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聞》第二部 之十五



你曾捎给我许多信

托殷勤的鸽子

每一封你都以热吻封缄

而每一页

我都只草草览过

旋置诸华丽的柜台

仿如我天然的财富


直到如今

才把一封封信儿细细展读

每一行秀迹沐热泪一行

每一段墨香镶往事一段

也镶着一瓣 我灼痛的心


把信札移至窗前

并用鲜花虔诚地供奉

清风恋恋摩挲

阳光也时来惠顾

只是 只是


那只鸽子不会再来

那个五月漫坡的马兰花

也不会重开



借 口


总是有借口

并且雅致 告别时

我打着潇洒的手势


而你迎风静伫

仿佛面对一个透明的把戏

淡淡眸光

摄出一副心虚的原形


我急急逃逸

如芒刺在背


不能意料

那嵌于夕阳中的金影

成为生命永恒的底色

映照脸上

常有无名的赧愧

夜不成寐时

便念及归去

想乞回一些平衡

而清晨

复于现实的浅滩

搁置了勇气

时至今日

还有什么借口

可供我消遣