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二部 之十二



我曾苦苦寻觅

你总是了无音迹

当我寂然枯坐

你忽然来了

一时竟记不清

过了几多年是怎样一回事

因为突然的陌生


以为找到你时

我会失声地呼喊

以为见到你时

我会放任地流泪


却只是怔怔地注视

一位似曾相识的客人


原谅我 朋友

我恐怕拿不出一个恰当的表示


难道把手伸上

给你一掬惊心的冰凉

难道强作欢颜

奉你一只寡淡的酒杯

让我们约一个誓吧 客人


莫须惋叹韶华的飞流

莫须追究谁之过失

更莫要道出 莫要道出

这是怎样一个悲剧


时间的密码

你我谁也不能破译


苏武归来


——导演阐述

(全景 推进)

人们自发夹道

默默 泪也默流

当你的车队缓缓通过

在这尊风雪浇铸的圣像前

任何一丝声气

都将是

尘样的卑微

纸样的菲薄

只有那马颈上的铜铃

一如从前 叮当

把万里变迁还原

浓缩为一笔永恒的重彩

背负苍茫雪野

踩着喑哑的编钟舞乐

你归来

仅以无言的淡漠


(特写)

霜色的须点抹冷毅的嘴角

紧擎节杖

是那风雪舔皱的手

高高挺立

挺立了十九年的节杖啊

是你瘦削却铁硬的筋骨

牧羊依然相随

那是上苍选择了磨难的你

又选择用以考验你的绝物

漫漫孤寂中

是你沉重的劳役

又是你唯一的伴侣

令你既恨且怜

恰如对这世道的明暗沉浮


(叠影)

冰天莽莽的北海

曾有无数大雁

飞掠南归

而它们尽都无视

你激越的呐喊

一年年音讯如渺

却一年年弥韧弥坚

可幸你终于归来

仅以无言的淡漠

只有那马颈上的铜铃

一如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