往复穿越

我黯黯的梦云

恣意的舞态将我撩拨

不断的尖啸把我刺痛

当我如渴地张开双臂

你偏于倏忽间

远走高飞

不禁失声呐喊

惊破夜幕沉沉

为什么 你还来骚扰

难道你天赋的闲致

是要令我

夜复一夜地

寒梦惊魂

悲泣似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