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二部 之二十四


提及往事

细节处

你总是不能忆起

遂轻轻一摔发梢

笑着拂去的

决不是歉意

唯我暗饮黄连

分不清 应该恨你

还是为自己的痴情悲哀

——但我恨你

恨你的健忘

正如恨我的怀旧

可知道啊 女友

我依然像从前

紧握对你的深情

也依然像从前

不对你道出一个词

尤其当你依然

像从前那般 快乐而单纯

——但我恨你的单纯

施我双倍的伤心



遥远了 上海

不是长长的海岸线

是时光恣肆的汪洋

而南京路的霓虹

仍是我不灭的梦幻

外白渡桥的玉栏

密绕我思念的缱绻

迷恋

不止于缤纷的色彩

更耽于那渊深的内涵

是一间恢宏的剧场

但鸦雀无声

以沉静的庄严

启迪着复杂的思想

是一座浩瀚的博物馆

陆离生光

贯通扬子江五千年

汇集环球东西方

是一艘巨大的船

泊于太平洋之西岸

坚实 因为合金的甲板

雄浑 是朝向大海的气概

。。。。。。

遥远了 上海

还有当年

我青春的采莲船

何时能再回来

为一株婆娑的悬铃木

根植于

那傲岸的 外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